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pk10计划

pk10计划

原标题:太安堂增持爽约背后:大股东减持 财务费用增速超40% 来源:新京报

太安堂一年前宣布的增持计划未如期完成,大股东太安堂集团却在今年4月以来陆续减持公司股票,累计套现超1亿元,在这背后,太安堂融资成本在增加,业绩也在下滑。公司近年还被列入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名单。

宣布增持计划,延迟实施,再到终止增持计划,上市公司太安堂部分董事高管及核心团队成员合计3000万元的增持计划走到了尽头。

事实上,自去年8月公告增持计划以来,太安堂股价并未出现高涨,反而从去年8月1日的7元/股下滑至今年8月2日的4.55元/股。增持未如期进行,太安堂大股东太安堂集团却在今年4月以来陆续减持公司股票,累计套现超1亿元。这些事项让资本市场浮想联翩。同时,太安堂2018年业绩下滑、销售费用增长等问题也受到质疑。

在财政部组织的针对77家医药企业的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中,太安堂是广东抽取的两家由地方财政局检查的公司之一。

8月2日,新京报记者就会计信息检查、增持计划终止、大股东减持等问题致电太安堂董事会秘书处,工作人员回应记者表示,会计信息检查结果尚未公布,大股东减持是由于资金需求,不存在不看好公司前景的情况。


增持爽约背后:高层变动、大股东减持

今年8月7日,太安堂将召开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和表决《关于部分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团队人员增持公司股份计划终止的议案》。若股东大会通过,则意味着这次进行了一年的增持计划将以失败告终。

去年8月8日,太安堂公告称,管理层对公司聚焦主业的战略调整和公司发展前景充满信心,部分董事、高管及核心团队人员提出增持公司股票计划。按照当时的增持计划,公告后6个月内增持金额合计不低于3000万元。

然而,公告发布后,增持一直没有动作。直到2019年1月,太安堂宣布,由于有效时间较短、增持人员筹资渠道受限等原因,增持计划延长6个月至2019年8月8日。而到了7月23日,太安堂再次表示,公司部分拟增持人员暂未增持公司股票,并将终止该增持计划。太安堂给出的解释是,拟增持人员积极筹措资金,但由于金融市场环境变化、融资渠道受限等原因,导致增持股份的资金未能筹措到位,增持计划的实施遇到困难。

拟终止增持计划的背后,太安堂发生高层人员变动。今年5月,太安堂董事会秘书张叶平因个人原因辞职,不再担任太安堂及下属公司任何职务。今年2月,公司副总经理谢乐平因个人原因辞职。

与此同时,大股东太安堂集团减持动作引起关注。万得数据显示,今年4月16日至7月15日,太安堂集团有12个交易日减持太安堂股票,减持均价在6.24元/股至4.24元/股之间,对应套现参考市值为1.27亿元。

太安堂董秘办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这样的减持是出于股东的资金需求,“不存在不看好公司前景的情况”。其认为,在有偿还债券、质押等资金需求下,大股东宁愿低位卖股,也证明了对上市公司的负责。

套现后的太安堂集团,在今年7月接连发布了解除质押公告,分别将质押的289万股、4181万股、3380万股股票解除了质押。截至7月23日,太安堂集团质押上市公司股票的比率为63.18%。

记者统计发现,自2011年起太安堂集团出现质押上市公司股票融资的情况,2018年以来更加频繁。2018年全年,太安堂集团除了对质押的股份股票回购之外,一年中发布的补充质押公告就超过15条。截至2018年12月22日,太安堂集团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已经有99.87%被质押。

太安堂集团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年度的总资产100亿元,对应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8.74亿元。截至2018年年底,太安堂的短期借款有14.88亿元。

一季度财务费用增逾四成,业绩下滑近36%

大股东太安堂集团筹资存在压力,太安堂的融资成本自2018年以来也在增加。

截至2018年底,太安堂的总资产为8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51.87亿元。在资产构成中,公司的短期借款就有13亿元,占总资产比例的15%。新京报记者发现,2018年度太安堂财务费用占营收比重为3.98%,远高于云南白药、同仁堂等同类型企业。

今年5月,深交所对太安堂下发的问询函提到,2018年太安堂财务费用同比增长43.76%,多项负债有所增加,其中应付票据同比增加125.57%,应付账款同比增长45.20%,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同比增加190%。深交所要求太安堂说明财务费用增加的原因,对公司运营资金需求带来的影响等问题。

