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内蒙古快三分析

内蒙古快三分析

原标题:日韩“翻脸”互相拉黑!韩怒砸7.8万亿搞研发,专家:日方不会轻易收手

冯迪凡 高雅

受累于全球贸易形势,韩国出口经济数据已连续八个月下降,在日本的重拳出击之下,有全球经济“金丝雀”之称的韩国,还飞得起来吗?

7月~8月,日本对韩国实行了两轮贸易限制措施,先对三种关键化学品出口实施限制令,随后做出韩国移出“白名单”的决定,出手之迅捷令韩国政界一时难以对等反制。

韩国经济研究院数据显示,在氟化聚酰亚胺、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蚀刻气体)三种关键化学品方面,日本的产品占全球70%~90%。

据韩国经济研究院预测,如不算被剔除出“白名单”国家的影响,仅仅计算三种关键化学品对韩国经济影响,假设来自日本方面的供应链下降30%,那么韩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会下降2.2%,即约350亿美元。

从产业链来说,日韩之间的产业结构存在竞争关系,而日本在上游产业中的优势导致日本此次可以“拿捏”住韩国。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日本对韩国关键原材料的出口管制,导致韩国面临着半导体发展困境。

韩国怒砸7.8万亿韩元搞研发

日本安倍政府于当地时间8月2日上午10点迅速进行内阁投票,并决定将韩国移出在安全保障出口管理上设置了优惠待遇的“白名单”,并计划在8月28日正式实施。随后韩国政府在当日下午宣布,将日本移出韩方的“白名单”国家。

对此,刘向东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韩国和日本现在处于矛盾不断激化的阶段。

刘向东指出,日韩之前在历史和领土问题方面,是矛盾积累的过程,且当前全球大背景正处于全球贸易摩擦持续恶化、美国贸易自由化程度的倒退之中。

在大势之下,日本对韩国之前的做法表达了不同的态度,即把日韩的关系普通化,不再那么紧密。刘向东指出,同时虽然说韩国“求救”,但美国没有提出真正的措施缓和两边的矛盾。

2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亚洲安全论坛期间与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及韩国外交部长康京和举行了三方会晤,试图化解美国两个盟友间剑拔弩张的危机。

但会议气氛却十分尴尬而冷淡,现场照片和视频显示,合影时蓬佩奥展开双臂试图拉近两侧日韩外长的距离,但日本外长河野太郎表情尴尬,韩国外长康京和则拒绝眼神接触。双方并没有握手,且在会议结束后迅速离开了会场,各自立场看起来也没有丝毫动摇。

在认清现实后,韩方加紧“自救”进程。

8月5日,韩国政府宣布,计划在未来七年内投资7.8万亿韩元(约合64.2亿美元),用于研发本地材料、零部件和设备,以减少对日本进口产品的依赖,并将危机转化为材料、零件和设备行业的机遇。

据悉,韩国计划在100种用于生产芯片、显示器、电池和汽车的关键部件、材料和设备上提高“自给自足”的能力,目标是在未来五年内可以稳定供应。

韩国政府在声明中表示,该计划旨在“解决韩国材料、零部件和设备部门的结构性弱点,即严重依赖于某个特定的国家”。

在这份长达51页的声明中,韩国还提出了一系列措施,包括为海外收购提供超过2.5万亿韩元(约合20.75亿美元)的融资支持等。

韩日矛盾激化

由于半导体产品占到了韩国对外出口的核心位置,此次日本政府精心选择的打击方式令不少韩国业界人士感到时日艰难。

以前述氟化聚酰亚胺、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蚀刻气体)三种关键化学品而言,贸易协会的数据显示,韩国半导体及显示器行业在这三类材料对日本的依赖度分别是91.9%、43.9%及93.7%。

根据日方数据,2018年韩国从日本进口总额为546亿美元,排在前十的进口品中,半导体装置等半导体相关产品至少占5个(109亿美元)。

刘向东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道:“从经济依存上来说,韩国相对来说依赖日本多一点。虽然日本的半导体行业发展比较早,但是在发展过程中,韩国受到美国的扶植发展起来,再加上日本半导体行业在日美贸易摩擦时期因美国制裁受到了一定打击,因此日本在半导体下游行业,比如芯片和显示屏上做得不如韩国。”

“但在产业上游,比如关键的原材料和零部件上,日本还是有一定的积累和基础,因此它在整个半导体市场还是占据着一定的位置。”他表示。

具体而言,三星、SK海力士和LG等韩国公司经在东亚半导体产业链上占据很大的份额,比如三星的芯片出口量在全球占到近40%的份额,然而其中(使用的)一些关键材料,特别是高端材料是有一定不可替代性的。

刘向东解释说,而从半导体产业最上游来说,日本掌握的关键原材料有的占到全球出口量70%~80%的份额,这也是为什么日本能够遏制韩国半导体生产的原因,特别是一些用来芯片刻蚀的材料。而下游公司想要找原材料替代,也只有20%~30%的替代量,短期之内是很难供应上来的。所以至少对韩国半导体产业链来说,这是比较大的冲击,因为韩国现在还没有很好的应对措施。”

实际上,虽然韩国宣布将日本挪出韩方的“白名单”,但其效果恐怕甚微。究其原因,这是由韩日贸易的结构决定的。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韩国近50年外贸出口数据显示,日本曾是韩国最重要贸易伙伴之一,在韩日邦交正常化后,韩国对美国和日本两国的贸易曾在1965年占到韩国对外贸易的73%。

然而伴随着对欧洲等其他国际市场的开拓,韩国产品的国际市场涉及地域更加广泛。在进入21世纪之后,中国成为韩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和投资市场,日本退居到韩国出口的第三、四位国家,甚至被越南超过。

根据日方数据,目前日本仅占韩国对外出口总额的5%左右,中国则占到26%左右。

对此,刘向东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前阵子也去日本企业了解情况,我觉得安倍政府从最近的迹象来说,(认为)韩国市场对日本并不是那么重要,如果从韩国之前要求赔偿的强硬对日本企业的伤害来说,安倍政府此次出招是经过考虑的。”

“比如为什么要拿韩国来出气?”刘向东指出,美国也一而再再而三地在经贸和安全问题上敲打安倍政府,一直让安倍政府做让步,安倍政府一直在忍让。但是对韩国,日本的态度就不必如此。

“当然,韩国方面希望安倍政府这是短期行为,在东京奥运会之前可以结束,但是安倍政府不会因为奥运会就对韩国这样一个经济体量对日没那么大影响的国家就放其一马。”刘向东表示,实际上在二十国集团(G20)大阪峰会上也可以看出,日本作为东道国并没有对韩国表现很大度的行为,也就是说日韩关系没有影响G20的召开。

“而且按理说日本不应在这个势头上挑起日韩之间的贸易摩擦,但事实上在G20峰会上,日韩之间的矛盾已经凸显出来了。”刘向东并预测道,“现在的问题就是,如果美国没有居中调停的话,至少安倍政府对韩国的制裁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