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如何买十一选五

2017-03-10 14:45:45

  【写在前面】11月10日晚间,新华社连发三篇报道聚焦股市减持潮。

  题为《为何减持?伤害了谁?该不该管?——追问股市减持潮》文章提到,动辄几亿元的减持规模,“一不小心”就是“清仓式减持”的套现,在短期内可能形成股价的大幅波动,长期来看则会给公司烙上“大减持”的印记,无论是对中小股民、上市公司,抑或是实体经济,都不是一件好事。

  文章还称,更值得关注的是,减持股份所形成的现金流大多并未回流实体经济。同济大学财经研究所所长石建勋与多家上市公司高管接触后发现,通过减持套现的大量资金,或用于个人消费,或通过移民等方式转移海外,或者进入了“来钱更快”的虚拟经济领域和房地产市场。

  题为《减持前“高送转” 减持后“就变脸”》的文章还提及,部分上市公司大股东减持后,出现业绩变脸等现象值得高度关注。记者梳理公开资料发现,永大集团、久安医疗、易联众等公司均出现减持前业绩突飞猛进、减持后业绩一落千丈的现象。

  以下为新华社三篇调查报道全文:

  (股市减持潮调查之一)为何减持?伤害了谁?该不该管?——追问股市减持潮

  上半年持续升温的上市公司股东减持潮,进入下半年后似乎愈加“疯狂”。在减持家数和规模猛增的同时,“清仓式减持”频频出现。大股东纷纷套现离场令业界发出质疑,为什么要减持?如此大幅的减持伤害了谁?监管层又该不该出手?

  减持理由五花八门

  从为结婚到为孩子交学费,再到理财、还债……股东减持理由可谓五花八门,掌趣科技控股股东姚文彬为“支持公司发展”而减持,更让小散们直呼“看不懂”。与这些奇葩理由相随的,却是过千亿元的减持大潮。

  股东减持理由奇葩,资产去向难明。今年1月18日,中文在线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王秋虎以“改善个人生活”为由,拟在6个月内减持不超过201.27万股公司股份,按照当日收盘价估算套现金额近2.6亿元,引起市场不少“吐槽”。

  进入下半年,减持理由被“个人资金需要”“企业发展需要”等笼统表述取代。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表示,的确有部分上市公司大股东因为公司发展缺钱而减持,但估计仅占减持总规模的一半,还有巨额资金无法判断真实去向。

  统计显示,2016年以来,A股遭遇不断升温的“减持潮”,除1月实现小幅净增持外,2月至9月均出现净减持。今年前九个月,沪深两市上市公司大股东减持总规模超过1800亿元。

  截至10月18日的机构统计数据显示,下半年以来沪深两市共有642家上市公司发布2557份减持公告,其中15家上市公司重要股东减持套现金额在10亿元以上,减持过亿的公司超过200家。

  减持伤害了谁?

  动辄几亿元的减持规模,“一不小心”就是“清仓式减持”的套现,在短期内可能形成股价的大幅波动,长期来看则会给公司烙上“大减持”的印记,无论是对中小股民、上市公司,抑或是实体经济,都不是一件好事。

  中小投资者权益受到的损害或许比想象中的大。即使股东通过大宗交易或是协议转让减持,这些股票中很大一部分最终都流入了二级市场。中小投资者作为二级市场的重要参与主体,为股东减持套现的真金白银部分“埋单”。

  还有一些企业公布高送转方案后,股东利用股价飙升机会高位减持,也被指伤害了中小投资者权益。

  另一方面,股东减持对公司经营特别是业绩影响也不小。如,遭遇前控股股东吕氏家族减持完的永大集团今年三季报净利润同比增长仅为6.88%,而去年年报净利润增幅却超过90%,这意味着公司业绩出现巨大波动。

  大幅减持也给公司的声誉带来很大影响。记者在永大集团采访时,面对吕氏家族已“不留一股”的现状,公司里不少老员工都希望通过更名等方式,“洗”去前控股家族减持对永大集团声誉的影响。

  更值得关注的是,减持股份所形成的现金流大多并未回流实体经济。同济大学财经研究所所长石建勋与多家上市公司高管接触后发现,通过减持套现的大量资金,或用于个人消费,或通过移民等方式转移海外,或者进入了“来钱更快”的虚拟经济领域和房地产市场。

  “资本市场为众多民营企业提供了财富迅速增值的机会,但很多股东减持套现后不愿再从事实业,这无疑会让实体经济面临不断‘失血’的风险。”石建勋说,减持套现的资金很少用于创办新的企业或投资新的项目。

  大幅减持该不该管?

  相比上市公司IPO融资金额,近两年的大股东减持金额要大得多。而且,不管是踩线、掐点,还是顶格减持,似乎都可以在现行的法规框架内顺利进行。这令业界疑惑,大幅减持该不该管?

