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幹~爽!終於開始辦北市腐搶錢集團!

您是本文第5064個瀏覽者

幹~爽!終於開始辦北市腐搶錢集團!

新生高弊案 北市3官員送辦


昭淩一併移送北檢

〔記者林恕暉、陳璟民、林慶川/台北報導〕台北市長郝龍斌昨天公布新生高架橋改善工程調查結果,發現一百七十六項採購單價有問題,招標時僅以前次三家投標廠商平均值計算調整單價,但未公布相關明細,另外標案有急於催辦等多項疑點無法釐清,將前新工處長黃錫薰、前總工程司章立言、前科長陳智盛等三人以及昭淩公司等廠商移送北檢偵辦。

台北地檢署發言人王文德指出,收到市府移送的卷證後會立即進行調查。據指出,北檢已指派檢肅黑金專組檢察官陳淑雲偵辦花博相關舉發案。依分案規則,市府將昭淩及新工處官員移送法辦,也將由陳淑雲調查是否涉及不法。


176項採購單價有問題


被移送的章立言回應表示,他不清楚黃錫薰給陳智盛什麼樣的指示,他也未對昭淩做任何指示,市府移送檢調是對的,希望能還他清白;陳智盛受訪時則表示,之前六次招標都流標,第七次招標之前,他想出將工程預算採比例方式,拉高到前次投標的最低報價,即十九.五億元的水準,扣除中山二橋拆除的五.六億元,就是新生高的十三.九億元。黃錫薰昨天手機未通,記者試撥其住家電話,黃的小姨子回應:「姊夫及姊姊不在家。」

對於市長郝龍斌、政風處所謂「承辦科長等有急於催辦之情形」、「恐有隱情」,以及昭淩公司指稱,市府有政策考量,該公司依市府指示辦理調價等;陳智盛回應:「我現在說有或沒有上級指示,都不好。」但他坦言,當時的承辦人及股長認為比例法並不妥當,向他表達不便配合簽章呈文,而「公文只有科長核章,程序上是OK的」、「是我蓋章,就我負責」,全案移送檢調,相信司法能還他清白。
標案有否催辦各說各話

郝龍斌昨召開記者會,說明有關新生高案調查情形。他坦承,包括新生高架橋改善工程與中山二橋工程第六次招標廠商最低報價金額遠高於預算金額、昭淩公司的說法與當時新工處人員說法不符等疑點仍未釐清。
郝龍斌說,新工處人員也無法針對單價編列細節清楚交代,昭淩又拒絕市府派員訪談,受限於行政調查權限,無法釐清真相,尤其「承辦科長等有急於催辦之情形」,但相關人員無法提出詳細說明。

調查報告顯示,有問題的單價項目遍及植栽綠化、道路、橋樑、排水、交通、照明、景觀工程與勞工安全管理費,多達一百七十六項,昭淩公司卻未排除不合理之處。

政風官員指出,以新生高案的「景石吊運」單價為例,工信報價兩千元,長鴻報價兩萬零一百元,皇昌報價六十八萬元,最高價為最低價的三百四十倍,最後竟是將三個平均值二十三萬四千多元做為採購單價,相當離譜。


輕忽稽核警告 郝:再檢討


郝龍斌指出,市府竭盡所能查訪新工處、工務局人員,共約談十四名人員,因為上述疑點無法釐清,因此將全案移送北檢偵辦。

對於稽核小組曾提出警告卻未被採納,郝龍斌表示,他「痛定思痛」,重新檢討內部管控機制,原有做法是主辦單位說明後,由工務局稽核科長結案,但此舉無法確切防弊。他決定將採購稽核小組由工務局提高到府級,所有稽核小組發現缺失,都由他主持的廉政肅貪委員會審查,未來也將增加會計師、律師、採購專家擔任府外委員,檢視各項採購法規。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sep/5/today-t1.htm

TOP

新生高案 政風處:官員催辦 恐有隱情


〔記者林恕暉/台北報導〕新生高架橋改善工程報價浮濫,北市政風處調查發現,第七次招標前,新工處承辦股長、幫工程司都拒簽以三家廠商平均值計算報價的公文,曾聲稱「簡單疏失」的科長陳智盛竟對承辦股長說,「如果你不敢負責任,就不要蓋章」,政風處直指官員急於催辦「恐有隱情」。


