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美、日聯手就不再「稀」罕中國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18-4-19 10:50 AM 解除置頂
您是本文第293個瀏覽者

美、日聯手就不再「稀」罕中國

原本看似一觸即發的美、中貿易大戰,隨著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四月十日出席在中國海南舉行的博鰲亞洲論壇開幕式演說中公佈包括開放金融市場准入規定、擴大進口、降低關稅了一系列開放市場措施,間接滿足美國對中國貿易的要求後,為連日來美、中兩國貿易戰的熾熱局勢降溫(註1)。

有趣的是:在幾天前,中國官方對美、中貿易大戰還鐵板一塊的揚言要「奉陪到底」時,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旗下雜誌《瞭望》還特別刊文指出,中國是唯一能夠提供全部17種稀土金屬的國家,特別是軍事用途突出的重稀土。白雲鄂博礦是世界最大的稀土礦山,占大陸稀土資源儲量逾90%。根據美國《國會山報》網站刊文分析,美國對稀土金屬的進口依賴達到100%,中國是最重要的來源國。如果中國將稀土來源切斷,美國將無法製造大多數先進的武器系統。例如,美國當年的「愛國者」飛彈,在製導系統中使用約3公斤多的釤鈷磁體和釹鐵硼磁體,用於電子束聚焦,才能精確攔截來襲導彈,M1戰車的鐳射測距機、F-22戰鬥機的發動機及輕而堅固的機身等等都有賴於稀土。

另外,稀土金屬還被用於製造汽車、計算機、商用飛機和智慧手機等。如果中國停止出口稀土,美國將被迫關閉全部或大部分美國的技術製造裝配線。《瞭望》分析,早在1992年鄧小平在南巡時就曾提到,「中東有石油,中國有稀土」。中國稀土資源占全世界儲量的80%,具有極重要的戰略意義。中國智庫表示,美、中貿易戰升溫,中國雖然不斷宣稱有新措施因應,捍衛自身合法權益,但業者認為,如果通過繼續強化稀土供給端改革等多項措施改善稀土供需格局,推升稀土價格、降低稀土出口,真正讓美國怕的其實還在後面。顯見中國頗有意在2010年以稀土對付日本之後,企圖再次拿稀土作為武器來對付美國。

儘管坐擁龐大的稀土資源似乎可以對美國的貿易戰爭中掌握了致勝的關鍵籌碼,但日本幾年前被中國用稀土惡整過一次,被迫迅速投入人力與資金研發從廢電器回收稀土的技術,以及尋求其他替代性材料等方式來大幅降低對外國進口稀土的需求後(註3);最近日本早稻田大學講師高谷雄太郎和東京大學教授加藤泰浩等人組成的研究小組宣佈,日本最東端的南鳥島周邊海底蘊藏大量稀土資源量超過1600萬噸,包括可用於混合動力車等的磁鐵的鏑可供全球使用730年,以及可用於雷射器等的釔可供全球使用780年(註4),這樣的消息在此時被公佈出來,不論只是單純的巧合還是刻意為之,對中國來說顯然絕對都不是一個好消息!

因為拜中國所賜,日本在近幾年來努力投入稀土回收技術、尋求替代性材料,已經造成中國稀土的對外出口量逐年銳減,現在日本又在自己的專屬經濟海域發現龐大的稀土資源,除了將進一步對中國的稀土出口造成衝擊,更因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日兩國一直都是關係密切的盟友,日本所擁有的稀土回收技術、尋求替代性材料乃至於新發現的海底稀土資源,都可以提供給美國作為取代從中國進口稀土之用,讓原本就已經相當緊密的美、日兩國關係變得更加密切,從而造成美、日兩國不再「稀」罕中國。

一但情勢演變至此,中國無論在外交上、經濟上的地位必然會逐漸變得越來越無足輕重,屆時,才是中國真正麻煩的開端!

(註1) https://tw.news.appledaily.com/i ... e/20180410/1331580/
(註2)https://udn.com/news/story/7331/3077216
(註3) 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7-01-14/81030
(註4)https://zh.cn.nikkei.com/industr ... 04-11-09-05-11.html

TOP

老天爺~好像不站在中國這邊!

TOP

引用:
原文章由 恆愛台 於 2018-4-11 10:24 PM 發表
老天爺~好像不站在中國這邊!
中國,邪惡的政權。
中了邪的老百姓。
Duajia E Gao~ Tiaopi E Gao~

TOP

屎尿失禁的中國。。。沒救了!

TOP

我認為2010年中國對日本實施稀土限制出口,不過是因為中國本身的稀土開採對自然環境的破壞已經到了連人都明顯感覺受害,而不得不加以限制的地步,然後中國共產黨順勢操作說成好像是他們對日本進行政治報復的手段,來自愚愚人罷了。

所以這一次中國媒體又在那邊談要拿稀土來對付美國,極可能是中國自身已經到了必須更進一步縮減稀土開採,才能夠進行環境整治的地步,但是習包子卻沒有採納,反而很快的對美國妥協,可能是中國政府面臨了若是再限制稀土開採出口,就會對中國經濟造成嚴重打擊,若不限制又會繼續破壞環境的兩難局面下,而不得不然的抉擇!

