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支那農村人口取消上大學資格...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18-4-6 02:58 AM 加入精華
您是本文第439個瀏覽者

支那農村人口取消上大學資格...

全國政協委員王平建向黨中央建議:取消錄取農村小孩上大學資格,不鼓勵農村小孩上大學。她認為農村孩子身上有很多壞毛病,若果容許農村孩子上大學,城市孩子會被影響,令他們變壞。她更表示,中央必須採取行政手段禁止農村小孩上大學,又指任何一個有文化的城裡人都忍受不了農村人身上的壞毛病。(來源:FB)



心得:
這個世紀竟然還有這種毫無人性思想!
這樣的中國高端思維令人不寒而慄。

TOP

這樣無知識也可以當政協委員~

TOP

小弟猜想這是一則假新聞。惡作劇的。
Duajia E Gao~ Tiaopi E Gao~

TOP

真的有這件事,網路上很多相關文章。

TOP

低端人口是中国之耻,涉贿主意伏贫祭弱党有义务带头消灭几个亿穷困人口,各级政府落实拆除低端户使无家可归,趁着寒冬实践古训路有冻死骨口号,党主习禁评带领大家共同富裕,走向家家朱門酒肉臭康庄大道

TOP

不唸支支國的大學才好,因為唸了支支國的大學,以後就很難進入西方國家的企業賺美元、英鎊與歐元了!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2383766

西進中國念書有風險? 他提醒:恐更難進西方企業


國內有愈來愈多學生捨國內大學轉戰國際升學方向,其中申請到中國就讀大學的人數明顯上升。(法新社)

2018-04-02 07:35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近日大學個人申請入學第一階段結果公佈,發現國內有越來越多學生捨國內大學轉戰國際,其中申請到中國就讀大學的人數明顯上升。但出版人兼作家顏擇雅指出,學生可能面臨「科技冷戰」帶來的限制。

顏擇雅在臉書 上指出,他不反對,也不鼓勵年輕人去中國念大學,但他提醒高中生,中國形象在西方正快速惡化,「我們不知美中關係將來會多趨近冷戰期間的美蘇關係」。

顏擇雅分析未來趨勢,他說外媒近來頻出現「科技冷戰」(technology cold war)等新名詞,若學生念的是較敏感的科技領域,如人工智慧等,「你在中國念大學有可能反而讓你更難申請到歐美研究所」,更難進到西方科技業。

本報報導,台中一中教務主任廖財固與台中女中教務主任陳元泰均指出,中國的大學讓學生心動的原因中,包括了中國對台灣學生釋出招生名額的學校,均屬「鼎鼎大名」的名校。有部份學生與家長抱持「跳板」心態申請,希望未來轉往申請歐美大學研究所,甚至留在中國或到其他國家就業等。

TOP

回覆 3樓 taiwanian 的文章

我也這麼覺得
愚人節新聞吧

TOP

其實她原本所說的是「不鼓勵」農村小孩上大學,她的名字是「王平」,不是「王平建」!

https://baike.baidu.com/item/王平建

王平 (全國政協委員)

同義詞 王平建 (全國政協委員)一般指王平(全國政協委員)
王平,籍貫貴州,擔任全國政協委員、北京中華民族博物館館長。 2011年3月7日,因為“不要鼓勵農村孩子上大學,讀了大學回不去自己的家鄉是悲劇”的言論引發公眾熱議。 媒體在報導時曾經將其名字誤傳為“王平建”。


中文名王平國 籍中國民 族漢出生地貴州出生日期1954年08月職 業全國政協委員
目錄



人物經歷

王平初次為公眾熟知,是在2008年全國兩會 。 從那時開始, 政協委員王平[1]

不少記者認為她是一個“砲手”。 她面對記者,質問國企負責人憑什麼拿高薪,稱“中層領導年薪幾十萬、高層幾百萬,這麼高的工資是誰給他定的?這麼高收入,百姓難道沒意見嗎?”

