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屬於蒼鷹還是屬於寂寥的長空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9-11 15:01:08

         我走過大山,山中的小溪對我說,那寂寞且崢嶸的山巖是孤獨的夥伴。林濤滾滾是空寂的發泄。空蕩蕩的山穀中,我仿佛聽到了螞蟻行走時的腳步聲。
我屬於林濤,還是屬於山巖?
          我走過草原,草原上的百靈鳥對我說,草原很遼闊,但只有一季的美麗。草原也很蒼涼,也很空曠。藍天上那只蒼鷹,無奈的劃破長空的寂寥,我仿佛聽到了小草生長時拔節的聲音。荒草地上,只有鷹的影子孤單地掠過。
  老家的清明節是頗受重視的。嫁到外地的姑姑,姑奶都會拖家帶口地回來給爺爺奶奶、太奶奶、老祖宗們上墳。砍下剛長出嫩葉的長竹,每個竹頂掛上一只五彩斑斕、拖著幾條長飄帶的清籠帆,上墳的時候就插在墳頭。風吹過來,長帆飄動,仿佛祖先們穿著長袍在墳頭跳舞,熱鬧非凡。
  我未曾見過爺爺奶奶或者是父親常常提到的將我帶到2歲大的太奶奶。從記事起,他們就早已離去。我也不曾喜歡過神秘陰深的墳堆。迫不得已隨父親去上墳,是想跟父親做個伴。看他小心翼翼,畢恭畢敬地為祖宗們上香燒紙。也就在回來的路上,父親會講起爺爺奶奶和太奶奶的事。通過父親的講訴,我雖未見過他們,但卻覺得非常親切。
  後來到上海,進入老公家的第一年清明,我便隨著去上墳。上墳在這邊被稱作掃墓。第一次去的印象非常深刻。老公的太爺爺太奶奶葬在郊區南翔的鬆鶴園。由叔叔開著一輛大巴士,把大家庭所有人(爺爺,奶奶,姑奶奶一家,二姑奶奶,姑姑一家,叔叔自己一家和我們一家子)全帶過去。車上奶奶不停地叮囑叔叔開車慢點,公公婆婆和姑姑姑父們高聲談論股票,老公和倆堂表弟嬉笑打鬧,一整車裏全是歡笑。我們不像去掃墓,倒是像是一家人去郊遊。車要開很久,在接近鬆鶴園時景色便開闊起來。門前偌大的廣場兩邊立著各式雕像,雕像下面鐫刻著各式名人語錄。園中鬆柏環繞,茵草青蔥,廊橋綠水,各式青色的墓碑整齊地排列著,我從未真實地見過如此漂亮的墳地。
  太爺爺太奶奶的墓碑在陵園的中間部位,合葬在一起。墓碑上面有他們清晰的照片。太爺爺戴著眼鏡,文質彬彬;太奶奶則是典型的舊時婦女裝扮。照片上他們微笑著,非常慈祥。在姑姑的安排下,一家人有序地敬香磕頭。輪到我時,我舉著香,看著他們,心裏說著:太爺爺太奶奶,我是你們新進的重孫媳婦,來給你們磕頭了。沒有對墳場的害怕,而是真的來給祖宗們恭敬地請安了。
  跪拜結束後,大人們會拔拔周圍的野草,將白色黃色的菊花插到旁邊的鬆柏樹上。供奉的水果,青團和點心則會讓我們小輩們吃掉,因為吃了這些供品,會保平安。
  出了墓園,姑奶奶會請大家去旁邊的古猗園吃小籠。晚上依舊是姑奶奶請著去家附近的大飯店吃飯。年年清明,年年姑奶奶請客,年年一家人的歡樂聚會。
  只是,一年年,參加掃墓的人越來越少。我在結婚第二年便懷上了小健健,公公婆婆擔心去墓園晦氣,便不讓我去了。生了健健後,要照顧他更是不能去;再後來奶奶腳上有惡疾,行動不便便不再去;再後來爺爺、姑奶奶因年老體力不支也不再去;再後來爺爺竟在去年因病去世了……成了我們今年要祭拜的人。
  年年清明,年年雨。願親人們平安長壽!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曆

« 2017-09-23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7108
  • 日誌數: 37
  • 建立時間: 2016-03-09
  • 更新時間: 2017-09-11

RSS訂閱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