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玩北京赛车有赢的吗
2017-05-09 18:05:45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深读

  11月12日,中纪委网站公布,“百名红通人员”第5号嫌犯闫永明从新西兰回国投案自首。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注意到,中纪委对闫永明归案的通报中首次使用“人赃俱获、罪罚兼备”的说法。

  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反腐败教育与研究中心研究员彭新林认为,实现反腐败追逃追赃的最佳效果,是此案不同于其他案子的地方。

  通过闫永明案可以预见,今后的追逃追赃工作将更注重以追逃促追赃的积极效果,实现追逃追赃双管齐下的目的。

2016年11月12日,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的统筹协调下,经中国和新西兰两国执法部门密切合作,潜逃海外15年之久的闫永明回国投案自首。  2016年11月12日,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的统筹协调下,经中国和新西兰两国执法部门密切合作,潜逃海外15年之久的闫永明回国投案自首。

  红通5号嫌犯闫永明回国自首

  11月12日,中纪委网站公布,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的统筹协调下,经中国和新西兰两国执法部门密切合作,潜逃海外15年之久的闫永明回国投案自首。截至目前,“百名红通人员”已到案36人。

  闫永明,男,1969年出生,吉林通化金马药业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涉嫌职务侵占犯罪,2001年11月潜逃至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

  近年来,中新两国执法部门就缉捕闫永明、追缴其违法所得一直进行密切合作。在法律威慑和政策感召下,闫永明最终选择认罪,退还巨额赃款,缴纳巨额罚金并回国投案自首,对闫追逃追赃工作实现了“人赃俱获、罪罚兼备”的目标。

  中央追逃办负责人对新西兰及澳大利亚执法部门在闫案上给予中方有力合作表示感谢,同时强调,闫永明归案再次表明世界上没有“避罪天堂”,“天网”会越织越密。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注意到,中纪委对闫永明归案的通报中有这样一句话:“对闫追逃追赃工作实现了‘人赃俱获、罪罚兼备’的目标”。这是中纪委在对36名红通人员归案的通报中首次使用“人赃俱获、罪罚兼备”的说法。

  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反腐败教育与研究中心研究员彭新林对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称,对闫永明采取劝返的方式,让他主动投案自首,配合赃款追缴,实现反腐败追逃追赃的最佳效果,是此案不同于其他案子的地方。以前有些劝返红通嫌犯的案件,人虽然投案了,但相关赃款被挥霍一空。

  澳、新警方罚没闫永明多少钱?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注意到,中纪委11月12日在通报中称,此前,闫永明窜逃澳大利亚期间,应中国执法机关请求,澳大利亚警方罚没闫永明部分违法所得并交与中方。

  那么,澳大利亚警方罚没闫永明多少违法所得呢?

  据公开报道,1992年,闫永明与别人共同出资成立通化三利化工公司(以下简称“三利化工”),注册资本4.6亿元人民币,其中闫永明个人占96%,成为通化乃至东北地区屈指可数的亿万富翁。这个时候的闫永明仅仅21岁。

  通化金马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1993年2月经吉林省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批准,由通化市生物化学制药厂、通化市特产集团总公司、通化市制药厂,共同发起以定向募集方式组建的股份有限公司。

  据媒体报道,1993年,通化市生物化学制药厂正进行上市之前股改,三利化工出资1000万元入股。1997年4月股票上市发行,2000年三利化工通过一系列的收购,成为第一大股东。同时,闫永明也进入公司董事会,并于一个月后被推举为董事长。

  在通化金马董事长任上,闫永明曾以3.18亿收购号称“中国伟哥”的壮阳药物奇圣胶囊,因此被称为“中国伟哥之父”。

  2001年,通化金马业绩直线下降,亏损额达到5.84亿元。同年10月,闫永明辞去通化金马董事长一职,后畏罪携巨款逃至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

  闫永明出逃之后,中国警方、澳大利亚警方对此案的追击一直没有间断。2007年11月份,澳大利亚警方根据吉林省公安厅提供的证据材料,将闫永明转移到澳大利亚的赃款283.345857万美元返还中国。

  2009年12月31日,吉林省公安厅、财政厅将该笔侵占款及利息汇入通化金马,总金额为284.188976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936.17万元)。

  2016年4月,闫永明潜因涉嫌洗钱被新西兰警方调查。新西兰当局搜查了他的豪华公寓,查封约4000万新元资产,包括一套超奢华公寓、一辆宾利汽车、几个有定期存款的银行账户等。

