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誰能懂,枯葉的那殤

您是本文第31個瀏覽者

誰能懂,枯葉的那殤

一個人的屋頂,細品著天空的陰霾;一個人落寞的背影,襯托著季節的蕭條。環抱自己的雙手從肩上滑落,任風拂過我憂傷的表情;任雨奪走僅存的溫度,隨之身體冷了,心亦冷了吧,那樣,也許就能體會下生命的終結,她亦是一樣吧。

此時,我又想起了她,一個老女人。曾經在兒時的記憶瞬間浮現在眼前。是啊,時間的沙漏沉澱著的是無法逃離的過往,而她給的卻是那快樂的童年,曾經的曾經她那不成調的歌謠裏似乎藏著童話的影子。而如今她真的老了,很老很老了,臉上那一道道深深的皺紋,找不到一絲的紋理;佝僂的背,遠看像一張弓,很彎很彎的弓,弓射出箭後會恢複,減少了弧度,而她不會。不會了。我是那樣深愛的她,是她給了奶奶一樣的疼愛,是她給了我除父母外的關懷,是她讓我知道了人一輩子有時的付出不一定要去計較得失與回報。見到她的時候,我不知道怎么去表達,表達對她的那份敬愛。也許是找不到更好的言辭,也許是有些話遠比不上行動更能注入人心,所以僅能為她做的也只有在她的雙膝旁聽她念叨那曾經的過往一遍又一遍。

電話旁誰仍在呼喚我的名,思緒會一直暫停。即將枯萎的落葉期盼著看一眼新生的嫩芽,而誰又忍心去拒絕一個老人持在心裏的那份念想。所以外婆你一定要好好的好好的。窗外頭的風在吹著,那就拜托吹得輕一點,再輕一點。因為你說的要等我工作了,等我掙錢給你花的。所以為了讓我能去兌現,答應我堅強的熬過去,因為夏天不遠了。

90多歲的高齡,算老了,很老很老的那種。瘦弱的軀體,輕輕的攙扶著你,我都會怕你隨時會失去平衡。你是個可憐的女人,同時又是個堅強的女人,中年守寡,可你還是撐過去了。現在的你不是子孫滿堂了嗎?您該想福了是吧?您可以懶懶地躺在床上吆喝子女,媳婦,姑爺為您做您需要做的事情。是么?真的是這樣么?誰都逃脫不了生命的輪回,誰都會老去,誰都會有那么一天,躺在床上,忽高忽低地呻吟,希望的是身邊有那么一些人,不離不棄的守候在身邊,陪伴著自己一直走到生命的終結。想想這些,作為子女作為晚輩的我們還要互相推脫,去找個算上合適的借口去推脫贍養老人的理由么?應該么?父母在我們小的時候有嫌棄我們的不懂事後就不養我們了么?沒有吧?不行吧?每個人活著潛意識裏都會擔負著責任,贍養父母,就像撫養子女一樣,就是那么的理所當然。

聽媽媽說,你不想回去,不想在回到老家去,也許那裏給你留下的是一段心寒的記憶。當初的決定讓你誓死都不願在回去了,出了那道門,撇開了曾經的一切一切。你是難過了吧,他們沒有過多的挽留;你覺得心寒了吧,不然你不會決然地離去。老年離家的滋味到底是怎么樣的?落葉總想歸根的,那裏有你熱愛的故土,那裏有你太多太多好的與不好的年輕往事,誰會明白你堅決背後的楚痛。如今又要回去了,你的心是怎么想的,有誰在聽你說話,有誰在問你的意見,而又有誰在考慮你的感受。你是老了,是不是也像小孩子一樣,騙騙就妥協了?騙騙就聽話了?想想我覺得好難受好難受,而作為你的外孫女我又能做到的是什么?我有什么能力去說服他們。我想改變這一切,但我到底要怎么做?

即將掉落的枯葉,你是那樣的迷戀依附著枝頭,但是誰能真真體會到你那內心的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