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赛车有没有稳赢的

赛车有没有稳赢的

原标题:投资需要不断进化非热门股超额收益更高 

中国基金报

记者 刘明 房佩燕

从业18年,丰岭资本董事长金斌有着标准且系统的职业履历——从研究到投资,从公募到私募,从上班到创业。无论投资,还是生活,金斌都不喜欢“凑热闹”。他关注非热门股,在他看来,非热门股的竞争对手少,更容易有超额收益。外界多给金斌“稳健”、“价值”的标签,他表示自己还需要做一个进化的投资者,不断完善投资体系。

在2013年熊市中“奔私”创业,金斌投资业绩长期稳健,多次荣膺中国基金业英华奖“最佳私募基金经理”,今年金斌荣获“五年期最佳私募投资经理”称号。近期,中国基金报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

在非热门行业中寻找超额收益

对于长期投资收益的来源,金斌表示,自己的投资组合中,基本没有什么热门股票。他分析,“非热门”的原因是研究壁垒高或者市场存在误解,在这种情况下竞争对手少,因此,在这些领域投入精力更容易有超额收益。

金斌认为,目前市场上典型的非热门领域就是大金融板块中的保险和银行。过去10年,金融股在大部分年份都跑赢沪深300指数,但公募基金整体上都严重低配金融股。金融股占沪深300的权重为35%,而公募基金配得最多的2014年,也只有24%。一方面,市场对金融股有误解,认为和大盘相关度很高,将其看成是贝塔的股票,甚至觉得买金融股体现不出水平;另一方面,市场认为金融特别是保险太复杂,直接把它排除掉了,这就使得对金融股的研究性价比更高。

对于近年来A股市场的风格变化,金斌表示,这是从前几年极度不正常的市场向偏正常的市场慢慢回归的过程。目前,蓝筹股整体已经回归到相对合理的水平,但很多中小板的股票还没跌到位。

对于当前市场热捧核心资产类股票,金斌表示,那些看起来商业模式比较简单、大家比较容易认知的公司,投资价值比较容易理解、容易定价。这类股票市场已经有较为充分定价,再获取超额收益难度较高。而业务相对复杂、研究门槛较高的企业,可能还有一些价值重估的机会。

投资的关键是做好风险定价

对于选股,金斌特别看重两个方面,好公司+好价格,一是选择持续创造超额回报的好公司,二是以合理的价格买入。

金斌以保险股的风险定价为例,他解释,很多人不愿意买保险股的原因是对其内涵价值不信任, 因为其价格的核心假设是两个,一是未来长期投资回报率是5%,二是未来的现金流折现率是平均11%。如果未来做不到5%的投资回报率怎么办?在金斌看来,的确有可能做不到,所以很多人会给它打折,关键是应该打多少折扣,这就是风险定价。

金斌做了几个情景分析:首先是乐观的假设,保险公司长期投资回报率达到5%,应该值多少钱?如果是4%、3%,又值多少钱?最悲观则假设中国和日本一样,投资回报率只有2%,应该值多少钱?

金斌认为,如果按最悲观的假设,中国的保险公司内涵价值会损失近50%。而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有的港股的保险股的股价已经相当于内涵价值打了五折,股价已经反映了最悲观的假设情况下的价值。但中国短期不大可能发生最悲观的情景。因此,当时买入,即便是最悲观的情景出现,损失不大;如果最悲观的情景没有发生,却有可能赚很多钱,事实上保险公司以每年15%到18%的增速在增长。

做一个进化的投资者

金斌表示,自己需要做一个进化的投资者,“我们每天都在犯错,每天都在改变,只是每天做一个很小的改变,可能会看不出来”。做投资变得太快不行,说明之前考虑得不够周到;一成不变也不行,说明没有进步。“奔私”后这6年,从他的产品净值表现可以看出,早期净值波动很小,即使是熔断期间净值回撤也不超过3%(市场回撤超20%),2018年以来波动有所提高。

金斌告诉记者,这是他这几年来最大的变化:从保守、不愿冒风险,到希望能赚到风险调整后的收益。“2014年至2016年,我们的净值非常稳定。其实2016年市场风格很适合我,而我们当年并没赚到什么钱。因为当时我一点风险都不愿意冒、不敢买,只想保持低回撤纪录,而这种想法是错的。如果放到现在我肯定会买很多股票,那是非常好的投资机会。”

他进一步解释,没有回撤最好的办法是每天买逆回购、不买股票,但这也意味着赚不到钱。投资者信任他们、把钱交给他们,不是希望没有回撤,而是希望能赚到风险调整后的收益,“就是既不要全部冒风险,也不要一点点风险都不冒,而是冒适当的风险来赚取超额的回报”。因此,他2016年后就慢慢地调整心态。

持股相对集中 看好金融板块

金斌对后市相对乐观。他表示,去年以来,市场最不确定的因素就是两国贸易关系。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没那么容易分开,因此,不必太乐观,也不必太悲观。其实,过度关注这个因素是没有用的,而且很多公司的经营和盈利跟这个没多大关系。如果一些股票股价因为这个因素打了很大的折扣,正是买入的好机会。

对于投资组合,金斌表示,通常相对集中,目前比较看好金融,特别是保险板块。在他看来,一方面,保险估值已经降到比较低的水平,而保险未来的价值增长还是很稳健;另一方面,经过2016年11月保监会对保险的偿二代改革,很多买长期保障型的保险公司的资本金得到很大的释放,从资本消耗型转向资本节约型的增长,即以后险企靠内生增长就能维持发展,而且还有额外分红的能力,保险的商业模式发生了较大的改变。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