2011年3月5日,王平在北京國際飯店參加全國政協委員無黨派小組討論時,搶麥成功後說的第一句話是“我一講話呢,我想有些人就擔心,怕我放炮”。 說這句話時,有的委員面露愁容,更多委員與記者則精神一振。
2011年3月7日,王平參加小組討論,與北大教授李慶雲城鎮化問題展開交鋒,言及“我們也不要鼓勵農村的孩子去上大學,因為一旦農村孩子讀了大學,就回不到自己的家鄉,回不去家鄉就是一個悲劇”。 此言一出激起千層浪。

個人言論

改個方向,先實踐再讀書
原因在於:第一,大學教育體制有問題,讀了書跟實際差距太大,完全是為了考試而考試。 大學生畢業後,有個問題就是很多單位不願意用。 雖然拿了大學文憑,但他的整個知識結構不對。 第二,往往一個農民家庭只要有孩子出來讀書,這個家就會返貧。 因為大家都在供他讀書,費用很高,家裡就會很困難。 第三,這個孩子背負著困難來讀書的壓力很大,來到城里以後,同學都很有錢,心理上壓力大,而且也顯得不平等。 第四,等到畢業後找工作,沒有人際關係,就業非常難。 第五,即使把工作找到了,要在城裡買上房,要結上婚又難。 人生中有這麼多難,不是悲劇是什麼? 我們不要誘惑他們走到這個方向上來。 我們在“十二五”規劃裡面,也應該把農村作為一個發展的重點,引導農村孩子在家鄉創業,做出能夠充分發揮他們才能的一些項目來。 然後,等他們在這裡面做成功了,回過頭再拿錢選擇去進修。
不該誘導農村娃擠獨木橋
先實踐過,你再去讀書就有目的,就有的放矢。 比如說,你了解到你的專業和特長以後,你不就知道該去補什麼了嗎? 我們現在閉著眼睛去讀大學,而且整個教學方法都是向錢看——— 老師看錢,學生也看錢。 浪費了時間,浪費了青春。 所以,我認為不應該鼓勵農村孩子都去唸大學,告訴他們什麼現在讀大學,你們以後就會和別人平等了,你們就得到了一切。 我認為這是騙了人家。
有的人說“我農村的好不容易有個希望進城,你還不讓我來”。 我想說你不知道,現在整個社會是金錢社會,我們沒有一個價值的核心,到底人應該追求什麼? 在中國的傳統文化里面,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 有些領導人不也是先從農村鍛煉出來的嗎? 依我說,幹嗎要這樣子,把所有的農村孩子,都誘惑到大學這條獨木橋上來?
我們現在提城鎮化,好像城市越大越好。 但也不想想,農村年輕人進城了,小孩、父母都丟在那邊呢,家庭也是悲劇。 就算城裡再好,我們又能夠把13億人,全部弄到城裡來嗎?
留守農村有助於延續傳統
在人口往城市流動的過程中,我們還把每一種文化的淵源給他斷了,然後迫使它換一種生存方式。 這樣發展的結果,恐怕是中國內地會率先“全球化”,只剩下北京、上海。 我們的領導者、決策者,應該知道怎麼珍重和學習保護我們的傳統文化。
我們不能以今天的眼光來看待這些傳統文化,不能說他是愚昧、落後的。 而且,老齡化社會已經到來。 老齡化產業的潛力非常大,大家都還沒有看到這一塊。 我認為,未來三十年要重新分配社會的財富,農村就應該搶抓這次機遇。 怎麼做呢? 我的想法是,農村應該大力發展一個個幸福農莊,把農村打造成世外桃源。 讓所有老人到了晚年,都回農村去,在那裡去尋找第二春。
城裡的孩子一樣要先鍛煉
要先實踐再讀書,先體驗生活。 比方說,可不可以在農村建立異地學習工作站,讓城裡的孩子先去那兒鍛煉一年? 現在新生入學不是有軍訓嗎,花幾個月軍訓,還不妨進一步延長,讓他們花一年的時間,到廣闊的農村去認識什麼叫農民,什麼叫老百姓。
這跟下鄉不一樣。 當年下鄉是把戶口也要帶到農村去,現在沒必要,只是讓他們下去鍛煉一年。 現在不是已經有很多北京的家長,看到城市存在的問題,怕孩子學壞,把他們送到雲南、湖南先鍛煉一段時間,再回來考試嗎? 農村有更廣泛的天地。你看看過去那些知青,他們到了五六十歲,最值得回憶的,還是他們在農村的時候。

