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江苏快三精准计划网站

江苏快三精准计划网站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叶心冉 最近动漫爱好者小柯惊喜地发现,他最爱的《咱们裸熊》在A站上又可以看了。当初,正因为只有在A站上可以看正版的《咱们裸熊》,小柯才第一次接触A站。“现在网站和App的稳定度提高了,新UI页面也不错,还有A站美工猴的水平一直以来都很好。”小柯说到。

A站在6月换了新负责人,7月购买了新番,还密集公布了一系列UP主激励计划,这些最新的动向忍不住让人发问:那些年失意的A站回来了吗?

几经浮沉

在快手科技确认全资收购二次元弹幕网站Acfun(A站)后的13天,6月18日,快手任命了A站新负责人文旻接替原CEO刘炎焱的工作。文旻曾任职网易文学漫画事业部副总经理。

快手和A站,A站和快手,二者同框,风格截然不同,但快手却着实帮助A站活了下来。

2018年2月2日,A站发布了一条“我想再活五百年!”的微博后,其移动客户端和网页端均无法正常打开。据了解,A站的服务器由阿里云提供,属于商业合作关系,合作于2018年1月31日到期,但A站因资金紧张,未能续费,阿里云只能停止服务。这次,A站关停长达11天。据经济观察报近期接触到的一位不愿具名的A站前员工讲述,当时公司近300名员工被拖欠了2017年10月到2018年1月近四个月的工资。2018年2月份网站停摆之后不久,赶在春节之前,工资突然就发上了,阿里云也续了费。

2018年2月12日下午5点,A站网站和APP恢复访问。但当时究竟是谁拉了A站一把,连A站内部的人都不明确知道。现在来看,“其实那时候基本已经和快手谈的差不多了。”这位前员工说道。

在那条“我想再活五百年!”的微博下面,有一条热门评论写道:A站10年只做了2件事:孵化了斗鱼,创造了B站。

A站最早成立于2007年,是国内第一家弹幕视频网站。2009年,A站出现长达一个月的机房故障,且稿件内容长期无人审理,A站用户9bishi(bilibili创始人徐逸)用了三天时间,创立了弹幕网站Mikufans,也即bilibili的前身,以此为用户提供一个“第二选择”。此后,A站众多优秀的UP主转向B站,B站在商业化的道路上也愈走愈远,去年3月28日晚间,B站正式登陆美国资本市场,在纳斯达克挂牌交易。

2010年初,A站创始人之一Xilin以 400万元的价格出售了 A站。Xilin退出后,陈少杰接盘,上线“生放送”直播,即斗鱼的前身,陈少杰将直播技术嫁接到A站运营,试图将 A站整改成游戏视频网站。2014年初,陈少杰将A站转卖,带着斗鱼离开了。2019年7月17日,斗鱼直播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以发行价计算,市值超250亿元。

2016年11月21日,中文在线发布公告称,拟出资2.5亿元认购弹幕网络AcFun13.51%的股权。

近几年,A站经历了几度易主,管理层频繁变动,又因缺乏视听许可证被罚款、整改,外界持续将裁员、内斗、管理层意见不一、倒闭危机等等标签贴至A站身上,“内斗倒还真没有,公司管理层意见也很统一,真正的问题是和股东们的谈判。”A站前员工解释。

平台和资本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说白了就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这位A站前员工谈道,对于平台来说,有资金去买优质内容,才会吸引到用户,才能推出会员制、游戏产品等等盈利项目,但对于股东来说,只有清晰可见的变现模式、能确保收益才愿意投钱。

A站当时有考虑过付费会员的自救路吗?“当然有啊,但当时能拿出来收费的优质内容基本没有,这种收费模式一定会被用户吐槽。”A站前员工如是说。

重整旗鼓

2018年6月5日公告,中文在线称,拟1.4亿元将所持A站13.51%股权转让予快手科技。同一日,快手正式确认全资收购A站。

当时的A站,不管是视觉域外的设计、产品的功能策略模块,还是最底层的技术架构都非常老化,甚至无法进行正常迭代。而且,由于12年来历史团队的不断更迭,导致其技术不仅落后还非常杂乱。