  中国对大股东持股有相应的限售安排,在证券法、《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管理办法》《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等法规中都有提及。2016年1月7日证监会发布的《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对减持作了进一步规定。

  但事实上,大股东可以通过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等方式,轻松绕过“上市公司大股东在三个月内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的总数,不得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百分之一”等监管规定,在短期内大幅减持,甚至抛售到一股不剩。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刘姝威说,要制止恶意减持套现行为,仍须完善相关的法律和制度。

  还有一些带有“阴谋”色彩的“精准减持”行为,同样值得监管层高度关注。如刚刚发布高送转方案,股价迅速攀升后立即迎来一波大减持;机构受让股票后,不出半年,又在高价位区间完成抛售等。

  杨德龙等多位业界人士表示,减持行为本无可厚非,但若存在违规减持,则可能损害其他公众股东合法权益。对于这种“违规也要卖”的行为,监管部门应严厉查处、绝不姑息。

  (股市减持潮调查之二)减持前“高送转” 减持后“就变脸”

  “高送转”“炒概念”拉高股价——大股东找理由减持套现——业绩变脸、股价下跌……这一“套路”今年以来在A股屡见不鲜。尽管监管部门年初曾出台相关规定约束减持,但记者采访调查发现,借道大宗交易、利用高送转“掩护”等减持,仍不断上演,上市公司大股东套现欲望愈加迫切。

  减持规模不断攀升,“清仓式”、违规减持频现

  今年中国股市并未出现2015年的火爆行情,与去年同期相比大股东减持金额同比下降,但是年内减持规模却不断攀升,且“清仓式”的减持、违反规定的减持现象不时出现。

  记者从权威部门拿到的数据显示,初步统计,截至今年9月底,沪市本年度大股东减持金额为500多亿元,深市大股东减持的金额合计1365.33亿元。

  在减持家数和规模明显增加的同时,部分上市公司甚至出现股东“清仓式”减持。如,今年以来有近20家上市公司股东公布了“清仓式”减持计划,其中厚普股份的股东德同银科、维力医疗的股东九鼎医药均在年中表示将要减持所持的所有上市公司股份,而前者的减持从公告之日起持续至今。

  按照中国证监会发布并于今年1月9日起实施的《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上市公司大股东在三个月内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的总数,不得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百分之一。

  但过去几个月中,仍频现违反上述规定或违反股东相关承诺的减持行为。如,因违规减持去年股市异常波动期间受让的希努尔股票,华夏人寿相继受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开谴责及山东证监局警示,成为减持新规发布以来首家遭公开警示的保险机构。

  此外,GQY视讯股东姚国际、中通客车的自然人和法人股东也都曾因违规减持受到监管部门查处。

  “高送转”“业绩变脸”,减持套路深

  在整体减持压力不断增加的情况下,虽然监管部门大力约束减持、严管违规减持,但仍挡不住部分上市公司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借道大宗交易或利用高送转“掩护”等套路不断减持,有的公司甚至在减持后出现业绩立即变脸等现象。

  ——不计成本的大宗交易成减持新的重要渠道。今年前9个月沪市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的金额占总金额的93%。其中,第一大持股股东通过大宗交易减持的占所有第一大持股股东减持总金额的七成左右;深市大股东减持金额中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占比也达到31%。

  上海一家托管市值超过百亿元的证券公司营业部负责人告诉记者,并非所有的股票大宗交易都是上市公司大股东在抛售,但是其中确实有不少上市公司因为竞价交易受限,转道大宗交易套现。其中,很多大股东不惜“打折甩卖”股份。

  ——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利用高送转“掩护”进行减持日益增多。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金融市场研究室副主任尹中立统计,在2015年年报中,一个突出的现象是实施“高送转”分配方案的上市公司大量增加,10股送转10股及以上分配方案的上市公司数量达335家,创历史新高。

  记者观察到,不少上市公司常用的手段是利用高送转推高股价,随后配合大股东进行减持。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10月中旬,已经有130多家推出高送转方案的上市公司被重要股东减持。

  ——部分上市公司大股东减持后,出现业绩变脸等现象值得高度关注。记者梳理公开资料发现,永大集团、久安医疗、易联众等公司均出现减持前业绩突飞猛进、减持后业绩一落千丈的现象。

  其中易联众的发起人和原实际控制人古培坚,在公司上市时持有公司35%的股份,而截至2016年三季报,古培坚已剩不到4%的股份。在发起人和实控人已经快要减持殆尽的节点,上市公司业绩却出现大幅下降,公司突然宣布要重大转型。

  “一股独大”折射股市“内伤”

  在股市大幅减持的背后,实际上反映的是中国股市的“内伤”所在。一方面,不少上市公司不再注重自身业绩,期望减持套现少奋斗;另一方面是散户为主的投资者结构,难使上市公司股权结构和治理水平有效改善。

  上市公司大股东或实际控制人为了减持套现,很多都采取所谓“市值管理”等手段。北京师范大学公司治理与企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高明华认为,在二级市场股价可以操纵,进而股价严重偏离公司真实业绩的情况下,鼓吹“市值管理”,有可能涉嫌股价操纵,必然导致投资者投机心理更加严重。

  而目前中国上市公司股权结构偏重于“一股独大”的局面,使大股东减持更加肆无忌惮。高明华认为,由于信息不对称,我国中小投资者相对于大股东和公司内部人,总是处于弱势地位,难以约束相关减持。

  “部分机构投资者与大股东合谋推高股价后,大股东减持套现,高价接盘的几乎都是散户。”中央财经大学教授刘姝威说,散户占中国股市投资者的大多数,这是大股东能够恶意减持套现的投资者结构基础。

  正因如此,高明华认为,中国资本市场应通过系统性的法律法规,切实保护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提升违规减持等行为的违规成本,加大对违规者的威慑力等。

  (股市减持潮调查之三)永大创始家族为何在集团一股不留一人不剩?

