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為何獨裁政權都怕聖誕節?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18-1-1 02:40 PM 解除置頂
您是本文第1090個瀏覽者

為何獨裁政權都怕聖誕節?

一向與基督教勢同水火的伊斯蘭世界,除了伊朗與土耳其等較世俗化的國家對「聖誕節」仍採取較為寬容的態度外,近年來隨著基督教與伊斯蘭文明的衝突日益嚴重,對「聖誕節」的敵視也逐漸升高,像是索馬利亞、塔吉克斯坦和汶萊三個國家的政府都在2013年起陸續下令禁止公開慶祝聖誕節,其中汶萊的宗教領袖表示,違反禁令可能會被判囚五年(註1);在今年,更因為美國總統川普在日前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引發穆斯林的不滿,伊斯蘭國(IS)極端組織更威脅要在聖誕節發動恐怖攻擊,讓各國不得不紛紛加強戒備加以防範,使得今年的「聖誕節」蒙上了一層恐怖陰影(註2)。

有趣的是:在由「無神論」的中國共產黨一黨專制統治的中國,最近也傳出中國主流社群平台上湧現不少標籤為「禁止耶誕」的貼文,中國共產黨黨員和家屬也收到指示「抵制西方盛行的節日」,日前中國共青團沉陽藥科大學委員會也發布公告,以「樹立文化自信、抵禦西方文化侵蝕」為由,禁止舉辦與西方宗教節日相關的活動。該公告內容提到,「近年來,受西方文化,個別商家炒作,網絡錯誤輿論的影響,一些年輕人盲目熱衷西方節日」,該文件特別點名的節日為「平安夜」和「耶誕節」(註3)。

此外,根據日本《產經新聞》的報道稱,中國遼寧省正式發出了禁止大學舉行慶祝聖誕節的活動,目的是防止基督教對中國社會更大的滲透。有分析指出,由於信仰基督教的民眾急劇增加,中國政府正在加強對西方文化傳播的限制,數年前,中國的浙江等地,已經出台了不允許搞聖誕活動的禁令。可以看出,中共政府正在致力於思想的完全統一,拒絕外來文化的行政命令必將進一步增加(註4)。

事實上,不光是「無神論」的中國共產黨敵視「聖誕節」,連號稱自己「自束髮以來,即追隨總理革命,無時不以耶穌基督與總理信徒自居」的中國國民黨已故總裁蔣介石,在生前也認為中國的聖人應為孔子,不宜稱耶穌為聖,所以下令「聖誕節」應改稱為「耶誕節」,甚至進行實質取締;根據《BBC》的報導,曾經出現過百貨公司打出「行憲紀念日大特價」的廣告(行憲紀念日也在12月25號),避開「聖誕」/「耶誕」一詞選擇的麻煩。不過畢竟擾民,後來禁令漸漸鬆弛,各種打著聖誕節名號的活動再度出現,但一段時間之內,媒體和官方仍持續以耶誕節為稱呼,保持政治正確(註5)。

事實上,十二月二十五日原本是波斯太陽神密特拉的誕辰,而不是耶穌的生日,在古羅馬曆的這一天,是黑夜最長、白晝最短的冬至,隨著羅馬打敗波斯、引進波斯的太陽神信仰,並將這一天訂為羅馬的國慶日,原本極力排斥點蠟燭、燒香、花飾等被視為異教徒習俗的基督教教會,最後還是在公元四世紀,以紀念耶穌的名義將這個並非耶穌生日的日子訂為「聖誕節」,以降低異教徒皈依基督教的抗拒(註6),近年來,隨著西方國家對於宗教信仰逐漸淡薄,以及「全球化」與消費主義的發展,更進一步的讓「聖誕節」越來越世俗化,宗教色彩亦進一步的降低,而逐漸演變成全球性的節日,這是人類喜歡快樂與熱鬧的本性使然,根本和政治並沒有任何的關係。

然而,中國共產黨與他們的死對頭中國國民黨都不約而同的和伊斯蘭國家一樣對「聖誕節」透過國家公權力對「聖誕節」,除了反映了弱勢文明在面對強勢文明時,因為缺乏自信以至於在自慚形穢下惱羞成怒的加以抵制、禁止的本能反應,更暴露出:所有的獨裁政權由於其政權並非來自被統治者的同意授權下取得,因此對於任何來自西方民主國家的世俗文化都視為洪水猛獸,深恐這些世俗化會衝擊到他們靠著暴力與謊言所建構的不義政權,以至於才會以種種似是而非的藉口來抵制、禁止「聖誕節」這一類明顯無害的外來節日,以掩飾他們既可笑又可悲的心虛。

(註1)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 ... stmas-celebrations/
(註2)https://tw.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20171224/37882831
(註3) 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292248
(註4) http://news.dwnews.com/global/big5/news/2017-12-19/60030521.html
(註5) http://news.knowing.asia/news/eb ... a-9ab4-992e81cb1c48
(註6)https://taiwanwmscog.com/%E8%81% ... %E9%99%BD%E7%A5%9E/

TOP

此地無銀三百兩,害怕西方宗教文化,打敗共產黨.

