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新生高弊案相關新聞

您是本文第4748個瀏覽者

新生高弊案相關新聞

監委查花價爭議 擬約詢郝龍斌

〔中央社〕
新生高架橋植栽工程等價款,遭質疑偏高。監委葉耀鵬今天申請自動調查,他說,如果有必要,將約詢台北市長郝龍斌。

民進黨台北市議員近期猛攻新生高架橋植栽採購案,質疑北市府採購花種價格明顯高於市價,而其他工程價款也傳超出市價等弊端。

葉耀鵬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新生高架橋景觀工程招標過程離譜,有調查必要,他主要是從監督是否失當著手,要了解台北市政府和相關單位是否怠忽職守、違背法律規定。他說,此事並不複雜,也不宜再拖下去,會儘速從公文中找答案,如果有必要,約詢對象將包括郝龍斌。

另外,1名台北市議員參選人今天也赴監察院陳情,要求監察院趕快調查花博案、新生高架橋植栽工程價款案,他並說,雖然台北市啟動廉政肅貪機制,但為避免「球員兼裁判」,希望郝龍斌請假。

http://iservice.libertytimes.com.tw/liveNews/news.php?no=403757&type=%E6%94%BF%E6%B2%BB

TOP

郝龍斌的法律責任 ◎ 黃帝穎
新生高架橋工程弊端爆不完,依據台北市議員莊瑞雄提出之台北市政府採購稽核小組稽核監督結果及缺失改善表,早在兩年前就已指出廠商報價有問題,但郝市長卻遲不處理,視納稅人血汗錢為無物,郝市府「明知」廠商浮報卻不作為,這已不是單純的行政瑕疵問題,而是涉嫌觸犯刑事圖利罪的犯罪問題。

依據貪污治罪條例第六條及刑法第一三一條規定,公務員針對主管或監督事項,明知違背法令,而直接、間接圖利私人,並因而獲得利益,即成立圖利罪。

政府採購法第一○九條規定,市府審計官員有隨時稽查的義務,但郝市府卻未依法執行;此外,新生高架橋改善工程為巨額採購案,郝市府並未遵守政府採購法第一一一條規定簽報機關首長核准之規定,且市府稽核報告在兩年前已指出廠商浮報問題,權責機關台北市政府工務局卻未依法積極處理,避免弊端擴大,而此稽核報告就重大市府採購指出違法及瑕疵,依法綜理市政、監督市府團隊的郝市長怎麼可能不知道?


因此,市民合理懷疑,郝市長、工務局長及承辦該案之市府官員是共犯結構,皆「明知」違背法令,而「圖利私人」,就算公務員本人未受有利益,圖的是他人(得標廠商)的不法利益,同樣構成圖利罪。郝市長要負的不只是「公開道歉」的政治責任,更恐因涉嫌圖利廠商,而要負起「刑事犯罪」的法律責任。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aug/30/today-o2.htm

TOP

新生高「貴」工程 樣樣比市價貴[url=http://tw.rd.yahoo.com/referurl/news/logo/ftv//SIG=10p2kvtiq/*http://news.ftv.com.tw/][/url] 更新日期:2010/08/29 23:01
新生高架橋工程的錢到底花到哪去?議員直接拿出市府的報價單到現場勘驗,發現新生高橋下的美化景觀工程,價格貴得嚇人,像一條不到5公尺的仿木扶手居然就要價9萬多元,比市價貴了3倍,這樣的價格讓一般業者都直呼市府的錢真的太好賺。


拿著新生高改善工程的報價單,議員直接到橋下一一勘查比對,結果讓人很吃驚,真的沒看錯!眼前這段不到5公尺的仿木扶手,原本在市府報價單上應該要做20公尺,現在不只長度大縮水,價格竟然還比市價貴上3倍。


