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分钟快三

三分钟快三

“如果您居住的是隔断间,请您速迅搬离。”

北京海淀区北部某小区门口挂着醒目的提示牌和举报电话。但在这里,中介机构工作人员带看了一间约6平米的隔间。“也就是比中间拉个帘子强一点。”他自己不太满意,“碰上个没有空调的,热不热吧?”

如果一栋住宅楼外墙密密麻麻排满空调外挂机,很可能这栋楼内存在着大量的“隔断房”。

因密集外挂机带来安全隐患而被举报的例子,多有报道。为了不被举报、住上便宜的房子,很多隔断房内不安装空调,用和风扇类似的制冷机度过三四十度的高温。

至少从2011年开始,北京的街道就组织起来整治、拆除隔断房。到了2017年,大兴区群租公寓的一场大火,导致政府监管部门下令严查群租房、隔断房。

今年7月8日,北京出台新版租房合同范本,正式将“禁止隔断房”从政策上升到法律。

但隔断房之殇与隔断房之需同时存在。正值毕业季,通过相寓、58同城等信息平台,依然可以租到“隔断房”。

从LOFT到隔断 3平米一张床一台风扇

在北京海淀区北部的某小区内,道路两侧挂着街道整治群租房的举报电话,小区门口挂着醒目的提示牌:“如果您居住的是隔断间,请您速迅搬离。”

在相寓中介的带领下,新浪财经看到了小区内的“隔断房”。这套房源的价格在每月1500到1600之间。

“租这样的隔断房,都是没什么钱、刚来北京实习的。”相寓中介工作人员说,由于价格比合租的次卧价格低,“隔断房”一直比较抢手。尤其是正值毕业季,“隔断房”几乎都没有房源了。

“北京一直都不让有隔断房,但是没办法。”中介说,以这个小区为例,多数户型都是两居,房租价格超6000元,如果不将客厅打两个隔断间,两个租户合租这套房子,平均每个租户都要付至少3000元的房租,太贵了。

“一米宽的床,边上有一条缝儿,一进门走路都要侧身过。晚上他看手机,你都能听到声音,难受不难受吧?也就是比中间拉个帘子强一点。”这位中介的工作人员对这套房子也不满意的,“如果碰上个没有空调的,热不热吧?”

与相寓一样,同是租赁平台的自如也有“隔断房”。

在该小区不远处,海淀区的另一个小区,自如将一套两居改成了三居室,将客厅进行隔断。但因为近期查处隔断房严格,自如的中介人员说,这套“隔断房”并没有挂在平台上出租。目前这套房源一直在“尴尬”的空置。

“这套房源翻新后,还在空置期,大概要在22天之后才会重新出租,目前没有租户。”自如的中介人员说,由于禁止“隔断房”,自如的总房源比以前少了很多。“这套房源如果被举报了,就会被拆除。目前还是观望状态,不好说会不会被拆。”

此外,新浪财经在58同城上搜索后,通过一家房屋代理公司发现,该公司在北京海淀区生命科学院附近有十几套“隔断房”。

房屋代理公司介绍,这里原本是写字楼,楼内都是商住两用的LOFT户型,可住8家租户,楼上楼下各4家。其中最小的隔断房仅有3平方米,房间内只有一张床和一台风扇。

“这小区都是这样的房子,我们有十几套。房子是憋屈了点,但租户都是来北京的实习生、工作还没有着落呢,没钱先过个渡,等有钱了再换。”房屋代理中介说,像类似这样的房源非常抢手,价格每月700元到800元左右。

“隔断房”安全隐患导致多起火灾

市场需要便宜的“隔断房“,但因“隔断房”内人数较多,违章用火、用电、用气现象大量存在,一直存在安全隐患问题。

2011年,北京圣馨家园小区引发火灾,7间隔断房差点全烧; 2013年11月,北京朝阳区百环家园20号楼隔断群租屡禁不止,导致房屋失火;2014年2月,北京海淀区林业大学北路文成杰座小区打隔断群租,失火后一男一女身亡。

近几年,北京市住建委一直在打击、整治“隔断房”。2017年11月18日,北京大兴区西红门名为“聚福缘”的公寓发生火灾,导致19人死亡8人受伤。这一场火灾,最终导致监管部门严查群租房、隔断房。

但真正意义将禁止隔断房从政策上升到法律,是在今年的7月8日。新出台的北京市住房租赁合同范本规定,禁止群租房、隔断房,不得改变房屋内部结构分割出租,不得按床位等方式变相分割出租。

但严查“隔断房”背后延伸出两个新问题:禁止“隔断房”后,最终导致北京房租暴涨还是下降?“隔断房”禁止后,市场上的供给需求是否能够满足?

毕竟多数刚毕业的大学生以及打工者不能接受一居室的价格,只能接受合租的单间。如果不“隔断”,谁来为此买单?

业内:禁止隔断房不会造成房租暴涨 供给不足

禁止“隔断房”是否会使北京市场上出租房屋的供应量有所减少?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对新浪财经表示,租房市场如果没有自如、相寓等这些租赁平台,北京房源的供应量也不会变少。因为自如、相寓等租赁平台并没有带来新增房源,他们的房源本身也是租赁市场上的房源。“这些租赁平台改造的是市场上的存量房源,并非新增房源。”

张大伟认为,政府鼓励长租公寓的发展,鼓励的是增量房源,但是现在多数企业改造的都是存量房源。

这造成一个结果,改造存量房源的成本都要增加给租户。张大伟说,企业不愿意做增量的原因很简单。“企业要先把这个资产盘活,他就变成大房东了,投入的成本都在加大,因此多数企业在做的都是二房东的事。”

他认为,禁止“隔断房”后,房租也不会暴涨,反而会更为平稳。张大伟说,政策规定不可以打隔断,但没有规定客厅不可以住人。也就是说,拉个“帘子”,客厅依然可以住人。

“不做二次翻新,即不带来甲醛污染,也避免租户额外负担装修费。租赁市场上绝大多数的租户要的是便宜。因此从民生角度来说,政府规定不允许打隔断,变相的租金就降低了。”

张大伟认为,大部分的中国人还是希望租金价格便宜,存钱买房。因此租赁市场本身就是民生领域,是否有必要做这么多的中高端租赁,也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则认为,禁止“隔断房”从安全隐患角度来看是非常合理的,但“隔断房”背后还是有潜在的市场需求。

比如,刚毕业的大学生、农民工,他们需要性价比较高的房源。因此,建议未来还是应该加大中小套型的供应量,考虑到这些人群的需求,加大集体宿舍的房源和床位。

严跃进说,禁止“隔断房”在租赁市场上备受关注,政府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也面临一定的压力,“隔断房”房租低,有市场需求造成了它的野蛮生长。“政府应鼓励长租公寓企业积极收储房源,进而增加租赁规模。同时,还要积极增加土地供应,形成新房性质的租赁住房项目。”(新浪财经 郑义顺)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