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步舞的基本步法

2019-06-27 16:24:06

宁波首富银亿大败局

本报记者 王迎春 宁波、北京报道

熊续强的汽车高端制造平台梦想尚未踏实落地,所有能调动的资源已经枯竭。仅有少数融资方愿意给他延长兑付时间,其余融资方正相继举起司法武器。他们从合作伙伴逆转为法庭上的对手。市场上竟一时找不到钱。

为了赢下汽车这一局,熊续强到底砸了多少钱?银亿股份(000981.SZ)证券部工作人员对本报记者表示“前后花了130亿左右”。钱集中花在2016年,据《中国经营报》记者核查,熊续强在这一年内买下了3笔海外资产,它们分别来自美国、比利时以及日本,仅以交易价格及在交易双方之间产生的资金成本核算,共计119.27亿元。

前两笔资产购买时间几乎同时,折合人民币耗资超过105亿元。在2017年内,熊续强成功将这两笔资产卖给了他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银亿股份。彼时,这家上市公司发展顺风顺水,多年来股价一路向上,甚至2015年那次历史性股灾也无法将其撼动,市值一度超过500亿元。熊续强在上述两笔与上市公司进行的资产证券化交易中,表现的并不是一个资深A股玩家面貌,他没有套现,而是将这些资产全部换成了上市公司的股份。对此,上述工作人员解释:“当时,老板对上市公司的未来有信心。”显然银亿股份的未来在熊续强的眼中应该有更壮丽的样子,他认为手中的股份将来会更值钱。

然而,这一天没有到来。第三笔资产证券化之路在复制前两笔交易路径之时,熊续强的资金链已然爆裂,这笔交易也因此恶化直至终止。终止两个月后,熊续强铤而走险的筹资手段曝光——他以隐身手段将手伸向上市公司,于2018年累计占用上市公司资金31.93亿元,在事件曝光后,他不得不多次筹资回填,截至2019年6月13日,这笔占用尚有19.36亿元窟窿待偿。

资金链爆裂的盖子揭开至今已超过10个月,受煎熬的何止熊续强?受资金占用事件拖累,银亿股份已被实施风险警示,成为一只ST股,在风险急速传导而资金迅速远离的过程中,ST银亿截至6月19日收盘价仅为1.75元,市值仅70.5亿元,这不过是当初的零头,股民的损失不可想象,而投资了这家公司债券的投资人也面临到期拿不回钱的局面。另外宁波市政府、众多金融机构也深受其累,不知何时脱身。

在方法用尽之际,熊续强名下两家公司走上破产重整之路,银亿就此落幕,不知何时重生?

盖楼盖进房地产百强

2018年12月24日,这一天是西方节日平安夜,等不急夜幕降临,午间,一则坏消息彻底打破了银亿股份投资人平静的一天——“15银亿01”公司债未能足额兑付。3个月前,银亿股份的实际控制人熊续强资金链断裂的消息曝出。虽然上市公司是独立的法人,但在控股股东债务蔓延之际想独善其身显然是一种奢望。

半年之后,2019年6月20日,银亿股份再次公布了一笔新增到期未清偿债务,截至这次公告发布时,这家公司到期未清偿债务余额已高达27.15亿元。信用之墙倒下时,各路债权人已无法安坐,加速要求债务到期。

与当前狼狈画风截然不同的是,银亿股份曾连续14年上榜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连续10年名列浙江省住宅产业十大领军企业。其实际控制人熊续强曾在2010年以90亿元身家成为宁波首富(数据来源:胡润富豪榜)。

这位1956年出生的宁波人最初在当地政府干着一份公务员的差事。20世纪90年代的下海潮激荡中国大地,在干到宁波市乡镇企业局副局长后,熊续强于1995年前后弃政从商,投身房地产,迅速做大。2011年,通过借壳ST兰光,他将企业带向资本市场,ST兰光顺势更名为银亿股份。

银亿股份的楼从宁波盖到上海、南京、南昌、舟山、沈阳、大庆等10多个城市,还走进了韩国,共开发了60多个住宅、写字楼和商业项目。其财务报告与市值变化浓缩了这家公司借壳以来的经营成绩。

借壳以来,自2011年到2017年,除2016年一季度有亏损外,其余季度、中报、年报的扣非净利润均为正。据记者统计,这7个年度共创造扣非净利润超过33亿元。在此背景下,这家公司的股价也从2元左右一路爬升至10元以上,市值从百亿元以下爬升最高至500亿元以上。

宏观调控、周期性影响一直伴随着中国房地产业的发展,银亿股份的业绩尽管漂亮,但似乎无法给熊续强带来足够的安全感、满足感。“转型”“多元化”的产业目标自2015年起进入银亿股份的年报,此时,熊续强及其子以直接与间接的方式合计持有上市公司股份高达66.13%,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他本人也长期担任这家公司的董事长。