實地檢驗,同一個地方除了這張仿木座椅價格比較親民,業者透露,這2個不銹鋼欄杆算貴族等級的,比市價貴上5萬元,還有這個不銹鋼藝術裝置,價格也很高貴,是市價的一倍。


面對議員的弊案連環爆,郝市府冷回應,只是這樣的用錢方式,看在一般小市民眼裡,可能沒感覺嗎?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0829/11/2c0jy.html

TOP

北市新生高工程 疑小案偷渡大案 〔記者陳璟民/台北報導〕
台北市政府「新生高架橋改善」、「中山二橋拆除及新生高架北端引道」兩項工程,給得標廠商的預付款疑似「以小案偷渡大案」,讓廠商多領約四億元,市議員昨提出質疑,並要求檢調單位追查有無不法。


議員爆廠商多領四億元
市政府發言人趙心屏回應,市府當時考量兩工程有介面銜接的問題,採合併招標,由一家廠商得標,但因市議會審議通過的預算來源不同,所以簽兩本契約書,市府日前已組廉政肅貪專案小組調查全案,兩週內會公布結果。

台北市議員簡余晏說,根據市府「採購稽核小組稽核監督結果及缺失改善表」,稽核委員點出,本案原只就「中山二橋拆除及新生高北引道工程」決標金額五億餘元的三成,約一億五千萬元,支付廠商當預付工程款。

簡余晏說,郝市府卻在「擬辦時,插入『新生高改善工程』一齊適用」,決標金額頓增十三億餘元,合計達十八億五千六百六十萬元,給廠商的預付款變成五億五千六百九十八萬元,一下子多了四億元,堪稱「天上掉下來的禮物」,當時稽核委員直言「易生疑慮,請改進」。


北市府組肅貪小組調查
台北市工務局解釋,投標須知載明預付款的條款是衡量物價波動的行政手段,符合法規規範,兩工程併於○八年四月廿三日決標,稽核是五月廿日提出改善建議,該局已納入往後工程標案參考。

簡余晏還說,依議員職權要求調閱新生高第六、七次流標相關歷程的公文,市府雖有提供,卻刻意將當時曾「簽稿會核」的單位都塗掉,並拒絕說明是哪位局處首長審核、決行。

此外,前年四月十一日市府工務局新建工程處維護工程科上呈的公文中,檢陳新生高改善工程修正後的預算書,原有方案一、二,但經塗改,送達處長時只剩暴增十三億餘元的方案。


流標簽稿會核單位不見
簡余晏質疑,市長郝龍斌把新生高改善視為重要政績,偌大工程的簽核過程,究竟有哪些局處會簽?會計、稽核、政風等部門有哪些意見?最後是被誰、被怎樣說服的?郝龍斌難道完全不知情?

簡余晏表示,日前民進黨市議會黨團到台北地檢署控告郝龍斌在本案涉瀆職、圖利,檢調至今以「他字案」分案處理,相關公文卷宗及廠商證物可能不易再找到,呼籲檢調儘速調查釐清案情。


採購稽核網報告疑撤除
〔記者劉榮/台北報導〕台北市新生高架植栽、花卉博覽會採購弊案連環爆,台北市政府採購稽核資訊網兩年前報告已查出新生高植栽報價偏高,最近消息披露後,弊案持續往市府高層延燒,沒想到,網站上民國九十七年、九十八年的數十篇公共工程稽核報告,昨天疑似悄悄遭下架撤除,一篇不剩。

負責該網站資訊更新的台北市工務局科長張郁慧則表示,網站的資料應該都在,「可能只是頁面當機而已」,今天一早會請委外廠商儘速修復。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sep/2/today-p1.htm

TOP

新生高弊案 北市3官員送辦 昭淩一併移送北檢
〔記者林恕暉、陳璟民、林慶川/台北報導〕
台北市長郝龍斌昨天公布新生高架橋改善工程調查結果,發現一百七十六項採購單價有問題,招標時僅以前次三家投標廠商平均值計算調整單價,但未公布相關明細,另外標案有急於催辦等多項疑點無法釐清,將前新工處長黃錫薰、前總工程司章立言、前科長陳智盛等三人以及昭淩公司等廠商移送北檢偵辦。