搞了三十幾年的流血輸出賺取外匯,中國的稀土出口業看來已經難以為繼了!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31023/c23earth/zh-hant/

中國稀土開採的環境代價
KEITH BRADSHER
2013年10月23日



天津一家工廠的工人正在查看熔融稀土合金的真空爐。 SIM CHI YI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國天津——在靠近蒙古國邊境的中國北部,持續了20年的稀土精鍊生產所泄漏出來的放射性有毒物質,一直在緩慢地滲入地下,逼近黃河,而這條河是1.5億人口的重要水源。

在中國中南部的江西省,中央政府已經從地方政府手中收回了對稀土採礦區的控制權,因為他們發現稀土金屬的非法露天開採在當地已經泛濫成災。

在東南部的廣東省,監管機構正在想盡辦法修復稻田和溪流。它們遭到了露天稀土開採場的強酸等徑流的破壞,而這些開採場又往往是由有組織犯罪暴力團伙經營的。

散布中國各地的居民面臨著嚴重的環境破壞,幾乎未受過監管的稀土開採和提煉活動在過去20年里日積月累,造成了今天的局面。中國政府已開始斥資數十億美元治理這些活動造成的破壞,但隨着日內瓦的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簡稱WTO)專家組將於本周三發出一份至關重要的報告草稿,環境影響正成為一個國際貿易問題。

業內高管和官員表示,即將出爐的裁決也許不會讓稀土行業本身發生大的變化,它面世時,稀土貿易引發的國際風波已經過去三年了,向WTO實際提起訴訟也已過去19個月之久。不過,此案似乎確實具備意外的功效,那就是有助於激勵中國開展一場重要的環保治理行動。

中國是全球主要的稀土金屬生產國。七年前,中國悄無聲息地單方面對稀土出口徵稅,並強行實施了年出口噸數限制。而後中國在接下來的幾年裡逐漸提高了相關稅率,降低了噸數限制,慢慢減少了對海外生產商的稀土供應。

中國爭辯,為了保護環境,有必要實施這些出口限制措施。美國、歐盟和日本已在WTO就中國的徵稅和配額措施提起申訴。他們指出,中國幾乎沒採取任何措施限制境內的稀土消耗。

曾在日內瓦WTO上訴法庭擔任過兩任主席的詹姆斯·巴克斯(James Bacchus)說,這起稀土案「將成為出口限制和環境方面的一個里程碑式的案例」。

中國國內的製造商能夠獲得大量稀土,從而為筆記本電腦、節能燈泡、風力發電機和電動車等眾多產品製造重要的零件。一些西方和日本的公司已經把工廠搬到中國,以確保能獲得稀土。

WTO專家組要面對的是國際貿易中最棘手的一些問題。WTO的前身關稅及貿易總協定組織(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s and Trade)於上世紀90年代初否決了美國對金槍魚的進口禁令,而這些金槍魚的捕撈方式使海豚面臨危險。從那以後,環保人士就一直對該組織心存疑慮。



基於兩個原因,在過去幾年裡,中國的出口限制已變得不那麼重要了。在美國和澳大利亞已經有其他的稀土礦開始生產,中國在全球稀土產出中所佔的份額,由此從三年前的95%降到了現在的85%。一些公司提高了使用稀土的效率,尤其是最昂貴的稀土——也就是所謂的重稀土——比如鏑。

這種變化可以通過在天津的供給倉庫看出來。這裡有全球屈指可數的幾家生產稀土粉末的工廠,這種粉末是在磁性極強的磁鐵中要用到的。不管是智能手機還是導彈,對稀土最尖端的應用,往往與利用稀土強大的磁性來生產零件有關。這些零件體積雖小,卻至關重要。

天津的這座稀土廠,其所有者是美國莫利礦業(Molycorp),不過它購買的加工稀土幾乎全部來自中國精鍊廠。庫房裡整整齊齊地擺放了大量的稀土罐。盛放着釹的明藍色罐子只有兩英尺(約合0.6米)高,直徑為一英尺多一點,可是卻重達550多磅(約合250公斤),這是因為該物質的密度異乎尋常。釹也是一種高磁性的稀土。

在一個木托盤上單獨放着一個裝着鏑的灰罐子。這種稀土的售價為每磅243美元(約合1478元人民幣)。從2010年9月到11月,中國對發往日本的稀土實施了秘而不宣的禁運,當時兩國之間正發生領土爭端。禁運之後鏑的價格於兩年前飆升到每磅1135美元的高位,產生了可觀的價格泡沫。