TOP

TOP

大概是在我小學二、三年級時,有一次學校升旗典禮時,訓導主任問我們說:「明天12月25日要放假了,各位知道是甚麼節日?」,當時台下一片靜默,然後有高年級的學生說:「聖誕節。」

當時訓導主任聽了後冷笑了一下後說:「聖誕節?我們國家哪有這種節日?各位聽清楚:明天是行憲紀念日!」,然後就劈哩啪啦的說了一堆有的沒的,內容不外乎是中國國民黨的那一套政治宣傳,我當時根本聽不懂所謂的行憲究竟是什麼,為何要加以紀念?直到長大後才知道,中國國民黨根本從來沒有行憲過,而是一直在違憲!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2447115

台灣講古:聖誕節為什麼成了耶誕節?
威克
台灣媒體人
2017年 12月 21日


台灣一所大學為歡度聖誕在校園擺設大型聖誕樹。
(注: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

每到年底,台灣各地的天主教教堂都會張燈結彩凖備過聖誕節,但是當年因為蔣介石的命令,聖誕節就成了耶誕節。

本來天主教和基督教的教徒都稱12月25日為聖誕節,但是在大約50年前、蔣介石執政的時候,主管部門正式發出公文,指示聖誕節應該"正名"為"耶誕節",也就是耶穌誕生的日子,官方的說法是中華文化中聖人是至聖先師孔子、亞聖孟子,耶穌不是中華文化的一部分,因此不能稱為"聖誕節"。


聖誕禁令
12月25日按照台灣政府的行事歷是紀念1947年實行《中華民國憲法》的行憲紀念日,在2000年之前都還是所謂的"國定假日",在還沒有下令稱為"耶誕節"之前,百貨公司、西餐廳都會推出特價或者是特餐,連電影院也都會放映好萊塢為聖誕節檔期特別拍攝的大片。

當年蔣介石政府還曾經嚴厲取締以聖誕節為名的特價或者特餐活動,不過對外國人入住的大飯店(酒店)附設的夜總會的聖誕節派對,則可以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所以還曾經出現過百貨公司打出"行憲紀念日大特價"的廣告。

由於造成了不小的民怨,後來雖然沒有明白說撤銷禁令,但是各式各樣打著聖誕節名號的活動重新出現,但是媒體和官方對聖誕節的稱呼一直維持"耶誕節"到現在。

天主教在台灣
天主教的傳教在台灣已經有相當歷史,有正史的可以追溯到清朝咸豐年間,當時天主教教士從西班牙殖民地菲律賓渡海到台灣的南部傳教,所以台灣境內最古老的教堂就位於台灣最南端的屏東,許多的天主教神職人員進入荒山僻壤到原住民的村落傳教。

到了日本時代,天主教教會一度受到限制,但是因為教區是隸屬日本教區,所以相對於基督教的傳教,天主教的傳教在台灣雖然受到限制,但是仍享有一定的保障。二戰結束之後,台灣教區改為隸屬中國教區,神職人員的任命也改由中國教區總主教任命。

1949年之後,天主教教會陸續由中國轉到台灣,教廷駐華公使也遷至台北並且在1966年設立大使館。在這段時間,可以說是天主教教會在台灣的巔峰時期,例如輔仁大學在台灣複校、多個教會在台灣興建教堂並且興辦中小學和高中。

天主教教會在台灣除了傳教、助學以及慈善行動之外,還成立了光啟社,一方面以製作電視節目傳播教義、另一方面也將製作公司的觀念帶進了台灣,另外蔣介石當年也相當倚重天主教的樞機主教以維繫和教廷的關係。

當時的天主教教會的中國主教團因為"反共"而與蔣介石政府的關係密切,但是在1980年代,也曾經發生美國天主教教會神父因為同情台灣本土政治運動而被驅逐出境的事件。

時至今日,已經沒有多少人還記得"耶誕節"的由來,而台灣的天主教教徒人數也不比當年。現在台灣的天主教教徒中許多是來自菲律賓和越南的外勞,因此許多神父也是來自菲律賓和越南,而照顧和爭取外勞的權利也成為了天主教教會的工作之一。