人物評價

王平委員的言論雖然令人驚詫莫名,但也並非完全空穴來風,概括起來說,她看到了問題,但開錯了藥方。 王平委員看到的問題簡單點說有三條:其一是城鄉差距的持續擴大,由此造成的農村人才的流失,傳統文化的凋敝與失落;其二是昂貴的大學學費所造成的農村貧困家庭的不能承受之重,以至於出現“一人上學,全家返貧”的局面;其三是稀缺、逼仄的就業和發展機會,給來自農村的大學畢業生所造成的巨大壓力與困難。
應該說,這三條都確實存在。 改革開放三十年,農村生活改善很大,但城鄉收入的差距也由上世紀80年代初的2.4倍擴大到今天的3.6倍。 在城鄉差距巨大的“ 虹吸 ”效應下,農村學生不願回鄉,農村缺乏人才,出現“空心村”症狀,至於大學學費昂貴,大學生就業難,就更是老問題了。
荒謬之處在於,王平委員雖看到了問題,卻沒有提出消除這些社會問題的提案,反而把這些問題合理化,至少是把問題假定為不可解決的,轉而要農村的孩子放棄上大學、放棄進城,這就完全開錯了藥方!
如果真的按照王平委員的建議,那麼中國將會蛻變成一個“種姓制”社會:高級種姓,生活在城市,盡情享受改革和現代化成果;低級種姓,只能世代生活在農村,從事一些粗笨的低報酬工作——這難道不是一個巨大的歷史倒退嗎?
面對建議中顯而易見的不公平、不可行,王平委員完全沒有察覺,反而喋喋不休,面有得色,這再次凸顯了某些精英的狹隘、短視與自私,也讓我們再次意識到了兩會改革的必要性。 [2]  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衛生廳巡視員、廣東省人民醫院院長林曙光錶示,不要將目前城市、農村存在的問題,歸罪於提高他人受教育上來。 他說,這種事情要分開來看,改革開放30年,人民群眾的文明程度得到很大的提高,學生畢業後希望有一個廣闊的天地是正常的。 近年來,政府在重視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也下了很多功夫,隨著國家政策的延續性,經濟的不斷發展,將來,社會主義新農村是塊寶地,我們不要眼光短淺,只看到農村落後的一面,基礎設施建設跟上了,經濟條件好了,那時候,那裡才是風水寶地。 這個平台建設好後,人才自然會往農村流動。 不能因為目前有這個那個方面的問題存在,就否認對人的素質教育的作用。 [3]

人物回應

如果有必要,我希望全中國來場大討論。 也許討論能讓教育部門有些思考,不再是鼓勵所有人都去上大學。 就像退休年齡一樣,有人願意50歲退休,有人願意60歲。 可以來一個辯論,然後給大家選擇的權利。 如果其中一些有志的青年,願意去農村做調查,國家完全可以給他們一些補貼,讓他們去研究自己感興趣的問題。 這對國家發展也有好處。

兩會語錄

“國家應該有個概念,對於一線普通勞動者,不再有所得稅一說,停止徵收個稅。畢竟這是勞動所得,沒有利潤。”
———2011年3月5日,王平談個稅起徵點將調整
“有人事後提醒我,說小心那些老總少拿了錢報復你。我想說,他們還是有灰色收入,表面不拿,底下拿的更多。我知道有人不喜歡我,但我是真心為國家好。”
———2011年3月5日,王平重談2008年兩會期間,由她挑起的國企老總領高薪問題
“現在的所謂大齡剩女,通常是城市裡學位最高的,水平最高的。你讓她嫁一個農村人不干,嫁給老外也看不上。與此同時,城裡的男人娶走了農村漂亮的女孩,外國男人娶走了城裡漂亮的女孩,一批水平高的大齡女孩就剩下了。”
———2011年3月7日,王平談剩女現象
參考資料

TOP

根深蒂固的千年科舉進士升官發財文化病毒很難根除,就像毒癮難戒除一樣,為人父母只要稍有能力都想送子女上大學,台灣教育界同樣感染病毒蓋毋好! 好不容易建立的技職體系一窩蜂改制大學後產業界搖籃全毀了

TOP

小弟 google 一下。這新聞是真的。
她真是他媽的天才啊。
令人嘖嘖稱奇。
Duajia E Gao~ Tiaopi E Ga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