想造车一年砸119亿现金 暴买3家海外资产

2015年前后,银亿股份的管理层认为房地产业的住宅板块正面临需求下降和盈利下行拐点。这一年,公司在房地产业务上取得毛利率22.33%的业绩,这一水平若与其他行业相比,房地产业仍然具有绝对优势,但与2014年相比,毛利率下降近10个百分点,进入其他产业似乎是一条必须走的路。看看其他同行,有的在围绕房地产做其他业态的布局,如商业、养老、文化旅游地产等,有的则参股或控股其他行业,搞多元化。

在多元化这条路的探索上,熊续强何以选择汽车零部件,而非其他产业?2016年3月16日披露的重大资产重组简要交代了原因,其要义为发展汽车零部件产业符合国家产业政策方向。关于这一决策的具体思考过程,记者通过上市公司向熊续强本人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纵观银亿股份自2016年3月起至2019年2月连续3笔重大资产重组,与其有关的所有公告显示出这样一个发展脉络:

熊续强以其控制的非上市公司实体,通过现金购买的方式,先行买下资产,然后卖给上市公司。上市公司获得有关汽车零部件制造的关键资产,熊续强则获得上市公司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资产并非短期内增资速成,或者是市场上从未听闻的不知名企业,而是在国际上、行业内有知名度的企业,它们分别是美国ARC集团——全球第二大从事汽车安全气囊气体发生器的生产商;比利时邦奇——全球知名汽车自动变速器独立制造商;日本艾礼富——全球知名磁簧传感器和光控传感器制造商(注:第三笔资产除日本艾礼富以外,还包含日本艾礼富原日本自然人股东堀之内英控制的其它他相关业务,下文中“日本艾礼富”表述亦包含这些业务)。

熊续强收购美国ARC集团与比利时邦奇的路径几乎无差别,在境内境外同时设置两个收购平台,由境内平台控股境外平台,境外平台收购海外目标公司。

2016年2月5日,美国ARC集团买卖双方完成资产交割;一个月后,2016年3月6日,比利时邦奇买卖双方签署交割备忘录。两大海外资产全部采用现金支付,折合人民币分别动用熊续强34.27亿元和71.1亿元。

与前两者交易相比,完成于2016年底的第三笔收购日本艾礼富算不得大买卖,耗资共计13.9亿元现金。尽管数额小得多,但在交易结构上却多出一些复杂设计。3笔交易在主要结构与流程上一致,但第三笔在收购资金调动上却有极大差别,这体现在境内收购平台的出资上。前两笔交易收购平台的出资全部来自熊续强名下企业,第三笔则出资主体引入了有限合伙。出资主体99.24%的股权被一家名叫宁波五洲亿泰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五洲亿泰”)所有。后者实质上是一种基金,为熊续强吸纳外部资金。

这说明在经历两笔大额收购后,熊续强的资金实力已大为损耗。外部资金是要回报的。其中名叫“招商银行-天山基金-安境1号私募基金”间接持有五洲亿泰76.91%的份额,如下图:

上述私募基金的出资额为10.724亿元,与熊续强约定投资期2年,年化收益9.68%,至2018年9月28日期满,熊续强名下企业须回购这家私募基金的出资额。

正因为以上出资设计与交易约定,熊续强将第三笔资产通过银亿股份进行资产证券化交易的过程中出现了完全不同于前两笔的交易设计。外部资金方的捆束,亦为这笔资产在进入上市公司体内过程中设置了障碍,熊续强不得不与资金赛跑。

与资金赛跑 不惜火中取栗

熊续强收购3笔海外资产,仅是一种过桥交易,最终的买家是上市公司银亿股份。对此,银亿股份工作人员对本报记者解释,如果上市公司直接进行跨境资产收购,耗时太长,这可能导致对这些资产的收购失败。

因此,熊续强买下资产后,上市公司迅速启动重组程序,收购美国ARC与比利时邦奇的过程相当顺利,两笔重组分别于2017年1月25日和11月8日宣布收官,熊续强获得的交易对价是两笔上市公司股份,熊续强及其一致行动人对上市公司的持股比例也由此扩大至78.9%。

2018年8月,上市公司启动第三笔重组,意图将日本艾礼富资产收入囊中。此时距2018年9月28日招商银行-天山基金-安境1号私募基金到期仅相距1个月。如此短时间获得证监会核准显然不可能,熊续强必须为这家私募基金的出资份额寻找接盘人。

接盘方进驻后也要考虑退出,获得现金是最直接的方式。因此银亿股份第三笔重组在支付对价设计上使用一半股份一半现金的方式。熊续强名下企业获得的依然是股份,五洲亿泰这家有限合伙企业获得7.915亿元现金和价值7.795亿元的股票。