天主教教堂張燈結彩凖備迎接聖誕節的來臨。

本土和大陸教派
蔣介石常被形容是"虔誠的基督徒",但是他所屬的浸信會是1949年之後才來到台灣的北美系基督教教會。最早進入台灣傳教的是隨著荷蘭人到台灣的歸正宗教派教士,但是荷蘭人被鄭成功驅逐之後,傳教活動中斷。

到了清末,蘇格蘭背景的長老教會隨著英國商人進入台灣傳教。長老教會為了以當地語言傳教,曾經以英語拼音的方式編寫了台語、原住民語言的聖經,因此在台灣留下了相當大的影響。

長老教會的教士在台灣的歷史上也留下了足跡,例如蘇格蘭裔的加拿大傳教士馬偕在清法戰爭期間、法國艦隊攻打台灣的時候,曾經為清兵提供醫療救助,並因此而受到清廷的褒獎。

甲午戰爭之後,《馬關條約》割讓台澎給日本,但是民間組織武裝抗日、日本派遣軍隊"平亂",在攻打台南的時候,出面向日軍司令乃木希典議和的就是來自蘇格蘭格拉斯哥的長老教會傳教士巴克禮。

相對於1949年從中國大陸輾轉而來的美以美教會、衛理公會、中華基督教長老教會、基督複臨安息日會,以本土語言傳教的台灣長老教會在兩蔣執政的年代,就被認為是本土政治意識的代表。

1979年,台灣發生"美麗島事件",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牧師高俊明就因為"窩藏"被通緝的施明德而被逮捕並被判刑、引發了國際關注。


台灣基督教和天主教的教徒人口合計大約170萬。

歡樂與宗教
天主教和基督教這兩個"基督宗教"的主流在台灣都有相當長的傳教歷史,這中間歷經清、日以及國民政府3個時代,雖然曾經受到限制或者打壓,但是12月25日的聖誕節或者是"耶誕節"因為他們而在台灣流傳。

12月24日晚上的子夜彌撒、聖誕節當天的禮拜、教徒聚會時所唱的"平安夜"、諸如此類紀念耶穌基督誕生的宗教傳統在台灣的教堂中從未中斷,蔣介石生前如果健康狀況許可,在聖誕夜當晚也會參加禮拜。

而在台灣就算不是天主教或者基督教的教徒,也可以到地方政府凖備的"歡樂耶誕"場地看"耶誕樹"、聽"耶誕音樂",用歡樂的方式慶祝這個曾經被下令叫做"耶誕節"的"聖誕節"。

TOP

根據儒教的教義,理想的政治是「聖人政治」,國家元首必須是「聖人」,只要聖人統治國家,必然是政治清明,而聖人的地位相當於人間神,不許任何人質疑他的權威與智慧。

這種「聖人政治」顯然是個缺乏實證的無稽之談,但是中國歷代的統治者為了鞏固他們的政治權威,不惜自欺欺人,以國家公權力強迫人民相信這一點,進而以人代神,只要掌握政治權勢,人可以對自己與他人封聖封神,因此,即令是像蔣介石與毛澤東這種殺人魔、世紀超級大惡棍,也同樣被中國人奉為神明一般的崇拜!

https://www.thestandnews.com/chi ... %E8%BD%89%E5%8C%96/

要求基督徒拆宗教字畫換習近平畫像 江西省推「信教向信黨轉化」 
2017/11/14 — 12:53


圖片來源:微信圖片

《南華早報》及自由亞洲電台(RFA)引述江西地方政府微信上發布消息指出,地方政府正在基督教信徒眾多的江西上饒市余干縣等地,以「幫教扶貧」為名,推動「信教向信黨轉化」,並清除基督徒家中的宗教字畫,張貼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畫像代替。

根據RFA及截取的上饒市余干縣黃金埠鎮政府的微信圖片,當地政府表示為了「宣傳當的惠農惠民和脫貧幫扶政策,解決信教群眾的實際困難,用溫情感化信徒群眾心中的堅冰」,他們走訪各村,令群眾「自願清除宗教字畫、對聯624處,張貼習主席畫像453份。」不過有關內容現時已經被刪除。

