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中國軍事】終于搞清了!中印邊界一直未決根源在此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18-1-13 05:58 PM 合併
您是本文第1286個瀏覽者

【中國軍事】終于搞清了!中印邊界一直未決根源在此

來源: FT中文/日期: 2018-01-10

  2017年12月22日,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與印度國家安全顧問多瓦爾于在印度舉行中印邊界問題特別代表第20次會晤,這是今年夏天發生洞朗對峙後的首次會晤。印度媒體報道,印方還希望把洞朗問題放到邊界問題裏一起談。
  2017年6月18日,印度軍隊進入位于不丹、中國和印度三國交叉的洞朗地區。中國主張該地區爲固有領土,並實際控制;不丹主張該地區爲與中國有爭議地區。印度政府聲明出兵一是應不丹政府要求阻止中國改變現狀,二是該地區涉及印度安全關切。但不丹政府的聲明只提到該地區與中國有爭議,未提請求印度出兵介入。由此可見,印度出兵的根本原因是“安全關切”。
  根據之後印度官員和學者對“安全關切”的解釋,洞朗地區距離連接印度本土和東北地區的西裏古裏走廊約50公裏。西裏古裏走廊是一個長寬均只有20多公裏的狹長通道,即印度所稱的“雞脖子”。如果中國軍隊從洞朗地區發起攻擊,很容易卡住“雞脖子”,把印度本土和有嚴重分離意識的東北部分成兩半。因此,如果中國控制洞朗地區,將對印度形成安全威脅。
  1998年,印度總理瓦傑帕伊寫信給美國總統克林頓稱“中國威脅”是印度開發核武器的原因,印度國防部長費爾南德斯公開聲稱“中國是印度頭號威脅”,當時分析認爲這只是印度的借口。從後來的發展看,印度把中國作爲頭號安全威脅是不爭的事實。
  作爲兩個致力于經濟發展的亞洲大國,印度爲何擔心中國對其發動軍事攻擊呢?原因不是擔心中國像英國那樣占領和統治印度,而是印度和中國存在高達12萬多平方公裏的領土爭端,印度擔心中國將以武力方式收回爭議領土。中印領土爭端有東西兩段,西段阿克賽欽3.5萬平方公裏,由中國實際控制;爭議最大的在東段,約9萬平方公裏由印度實際控制,中國稱爲“藏南”,印度1987年以該地區爲基礎建立了“阿魯納恰爾邦”。
  1950年代初,中印開始就邊界問題進行對話。對于東段的歸屬,印度認爲沒有爭議,依據是1914年英屬印度與西藏當局簽訂《西姆拉條約》(Shimla Convention)劃出的“麥克馬洪線”(Mcmahon Line),無須談判;由于《西姆拉條約》未經當時的中國中央政府同意和簽署,中國曆屆政府均不承認該條約的合法性,中國堅持以傳統習慣線爲兩國邊界線。中國總理周恩來向印度總理尼赫魯提出,爲了維護兩個新生大國的友好,盡管不公平,中國願以“麥克馬洪線”爲基礎進行談判,但中國不能接受《西姆拉條約》,須由中印兩國簽署一個新的條約加以確定。中方的考慮是,如果接受《西姆拉條約》,就表明西藏地方當局有跟外國政府簽約的權力,中國對西藏的權利就只是宗主權,而不是主權。這樣,西藏就有權利從中國分離出去,成爲一個獨立的國家。尼赫魯顯然知道中國主張的原因,但仍然堅持《西姆拉條約》是合法條約,拒絕了中方主張。這暴露了尼赫魯不僅想占據藏南爭議地區,還想推動西藏獨立建國,把西藏作爲中國和印度之間“緩沖國”的意圖。
  1959年3月,達賴喇嘛與中國政府沖突後逃往印度,得到印度的庇護。中國相信印度參與和支持了藏人的叛亂,導致兩國關系陷入敵對。1959年至1962,印度利用中國與美國對抗,與蘇聯關系惡化,加上國內困難,越過“麥克馬洪線”不斷向北推進。1962年,尼赫魯繼續推行其“前進政策”(forward policy),中國發起反擊,印軍潰敗,中國宣布停火並撤回“麥克馬洪線”以北。