台北地檢署發言人王文德指出,收到市府移送的卷證後會立即進行調查。據指出,北檢已指派檢肅黑金專組檢察官陳淑雲偵辦花博相關舉發案。依分案規則,市府將昭淩及新工處官員移送法辦,也將由陳淑雲調查是否涉及不法。


176項採購單價有問題
被移送的章立言回應表示,他不清楚黃錫薰給陳智盛什麼樣的指示,他也未對昭淩做任何指示,市府移送檢調是對的,希望能還他清白;陳智盛受訪時則表示,之前六次招標都流標,第七次招標之前,他想出將工程預算採比例方式,拉高到前次投標的最低報價,即十九.五億元的水準,扣除中山二橋拆除的五.六億元,就是新生高的十三.九億元。黃錫薰昨天手機未通,記者試撥其住家電話,黃的小姨子回應:「姊夫及姊姊不在家。」

對於市長郝龍斌、政風處所謂「承辦科長等有急於催辦之情形」、「恐有隱情」,以及昭淩公司指稱,市府有政策考量,該公司依市府指示辦理調價等;陳智盛回應:「我現在說有或沒有上級指示,都不好。」但他坦言,當時的承辦人及股長認為比例法並不妥當,向他表達不便配合簽章呈文,而「公文只有科長核章,程序上是OK的」、「是我蓋章,就我負責」,全案移送檢調,相信司法能還他清白。


標案有否催辦各說各話
郝龍斌昨召開記者會,說明有關新生高案調查情形。他坦承,包括新生高架橋改善工程與中山二橋工程第六次招標廠商最低報價金額遠高於預算金額、昭淩公司的說法與當時新工處人員說法不符等疑點仍未釐清。

郝龍斌說,新工處人員也無法針對單價編列細節清楚交代,昭淩又拒絕市府派員訪談,受限於行政調查權限,無法釐清真相,尤其「承辦科長等有急於催辦之情形」,但相關人員無法提出詳細說明。

調查報告顯示,有問題的單價項目遍及植栽綠化、道路、橋樑、排水、交通、照明、景觀工程與勞工安全管理費,多達一百七十六項,昭淩公司卻未排除不合理之處。

政風官員指出,以新生高案的「景石吊運」單價為例,工信報價兩千元,長鴻報價兩萬零一百元,皇昌報價六十八萬元,最高價為最低價的三百四十倍,最後竟是將三個平均值二十三萬四千多元做為採購單價,相當離譜。


輕忽稽核警告 郝:再檢討
郝龍斌指出,市府竭盡所能查訪新工處、工務局人員,共約談十四名人員,因為上述疑點無法釐清,因此將全案移送北檢偵辦。

對於稽核小組曾提出警告卻未被採納,郝龍斌表示,他「痛定思痛」,重新檢討內部管控機制,原有做法是主辦單位說明後,由工務局稽核科長結案,但此舉無法確切防弊。他決定將採購稽核小組由工務局提高到府級,所有稽核小組發現缺失,都由他主持的廉政肅貪委員會審查,未來也將增加會計師、律師、採購專家擔任府外委員,檢視各項採購法規。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sep/5/today-t1.htm

TOP

新生高案 檢調27路大搜索
    2010-09-07 新聞速報
  • 【中央社】


     
台北地檢署偵辦新生高架景觀工程案,今天上午指揮調查局台北市調處,搜索台北市政府新工處及昭淩工程顧問公司等27處。檢調稍晚將傳喚前新工處長黃錫薰等16人說明。
     
北檢於8月底接獲民眾檢舉,指台北市新生高架景觀工程部分招標案有報價過高等情事,疑有弊案,檢方立即指派檢肅黑金檢察官陳淑雲偵辦。為保全證據,檢調展開大規模搜索、約談行動。
     