正当此时,熊续强资金链断裂。2018年9月12日,5家金融机构给熊续强方面发来违约处置通知书,共计4.1亿股质押盘面临可能被强行平仓的结果。

资金成为熊续强必须马上解决的问题。

宁波市政府对于熊续强的驰援力度不可谓不大,以宁波开发投资集团(以下简称“宁波开投”)的名义给他带来10亿元资金。资金具体投入时间暂不清楚,2018年12月17日,本来是债权人的宁波开投,在熊续强资金链危机曝出后将这笔资金连本带息计入投资入股,以示支持,成为一个持股5.13%的大股东,这笔债转股的持股成本为每股5元。

暴仓出现后,大量债务正在加速到期,熊续强需要更多的资金,为此,他不惜以隐身手段,将手伸进上市公司。

2019年4月30日,银亿股份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保留意见年度审计报告,原因是2018年熊续强及其关联方占用银亿股份及其子公司非经营性资金累计高达31.93亿元,至2019年4月30日,尚有22.48亿元没有归还。

查看上述占用资金明细,有3笔是通过对外购买的方式被转移,有1笔则是直接占用。

宁波银亿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及宁波银亿新城置业有限公司均为上市公司子公司。前3笔资金流出时均采用对外购买资产或股权的方式,这些购买行为均未履行内部审批决策。而这些资金流入方经第三方审计均为实际控制人的关联方。在此之前,上市公司称并不知情,“未识别出这些公司与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的关联关系”。

资金链断裂问题曝出后,熊续强为招商银行-天山基金-安境1号私募基金出资份额寻找接盘方的努力归于失败,这直接导致上市公司收购日本艾礼富交易终止,也意味着这笔资产暂时砸在熊续强手里。

显然,银亿股份已被熊续强的资金链危机深度拖累,由此,这家宁波当地的明星上市公司被戴上ST的帽子,其2018年内部控制报告也被审计机构出具了否定意见。就在年度公布前一天,上市公司独董余明桂于2019年4月29日在宁波市银亿外滩大厦6楼会议室召开的董事会上,对银亿股份《2018年年度董事会报告》《2018年度财务决算报告》《2018年年度报告全文及其摘要》《2018年内部控制自我评价报告》等议案投下弃权票,理由是公司治理内部控制体系存在重大缺陷,关联方资金占用及其回收性存在不确定性等。

银亿股份于2015年至2016年间总计发行4期公司债,总规模18亿元,均在存续期内,它们分别是“15银亿01”,3亿元5年期;“16银亿04”,7亿元5年期;“16银亿05”,4亿元5年期;“16银亿07”,4亿元5年期。这些债券均附有第三年末投资者回售选择权,也就是说投资者可在持有债券的第三年末根据上市公司调整的利率情况选择是否将债券卖给上市公司。“15银亿01”的部分投资人在2018年12月选择回售时,发现上市公司已无法足够兑付。

据2019年6月18日最新消息,“16银亿04”的持有人会议已表决要求债券加速到期,“16银亿05”与“16银亿07”的持有人会议则表决豁免加速到期。这意味着,债权人对上市公司的前景有不同意见,有的看好、有的看空。

据上市公司自查,截至6月10日,银亿股份逾期贷款扩大至26.455亿元,对此,上市公司解释:部分贷款逾期是因为受银亿集团流动性不足影响,部分金融机构未批准额度给予续贷或展期。雪上加霜的是,美国ARC与比利时邦奇均宣布未完成2017年至2018年业绩承诺,且资产存在大额减值现象,这反而拖累上市公司业绩。对此上市公司方面解释,这与2018年中国汽车市场整体不景气有关,从而影响了相关产品的销售。

熊续强主导整个债务偿还的努力已经归于失败,他及其关联方的股份正被各地法院冻结。6月14日,他的银亿控股、银亿集团向宁波中院提交破产重整申请,如果申请通过,法院将指定相关机构主持重整,并召开债权人会议,协调名各方利益。上市公司工作人员对本报记者强调,破产重整与破产清算有本质区别,前者意味着企业还有重生的条件与可能。

从目前来看,砸钱超百亿元的海外资产收购并没有给熊续强及银亿股份带来好运气,这些资产经营现状未来是否逆转,更不可知。对此,上市公司方面回复本报记者称,根据现在的市场状况去质疑此前的收购是草率的,公司仍将坚持“房地产+高端制造”的双轮驱动发展战略,正在研发生产符合未来发展趋势的产品,将在混合动力及纯电动动力总成方面有布局。

熊续强本人在做什么?“他每天都来办公室,特别忙,我们每天都能见到他,他还是老样子,红光满面的,我们对他有信心。”上述工作人员称。截至发稿前,熊续强为上述巨额资金占用补充了一些质押,并偿还14,000万元港币(折合人民币12,305.86万元)及18,842.726万元人民币。

来源:交谊舞今夜无眠快三

上一篇:快三平台导师 下一篇:快三舞曲追梦女孩真的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