天井裏的往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12-07 13:47:32

故鄉的舊式房屋往往千篇一律,不管大或小,都很深很長,中間都留有天井,東西南北的房間或廚房都與之相通,這給深長的房屋以采光之宜。你站在天井裏,抬頭望,仿佛在井底一般,天空是四四方方。由於陽光不夠充足,天井裏一般比較潮濕。四周,尤其是朝西朝北的一面,往往長著青衣苔。天井裏面是很能裝飾的,花的,在陽光較足的地方,種上些花,開花時節,葉綠花悄,令人陶醉。愛清靜的,插上些竹子,四季常綠,整個天井又給人以清醒雅觀之感。如再搬幾塊太湖石豎在那裏,那簡直就是一座袖珍花園了。

我家的房屋已很舊,天井原來很有雅趣的,幾株修竹碧綠碧綠,還有一些茶樹,一簇簇一簇簇,春秋兩季青葉子的清香,溢入四周的房屋。夏天,白白的茶花,一朵接一朵,老也開不敗。在天井裏讀書,溫習功課,那是最好不過的地方。三年自然災害,幾乎哪個角落都未能幸免,我家的天井再也沒有引人入勝的地方了。裏面只有幾塊青石板,及堆放著的壇壇罐罐和一些破舊的雜物。再不就是堆的亂七八糟的稻草。這些稻草是用來做飯的,但那時已沒有多少米可煮的。由我爺爺翻揀其中不爛的打草繩之用。原來我是天井的主人,在那裏讀書,做操,後來無疑我爺爺入主了,他什么時候深居簡出的,我已沒有什么印象了。爺爺,六十多歲,幹癟得甚,滿臉皺紋,看上去很老很老,卻是我們一家的權威。他的話不可不聽,不可不從。那時,遭了天災,除了一些村幹部,人人都沒有精神,但爺爺始終是個勤快人,每天,我還睡夢龍洞,就能聽到天井那邊咳呀咳地好長時間,接著就是依依呀呀的開門聲。這時我母親也總要起床了,因為一會兒就要從天井那邊傳來“阿大屋裏的,阿要起來了”的叫聲。聲音顫抖還拖著調,聽起來很不舒服。灶房門不響,這個聲音是不會停的。我母親在燒面湯水的當兒,爺爺弓著個腰在天井裏已搓出一大堆草繩了。

那時學校象快散夥的樣子,太陽好高好高了,同學們猴著臉稀稀拉拉走進了學堂,懶洋洋地坐在課桌上。老師也很不認真,三天隔兩天要放假,都巴不得這樣,因為肚子空空的誰也沒有精神去讀書,只想貓在家裏想著飽肚子的美事。

但我卻求知欲正旺,即使肚子空空地叫,也要躲在天井裏,坐在爺爺的對面,默默地誦讀,似乎書裏有東西能解解饑。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我的欄目

日曆

« 2017-12-18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8826
  • 日誌數: 35
  • 建立時間: 2015-12-10
  • 更新時間: 2017-12-12

RSS訂閱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