以平均值報價公文 承辦人員紛紛拒簽


新生高第六次與第七次招標預算金額相差三億五千多萬元,第七次招標預算金額竟然以第六次三家廠商平均值計算,使第七次招標底價大幅提高,工信因此以十八億五千多萬元承包。政風處發現,新工處當時核准招標預算,不只承辦人請病假,躲過簽辦公文,甚至連承辦股長、幫工程司等人都拒簽公文。

北市政風處發現,當時承辦科長陳智盛擬辦以工信、皇昌、長鴻三家廠商平均值計算預算金額,承辦股長、幫工程司曾一起找科長陳智盛力爭,但陳智盛拒絕,還聲稱「如果你不敢負責任,就不要蓋章」,最後該公文只有科長陳智盛、總工程司章立言核章。


最後僅兩官員核章 無視計價偏高問題


政風處長楊石金指出,新工處會計單位也認為以三家廠商報價平均值計算預算金額,「不合理」也「不妥」,但新工處並未處理。

楊石金說,前處長黃錫薰堅稱自己是指示應依「廠商報價」、「工程會資料庫」、「物價上漲」原則進行預算調整,至於承辦過程都是科長陳智盛進行。總工程司章立言也稱自己是「本於權責決行」。

市府調查報告指出,相關官員明知昭淩公司直接依據三家廠商報價平均值計算很不合理,卻沒有任何處理、督導,極不尋常,相關人員有急於催辦情形,恐有隱情。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sep/5/today-fo1.htm

TOP

藍綠議員 同聲要求檢調徹查


〔記者陳璟民、劉榮/台北報導〕台北市政府昨天公布新生高架橋改善工程弊案調查報告,藍綠市議員都認為,郝市府並未釐清真相,給市民完整的交代,唯有檢調啟動偵辦作為,才能查個水落石出。民進黨台北市長參選人蘇貞昌則表示,希望檢調釐清真相,給市民一個交代。

民進黨市議員黃向?質疑,市府採購稽核小組設置要點明訂,小組召集人由市長指派市府高層官員(現為秘書長)擔任,「早已經是府級組織」,郝龍斌表示要把該小組運作層級從工務局提升至府級,是「虛晃一招,蒙騙國人」的說法。


綠質疑郝「棄車保帥」


民進黨市議員簡余晏批評,郝龍斌曾宣示「調查絕無層級上限」,卻因郝龍斌兼任調查小組召集人,「球員兼裁判,查不下去,在做止血」。

簡余晏說,市府在前年三、四月間的市政會議及相關公文中,就指示要調高新生高的金額,而且要求以三家投標公司的「投總標價」計算,這種指示的確非比尋常,檢調應儘速展開保全證物、防止串供等查弊行動。
國民黨市議員李慶元表示,依市府與昭淩的契約規定,昭淩不能拒絕政風處約詢案情,但市府不具司法調查權,沒有能力讓弊案真相大白,期待檢調介入偵辦,打擊不法。

李慶元還說,昭淩指稱調價作法是依市府政策考量及依市府指示辦理,就應公開說明是誰下的指示或拿出公文等證據,不要打烏賊戰術。

民進黨市議員莊瑞雄則質疑,昭淩配合市府要求而調價,「堪稱共犯」;民進黨市議員李文英認為,郝龍斌耍「棄車保帥」招數,各界絕對不會相信只有事務官出問題,檢調一定要揪出幕後黑手。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sep/5/today-fo1-2.htm

TOP

移送官員 意圖切割責任

記者林恕暉/特稿

郝市府昨天宣布將前新工處長黃錫薰等三名官員移送法辦,企圖將疏失問題定位在新工處層級,切割責任意圖明顯。但兩年前郝龍斌還將黃錫薰由新工處長拔擢為工務局長,若黃錫薰果真涉案,將問題官員重用為政務官,郝龍斌恐怕也難辭其咎。

新生高工程報價浮濫案有多項疑點,尤其設計、監造的顧問公司以上次投標廠商平均值計算招標預算金額,卻獲得市府同意,等於讓上次投標最低價的廠商,只要維持原有投標價,就能在下次投標時輕易得標,此舉更讓人懷疑,設計監造廠商是否與營造商有勾結?