北檢主任檢察官黃謀信、檢察官陳淑雲、黃立維、王鑫健,上午指揮台北市調處幹員及24名檢察事務官,兵分27路搜索黃錫薰、新工處副處長林慶釩、前總工程司章立言、副總工程司陳一成及前科長陳智盛等人的辦公室及住家。
     
另外,檢調也搜索昭淩工程顧問公司及負責人黃通良住家、工信工程公司及名義負責人陳煌銘住家、長鴻營造公司及負責人張淑絹住家、皇昌營造公司及負責人江程金住家。
     
辦案人員指出,檢調目前朝向貪污治罪條例第4條第1項第3款及第6條第1項第4款圖利罪偵辦,台北市調處預計下午將傳喚5名犯罪嫌疑人及11名證人到案,不排除將相關涉案人移送檢方複訊。


http://news.chinatimes.com/politics/0,5244,50204488x132010090700907,00.html

TOP

檢調搜北市府 郝龍斌不道歉 2010/09/07  

 

 

民視:http://news.ftv.com.tw/Read.aspx?type=Class&sno=2010907L09M1

 

TOP

新生高弊案 3官商聲押 檢方搜索市府 5官商列被告
〔記者林慶川、陳璟民、林恕暉、何玉華、簡明葳、徐義平/台北報導〕
台北市新生高架橋改善工程,傳出植栽景觀等上百項目涉浮報價額,台北地檢署昨天兵分廿七路大動作搜索北市府新工處及相關廠商,檢方訊後認為工程確涉舞弊,已將經手此案的前新工處長黃錫薰等五名官員、廠商列為被告偵辦。


黃錫薰、陳智盛、李媺聲押
除黃錫薰,其他列被告的是副處長林慶釩、前總工程司章立言、前科長陳智盛及昭淩公司負責核算採購案單價的員工李媺。今天凌晨零時許,章立言以五十萬元交保,並限制出境;李媺遭檢方向法院聲請羈押,林慶釩則訊後請回。

黃錫薰與工程承辦科長陳智盛從昨天中午應訊到深夜,兩者都堅稱未涉及不法,一切依法行政,未圖利特定廠商。今天凌晨被移送北檢,檢方複訊後在凌晨二時許,以貪污、圖利等罪嫌,將兩人聲押。

本案屬指標性重大工程,檢方認定浮報價格太離譜,新工處長及承辦科長應不敢如此膽大妄為,案情指向本案會採此一核價方式,還有北市府一名「顧問級」的有力人士撐腰及下指示,檢調將一併追查。


檢追查市府顧問級有力人士
民進黨北市議員莊瑞雄上月質疑新生高架橋植栽工程報價浮濫,一株「南美蟛蜞菊」竟要價三百元,市面零售一株才三、四元。市議員簡余晏等人隨後也質疑,其他多項設施價格都偏離市場行情。

北市府緊急清查後,日前公布有問題的單價項目遍及植栽綠化、道路、橋樑、排水、交通、照明、景觀工程與勞工安全管理費,多達一百七十六項。

市長郝龍斌上週六決將設計監造商昭淩公司及黃錫薰、章立言、陳智盛移送北檢調查。

檢調掌握資料顯示,新生高改善工程共流標五次,第六次廢標,第七次決標,但第七次招標金額十三億多元,比第六次高出三億多元。其中不合理處在於,昭淩在第七次招標的核價方式,是將工信、皇昌及長鴻等參與第六次投標的報價「平均」,採購單價嚴重悖離市場行情。

以新生高案的「景石吊運」單價為例,工信、長鴻及皇昌報價分別為兩千、兩萬零一百元及六十八萬元,最高價為最低價的三百四十倍,最後昭淩竟以三者平均值廿三萬四千多元做為採購單價,此外,景觀植栽單項價差也高達一百一十七倍。