当务之急就是要用快手的产品技术能力为A站赋能,但以上要在尽量保证A站原有的社区文化和产品调性的前提下进行,因此,A站原有的内容和运营团队尽可能地保留了下来。快手的技术负责人李伟博曾表示,从某种意义上说,对A站的修修补补,要比快手另起炉灶,重新建一个A站还要耗费精力。

在对A站进行技术筑基之后,快手又将A站接入技术中台,把注重效率、注重数据的方法论融合进去,通过一些重结果的数据或者ABtest去评估每个功能对某一批用户群体的影响,从小范围测试到灰度再到大范围放量,让产品迭代更加科学。

产品功能也得到了完善。A站从开始的人工推荐转变为算法推荐为主+人工推荐为辅的模式;被收购时,A站留下200多人,产研团队只占三分之一,目前加上快手中台,产研团队达到上百人;7月,A站发布了全新版本,据介绍,其界面UI、底层架构脱胎换骨,全都接到了快手最新的技术,包括最新的AI引擎。

此外,A站在内容方面也有新动向。今年A站接连购买了众多独播版权番剧。“当然番剧只是我们整体规划的一部分,我们需要让版权内容、自制内容、PGC、UGC等多内容齐头并进,共同发力。”A站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表示。

针对UP主,A站也开通了多项激励计划,首先是上线了全新UP主激励榜单“熋榜”,包含括能火榜、贡献榜和新秀榜三个子榜单;UP主上榜即可获得现金奖励。同时,A站的打赏功能“蜜桃计划”也已上线。

A站是快手的新鲜血液?

快手为什么收购A站?前瞻产业研究院研究员朱茜在《2018年中国独角兽企业成长趋势解读——快手:收购A站向上层用户发展》中分析,一直以来快手的形象以土、low、社会摇等形式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通过收购A站,可以补充快手在上层客户群体用户量稀少短板,补全垂直内容用户群体,同时补充快手在长视频方面的短缺。

A站和B站总是会被拿来比较,业内人士曾指出,B站正在向着内容更加宽泛的青年文化社区方向发展,A站反而开始收缩,欲将二次元社区属性加深。

在一位已经有8年二次元从业经历,目前在某动漫公司任高管的王富贵看来,A站的已有用户对快手来说,九牛一毛。快手对于A站的核心诉求不在于用户,而是在长视频,并且从长远来看,A站的实际用处可能更偏向于对标头条系的西瓜,而不仅仅是对标B站。

“所以这就造成了A站的二次元、动漫的标签对于快手来说远远不够,反过来,这又会直接影响到A站的核心业务。”王富贵谈及,B站的核心也是ACG内容,因为有了二次元内容才有了现存的用户,即使向多元化内容拓展也要基于ACG用户对别的宽泛内容的需要,也要基于他们的兴趣,“看偶像综艺、电视剧和看动漫的年轻人并不是一群人。”王富贵认为,以ACG内容起家的平台即使要向宽泛内容发展,也要契合ACG用户的喜好,因此这样的业务模型、定位与快手的逻辑截然不同。“快手是依靠技术聚集了用户,而后有了UGC的内容,在内容方面不需要很大的投入,但这在长视频领域是行不通的。”王富贵认为,A站和B站并不是单纯的长视频阵地,所谓的长视频应该是以官方或者机构制作的内容为主,用优质的PGC引导UGC,而在短视频领域,PGC少量,大量的是UGC。“短视频和长视频的玩法是完全不同的。”王富贵认为现今快手并没有在内容方面进行持续的投入,“有一些,但是远远不够。”

快手在收购A站时表示,A站将保持独立品牌、维持独立运营、保持原有团队、独立发展,快手会在资金、资源、技术等给予A站大力支持。A站将来在内容方面是会收紧还是泛化?A站回应,A站是一个泛二次元社区,目前专注于服务以二次元人群为主的年轻群体。从内容层面和社区文化氛围挖掘特质,具体可以用三个关键词来概括:年轻、硬核、宅。A站表示,未来内容方面的重点也会基于这三个关键词来进行衍生与扩散。

(应采访者要求,小柯、王富贵均为化名)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