官員:農民無知信耶穌 應該向黨求助

《南華早報》引述黃金埠人大主席齊炎(譯音)確認有此事,他指出,自3月起已有此行動,主要「教導」基督家庭,黨對扶貧的貢獻、以及習近平主席對他們幸福的關顧,「很多低收入家庭因家人得病而變得貧窮,他們於是相信耶穌,希望治療疾病…但我們希望告訴他們得病是實際的事情,能夠真正幫助他們的是共產黨和習總書記。」

他形容,很多農民都很無知,「以為神是他們的救世主」,「我們的幹部工作之後,他們就會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並且認為:我們不應該再依靠耶穌,而應該向黨求助。」他稱,鎮政府已經發放了一千多幅習近平肖像,全部都掛於居民家中。

齊炎指出,黃金埠鎮大約有5000至6000個基督教家庭,佔全鎮家庭佔三分之一。報道引述在余干縣另一鎮的村民,確認有基督教家庭被要求拆去宗教字畫,「如果他們不同意,他們將不會獲得扶貧補助。」

RFA引述美國華人牧師劉貽證實,已從和國內基督徒聯結渠道得知此事。劉貽指,政府從今年7月份開始在江西多地拆除十字架及信徒家中的宗教字畫,「顯示當局意圖讓習近平取代『上帝』,推動『基督教黨化』」。

美國華人牧師:當局有意讓習近平取代上帝

報道引述劉貽表示,地方政府聲稱信徒自願拆除宗教字畫,但他相信其實都是在脅迫誘惑下進行的。劉貽也向RFA表示,近期觀察到中國內地有一些愛國基督教會組織「唱紅歌」、「黨員三人學習小組」等活動,其中不少是由中共培養的「紅色牧師」主導的。

報導又引述一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基督徒稱,地方政府發布有關清除字畫換掛習近平畫像的數字有虛假成分,因為儘管當地政府以取消扶貧款等相威脅,事實上只有很少的基督徒聽從政府指令。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餘幹縣基督教信仰人數眾多,佔總人口的一成以上,正式登記的教堂逾300個。自由亞洲電台早前報導,包括餘幹縣在內的江西省多處政府於今年7-8月,多次下令強拆十字架及教堂圍牆。

TOP

因為金哥貝的旋律,會害貪官被捉..

TOP

現今四十歲以上的台灣人應該從小就經常聽中國國民黨灌輸的愚民思想,吹牛說中國有五千年優秀的文明。

但事實上,這種謊言越來越遭到挑戰而搖搖欲墜,因為從史實來看,中國的文明其實一直都在落後的狀態,只不過由於地理的相對封閉性,才讓中國得以在東亞稱王,但其實中國卻是一直持續從西方(包含印度)輸入較為先進的文明來為他們貧乏的文明輸血,而中國幾個所謂盛世,在本質上也是由非屬作為中國文明主體的夷狄所創造的,像是鮮卑人與突厥人聯手所創建的唐朝,蒙古人所創建的元朝,滿州人與蒙古人所聯手創建的清朝,而且其文明的主流也都是非屬漢文化正統的儒教,而是源自西方的佛教、喇嘛教乃至於更往西的祆教、基督教、伊斯蘭教...等等。

正因為中國的文明始終落後於西方,所以中國人自古以來對西方文明有一種莫名的自卑與敵意,除了靠吹牛自愚愚人的要人相信中國文明是領先世界外,另外就是對於西方的文明異常過敏,總是要透過國家公權力去打壓與禁止西方的事物,即使是連小熊維尼也不例外。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83652

中國窪地》:內亞技術輸入後的兩千年東亞史,不斷重演內陸版「鴉片戰爭」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gūsa

文:劉仲敬

秦趙軍國主義和內亞的技術輸入
周穆王會西王母的傳說並不是在西周時期出現,而是在戰國時期由趙國人製造的,而具體時間段跟趙武靈王胡服騎射很接近。趙人特別強調昆山之玉的運輸線,這跟他們對雲中和代郡的經營很有關係,因為趙人要控制內亞方向的道路,在地理位置上不如秦人方便,但是他們有辦法掌握雲中.朔方一線,也就是通過河套,越過內蒙古草原向西走的那條路線。照趙人記載,昆山之玉是從這條路線來的,沿河套一線,途經趙國,然後再通向洛陽。另外,趙武靈王本人也曾經打算從雲中南下襲擊秦國。趙國的軍事革命,使它由一個比較弱小的國家,變成戰國後期唯一能夠抵抗秦人的力量,這肯定跟胡服騎射有關係,因為文人沒有能力把來龍去脈講得很詳細,所以他們就勉勉強強講了一個胡服騎射的故事,而忽略了這場軍事革命背後存在的很多細節。