  1988年印度總理拉吉夫甘地訪華,兩國關系實現正常化。1993年雙方簽訂協議保持邊境地區的和平與安甯,承諾用和平談判的方式解決爭議。由于“麥克馬洪線”還包括英屬印度的緬甸與中國邊界線,印度提出,中國與緬甸邊界的“緬甸段”接受了“麥克馬洪線”,卻不接受“印度段”,指責中國奉行雙重標准。中國承認中緬邊界基本上按“麥克馬洪線”劃定,但強調劃界的法律基礎是中國和緬甸兩國政府簽署的條約,而不是《西姆拉條約》。參照《西姆拉條約》的線路爲基礎談判劃界,體現了中國外交的靈活性,不接受《西姆拉條約》本身則體現了中國的原則性——原則性就是不能接受《西姆拉條約》對中國在西藏主權的否定。
  2003年,印度總理瓦傑帕伊訪華,承認西藏自治區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承諾不允許藏人在印度從事分裂中國的活動,換取中國承認錫金是印度領土。印度也不再堅持《西姆拉條約》的有效性,似乎西藏地位問題不再是中印邊界談判的障礙。雙方建立了邊界問題特別代表談判機制,截止2016年舉行了19輪談判,均未能取得實質性進展。導致中國和印度邊界談判未能取得成果的原因是什麽呢?
  印度國內多數人根深蒂固地認爲,西藏是一個被中國吞並的國家,加之文化和宗教上與印度關系密切,很多印度人認爲支持西藏獨立有天然的正當性,且西藏獨立後中國和印度就沒有邊界了。印度聯邦政府表面上遵守了不支持西藏獨立的承諾,但一些地方政府和非政府組織卻一直以各種形式支持西藏獨立活動,印度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國家”卻沒有加以制止。同時,印度爲了提升其控制地區的合法性,不斷安排達賴喇嘛訪問爭議地區,借達賴喇嘛之口說爭議地區是印度領土。印度政府邀請“藏獨”組織首領洛桑森格出席莫迪的總理就職儀式,洞朗對峙期間,又安排他到中印爭議的班公湖地區活動。中國認爲印度並沒有放棄支持西藏獨立的意圖,增加了對印度的不信任,導致中國更難在邊界談判中向印度妥協。
  雖然達賴喇嘛和達蘭薩拉“藏獨”流亡當局承認藏南爭議地區是印度領土,但中國國內的藏人卻堅持是藏南是西藏的一部分,是中國領土,要求中國政府收回,至少要把印度1951年占領的達旺收回來,因爲達旺是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的出生地。對藏人的情感和要求,中國政府必須考慮,否則會削弱國內藏人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的認同。收回達旺成爲中國在中印邊界談判中的最低要求,印度拒絕中國這一要求,談判陷入僵局。
  由于邊界爭端未能解決,兩國民族主義高漲,加上中國和印度的國力差距拉大,印度的GDP只有中國的五分之一,軍費預算只有中國的三分之一。近20年來,中國在西藏進行了鐵路、公路、機場等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對印度形成巨大優勢。因此,印度對中國在中印邊境地區的任何舉動都高度敏感,才會認爲中國在靠近西裏古裏走廊的洞朗修建一條公路對印度安全構成威脅。
  中印邊界問題特別代表會晤機制自2003年建立以來已舉行了19次會晤,雙邊達成的唯一共識是不公開談判的內容,而從公開的信息來看,確實未能取得實際性突破。但談判還是有繼續舉行的必要性,因爲這表明雙方願意以和平,而不是武力的方式解決爭端,這有助于在兩國間建立一定的戰略互信,避免因誤判而發生武裝沖突,維持兩國間正常的政治和經濟關系。

