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好想去台灣!新冠疫情下,日本哈台族的「台灣LOSS」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20-7-30 12:20 PM 設置高亮
您是本文第130個瀏覽者

好想去台灣!新冠疫情下,日本哈台族的「台灣LOSS」

2020/07/24國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新冠病毒肆虐全球各地,導致國界封鎖的情況下,無法自由前往臺灣,定期充電旅行的日本哈臺族們,陷入「臺灣LOSS」的失落感。

文:林翠儀(自由時報東京特派員。新聞科系畢業,政治新聞跑了十多年,趕上90年代初台灣首波哈日風改學日語,之後歷任報社編輯與日文編譯,著有《哈日解癮雜貨店》〔印刻,2017〕)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台灣LOSS」
自稱前世可能是台灣人的安村美佐子女士,是一位中毒極深的「哈台族」,現年68歲的她,從1998年首次踏上台灣旅程之後,再也沒去過別的國家旅遊,二十多年來訪台大概有80次之多,最頻繁的時期大概每兩個月就去台灣充電一次。

受到新冠病毒疫情的影響,安村今(2020)年的訪台計畫幾乎全部泡湯,雖然她在雙方國門尚未關閉前的2月曾到台灣一次,但當時補充的能量早已用盡,思念台灣的心情讓她有點失魂落魄,最近偶爾在日本超市發現了從台灣進口的鳳梨,或是在路上聽到有人講中文,都會開心老半天,而她的一群同好友人似乎也有相同症狀,這種症狀叫做「台灣LOSS」。

安村笑著說,剛開始迷上台灣時,有一段時間像著了魔一樣,看到報紙標題出現一個「台」就怦然心動,仔細一看才發現是「台風」新聞,日文的台風就是中文的颱風。她趕忙解釋說,以前的日本媒體不像現在,真的很少報導台灣的消息。


首次造訪台灣時的際遇
安村是一位資深的哈台族,和很多熱愛日本的台灣毒友一樣,一腳陷下去就拔不出來,而且「愈陷愈深」。剛開始她只是照著導遊書,到書中介紹的熱門景點、人氣餐廳,買了話題的土產,接著她開始學中文、看台灣電視節目,參加在日本舉辦的台灣相關講座,近幾年她開始走訪台灣山村和離島,參加原住民的祭典,關注台灣的人文和歷史,她還加入了由日本人組成的「台灣世界遺產登錄應援會」,今年被推選為該會的理事。

安村回憶她首次去台灣的驚奇之旅,那是在1998年。日本的一家旅行社在電視播出台灣旅行的廣告,當年日本的新婚夫婦仍熱衷去夏威夷或關島度蜜月(Honeymoon),這支廣告則主打中老年夫婦到台灣度「Full moon」。

安村就這樣帶著女兒踏上台灣旅程,那時她們照導遊書搭火車去平溪,中途下車打算用走的到十分,結果走著走著竟在山裡迷路,有輛小發財車從母女身旁開過去後又折返了回來。

小發財車的司機是位中年男性,問她們要去哪裡,不會中文的母女倆拚命比了地圖給這位大哥看,大哥說她們走錯方向,要她們上車,母女倆懷著忐忑的心情坐上小發財車,車子在山路上繞來繞去,安村女士內心也愈來愈不安,心想女兒可能會被賣掉,自己會被殺,結果大哥不但載她們到達目的地,臨走前還問她們打算幾點回去,並要她們回程時到原地來等。


回程時有輛計程車已在原地等她們母女,安村說,這位大哥連回程的交通都幫她們考慮了,這種事在日本根本不可能發生,當時因為驚慌失措,忘了問這位大哥的姓名也忘了記下車號,讓她覺得很遺憾。

為了彌補這個遺憾,現在安村每次去台灣,都會把小點心分裝成數小包,路上遇到幫忙她的人,或是在餐廳遇到很親切的服務生,她都會贈送小點心表示謝意。

首次的台灣之旅,安村母女在台北街頭第2次迷路,這次伸出援手的,是一位7歲的小女孩,小女孩要她們在原地等一下,不久後帶了她的阿公過來,阿公會講日語,幫她們帶路。

安村說,當時她真的很吃驚,心想這到底是什麼國家啊,連這麼小的孩童都會主動幫助路人,在日本根本沒有人會親切到這種地步。結束第一趟台灣之旅的母女倆,在返日的飛機上異口同聲地說「好想再去台灣」。


在追星和台灣人的笑容中獲得元氣
安村不但是重度的哈台族,還是重度的追星族,她是言承旭的鐵桿粉絲。起源是2001年訪台時偶然在旅館看了台版「流星花園」,雖然語言不通,但馬上被F4的帥度吸引,「流星花園」在2003年回銷日本,安村看了加上日文字幕的版本,愛不釋手,跑去出租店租DVD,因為租了太多次,店員還建議她用買的比較划算。

大約在同一時期,日本因為韓劇「冬季戀歌」,社會吹起「韓流」,韓星裴勇俊「勇樣」讓日本師奶痴狂,但安村迷上了言承旭,走上另一條不同的追星之路。

F4因為流星花園在日本爆紅,當時安村還沒加入粉絲團,很多情報都不知道,有天在報紙上看到言承旭將到日本宣傳的消息,上班前打了電話去訂票,竟然幸運地打通了,而且還訂到了橫濱體育館的門票。

