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如何避免約到一個文藝青年?

您是本文第95個瀏覽者

如何避免約到一個文藝青年?

每一位老司機都曉得,行走江湖,有三個大坑,萬萬跳不得。跳了,就是身陷囹圄,萬劫不復。
FIC
FIC

危害程度從低至高排列:愛滋病、仙人跳和文藝青年。



前兩者的危險不消多說。一旦沾上了,就是身敗名裂。今天,我們重點來說說文藝青年。



與愛滋病和仙人跳相比,文藝青年的危險更具隱蔽性。古人說,明騷易躲,暗賤難防,知識越多越反動,就是這個道理。



約文青,自古以來,就是一門危險係數極高的技術活兒。
FIC
FIC
胡蘭成因與張愛玲的一段姻緣,幾乎被判作了民國頭號負心漢。楊樹鵬與木子美睡過一覺,在離婚當天,被對方仔仔細細地將床第香豔爆了個底朝天——文青一支筆,當真是厲害。像投槍,也像匕首,正中心臟,還不曉得是怎麼死的。


有的老司機藝高人膽大,喜歡在違法的邊緣試探。這也怪不了他們,文藝青年天生是有一股魅力的,能把約x這上不了臺面的事兒,玩出不一樣的味道來:花前月下,對酒當歌。濕漉漉的古城,晃悠悠的客棧。吟兩句詩詞,說幾番佛經,房門一關,還以為雙雙穿越回了古代。



再情趣點兒的,“娘子”、“官人”那麼一喊,還能不酣暢淋漓地大戰上十幾個回合?



的確文雅風情。
FIC
FIC

不過大家曉得,做投資,回報越高,風險也就越高。文藝青年別有風韻,但隨時要做好秋後算賬的準備。微博、知乎、朋友圈、公眾號都得嚴防死守,一旦出現了苗頭,就得花大力氣撲滅——費時費力費錢,實在不是我等普通百姓,能玩兒得起的。



作為一個普通人,想在約x的江湖行走,最最打緊的事情,就是要提防文青。



不要以為文青都是性冷淡。恰恰相反,文青的欲望是很旺盛的。因為此,約到文青的概率很高,甚至高過了仙人跳。



當然,在文藝的術語裏,這個不能叫欲望,是滿腔無處安放的年華、浪漫和青春。文青的約不能叫約,那是兩具殘缺靈魂的交合——用梁羽生的話來講,達到生命的大和諧。
FIC
FIC

然而事實上是,文藝青年一般窮得響叮噹。有錢人家的公子小姐,能開著私家遊艇,到無邊無際的大海上去開盛宴。一窮二白的文青,只能以“約”這種價廉物美的方式,來尋求一點生命的樂趣了。



為家庭和美、現世安穩著想。我們,應提高自己的姿勢水準和鑒別能力,避免在生活中約到文藝青年。



人如其名。鑒別文青,一般先從網名或昵稱做起。



文青的昵稱,一般都有一股清冽的氣質。蘇、柔、夏、沐、嵐、暖、安、朵、素、瑟、溫、莫、軒、然等字眼的排列組合。若前頭或中間再添了個“小”字,便是女性文藝青年的名字;若尾碼跟著“先森”,便是男性文藝青年的名字沒跑了。


除開名號。邂逅的地點也至關緊要。



一般說來,三四線城市較為安全,盡可撒開膀子去約,撞見文青的幾率很小。二線城市就要提高警惕了,概率一下大出了很多。一線城市,那更是不得了,幾乎走三步就能撞上一個文青,務必警鐘長鳴,否則,貽誤終生。



惹不起,躲得起。要避開文青,我們得抓住要害。



而文青的要害,無非“窮”這個字眼。



一般說來,在靠近市中心的高檔社區中馳騁,撞見文青的幾率便小了很多。約去郊區也不是不行,最好選擇豪華別墅區,相對較為安全。



無它。文藝青年,很少有錢能住得起這些房子。



郊區的別墅比較危險。這兩年流行內容創業,部分文青靠公眾號賺了大錢,於是紛紛搬去郊外,租了房子,過上想像中的劈柴喂馬、春暖花開的田園生活——於是在郊區,也就有了撞鬼的可能。



