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20年前被老師性侵 從此坐公車不敢坐男生旁邊

您是本文第81個瀏覽者

20年前被老師性侵 從此坐公車不敢坐男生旁邊

2019-04-30 06:48〔記者林曉雲/台北報導〕「老師的眼神變的很不一樣,很變態,像色狼。他的力氣很大,硬抱住我,我推不開。長大之後,才知道這個老師強暴女學生,要的是破處,前面有學姐受害,後面有學妹受害,即使過了20年,我現在搭公車坐捷運,下意識只挑女生旁邊坐,如果有男的坐我旁邊,我會很緊張,擔心男的手會伸向我…這樣的痛苦,我一個人揹就好,如果結婚生小孩,小孩遇到狼師,我會加倍痛苦。」20年前讀高中時,被體育老師性侵,小熏(化名)仍走不出人生的黑洞,離鄉背井在台北工作,不婚也不生。
  • [url=][/url]示意圖。
  • [url=][/url]人本教育基金會主任張萍(如圖)陪同小熏接受本報記者面對面訪問,即使是背面也拒絕入鏡,過了20年,小熏因為所受到的傷害,仍未能走出人生黑洞 。(記者林曉雲攝)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作家林奕含去世剛滿2年,立法院教育委員會昨審議教師法修正草案,針對性侵判刑確定的教師,免經教評會、免報主管機關,即可終身解聘。但事實上,很多狼師會等被害學生滿16歲才下手,避去公訴刑責之追究,要以法律將狼師繩之以法,依人本教育基金會多年協助被害學生的經驗,困難度很高。
在人本教育基金會主任張萍陪同下,本報記者面對面訪問被狼師性侵的被害人小熏。小熏希望透過她的勇敢控訴,讓社會各界更了解狼師的真面目,以及被害人的無助:「不要再問為什麼不拒絕狼師?真的沒辦法。」
「皮膚白,大眼睛,個性文靜,說話很溫柔。」小熏的這些優點,竟讓她成為鍾姓狼師相中的小羊。高中是田徑隊,放學後留在學校練習,有一天,鍾姓老師竟然一把抱住小熏。「當時,我的腦袋一片空白。」小熏回憶自己被嚇壞了,掙脫不了老師的強抱,回到家又不敢跟父母說,「因為父母採取高壓式管教,責罵多,只問功課和成績,每天說不上十句話。」即使到記者訪問那天,小熏還是不敢告訴父母,「不想讓父母傷心」是讓小熏「說不出口的原因」。
小熏滿16歲,鍾姓狼師由猥褻成為性侵。「老師叫我去,我不肯,他就強迫我去。」看準了放學之後的體育館無人,成為狼師逞獸慾的刑場,甚至有一次行徑大膽到在辦公室裡性侵小熏。「我覺得有學校老師知道,但知情老師卻很沈默。」沒有人伸出援手,小熏告訴唯一的同學好朋友,兩個十七歲的女生,慌亂不知所措,「我整天都在想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想到現在十多年了,還是不知道為什麼?只確定老師是變態、是色狼。」
大學畢業才能鼓起勇氣向人本投訴,加上有學妹再被侵害,人本去學校拉布條抗議,教評會才終於解聘狼師,但這狼師改了名竟一度到其他縣市成為育幼院院長,幸好被張萍發現,逼社會局介入,才沒有更多人受害。
和林奕含一樣也曾數度想輕生,「我撐下來了!」小熏低聲對記者說。當年知道狼師被解聘,小熏說了「活該」兩個字,她更說:「希望這個毀掉很多年輕女孩幸福的狼師能被抓去監牢關。」只是想要靠司法伸張正義,恐怕會是條更艱難的路。

https://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277449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