到了春秋時期,兵車技術消失以後,趙人和秦人在長平之戰期間動員的軍隊,無疑是一種新式軍隊,這軍隊的原型大致也是來自內亞。昆山之玉輸入的肯定不僅是玉石本身,因為玉石是先秦祭祀儀式和士大夫階級當中代表品級和尊嚴的特殊裝飾品,所以他們在文字記載中特別強調,但是最重要的輸入品,我想還是組織形態和軍事編制。



胡服騎射像,現代雕塑。這騎士可能也是趙武靈王本人,他曾喬裝潛入秦國偵察,企圖從雲中方向襲擊秦軍。

戰國後期的行政革命,基本上是軍國主義革命的附屬產物。所謂郡縣制,它的軍事色彩非常明顯,它最先不是作為行政機構而設計出來的,所謂「郡者,君也」,「郡」帶著個君字旁,因此郡縣制首先是作為一種臨時的軍事部署,在邊境和殖民地產生的。這種制度在邊境和殖民地成型以後,在戰爭壓力進一步加大、有必要全民動員的時候,再把郡縣制普及到內地,甚至是包括首都在內的核心地帶。這種軍事編伍體制,在西亞就對應於由加喜特人和亞述人推動的軍事革命,這些軍事革命的細節在《聖經》關於以色列王朝滅絕的記載中,表現得很清楚。

新巴比倫人和米底人結盟並消滅亞述人以後,他們在進攻巴勒斯坦的過程中,表現出了很多軍事技術,這些技術後來也出現在白起進攻楚國和趙國的戰爭當中。你可以看到,巴比倫人已經搞出了很多專業化的軍事技術,例如騎兵,拿著油瓶的放火隊員,配備破城錘的攻城隊員等等,是高度技術化的軍事組織。現在有些人考證說,墨家之所以在戰國時期產生,就是因為軍事技術和各種專業技術的發展,而墨家是特別擅長於守城的。他們最初的來源很可能就是工匠行會,各種工匠行會掌握一兩種專業技術,為各個諸侯國效命,因為他們跟戰爭的關係特別密切,反而催生出了強烈的和平主義意識形態。還有人推測說,墨家入秦對秦的軍國主義有很大的刺激作用。但無論是不是由墨家直接促成的,至少秦、趙這兩個軍國主義國家,他們在軍事革命當中引用了內亞技術,這是毋庸置疑的。這與他們地理位置有異常密切的關係。


米底人和波斯人在波斯波利斯,石刻。阿契美尼德王朝征服原來的宗主國米底之後,米底人也成為波斯的一份子。



亞述軍隊攻城圖,石刻,前九世紀。他們正使用攻城錘和攻城塔等攻擊城牆,同時士兵們也站在塔頂往城內射箭。

換個角度看統一和分裂
秦亡漢興以後,終漢朝之世,中原王朝的軍事技術基本上可以說即使不是處在退化的狀態,也是處於停滯的狀態。這在很大程度上預示了以後的發展:廣土眾民的大帝國比較容易選擇用金帛賄賂遊牧民族的方式維持內部的穩定,而不像趙國這樣的小國,在強烈的競爭壓力之下,需要盡快跟上周邊的軍事演化節奏。

這樣做有利有弊,好處是使帝國內部的壓力減輕了,通過把東亞地區搞成一個比較封閉的實體,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做到帝國內部的不設防。但是這種封閉是有代價的,在王朝開始的時候,你跟中亞方面的技術落差還不是很大,而到了王朝末年,這個落差就變得很大了。封閉的結果就是,帝國內部的競爭壓力比較低,同時發展速度也大大減慢;邊區那些哪怕是人口很少的部族,由於它的競爭壓力都很大,技術演化的速度就很快。技術落差漸漸擴大,最後落差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帝國邊境會全線崩潰,然後帝國領土會瓦解成一系列小國。你也可以說,以後兩千年的東亞歷史,這個戲碼是不斷重演的。


後梁開國之初的五代十國局勢圖。此時各國均臣服後梁,只有晉、岐、前蜀與吳敵視後梁、依舊奉唐室年號。在劉仲敬看來,在五代十國這樣的多國體系中,充滿競爭,技術演化速度非常快。而廣土眾民的統一大帝國,則陷入技術停頓。