最安全的地帶,還得數市中心。



越是繁華,越是現代化的大城市中心,約到文青的概率就越小。古跡叢生的中心地帶是危險的,譬如北京城的南鑼鼓、北鑼鼓、鼓樓或頤和園一帶,文青心中的聖地。不小心走進去了,就像小孩子一頭紮進了原始森林那麼危險。



毫無疑問。北京是全國公認最文藝、最雅致的城市。哪怕是遮天蔽日的霧霾顆粒,似乎也包含著元明清三朝帝國的劫灰。在北京,被文藝青年纏上的概率也就較高,



相比之下,上海就低了許多,深圳則基本絕跡了。



由此我們得出一個道理:文藝青年的密度,總是與城市的摩登和現代化程度呈反比。



因此在形形色色的古城、淨地裏頭,我們需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以最為風騷的體位,才能完美避開成群結隊的文藝青年。



此份高危出行地名單有:麗江、大理、拉薩、平遙、陽朔等等。本著珍愛生命的道理,勸奉諸位,行走在這些古城的青石板路上時,一定要保持冷靜與理智,管好自己的下半身,千萬不要期盼什麼邂逅與豔遇。



前人們的慘劇,已經血淋淋地擺在我們眼前。


當然,隨著我們對文藝青年的警惕越來越高,文藝青年的偽裝也越來越深,呈現出了高度的複雜性與隱蔽性。



如何嚴防死守,總會出現幾條漏網之魚。



於是。我們來到了最後,也是最為緊要的,面試關。



面子功夫糊弄得再好。文藝青年的根和魂,是很難掩飾的。



如今年頭不比以往了。以往,但凡讀了幾本三毛、蕭紅、張愛玲,便可以劃入文青的範疇。如今,這些文藝鼻祖們,早已被炒得爛了大街,找個稍微體面一點的高中生,想來,也是讀了些隻字片語的。



看其行,觀其言。若約到的人開始與你說起了物理學,比如量子力學一類的道理,那麼,便要小心了。



若比物理學更高一層,上到了哲學與宗教的高度,那麼,你的最佳選擇便是:起身、開門、送客,如有必要,也可選擇呼救,甚至報警。



閱讀,不過是膚淺表面的東西。固守文藝魂魄的城牆,還非哲學和宗教莫屬啊!



許多年前,很多年輕貌美的女孩子,溫柔、體貼、善解人意,她們與人卿卿我我,談天說地,到了最後關頭時,卻冷不防蹦出一句:



“你聽說過安利嗎?”



這套路放到今天來也差不多。很多人看上去挺正常的,知書達理,文質彬彬,橫看豎看,也不像是個文藝青年。你放下了戒備,推翻了心牆,正準備上壘之時,他們卻欲說還休地問道:



“你信佛嗎?”


今天,在朋友圈裏,張揚導演現身說法,為我們上了生動的一課:在古鎮大理,他邂逅一個名字裏帶“小”的文藝女青年(小二姐),度過了浪漫的一夜,隨之杳無音訊。肝腸寸斷的小二姐,最終在佛法、量子糾纏與西藏行走裏頭獲得了安慰,並大公無私地與諸位分享了這段難忘的經歷——



這也再次告誡了我們,文藝青年到底有多麼危險。



普通青年看到這裏,多半已經在做筆記劃重點了。



文藝青年說不准,他們或許會一笑置之,或許會怒而反駁,也或許會偷偷記下來,然後在下一次的約x旅程中,儘量避免露出馬腳,被對方當場退貨。
FIC
FIC

文藝青年就是這般難以捉摸,跟薛定諤的貓差不多。在他寫出浩浩長文,並傳遍網路之前,你都很難確定:上次約到的,究竟是不是一個文藝青年。



這就是約x屆的千古難題,也叫文藝青年測不准原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