TOP

官媒曝光火箭軍基地!牆上標語意味深長

來源: 東方日報/日期: 2018-01-10

  台海局勢近日持續升溫,兩岸軍事部署引起各方關注。有大陸傳媒轉載官媒節目的畫面顯示,在解放軍火箭軍訓練基地內張貼著有“絕不允許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政黨、在任何時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塊中國領土從中國分裂出去”等字眼的標語,並以此爲目標展開實戰化訓練。
  報道指,這支火箭軍原爲解放軍獨立兵種的第二炮兵,並在2015年的12月31日正式升級成爲獨立軍種。報道認爲,部隊的成立對于打破潛在敵人對中國的戰略封鎖圈,有極大的現實意義。據悉上述標語的作用,能夠時刻提醒部隊的作戰任務,並激勵官兵以提高能打仗、打勝仗能力爲訓練標准,做到隨時能戰、准時發射、有效毀傷的核心要求。
  報道同時指出,火箭軍以導彈爲主要裝備,指其性能成爲現代戰爭中決戰決勝的關鍵武器。報道更強調軍隊已形成核導彈與常規導彈兼有、近中遠程和洲際導彈齊備,實現了裝備集成化、操作簡便化、指揮信息化的作戰模式。又稱火箭軍各部隊多年來以作戰的方式來訓練,並長年轉戰多地,緊盯作戰任務與敵情研究各種作戰技能,當中東風系列和巡航導彈,都能對敵人做出有效的戰略威脅。

  報道表示,導彈齊射是火箭軍常用、也是最有威脅的作戰技能,當中分爲同時同地、異地同時和異地分時3種模式,能讓多枚導彈打擊敵人的同一目標,或多個重要軍事目標。報道亦指出,齊射可有效提高導彈的突防能力,讓敵人導彈防禦系統應接不暇;同時多枚導彈對敵人的同一目標作集群飽和式打擊,譬如針對機場、港口和航母編隊等目標,都可獲得巨大毀傷效果。
  報道補充,火箭軍在戰場上是一支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的先鋒部隊,更指未來部隊要依靠各種導彈和戰法來“感化”敵人。

TOP

引用:
原文章由 华不符色 於 2018-1-11 10:47 AM 發表
來源: 東方日報/日期: 2018-01-10
中國火箭軍




海局勢近日持續升溫,兩岸軍事部署引起各方關注。有大陸傳媒轉載官媒節目的畫面顯示,在解放軍火箭軍訓練基地內 ...

:61::61:

[ 本文章最後由 taiwanian 於 2018-1-11 11:37 AM 編輯 ]
Duajia E Gao~ Tiaopi E Gao~

TOP

匪類正經代毋做,歸工想空想縫就欲拍手銃打飛機揣人冤家相拍,八國聯軍拍袂驚就十國一打聯手拍予五臟六腑全碎永不超生

TOP

支那豬都是靠標語和口號,就神功護體、天下無敵!

這一點只要問問義和團最清楚啦!



TOP

中國爲何不退役殲轟7戰機?特殊用途顛覆海上作戰

來源: 諸葛小徹/日期: 2018-01-10


  圖爲殲轟7“飛豹”戰機
  近日,據英國泰晤士報發表文章稱,中國殲轟7“飛豹”戰機已經停産,這款戰機曾裝備進口英國的斯貝發動機,不過,作爲一款二代版戰機,飛豹至今仍沒有退出解放軍現役,除了技術上還能滿足中國軍方的作戰需要,飛豹戰機還有一神秘用途,那就是依靠其較遠的航程和較大的載彈量,實施海上布雷作業任務,因爲,空中布雷作戰的實戰意義具有很大的戰役戰術,甚至戰略價值。外界分析認爲,中國使用殲轟-7進行空中布雷,說明中國有著大量的低成本海上封鎖能力。
  傳統上,中國海軍一般都采用水面艦艇執行海上布雷任務,中國海軍水面艦艇的尾部甲板一般都可加裝布雷軌道。雖然水面艦艇布雷的數量較大,但這種布雷方式的布雷速度較慢,很難適應高度變化的戰場環境。這是因爲敵方潛艇和水面艦艇的部署和行動可能要比我方的更快,因此要以“守株待兔”的水雷來對敵方行動海域進行封鎖,就要比敵方潛艇和水面艦艇的行動速度更快才行。


