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不要讓台灣成為巨嬰國!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20-5-21 12:10 AM 解除置頂
您是本文第245個瀏覽者

不要讓台灣成為巨嬰國!

Wednesday, May 13, 2020

黃涵榆


原本在日常語境裡,「巨嬰」一詞大概泛指一些生理年齡與心智成熟度嚴重落差的人,中國資深心理諮商師伍志紅2016年底出版的《巨嬰國》之後,「巨嬰」衍生出一些大眾心理和政治性的意涵。

這本書上市後急速暢銷,因為對於中國人的民族性諸多深刻的剖析,於隔年三月被中國政府下架。《巨嬰國》短暫的風潮已煙消雲散,而且是以中國人為研究對象,但筆者認為這本書提供的觀點,不失為我們理解台灣社會和政治上的各種巨嬰現象的出發點。

根據《巨嬰國》的分析,「巨嬰」指的是成人的身體和幼兒的心智的組合體。既然是幼兒,在象徵層次上無法脫離母體而獨立生活,卻又具有自戀的精神結構,把自己當成世界的中心,幻想整個世界都為他而運行。

《巨嬰國》裡列舉了許多現今中國社會的巨嬰形象與人格特徵,包括中國「好人」、控制狂、無助感、不安全感、被迫害妄想等。整體而言,巨嬰們沒有獨立的行為能力,因此形成順從的群性。他們也無法獨立而理性的思考和判斷,需要透過責怪其他人或族群,來合理化自己的苦難。

作者伍志紅認為這種巨嬰現象是中國數千年來的道德教條的必然結果,更受到中國高壓政治和弱肉強食的社會風氣所強化。二十世紀初的中國思想家魯迅即便沒有使用「巨嬰」一詞,對中國人的民族性格也有類似的批判,出自柏楊的《中國人史綱》的「醬缸文化」一詞也有異曲同工之妙,也都和尼采談的「奴隸道德」(slave morality)旨趣相符。

暫時脫離原始的中國脈絡,也暫且不談中國傳統道德和民族性在台灣的「症狀」,「巨嬰」一詞還是能夠描述台灣社會和政治的各種亂象。但筆者必須強調,巨嬰現象儼然已成為政治鬥爭的利器,值得台灣人嚴肅面對。

根據筆者對於「巨嬰」一詞出現在台灣語境的觀察,大約具有以下特質:

1.沒耐心、愛鬧情緒、容易崩潰
2.自以為是,欠缺同理心,無法理性溝通
3.媒體與資訊識讀能力差,容易受到煽動
4.欠缺學習、條理分析和獨力解決問題能力
5.反智或弱智

在台灣的日常生活和市井社會之中,隨處可見巨嬰的存在,不分場合、性別、年齡和社會地位。星巴克和便利超商經常可見明明什麼都寫得清清楚楚還是要打破沙鍋問到底、很難伺候的「奧客」。

貴為教授的也不乏巨嬰,曾經就有某些教授反對助理納保,哭鬧著說那樣請不起助理,沒人做PPT。近日更有某位擅長翻轉教育的名教授對於教育部因為資安問題禁止各級學校使用Zoom進行線上教學,哭喊老師們一切辛苦都白費。

經常在捷運車廂博愛座前發作的的「道德魔人」無法也不願意辨識個別情境,把自我凌駕在道德規範之上,以道德為名,滿足自己指責和凌虐他人的快感,其暴力本質和愛不到就讓你死的「恐怖情人」相去不遠,同樣是台灣社會裡的巨嬰。

若要說到近年最引起社會關注的巨嬰集體發作當屬2018年11月日本關西風災事件。當地台灣旅客事實上已被日本政府送至安置中心,似乎把駐外使館當旅行社使用,隨著國民黨和統派媒體利用一位大學生散步的假消息大肆炒作,導致駐大阪處處長承受不了語論壓力自殺身亡。

反年改陣營不也是一群(老)巨嬰所組成?他們不見得真的關心社會議題,他們不會從比例原則、社會公平正義和國際視野來看待所得替代率世界首屈一指的台灣年金制度改革的必要性。動誰的錢都沒關係,年輕世代領不到錢無所謂,就是別動到我投資、置產、出國旅行和購物的大確幸。

當然,巨嬰集體發作向來是媒體樂於和擅長炒作的話題。至於是先有巨嬰的集體性或媒體炒作和操控,恐怕是先有雞或先有蛋的問題。巨嬰們可以無怨無悔,從輕清晨到黃昏,排隊領免費雞排或搶購最新款手機。巨嬰所犯的急診室暴力時有所聞,在口罩配給第一代和2.0階段不按規定領購口罩和對工作爆量的藥師口出惡言的巨嬰大有人在。嗜血的媒體當然不會放過炒作「口罩之亂」的機會,餵食巨嬰們更多偏頗扭曲的報導甚至假新聞。