安村說,到了現場看了本尊,心想「世界上怎麼有這麼帥的人」,結果就這樣陷下去,加入粉絲團、應援團,然後去台灣追星。安村還強調,一切的起源都是因為台灣的「親切」。

安村很感嘆,台灣幫了日本很多忙,但當年的媒體卻很少報導,例如2011年的東北大地震,台灣捐了大筆賑災善款,但政府不說,媒體也不報導,很多人都不知道。

當時她在橫濱的高島屋百貨工作,高島屋在世界很多國家設有分店,當時透過各地分店在當地刊登廣告感謝賑災,卻獨漏台灣,安村很生氣跑去跟部長理論,結果部長告訴她根本不知道台灣有捐款。

那時候日本民間發起了「謝謝台灣計畫」,在臉書上募款,然後在台灣登廣告,安村將廣告影印成海報,帶著去101大樓追星,那時言承旭代言了101的錶展,安村和一群日本師奶拿出「謝謝台灣」的海報,站在挑高的樓層一直揮舞,言承旭抬起頭來看到她們,舉手比讚。這個畫面被媒體捕捉到,隔天還登上了報紙和電視新聞。

安村在2001年遭遇婚變,她說中年離婚本來應該會心情低落、徬徨無依,但台灣和言承旭讓她有了元氣,最大的救贖就是言承旭和台灣人的笑容,轉念一想,離婚代表的是可以一個人自由自在地去台灣旅行,一個人獨自擬定旅遊計畫,自己找路,有時看到努力的自己,反而覺得比以前還可愛。



Photo Credit: 林翠儀 / nippon.com
台灣旅行的況味
安村秀出她多年來用來擬定旅台計畫的筆記本,密密麻麻地寫了想去的地點,想吃的美食和想看的風景。她說,自己的世代習慣用筆思考,而且旅遊起點是從草擬計畫的那一刻開始,參考旅遊書、查時刻表就讓她興奮不已,她覺得旅遊興奮度的最高鋒,是提著行李到橫濱車站搭車前往機場的那一刻,因為從坐上飛機開始,旅遊就已進入尾聲。

未到台灣之前,安村去過夏威夷和中國上海等很多國外地方旅行,去過台灣之後,她不再安排其他國家的旅遊,她用很堅定的口吻說「其他國家都比不上台灣」,台灣很棒,讓人安心,一下飛機馬上就能放鬆,尤其是台灣那種獨特的,帶有熱度的空氣,每次踏上台灣的土地,就讓她有一種「我回來了」的感覺。

安村強調,很多日本人到了台灣都有類似的經驗和感覺,有一位女同事去(2019)年到高雄,計畫是去世界最美的民宿「鴨屋」,同事也是在迷路中遇到熱心的男生幫忙帶路,回到日本後一直說台灣已經變成她的「第二故鄉」。

安村沒去台灣的時候,大部分時間是在日本「尋找台灣」補充養分,3年前旅台的日本作家片倉佳史在錦系町有一場演講,安村到了現場結識了片倉夫婦,聊起了她那年6月打算去台灣環島的計畫,片倉夫婦提供了她很多建議,也因此成為好朋友。


後來片倉只要在日本舉辦活動,安村都會到現場幫忙,有一次和她一起擔任櫃台的志工,正好在「台灣世界遺產登錄應援會」擔任幹部,她知道日本有這樣的組織後馬上就加入了。

安村說,台灣這麼棒的地方還有很多人不知道,台灣不止是一個觀光地,她希望有更多人深入認識台灣,也能從中認識歷史,知道台灣和日本的關係。

發現台灣民俗及原住民文化的魅力
這幾年,安村訪台愈走愈偏辟,愈玩愈深入,有一次她跟著紀錄片「台灣萬歲」的導演酒井充子去到蘭嶼,看到台灣東海岸蔚藍的海水和滿天的星空,覺得這個小島真是人間天堂,旅程中還遇到一位達悟族的青年,安村說帥到讓她覺得有點對不起言承旭,歐巴桑的恥力大開,要求合照,達悟族青年也爽快應允。30歲從未去過台北的達悟族青年,吸引安村的不只是帥,還有純真。

有一次她還曾經包了計程車衝去屏東霧台看石板屋,那裡的房子都很特別,除了石板屋還有很漂亮的教堂,後來她也開始研究教會與台灣原住民的關係。

安村說,以前她對台灣原住民的認知,僅止於魏德聖導演的「賽德克巴萊」,後來她開始查資料、閱讀書籍,對於原住民生長的風土產生了很大的興趣。她曾經和片倉太太,也是作家石野真理去參加賽夏族的矮靈祭,大家連跳了3天的舞,矮靈祭結束後,一伙人又搭上火車衝去小琉球看燒王船,燒王船每3年辦一次,矮靈祭則是每2年一次,那年剛好在同一年舉辦。安村說,今年10月還想再去參加一次矮靈祭。

因為疫情阻擋了安村今年的訪台腳步,現在她最常做的事,就是透過翻閱雜誌的台灣特輯,進行她的台灣「腦內旅遊」。為了喝一杯台灣水果茶,在Mister Donut坐上一陣子,到日本的7-11超商物色有台灣味的小物,到超市尋找來自台灣的水果,以稍稍撫平她的「台灣LOSS」。

本文經《nippon.com 繁體字》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38179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