價格的突然上漲已經促使公司開始節約使用稀土。莫利礦業現在混入磁性粉末中的鏑用量,甚至只有一年前用量的一半。該公司的許多客戶已經決定,不需要在他們的磁鐵中加入鏑。原本,加入微量的鏑,是為了幫助稀土磁鐵在高於液態水沸點的溫度下維持磁性。

莫利礦業天津工廠的生產主管陳克榮(音譯)說,「四川人認為,沒有辣椒的話他們活不下去,可是沒有辣椒,他們一樣能活。人們喜愛鏑,可是沒有它也一樣能活。」

全球石油行業同樣也開始在煉油過程中使用更少的鑭。它也是一種稀土。在最新的煉油催化劑配方中,鑭的比例從三年前的4%或5%,降到了目前的1.5%。

過,提交給WTO的案子,似乎已經產生了影響,推動了大範圍的環境治理行動。在去年6月公布的一份白皮書中,中國政府詳細闡述了稀土工業給環境造成的危害。雖然這種對問題的承認會讓北京難堪,但或許也支持了它在WTO案中的辯護理由,即稀土業是一個污染嚴重的行業,因此實施出口限制的理由是充分的。白皮書說,「一些地方因為稀土的過度開採,還造成山體滑坡、河道堵塞、突發性環境污染事件,甚至造成重大事故災難,給公眾的生命健康和生態環境帶來重大損失。」

中國官員反覆強調,他們新近對稀土採礦和精鍊的環境影響十分關注,背後的推動力並不是希望能因此避免在WTO的落敗,儘管環境治理可能會對此案有所幫助。

包頭市與黃河內蒙古段之間的村鎮均已整體搬遷到異地的公寓樓。之前有報道稱,那裡的癌症發病率很高,還存在許多與大批稀土精鍊廠有關的健康問題。



最有害的精鍊廠是打破化學鍵的工廠。礦石中的稀土與多種有害物質之間形成了緊密的化學鍵,尤其是與放射性的釷結合在一起。打破這種化學鍵需要用到數以噸計濃度極高的硫酸。於是,寶貴的稀土金屬得以提純,它們本身並無放射性,但剩下的卻是包含有毒化學品和低水平放射性廢物的濃稠液。這種廢液多數被傾倒至世界上最大的尾礦庫中,整個庫佔地4平方英里(約合10平方公里)的,位於臨近黃河的包頭西郊。

這個尾礦庫興建於上世紀50年代毛澤東治下,缺乏阻止放射性廢物及毒素進入地下水的防護層。通過地下水,這些物質又緩慢地往黃河滲透。沒有證據表明,這裡的廢物和毒素已進入黃河,不過中國政府計劃耗資數億美元,抽出儘可能多的受污染的地下水,並向土壤中注入大量的淡水來稀釋剩餘物質,以免污染黃河。

遵照中央政府的指令,一些國有企業關閉了包頭的精鍊廠,在戈壁灘上龐大的白雲鄂博礦區重建。這裡貢獻了世界上約一半的稀土開採量。根據中國官方媒體的報道,有數萬隻羊等牲畜死亡,還有許多小羊出生時嚴重畸形,而可能的原因就是稀土業的放射性污染。

礦區坐落在乾旱地區,除了礦工之外,幾乎杳無人煙。北京的行業官員表示,這裡重建的精鍊廠配有大規模的廢水處理設施。

WTO專家組將於本周三向中國及提起仲裁的國家分發保密的報告草稿。11月21日最終裁決做出前,相關國家可以提出修改意見。

無論哪一方輸,都很可能會向WTO的上訴機構提起上訴。WTO三分之二的裁決面臨上訴,有時贏家也會上訴,以獲得更為有利的判決。12月中旬判決公布後,各方均有六周時間來決定是否上訴,然後上訴機構會有三個月的時間來做出裁決。

稀土業的多數人及國際貿易律師界普遍猜想,中國將在這起WTO爭端中落敗,並將遵照判決取消出口配額和出口關稅。然而,這些轉變或許不會產生重大影響,因為中國在過去幾年間推行產業合并,結果,目前99%合法開採的中國稀土都是在區區10家企業生產的,而它們或多或少都受國家控制。

不過,如果它們過快推高價格,就可能面臨來自美國莫利礦業和澳大利亞的萊納斯(Lynas)的競爭。前者在加利福尼亞州的沙漠地區重開了一處礦場,後者則在西澳大利亞州開採稀土並在馬來西亞進行精鍊和加工。

曾任稀土開採業高管的達德利·金斯諾思(Dudley Kingsnorth)認為,在未來幾年裡,比起出口限制,市場力量對中國未來控制市場的能力或許將產生更大的影響。金斯諾思目前是商科教授,在澳大利亞珀斯的科廷大學(Curtin University)負責核心材料項目(Critical Materials Initiative)。



「如果五年前判決了,倒可能會有影響,」他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