近日所謂的「紓困之亂」(嚴格說來是巨嬰之亂)不也是為這種巨嬰性格才使得國民黨和媒體有機可趁大肆炒作?「我OK,讓有需要的人先領」是如此平凡,但對巨嬰來說卻又是如此遙遠的公共意識。他們無限擴大毫無緣由的煩躁,不願意耐心備妥資料和完成程序,一副只要不是馬上領現金就是政府的錯。

包括TVBS和旺中系列媒體刻意帶風向,報導民眾排隊不耐後悔投票給蔡英文,刻意扭曲紓困的用意。一個簡單的邏輯,一百和一千個人需要的時間會一樣嗎?媒體打造出來的巨嬰只要管自己,連小學生的基本數學題都沒有能力和耐心思考。

新北市長侯友誼也搭上巨嬰之亂的便車,不僅沒有善盡地方政府審核的責任,一些資格明顯不符的案件也一併九千多件丟給已經為防疫忙得焦頭爛額的衛福部,叫囂週末送件週一入帳。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放眼當今台灣政壇,台北市長柯文哲堪稱巨嬰之王,巨嬰中的巨嬰。醫生出身的柯文哲不僅以尖酸苛薄著名,他經常掛在嘴上的「我講話就是這樣,喜不喜歡聽隨便你」堪稱巨嬰語錄的經典。

柯文哲面對有關市政的質疑和批評總是以巨嬰言不及義和耍脾氣的方式回應。近日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面對造成六人死亡多人受傷的錢櫃KTV大火,柯文哲回嗆自己工作時間比其他縣市首長要長。又造謠總統蔡英文和練台生吃飯,事後輕蔑地說是隨便找個認識的人開玩笑。

面對台北市確診人數全國最高的武漢肺炎疫情,醫生出身的柯文哲無法在市政的權責範圍內展現防疫應有的擔當,什麼都推給副市長,自己從頭到尾只負責說三道四。善妒的柯文哲看不慣同為醫生出身的陳時中備受肯定和景仰,像個屁孩爭風吃醋「我來當指揮官應該也不會太差」。結果巨嬰的格局就是不同凡響,只能在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上大做文章。花經費弄了幾台完全不符合經濟效益的口罩販賣機,還對陳時中下指導棋,提出不能一味追求零確診、數字平衡也很重要的怪異說法。

國民黨、韓粉、柯文哲和他的民眾黨巨嬰的事蹟恐怕三天三夜也說不完,包括國民黨千呼萬喚始出來的網路諸葛一戰成名,網路諸葛頓時變身網路豬哥,首發傑作「靠北蘇睏」嚴重性別和族群歧視。巨嬰就是巨嬰,分不清理性監督批判和低級品味的差別。

社會和政治場域裡的巨嬰顯然已經不是「世上只有媽媽好」的媽寶,特別像這樣的巨嬰之王,不僅絲毫沒有孩童的純真,生雞蛋沒放雞屎有,更是十足的政治鬥爭高手。近日出版的《北農風雲》詳細描述了柯文哲如何利用他帶領的台北市政府公器和眾多的柯粉巨嬰,將吳音寧鬥離北農,事後又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還嫁禍國民黨對吳下手太重。

柯文哲堪稱台灣巨嬰的極致,具有相當程度的指標性:只管考試考高分,進好學校,佔好位置,優渥過一生,不需要有同理心,公民意識、性別平權和社會正義都太遙遠……

筆者一直這樣以為,當台灣在邁向國家正常化的過程中,台灣人也要決定自己想要成為什麼樣的新興民族,而深化的民主不僅關乎程序與制度的完備,更是生命價值的選擇,一種更理性溝通、更有同理心和尊重他人、更負責任、更有愛的生命。

各種類型的巨嬰就生活在你我之中,都和我們呼吸一樣的空氣長大,壤他們成為巨嬰的養分就在我們生活的這塊土地上。要讓巨嬰脫胎換骨成為真正能過民主生活的人談何容易,工程何其浩大艱難,卻又如此必要!除了從自己的生活範圍做起,別無他法!

不要讓台灣成為巨嬰國,最起碼可以集結公民力量,下架那些巨嬰型的政客和媒體,給他們長大的機會!



作者任教於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不務正業,致力跨越學術藩籬,畢生最大夢想是臺灣人成為有知識、正義感和寬闊世界觀的新民族。


https://www.voicettank.org/single-post/2020/05/13/051302

TOP

就是李萊吸這種糞圾郎,少一分一毛,我就跟政府拼命!
卻沒看到~每10個勞工,養牠這糞圾巨嬰,到處作亂!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