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野豬為患 蘭嶼重金賞抓豬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18-4-27 03:12 PM 設置高亮
您是本文第376個瀏覽者

野豬為患 蘭嶼重金賞抓豬

2018-04-27〔記者張存薇/台東報導〕因部分畜養的蘭嶼豬逃脫、並在野外繁殖,危害水芋田等作物,蘭嶼鄉公所公告捕捉獎勵,90公分以上大豬每隻可獲6000元、60至90公分中豬4500元、60公分以下小豬3500元,一個月乳豬1000元,限當地雅美族籍者可領取獎勵。鄉長夏曼.迦拉牧說,歡迎外地民眾幫忙抓豬除害,但沒有獎勵。
  • [url=][/url]蘭嶼部分畜養的豬逃脫、在野外繁殖,危害水芋田等作物,蘭嶼鄉公所公告捕捉獎勵。(資料照)
已獵捕上千頭山豬的布農族「山豬王」吉呀努說,逃逸豬隻最好快點抓起來,以免恢復野性更難處理,他希望有機會到蘭嶼捕豬。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1195955

TOP

認同蘭嶼鄉公所照顧當地人的做法,台灣政府目前缺乏這樣的本土觀念,
不僅養太多豬整肅豬隻力道不夠,還耗費太多飼料錢。

TOP

可以捉來烤嗎?

蘭嶼豬 (Lanyu)
 蘭嶼豬源自蘭嶼,皮毛為黑色。每胎產仔數約為 7 ~ 14 頭,為蘭嶼原住民生活中最重要之家畜。蘭嶼豬為小型豬種,成熟體重少於 70 公斤,又因為耳朵小且直立,亦被稱為小耳種豬。蘭嶼豬很能適應亞熱帶的溼熱氣候,耐粗飼,抗病力也強。
 蘭嶼豬是我國特有的小型豬種,為台灣珍貴的遺傳資源。然而在經濟壓力下,蘭嶼島民開始引進洋種豬混雜飼養,使得純種蘭嶼豬漸漸稀少。民國 69 年畜產試驗所台東種畜繁殖場著手建立蘭嶼豬繁殖種群,在民國 76 年將蘭嶼豬納入國家級保種族群,並繁殖推廣於民間小養豬戶或供醫學試驗研究使用。

TOP

用人工親手去抓捕野豬也很危險, 捕抓的人要冒著生命危險.
野豬問題如果是在美國本土發生的話, 解決方法就很容易.


TOP

回覆 2樓 大車 的文章

~是隱喻笆涷涷妖摸~

TOP

交給野豬騎士~~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TOP

讓蘭嶼有槍的獵人用獵槍去獵殺野豬就可以了,日本最近幾年也是野生鹿太多破壞農田,日本政府就是讓日本獵人拿槍去獵鹿,許多還是女獵人!

TOP

這段影片下面的敘述說, 野豬過度繁殖問題光是在美國德州就造成超過5000萬美元的經濟農作物損失, 在美國全國更是造成超過20億美元的經濟損失, 所以才開放狩獵.




TOP

不考慮農作損失 本黑熊還是祈禱野豬快快樂樂過活.

TOP

農場由我來守護 日本女獵人打破性別藩籬

2017-02-17 by:徽徽   
隨著日本獵人的人數越來越少、平均年齡越來越大,一群生力軍加入了日本獵人的行列,她們巾幗不讓鬚眉,用純熟的狩獵技巧保護農作物......

女獵人千秋小玉正在解剖剛剛在樹林中捕到的野鹿。隨著獵人的人數下降,當局也積極招募女性加入獵人的行列。

路透社
獵槍緩緩上膛
千秋小玉(音譯,Chiaki Kodama)對著森林吹起鹿哨,一頭公鹿很快地就出現在她的視線範圍。她慢慢地接近目標,拿著獵槍的手緩緩上膛。不久後,千秋小玉和她第一次參加打獵的夥伴福野蒼井,開始在森林中穿梭追蹤受了傷的公鹿。(音譯,Aoi Fukuno)