  圖爲執行空中布雷任務的中國運8運輸機
  此外,水面艦艇布雷基本只能在我方擁有制海權的海域進行,而無法大搖大擺地去敵方擁有制海權的海域去布雷。而空投布雷方式的速度更快、作戰形式更加靈活。水面艦艇在布雷時的巡航速度只有十幾節,而噴氣式飛機在低空平飛的平均速度卻至少在800-1000公裏/小時,這種速度差距相當明顯。空中布雷方式的最大優勢還在于其不但可用于防禦性布雷作戰,還可用于進攻性布雷作戰。當飛機進行布雷時,它同時可以以超低空飛行方式規避敵方陸基和艦載雷達的探測,再加上布雷行動非常迅速,空中布雷就變得隱蔽、難以察覺。
  據公開信息顯示,殲轟-7A戰鬥轟炸機的最大載彈量達7噸,9個外挂架,其中翼尖挂架可挂近距空空導彈,6個翼下挂架可用于挂載單件500公斤的空地武器彈藥和水雷,1個機腹挂架可挂副油箱。由于可進行空中布雷的水雷的外形一般與航空炸彈相似,因此,每個挂架挂2枚水雷,1架殲轟-7可挂至少12枚水雷。當然,載彈量更大的轟-6H/K、蘇-30和殲-16等重型戰鬥機和轟炸機也可以進行空中布雷,而且布雷數量更大。


  圖爲中國海軍裝備的某水雷
  相比潛艇、巡航導彈、彈道導彈等用于海上封鎖的高價值海戰兵器,水雷的實戰價值在于成本很低,單枚水雷的成本可能還不到1萬美元,而精確制導導彈的成本卻在數十萬美元。因此,空中布雷作戰可成爲其他高價值海戰武器的重要補充。

TOP

過時的爛飛機,就別再拿來丟人現眼啦。

TOP

2025前 台灣年度國防開支擬增至3817億台幣

2018-01-11 23: 14


國防部透露,升級愛國者飛彈防禦系統是提升國防實力的優先項目。(資料照,記者羅沛德攝)

〔中央社〕台灣的政府官員指出,執政黨計劃增加長期國防開支,投資先進武器系統。若立法院通過預算案,2025年前,台灣年度國防開支預計至少增加20%或新台幣624億元,至3817億元。

普遍認為,當局此舉展現日益堅定的決心,希望打造更強大威懾力量,以對抗中國攻擊。

掌握相關事宜第一手資訊的兩名官員告訴路透社,民主進步黨由總統蔡英文領軍,正致力研擬至2025年的詳盡預算規畫。

其中一名官員指出,蔡總統和她的團隊一再與軍方將領會面,推進訓練與軍備新投資。

國防部提供給路透社的聲明說,當下優先投資項目包括:新型飛彈、無人駕駛飛機、電子戰系統、戰鬥機和彈道飛彈防禦系統。

雖然部分武器將由國內自製,例如8艘潛艦國造的既有計畫,官員指出,台灣提高軍事能力的長期需求,可能意味將向美國採購新武器。

研究亞洲安全議題的美國智庫「2049計畫協會」(Project 2049 Institute)研究員易思安(Ian Easton)說:「如果有3種武器系統,中國的最高指揮部真的希望台灣無法取得,它們將是潛艦、戰鬥機和彈道飛彈防禦系統。台灣當局很聰明地選擇投資這3種武器。」

去年10月,蔡總統宣布,國防開支將每年增加至少2%,可能根據重大軍購需求加以調整。

官員指出,由於今年經濟成長「在軌道上」,台灣國防開支「可能」超出蔡總統宣布的底線。

這兩名官員給路透社的聲明表示:「當局正尋求取消多年的國防開支削減。」

官員指出:「額外的資金短期將用於加強不對稱作戰策略,長期將以國造方式或透過國防採購,升級武器與裝備。」

國防部向路透社證實,電子戰、資訊安全和提高無人機性能,將是今年的優先項目,另外還有升級雷神公司(Raytheon Co)愛國者飛彈防禦系統、洛克希德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 Corp)的F16 A/B型戰鬥機及教練機國造等既有計畫。