  另据《新西兰先驱报》2016年2月的报道,因涉嫌洗钱案件,警方公布资料显示,闫永明在2001年到2013年间,在奥克兰的“天空城”赌场输掉了3亿新元(约14亿人民币),曾创下在82分钟内输掉500万新元的记录。

  2016年8月,新西兰警方证实,已与中国“红通人员”闫永明就洗钱调查达成和解协议并获高等法院批准。闫永明将缴纳约合2亿元人民币的罚金。这是新西兰历年来金额最高的一次财产充公,也是中新合作侦办长达两年多的成果。

  据报道,中方向新方通报的涉案金额达1.29亿新元。

  彼时,当地媒体正观望中方会否要求引渡已取得新西兰公民身份的闫永明。两个月后的11月12日,闫永明便在法律威慑和政策感召下回国自首。

  中澳、中新无引渡条约 均签署反腐败公约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注意到,2014年10月,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报道,澳大利亚警方同意协助中国引渡逃到澳大利亚的中国贪腐官员,并协助查封他们的资产。澳大利亚联邦警察亚洲地区负责人布鲁斯·希尔称,警方将“在今后数周内”与中方共同展开首批查封行动。

  “他们(贪腐官员)并不是一夜之间离开(中国),随身带着一大袋钱。在一些情况下,他们有着非常周密的计划。”希尔解释说,典型的情况是,贪腐官员将他们的配偶和孩子送到国外,利用他们来向海外转移资产。这些名下没有任何资产的“裸官”一旦发现风吹草动,就能够逃到国外,与家人会合。

  “随着时间过去,他们开始把贪腐所得变成合法资产,比如房子、地产、股票和银行账户,这样这些钱就成了他们的财富。但是,这些钱从一开始就不是他们的,这是从中国流出的贪腐钱。”希尔说。

  《悉尼先驱晨报》报道, 目前,中国和澳大利亚之间尚无引渡协议,导致一些贪官滞留澳大利亚不归。澳大利亚可以根据《联合国反腐败公约》考虑相关引渡请求。澳大利亚和中国均为《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的缔约方。

  2016年4月,正在中国访问的新总理约翰·基表示,新西兰正在考虑与中国签署引渡协议。目前在新西兰因涉嫌欺诈和挪用公款被通缉的中国人有30至60人。

  2016年10月30日,中纪委网站宣布,“百名红通”已有35人到案。加上闫永明,目前有36人到案。

  “如果能跑到一个跟中国没有引渡条例(约)的国家,可能会相对比较安全一点。”“百名红通”2号嫌犯、人称“亿元股长”的李华波面对镜头、追忆外逃之路时作出这样的陈述。

  事实上,大多数“红通”嫌犯在选择外逃目的地时,往往将目光聚焦于中国尚未与之缔结引渡条约的美国、加拿大等国。但通过积极推动追逃追赃国际合作,诉诸劝返、遣返、异地追诉等手段,目前从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西方发达国家追回“百名红通”人员共计19人(加上闫永明20人),占归案总人数的一半以上。  

  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反腐败教育与研究中心研究员彭新林对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称,反腐败国际合作体现在追逃追赃、人赃俱获两方面,才是比较理想的效果。

  新西兰是G20成员国,这个案件也是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的统筹协调下,中国和新西兰警方紧密合作的结果。

  之所以能顺利“人赃俱获”,第一是因为劝返方式,比较简单,效率高。第二和G20杭州峰会取得重要反腐败成果有相当大的关系,G20杭州峰会一项重要成果就是要推进以追逃追赃为基础的反腐败务实国际合作。

  通过闫永明案可以预见,今后的追逃追赃工作将更注重以追逃促追逃的积极效果,实现追逃追赃双管齐下的目的。

  文/杨京瑞 张蕊

  新媒体编辑/李京伟

pk10号码会不会假货

玩北京赛车有赢的吗相关新闻:

稿源: 天津广播电视台  2017-05-09 18:05:45     编辑: 天津广播网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广播电视台]
[天津电视台] [天津日报] [今晚报] [北方网][天津搜房网] [天津阳光义工网站]

网站:(022)23601782 转 9008  电台办公室:23341455  电台总编室:23359131 津B2-20060107
本网站由天津人民广播电台版权所有,技术支持 北方网 Copyright 2003 - 2011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