檢調發現,陳智盛堅持採「平均價」,承辦人員及股長認為不妥,不願核章,陳和章立言直接承辦核章,有違一般程序,當時的處長黃錫薰及副處長林慶釩也未表示反對,內情不單純,昭淩未據實訪價,亦違常理。

台北地檢署昨天上午搜索北市府新工處,及昭淩、工信、長鴻、皇昌營造等公司及負責人住處,並約談十六人到案。其中,工信工程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陳煌銘、皇昌營造負責人江程金是以證人身分應訊,訊後獲請回。

檢調前往北市府時,市長郝龍斌正在主持市政會議。檢調除翻閱工程檔案,並詢問相關經辦官員案件細節外,當年表達不便配合蓋章的承辦人石健民,也是閉門訪談對象。當年未蓋章簽辦的林姓股長已轉往北縣府任職,她表示,全案已進入司法程序,她已向檢調說明,不便再多談。

檢方指出,此次是對新工處發包的「新生高架橋改善暨中山二橋拆除及新生高架橋北端引道」等兩項工程合併採購標案進行調查,欲追查的重點在於,有無公務員涉及貪污治罪條例的「經辦公共工程浮報價額舞弊罪」及「圖利罪」。


昭淩:依契約辦理 市府抹黑
針對檢調搜索,昭淩公司昨出面喊冤,強調新生高改善工程預算編列,都依照跟市府的契約辦理,並無違約或不法疏失,但市府首長一再發言企圖「抹黑」,昭淩無法接受。工信工程董事長陳煌銘接受訪問時說:「公開競標,沒有問題。」隨即掛上電話。長鴻營造、皇昌營造則都表示,當初僅參與投標,但未得標,此次只是配合檢調釐清案情。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sep/8/today-t1.htm

TOP

議員質疑官商搓圓仔湯 抬高新生高預算 指三廠商故意報高價廢標
〔記者林恕暉、林慶川、簡明葳、徐義平/台北報導〕
台北市議員莊瑞雄昨晚直指新生高弊案中,三家營造商工信、長鴻、皇昌疑在第六次招標中提高報價,寧願損失押標金利息,等廢標後,台北市政府官員、昭淩公司再以「三家廠商報價平均值」方式,讓第七次招標預算一口氣增加近四億元,工信因此得標,官商疑似集體「搓圓仔湯」。
第七次招標預算暴增四億

針對議員的說法,檢調表示,會根據已查扣證據進行過濾追查,但基於偵查不公開,不透露具體辦案內容。


皇昌營造否認有不法情事
皇昌營造副總經理陳瓊玲則強調,僅參加第六次投標,並無不法情事,而且報價是經過專家衡量,符合皇昌需求才會出來的,至於昭淩為何以三家報價的平均價格取得該工程,得去問昭淩與台北市府。至於工信工程發言人、董事長等相關人員手機全部關機,無法聯絡並取得說法,長鴻營造發言人手機也一直無人接聽,無法取得相關說法。

新生高架橋改善工程與中山二橋拆除、新生高架橋北端引道改建等工程併案招標,在○七年十一月至○八年三月前後五次招標,均無廠商投標而流標,第六次招標時公告註明,該案預算金額為十六億二千零二十八萬多元,工信、長鴻、皇昌公司參與投標,卻分別報價十九億五千萬元、十九億九千萬元、二十一億元,三家廠商明知不可能得標,卻以高價投標。

莊瑞雄指出,新生高案金額龐大,只有大型營造商有能力投標,而營造商參加投標,也得耗費人力與成本準備、報價,更得拿五千萬元當押標金,「有哪個廠商這麼笨」?明知會損失利息,卻故意讓報價高出預算金額,就算有廠商不小心寫錯投標金,也不可能三家一起出錯,顯示廠商可能事先串通圍標。