國防部同時證實改良飛彈發射車的計畫,但並未說明這是否意味將重啟之前的彈道飛彈計畫,或改良現有的巡弋飛彈。兩者可能都會面臨中國的嚴密審視。

這個區域的外交官員正密切關注形勢發展。雖然只有少數國家與台灣建立正式外交或軍事關係,任何的台灣軍力擴增,都可能複雜化中國的戰略領域。

居住於新加坡的戰略分析家哈克斯利(Tim Huxley)表示:「台海軍事平衡正迅速朝中國傾斜,但要起而對抗中國的行動,台灣新政府的準備更充分。」

分析家說,輕忽國防預算多年後,台灣需要進行不對稱戰爭以及戰機與飛彈防禦等先進戰力的雙方面升級。

不對稱戰爭意味利用有限資源,對戰力更強大對手造成難以接受損害。新加坡拉惹勒南國際關係學院(S. Rajaratnam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研究員許瑞麟(Collin Koh)說,台灣希望仰賴不對稱作戰,使中國攻擊台灣的代價太大,而放棄這麼做。

他表示:「台灣人現在也許無法翻轉權力平衡,但他們可以增強能力,提高中國(攻擊台灣)的代價。」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TOP

美國不再給錢!這兩兄弟趁機抱團

來源: 華爾街日報/日期: 2018-01-11

  巴基斯坦高級官員警告稱,美國上周叫停對巴安全援助,這將拉近巴基斯坦與中國的關系。當前亞洲聯盟格局正在重新調整,美國在亞洲施加影響力的主要對手就是中國。
  巴基斯坦國防部長Khurram Dastgir-Khan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美國懲罰巴基斯坦的做法會拉近巴基斯坦與美國主要對手的關系。他表示,選擇懲罰而不是合作,美國的做法已經削弱這一地區的反恐力量。
  作爲有2.08億人口的擁核國家,幾十年來巴基斯坦一直是美國的盟友,成爲輻射阿拉伯海、伊朗、中國和阿富汗的戰略據點。近年來,巴基斯坦也成爲反恐陣營的一員,是美國超過15年阿富汗戰爭的補給線。
  而與此同時,中國也對巴基斯坦大舉投資,兩國關系的升溫正在重塑亞洲實力平衡。這一關系的基石是中國對巴基斯塔超過550億美元的基礎設施項目投資,遠超奧巴馬(Barack Obama)時期美國對巴基斯坦的50億美元經濟援助。美國的經濟援助並未帶來任何大型基礎設施。
  中國對巴投資的一個目的是促進巴基斯坦經濟發展,從而制衡兩國共同的對手印度。而另一方面,近年來美國日益向印度傾斜,尋求藉此壓制中國在亞洲的影響力。
  特朗普(Trump)政府對巴基斯坦采取了懲罰措施並呼籲印度在阿富汗問題上發揮更大作用,這加快了亞洲地區聯盟格局的調整。
  美國政府表示,在巴基斯坦采取行動打擊利用巴領土作爲避風港的阿富汗叛亂分子塔利班和哈卡尼網絡之前,美方將凍結對巴的20億美元安全援助資金。