這種疑似「強迫決標」的大膽行徑,若無高層官員涉入,恐怕難以得逞。

尤其基層官員與會計單位激烈反彈,各層級承辦人員甚至使出避簽、拒簽公文等手段,但新工處科長、總工程司卻膽敢簽章核准,很難讓人相信此事沒有高階官員授意、催促,在僅有兩人核章的情況下,竟能將招標底價大幅調高二十三%,增加額度高達三億多元,使廠商輕易得標。

郝市府不斷吹噓其廉政肅貪中心的功能,一再聲稱「調查層級無上限」,但大張旗鼓辦了七天,卻查不出真相,反倒留下多個疑點,市府調查層級只在工務局、新工處,更難以化解政商涉案的質疑。

新生高案在二○○八年四月二十三日由新工處決標,三個星期後的五月十四日,當時的新工處長黃錫薰就由郝龍斌親自宣布升任工務局長,如今黃錫薰被懷疑有疏失,郝龍斌將黃錫薰快速拔擢為政務官,不僅難逃用人失當的批評,也顯示郝龍斌在新生高案不僅有政治責任,若本案的政商關係、疑點無法釐清,郝龍斌恐怕也很難自風暴中脫身。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sep/5/today-fo1-3.htm

TOP

花博倒數62天 友邦邀請函還沒寄


〔記者劉榮/台北報導〕斥資逾百億元的台北花博會,開幕倒數六十二天,北市議員踢爆,這場號稱建國百年最盛大的國際活動,目前只有五位國外城市代表預定出席開幕式,北市五十個姊妹市、友誼市及夥伴市,竟都沒有派遣代表來台,市府甚至到現在還沒寄發給友邦的邀請函,顯示郝市府誇言辦花博對國際行銷台灣「攏係假」,花博已淪為郝市府行銷個人的選舉秀!

迄今僅五城市代表 預定出席開幕式

北市議員吳思瑤昨召開記者會,痛批北市府口口聲聲要將台灣花博推向國際,但國際宣傳慢半拍,反而砸重金在國內大肆宣傳,「把花博當成選舉造勢活動操作,郝市府才是始作俑者。」


議員批郝市府 將花博當成選舉造勢


台北市產業發展局主秘王三中坦承,邀友邦及友好城市的作業方面,「作業確實比較慢」,邀請友邦出席的正式邀請函仍趕印中,預定九月中旬前可以寄出,屆時將協調外交部、駐外經貿辦事處協助聯繫邀請。

根據台北花博辦公室工作進程紀錄,台北花博預定十一月六日舉行開幕式,開幕前兩天,將安排友邦及外國代表參加酒會,但北市府直到七月十日才陸續寄發開幕式邀請函給姊妹市、友誼市、夥伴市、國際花博總會會員、參展機構等二百多個城市及機構代表。

迄今僅有日本濱松市長、東京都議會副會長、都議長及菲律賓Carmona Cavite市的眾議員、印尼泗水市長等五位外賓預定出席。吳思瑤諷刺:「個位數的外賓,台北花博到底『國際』在哪裡?」

吳思瑤表示,北市府一再強調,要把台北花博辦得媲美上海世博,既然是國際大事,也是台灣「拚外交」的大好機會,花博辦公室對國外元首、友邦或代表的邀請竟拖拖拉拉,不但有違外交禮節,現在才趕印邀請函,恐怕各國重要元首的行程早已排定,慢半拍的作業流程,屆時更可能貽笑國際。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sep/5/today-fo1-4.htm

TOP

紙終究包不住火,不得不斷尾求生.

TOP

新生三館趕工價高? 議員再轟


〔記者林恕暉/台北報導〕花博新生三館周邊設施被質疑報價浮濫,台北市新工處長黃一平昨指出,因限期趕工壓力,加上現場為公園、吊掛施工困難,才導致單價偏高;市議員莊瑞雄則質疑,台北市將舉辦花博是四、五年前就確定,市府規劃、執行不當,導致工期被壓縮、施工費用飆高,市府應負全責。

黃一平說明,新生三館當地為飛航管制區,有高度限制,吊車也不能在白天作業,且現場為公園綠地,為避免破壞樹木,機具、材料、人員都不能踩壓樹根,使部分工作須採人工搬運、事先組合,加上原本應為三年的工期壓縮為十四個月,在限期趕工的壓力下,才導致造價較高。