第七次招標時,台北市政府、昭淩公司再以「三家廠商報價平均值」方式調整預算金額,使預算金額飆高,達二十億二千零二十四萬餘元,比第六次招標的預算金額大增近四億元,工信得標的決標金額為十八億五千六百六十萬元。

莊瑞雄表示,第六次招標三廠商故意報高價廢標,疑似為第七次招標「三家廠商報價平均值」抬高預算金額布局,這種手法在工程弊案中相當常見,不只設計監造廠商有問題,市府高層更可能牽涉其中,單憑科長、總工程司不可能成局,但「取三家廠商平均值」報價作法太粗糙,也難怪基層承辦員、股長會避簽、拒簽。

對於此案招標過程,市長郝龍斌多次強調,鋼料等物價大漲,導致廠商投標意願不高,才調整價格、提高廠商投標意願。

莊瑞雄指出,涉案官員、廠商就是利用這種說法,營造出不得不提高標價的假象,讓新生高案價格大幅拉高,使廠商藉機牟利,這是典型的搓圓仔湯手法,檢調應朝此方向偵辦。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sep/9/today-fo1.htm

TOP

市府會議紀錄 郝親自催辦新生高 〔記者林恕暉/台北報導〕
北市新生高弊案在檢調展開搜索偵辦前,北市府曾自行調查,市長郝龍斌並公布調查報告指出承辦科長陳智盛等人「急於催辦」等五大疑點。但根據市府會議紀錄,郝龍斌自己在二○○八年三月就曾要求新生高工程招標案「請儘速完成,避免工期延宕」。民進黨議員痛批郝龍斌才是真正的「急於催辦」者,卻企圖把責任推給下屬官員。


市府:官員便宜行事 與郝無關
對此,台北市政府發言人趙心屏說,因為新生高案招標多次流標,郝龍斌要求儘速招標、如期動工,但這不能作為官員便宜行事的理由,新工處承辦科長陳智盛等人當時不顧會計室有意見、且承辦股長拒簽而急於催辦,未能依法行政,官員便宜行事「與市長郝龍斌沒有關係」。

新生高案爆發後連日遭到各界砲轟,郝龍斌因此宣布組成廉政肅貪中心專案調查小組,自任小組召集人,盼能儘速滅火,並在九月四日公布調查報告指出疑點、將官員移送法辦,並以「廉政肅貪中心」名義發布新聞稿,指專案調查小組調查發現多處疑點,直指「承辦科長等有急於催辦之情形,惟相關人員對此無法提出詳細說明,恐有隱情」。

但根據二○○八年三月十一日北市府市政會議第一四六五次會議紀錄,當天會議主席為郝龍斌,決議事項第四項指出,「新生高架橋改善暨中山二橋拆除及新生高架北端引道工程等二項工程招標案,亦請儘速完成,避免工期延宕,衝擊花卉博覽會之推動時程」。


議員:郝責推下屬 籲檢調徹查
民進黨議員莊瑞雄指出,「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郝龍斌的調查報告一再質疑下屬官員「急於催辦」、「恐有隱情」,卻忘記自己也曾催辦新生高架橋招標案,實在太離譜。

莊瑞雄並說,很多人質疑新生高招標案背後有「影武者」、「藏鏡人」,這些會議紀錄顯示,郝龍斌才是真正的「急於催辦」者,與本案脫離不了關係。

議員簡余晏也表示,郝成立專案調查小組,被質疑是「球員兼裁判」,此事顯示市府公布官員多項疑點,只是想把責任推卸給下屬官員,郝龍斌兩年前急於要求新生高開標,更讓不肖人士有上下其手、哄抬價格的藉口,連正式會議紀錄都寫得這麼清楚,郝龍斌應該解釋有無其他沒有列入紀錄的「口頭要求」事項,檢調單位也應儘速徹查、釐清。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sep/10/today-fo5.ht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