9月份,中國空軍參加與巴基斯坦在中國舉行的聯合演習
  巴基斯坦政府堅稱其領土上沒有武裝分子的藏身地,並抱怨稱,近年來,就在巴基斯坦采取最嚴厲的反恐行動之時,美國卻削減了對巴的軍事和經濟援助。
  巴基斯坦外交部長、前國防部長Khawaja Muhammad Asif對美國的聲明作出回應,宣布美巴兩國之間的夥伴關系結束。
  一些美國官員認爲,中國在巴基斯坦問題上所發揮的作用非但沒有對美國利益産生威脅,反而具有潛在的積極影響,並稱中國政府同樣希望巴基斯坦處于零交戰的平穩狀態。
  美國一名高級官員表示,說到底,如果中國希望地區穩定(他認爲中國的確有此意願),那麽中方也會有興趣打擊哈卡尼和塔利班組織。
  這名官員表示,美國已要求中國勸說巴基斯坦打擊武裝分子藏身之處,並對中國政府在試圖修複阿富汗與巴基斯坦關系方面所做的努力表示贊賞。上個月,中國主持召開了中阿巴三國外長會議。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康周一表示,中國有興趣在反恐問題上展開區域合作,但各國不應相互指責和施壓。
  對于美國的做法,中方的回應是發布聲明支持巴基斯坦,同伊朗和土耳其的反應一樣;此外,近年來巴基斯坦與美國的另一個對手俄羅斯也改善了關系,這四個與華盛頓存在緊張或敵對關系的國家都成爲巴基斯坦的新盟友。
  巴基斯坦認爲,美國向印度的傾斜可能會改變南亞的力量均衡局面,並進一步激化印巴之間的核軍備競賽。
  伊斯蘭堡國防大學(National Defense University)巴中關系專家Hamayoun Khan表示,美國現在透過印度人的視角看待南亞問題。他指出,對中國來說,巴基斯坦一定要強大,才能對印度形成威懾。
  巴基斯坦是中國軍火的最大買家,據獨立瑞典智庫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稱,自2011年以來,中國向巴基斯坦供應的防務裝備已遠超美國的武器供應。
  數十年來,中國還向巴基斯坦傳授軍事技術幫助其實現本土生産,其中包括導彈、坦克和噴氣式戰鬥機的技術訣竅。中國已爲巴基斯坦修建了核電站,目前在卡拉奇城外還有兩個核反應堆正在建造。
  自2013年以來,中國通過“中巴經濟走廊”經濟投資計劃加強了與巴基斯坦的長期戰略合作關系。依據該計劃,中國將爲巴基斯坦建設道路、發電廠和一座港口。
  這項計劃爲中國西南部內陸地區打開一條新的貿易線路,當地商品可通過陸路運抵巴基斯坦境內,從瓜達爾港出口,巴基斯坦已將該港口交予中國運營。中巴兩國否認了長久以來外界對巴方將允許中國在瓜達爾設立一個海軍基地的猜測。
  中巴經濟走廊是中國政府發起的“一帶一路”(One Belt, One Road)倡議的旗艦項目,該倡議是一項建設國際物流基礎設施的宏偉計劃。
  來自中國的投資對于執政黨巴基斯坦穆斯林聯盟(謝裏夫派)向選民兌現解決國內電力短缺問題的承諾至關重要。巴基斯坦將于今年9月舉行大選,電力是一個重大難題。
  中國計劃于2018年完成的項目中包括在拉合爾修建一條造價20億美元的公交輕軌鐵路,以及在卡拉奇新建一家燃煤發電廠,耗資同樣高達20億美元。
  特朗普政府表示,叫停援助可能只是對巴懲罰行動的第一步。巴基斯坦政府擔心,該國在獲得多邊貸款和進入國際金融市場方面可能會面臨威脅。
  美國國防部發言人Rob Manning周一表示,美方的期望顯而易見,即塔利班和哈卡尼領袖及襲擊策劃者再也不能在巴基斯坦本土找到安身之處或采取作戰行動。
  巴基斯坦政府可能通過切斷穿越該國境內的阿富汗美軍補給線來進行報複。但巴基斯坦安全官員表示,他們不希望看到巴基斯坦與美國這一全球唯一超級大國長期以來建立的關系走向終結。巴基斯坦政府認爲,這種關系對最終結束阿富汗戰爭的任何和平協議都至關重要。
  巴基斯坦國防部長Dastgir-Khan表示,如果美國疏遠巴基斯坦,那麽在沒有巴方參與談判的情況下,阿富汗問題不可能取得和解。
  隨著巴基斯坦對中國的依賴升級,巴政府將更難以拒絕中國的一些要求。
  《中國-巴基斯坦軸心》(The China-Pakistan Axis)一書作者Andrew Small表示,中國希望巴基斯坦與美國保持友好關系,因爲這將會削弱美印關系。
  另外,中國也希望看到巴基斯坦經濟與全球其他地區融爲一體,而如果美國對巴實施經濟制裁,這一融合過程可能會面臨威脅。
  Small表示,中國現在如何支持巴基斯坦將被看作中國是否忠于夥伴的一個標尺。

TOP

Taiwan Unveils Wishlist for Boosted Defense Spending to Match Beijing

"Two defense officials told Reuters that Taipei is in the process of formulating defense spending plans through 2025. By then, the officials claimed Taiwan's annual military spending will have increased at least 20 percent if not more. That's an increase from about $10.8 billion to $12.9 billion in annual spendin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