跟著血跡追野鹿
「看看血跡。」千秋小玉一邊在福井縣的深山裡觀察著地上有沒有公鹿的血跡,一邊傳授獵鹿的技巧給一旁的福野蒼井。

終於,千秋小玉帶著福野蒼井找到躺在地上的死鹿,她也熟練地示範如何處理鹿屍,還有如何用河水清洗鹿屍。

學著當一名獵人
跟著千秋小玉一起打獵的福野蒼井說:「能用我的雙眼看到獵人執照課本中讀到的知識很令人興奮。」

獵人千秋小玉對著森林吹起鹿哨,很快地一隻公鹿緩緩進入眼簾。

路透社


在福井縣郊外,已經是合格女獵人的千秋小玉(右)帶著第一次參加打獵的夥伴福野蒼井(左),拖著剛剛得手的野鹿。

路透社
男性主導的狩獵世界
今年 28歲的千秋小玉是名髮型設計師和市議員,她更是少數進入由男性主導的狩獵世界中的日本女性。過去甚至有男性在狩獵前不能與女性交談的禁忌。

招募女獵人  獵捕野豬和野鹿
然而,隨著男獵人的年紀越來越大還有鄉下人口越來越少,當局也開始招募女性加入獵人的行列,好對抗越來越多會破壞農場的野鹿與野豬。對農人來說,這兩種動物就像害蟲一樣討厭。


畫面帶有裸露與血腥內容,請斟酌點閱。


獵人們用河水沖洗野鹿流出的汩汩鮮血,隨著野鹿和野豬的數量越來越多,農場被破壞的情形也越來越嚴重。

路透社
獵人越來越少  年紀越來越大
根據日本國家狩獵協會的統計,現在日本境內登記有案的 10萬5,000名獵人中,有三分之二年紀大於 60歲,且其中只有 1,169人為女性,跟 1970年代有 50萬名獵人相比,獵人的人口明顯下降。

「希望成為女獵人!」
當局透過社群媒體、打獵旅遊和教學,吸引女性成為獵人。在國家打獵組織的網站中,有個名為「希望成為女獵人!」的部落格,點進去就會看到女獵人們的經驗分享。一名女獵人寫到,當她發現獵戶小屋中有專門為女性設的流動廁所時,覺得很貼心。

在出發前往打獵之前,千秋小玉(左)和福野蒼井(右)先用早餐填飽肚子。

路透社


在等待野鹿出現的同時,女獵人喜多川安代(音譯,Yasuyo Kitagawa)緊抓著手上的獵槍。

路透社

設陷阱沒有用
當地農人真奈武(音譯,Manabu Ushiyachi)表示,無論獵人是男是女他一律歡迎,只要能保護農場中的作物就行。

「有的農場整個被(野鹿和野豬)毀了,」真奈武補充到,他們先前設下的陷阱沒有用。

東京野生動物管理局局長秋葉一太(音譯,Kazuhiro Akiba)說:「我們試過用建圍欄或用趕走動物等方法,想辦法把牠們的死亡數量維持在最少,但這麼做還不夠。」

野生動物進犯  每年損失60多億
根據 2016年11月日本農林水產省的統計,從 2008年以來,日本農人因為野鹿、野豬、猴子和鳥的數量增生,每年造成 230億日圓(折台幣約 63億元)的損失。

在石川縣白山市外,一名女獵人拿起上了膛的獵槍瞄準野鴨。

路透社

捕到野豬的女獵人永田富士子(音譯,Fujiko Nagata),回家後用野豬肉做成香噴噴的香腸。

路透社
野鹿野豬生不停
根據日本環境省的資料,從 1990年代晚期開始,日本野鹿的數量從少於 40萬隻到現在超過 300萬隻,同期野豬的數量翻倍,來到 100萬隻。

打獵是必要之惡
東京野生動物管理局局長秋葉一太說,打獵是必須的,「這樣才能控制住野生動物的數量,好維持一個健康的生態系」。

女獵人永田富士子和她的丈夫與兒子在石川縣白山市開了一間餐廳,木造的房子很有狩獵小屋的風格。

路透社

破除性別刻板印象
雖然日本當局為了維持健康的生態系,積極鼓勵女性擔任獵人,但當地的性別刻板印象仍有待破除。

性平排名往下掉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最新發表的 2016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在調查中的 144個國家中,日本排第 111名,比去年還退步了 10名。報告中寫到,日本性別平等排名之所以會往下掉,與他們在職業與技術工人中存在的性別不平等有關。

打破男主外、女主內
面對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家庭分工造成的不良影響,日本當局也大力呼籲女性走出家庭,到職場上打拚,在深山內穿梭守護農作物的女獵人就是一例。

https://dq.yam.com/post.php?id=727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