太安堂在回复问询函中表示,因市场资金流动性收紧,报告期新增借款利息成本较上年同期资金成本上升,2017年贷款利息执行贷款基准利率,报告期新增贷款利率均有一定程度上浮,导致公司财务利息费用较上年同期增长40.03%。

当时太安堂还表示,2018年11月处置金皮宝执业后,公司继续聚焦主业,剥离非主业重资产,减少有息负债,降低财务费用。太安堂认为,“公司资产负债率处于安全范围,短期偿债能力较好,不存在流动性风险。”

不过,2019年一季度,太安堂的财务成本仍在增加。数据显示,太安堂一季度财务费用较上期增加1103万元;利息费用较上期增加1209万元,分别增长43%、55%,均是因为借款融资成本上升所致。财务费用增加成为太安堂一季度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数据显示,当期太安堂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滑为35.92%。

太安堂业绩去年就已经开始下滑。2018年度,太安堂的营业收入33.15亿元,较2017年的32.39亿元增加2.3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7亿元,较2017年度的2.9亿元减少6.27%。

太安堂2018年利润的保持,得益于当期处置广州金皮宝执业公司75%股权获得非经常性损益2.69亿元所致。2018年度,太安堂报告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后净利润只有3915万元,对应2017年减少84.23%。

参股小镇项目亏损,药品批零毛利率走低

目前拥有医药零售、中药饮片等业务的太安堂,还在参股特色小镇的项目。

公开资料显示,太安堂持有潮州市太安堂小镇投资有限公司20%的股权,太安堂集团持有该公司80%的股权。

据太安堂2018年年报,太安堂小镇主要业务为特色小镇、乡村建设项目的投资开发等。截至报告期末注册资本2亿元,总资产12.9亿元,净资产8.78亿元,报告期净利润-2154万元。2018年度,太安堂投资太安堂小镇已经被确认亏损431万元。

该项目业绩表现欠佳也影响到太安堂集团。2018年度太安堂集团亏损323万元,较2017年度同比下滑120%,太安堂集团称,主要是由于报告期投资的东山湖小镇项目亏损所致。

除了小镇项目亏损外,太安堂旗下子公司康爱多的毛利率也在下降。

2014年度,太安堂收购广东康爱多连锁药店有限公司100%股权。截至2018年底,广东康爱多总资产7.49亿元,净资产2.2亿元。2018年,康爱多已经是太安堂旗下收入最高的子公司。

康爱多的主要业务为医药电商零售,并通过向以医药工业企业为主的合作商收取技术服务费、推广费获取其他收入。康爱多已成为太安堂药品批发零售业务的承载公司。

2018年,太安堂的药品批发零售收入21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64.96%,但对应毛利率只有18.78%,较2017年度减少4.07%。

被太安堂收购以来,康爱多在2017年和2018年分别新增直营门店1家和2家。截至2018年末,康爱多直营店共计10家,相关物业均为租赁,直营药店主要集中在广州三甲医院周边。

太安堂称,康爱多通过E+药房合作的线下药店约3万家。到2018年底,康爱多总注册会员4743万,总购买用户4000万。2018年康爱多实现的21.47亿元销售收入中,自建平台销售收入6亿元,第三方平台实现销售收入11.36亿元。

这样的用户和销售数据背后,是太安堂销售费用的增长。数据显示,2017年度太安堂的销售费用为3.5亿元,2018年增至4.4亿元,同比增长27.23%,占营收的比重为13.45%。在销售费用中,太安堂的销售推广费占比超50%,达到了2.29亿元。

太安堂的研发投入一直不高。数据显示,2017年度、2018年度太安堂的研发投入分别为3000万元、2290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0.93%、0.69%。

今年6月,财政部发布信息称,将于6-7月组织力量对77家医药企业展开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其中广东抽取的两家由地方财政局检查的公司中,太安堂也位列其中。

8月2日,新京报记者就太安堂位列财务信息检查名单一事采访董秘办工作人员,对方称相关检查结果尚未公布,具体情况需要通过邮件发送采访提纲。记者随后发送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应。


新京报记者 李云琦  编辑 赵泽  校对 杨许丽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