台北市長郝龍斌則指出,新生三館的設計是藝術作品,係由北投圖書館綠建築的設計者、知名建築師張清華負責,是鑽石級的綠建築,環保等級最高,希望大家尊重台灣的創意、藝術。

建築師張清華昨也出面表示,「花博不是花市」,工程標案價格必須考慮工期、現場狀況、物價波動、施工風險等因素,不能只用單價評定,至於竹編休息站是結合教育學習、社區營造的作品,目前整個工程尚未驗收,工程仍在進行,未來完工後可接受社會各界檢驗。

台北市副市長林建元則質疑議員所指組合屋造價高是張冠李戴,誤將「臨時工務所」當成後台休息區組合屋。莊瑞雄則指出,當天會勘人員包括新工處中正工務所主任吳再欽與承包商福清營造人員,相關組合屋位置、報價,基層官員很清楚,林建元未到現場,相關位置不一定清楚,怎能任意批評?

林建元表示,議員所指地點確實有錯,但莊瑞雄是相當優秀的議員,是否因現場官員誤導導致錯誤,須由新工處說明。

新工處長黃一平表示,會勘當時在場官員與議員溝通不當,導致誤解,他將進一步了解。

莊瑞雄表示,市府提出的後台休息區組合屋本體雖然每坪造價一萬五千九百多元,但這只是細部資料,該組合屋的工作項目總計高達六十八萬多元,平均每坪七萬多元。

對此,黃一平說,這部分價格偏高,是因工期壓縮、現場施工不易所導致,至於鋼板、鋼樑噴漆等價格偏高部分,他會進一步了解。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sep/5/today-fo1-5.htm

TOP

郝市長記者會 依舊謎團一片


記者鄒景雯/特稿

馬英九昨天到高雄參加律師節大會,遭到現場律師舉「假清廉、真貪污」標語抗議,馬自我標榜的「清廉」是不是假的?必須以實證為支撐,但是身為國家元首兼國民黨主席,他如何處理朝中官員、黨內同志涉嫌貪污所帶給社會的疑慮?則是可受公評之事。

國民黨執政長達十二年的台北市爆發嚴重的「花系列」弊端,相對於馬深惡痛絕的扁家貪腐,「花郝貴」涉及的金額遠高於十倍之譜,然事發半個月,郝市府不僅至今交代不清,隨著包商昭淩出面「反咬」,場館造價也被爆灌水,其吃相之醜陋,牽連之廣闊,實在有過之而無不及。

然而,馬英九的示範是什麼?他在「治國週記」中兩度對郝市長加以褒揚,盛讚其在市政上的「傳承」,郝究竟傳承了馬的什麼?這個時節,兩人一點不覺尷尬,實在耐人尋味。

金中央講得更是露骨,他說:國民黨「無條件」力挺郝市長。所謂的無條件,是不計前提,不論代價,那麼國民黨是不是要力挺浮報花價、偷工減料、預算暴漲、浪費公帑?還是要力挺上下包庇、官商勾結、圖利他人、就地分贓?小刀講得很含糊,給人無限的想像。

郝市長最近說,若查出任何有關他與財團掛鉤等個人操守問題,願意立刻辭職。此言實在白目,公職人員假使操守出狀況,不是辭職,而是去職,還要進土城看守所,哪輪得到他願意不願意?誠實是最佳的政策,要自證清白,不是講這些空話,應該把外界點名的所有疑慮交代清楚,為什麼花博的大小項目都必須貴得離譜?何以花博預算一再追加暴增,郝市長卻習以為常、毫無管控能力?如果真查出有官員枉法,台北市民也要基於挺花博就該挺郝市府的不法?昨天下午郝市長開了記者會,但上述種種依舊謎團一片。

「貪腐」實在是個很厲害的魔鬼,喜歡指著別人鼻子罵貪腐的政客,經常會被「貪腐」找上門檢驗,而且屢試不爽;如果,阿扁是可憎的低路司,國民黨則是開山的老祖宗,阿扁一家再誇張,也不敵一黨的共犯。馬金已經表態了,接下來就看檢調是不是也是一丘之貉?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sep/5/today-fo1-6.htm

TOP

TOP

郝:“昨天才知道”??

馬:“看報紙才知道”??

共匪打過來準是看“新華社報導”才知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