按照比較傳統的觀念,你會把王朝看作是正統的化身,而王朝崩潰只是不值一提的小插曲。但是從技術角度來看,恰好相反,王朝崩潰所代表的是先進技術在短時間內湧入技術低窪區,可以說得刺激一點,這就是一場發生在內陸方向的「鴉片戰爭」:一個因為自我封閉,技術逐步停滯的廣土眾民的帝國,被那些人口很少,但是技術相當先進的少數族群突破了邊境,在這個邊境洞開和帝國解體的過程中,帝國原有領土的技術,發生了重大革命。但是革命的結果,通往下一輪統一的時候,這樣的故事又要重演。

五胡十六國的入侵肯定是扮演了類似的角色,而從西魏北周到隋唐帝國的過程,則可以看成是新一波的入侵和革新,殘唐五代到遼金元清,又可以看成是更嶄新的邊區武士系統的輸入,以上的每一次輸入,都伴隨著軍事制度和政治制度的相應變遷。

相關書摘 ►《中國窪地》:人類文明從兩河流域東擴的兩條主要路線和兩條次生路線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中國窪地:一部內亞主導東亞的簡史》,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劉仲敬

中國從古至今都是秩序窪地

「中國窪地」是一種隱喻,它指的不是中國所處在歐亞大陸東端上的地理低地,而是指和內亞相比,中國在政治秩序和文明上一直是被輸入區域,是技術、文明發和秩序的窪地。中國只能向朝鮮、日本輸出,而無法向西方輸出,這本身就說明了中國政治窪地的性質。

這和我們耳熟能詳的「歷史」的看法大不一樣。中國怎麼會是秩序窪地?中國不是四大文明古國且唯一存續至今嗎?中國不是具有五千年文明,擁有燦爛的文化和科技(四大發明)嗎?中國不是只有到了腐敗顢頇的晚清,才在鴉片戰爭所代表的西方帝國主義勢力的入侵下,屈辱地衰落了嗎?

實際上,上述「歷史事實」僅僅存在一百多年,是由晚清的華夏士大夫階層「製造」出來的神話,屬於事後建構,「中國」作為國家存在至今也只有一百多年,古代東亞從來不存在一個叫「中國」的國家。

今天的中國,依舊被共產秩序主導

在劉仲敬的解釋體系裡,晚清以來東亞的政治秩序之所以被殖民主義和共產主義主宰,更能彰顯出東亞乃是秩序的窪地。因為大自然厭惡真空,秩序生產力強的地方,自然而然的就會被秩序生產力弱的地方造成的低氣壓所吸引,導致秩序從一方輸入到另外一方。所以,殖民主義在因為歐戰的因素而逐漸撤離中國之後,只有蘇聯才有辦法填補東亞這塊巨大的秩序真空。

共產主義秩序在短短幾幾十年就主宰了東亞的中國、朝鮮和越南,然而,共產主義秩序卻沒辦法主宰歐洲國家。為什麼呢?這裡面隱藏的,就是東亞歷史上從來沒有人提及的大哉問,這個大哉問又和東亞歷史的真相密切相關——那就是,中國自古以來就是秩序的窪地,而西方的歐洲正是秩序的源頭。

劉仲敬 中國窪地:一部內亞主導東亞的簡史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秩序輸出:內亞如何主導、宰制東亞的歷史?
──《中國窪地:一部內亞主導東亞的簡史》新書分享
時間:11/24 (五) pm 7:00-9:00
地點:金石堂城中店 3樓金石生活學堂(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119號3F)
主講:富察(八旗文化總編輯)
活動簡介:

內亞和東亞這兩者之間的關係就像是英國人和印度帝國之間的關係。內亞是征服者,東亞是被征服者。內亞是秩序的輸出地,東亞是秩序的輸入地。內亞是秩序的高地,而東亞是秩序的窪地。

秦漢帝國滅亡以後的一千多年來,東亞的統治者都是來自於內亞或者其他地方,不是內亞本身,就是內亞的代理人,東亞自身已經無法統治自己。這種狀況一直到晚清,陷入中國窪地中的大清被來自海上的殖民主義秩序主導,並瓦解而誕生中國,然而當殖民秩序撤出時,中國迅速被來自蘇聯的共產秩序再次征服。這就是劉仲敬的歷史解釋體係下,中國史所呈現的新圖景。他的觀點見仁見智,但卻有助於我們跳出既有的歷史解釋框架,探索另外一種可能。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TOP

聖誕夜狂歡.....快槍俠

TOP

捉到中國高幹副所長了.....

TOP

中國政府怕人民歡渡聖誕節_吃習包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