  创始家族不留一股、无一人在集团任职,公司更名易主、股价与减持谜一样的合拍……去年净利润不足1亿元的吉林永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其创始家族两年不到减持套现至少62亿元,引发市场关注。

  近日,记者结合市场关注热点,通过实地调查、梳理公开资料,试图理出吕氏家族为何“脱离”永大集团的脉络。

  不到两年减持套现62亿元

  记者梳理公开资料发现,吕氏家族在上市时共持有公司70%左右的股份,自2014年11月之后的20个月内,通过大宗交易、集中竞价、协议转让,至少套现了62亿元,近70倍于永大集团去年净利润。

  永大为何如此规模、如此速度减持套现?

  “当初谋求上市是因为公司研发资金短缺。”永大集团董秘黄佳慧说,当年的公司董事长吕永祥带领团队研发高压端永磁开关产品,一台实验用样机就需要几百万元的投入,在2008年前后,资金链开始吃紧。

  但不管是研发还是业绩,永大集团似乎并没有因上市而变得更好。公司定期报告显示,2012年、2013年,公司净利润逐年下降,每年降幅超25%,2015年因参股抚顺银行增加了不少净利润,但也仅为9037万元。

  说到吕氏家族的减持,永大集团不少老员工表示不能理解。公开资料显示,吕氏家族主要成员每次都是股份解禁后立即抛售,至今已是一股不留,并且,吕氏家族已无一人在公司担任职务。

  一次派光三年净利润

  吕氏家族在2015年4月开始大规模减持,而在此前20天,永大集团以当时总股本1.5亿股为基数实行高送转,向全体股东每10股送18股,并派息10元人民币现金,相当于派出了公司过去三年的净利润之和。

  永大为何要如此高派息?

  “一般情况下,上市公司的派息分红不会超过当年的净利润,如果分红过高,会影响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对公司的长期发展并不好。”深圳紫金港资本管理有限公司首席研究员陈绍霞说,但高派息可以在短期内提升股民对公司的信心,推高股价。

  交易数据也印证了这一说法。在永大集团送股、派息除权日前后的7个交易日内,公司股票共出现了6个涨停板,公司市值在7个交易日内增加了60多亿元,如果以1.5亿股为基数,股价已达到89.5元每股。

  随后,吕氏家族以大宗交易为主开始大规模减持,其股价也不断回调。据公司公告,在2015年4月14日至5月5日间,吕氏家族共减持公司超16%的股份,在这段时间前后,公司股价跌幅近25%。

  接盘机构挣了

  吕氏家族减持的第二阶段,以协议转让方式为主,将公司股份转让给机构或个人投资者。期间,部分机构投资者均在股价阶段最高点卖出股份。

  2015年5月8日,永大集团股价启动了一波行情。就在前一天,上海恣颖实业有限公司以24元每股的价格,受让了股东吕洋转出的140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3.33%。此后,股价在26个交易日内涨幅超过55%。

  根据永大集团披露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2015年5月,上海恣颖实业有限公司在36.52元至38.43元的价格区间,减持481.91万股,而在整个5月,股价超过36.52元的交易日仅五个,其中36.52元为5月22日的涨停价;6月,上海恣颖又在33元至40.08元区间内减持918.09万股,而当月,公司股价收盘价没一天超过40元,只有三个交易日盘中突破过40.08元。

  记者试图联系上海恣颖时却发现这家公司踪影难觅。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上海恣颖注册地址为浦东新区泥城镇新城路2号5幢2109室,而依地址找到的却是一所成人学校。

  永大更名要“转型”

  今年11月8日,永大集团发布公告,将公司名称变更为融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据了解,融钰集团已开始筹划向科技和金融板块转型。

  据公司内部人员介绍,目前的融钰集团董事会仍保留了大部分原班底,新股东广州汇垠日丰投资合伙企业控股后,公司只更换了董事长和一名负责财务的董事,其他董事会人员仍是老员工,一部分还是创始团队人员。

  黄佳慧说,永大永磁开关在业界仍有一定影响力,公司将把原永磁开关业务归拢,对外保留永大品牌;同时,收购了江西智容科技有限公司,还进军新能源等领域;在参股抚顺银行的基础上拓展资产管理等。

  除上述外,公司在金融和科技板块上似乎没有什么表现了。“如果只是提出进军大数据、新能源、互联网金融等概念,很可能就是为了推高股价,也不排除将来会把‘永大集团’作为壳资源卖掉的可能性。”陈绍霞说。

来源:时时彩两星组选

上一篇:广东十一选五前二技巧 下一篇:11选5任选6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