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河南現神秘古村如迷魂陣 進村易出村難

您是本文第60個瀏覽者

河南現神秘古村如迷魂陣 進村易出村難

來源: 大河網/日期: 2017-11-13

直陽廟

  在中國廣袤的疆域中,很多地方的一些角角落落裏有著很多神秘神奇的東西存在著,還有很多很多的東西值得我們去探索發現。在商丘睢縣,就有著這麽一些神秘的古村落,猶如“迷魂陣”,讓人進去之後不辨東西南北,甚至在裏面轉來轉去出不來。
  筆者的方向感曆來很好,因爲工作的緣故多年來在一線鄉村考察采訪人文古迹,走訪了千余個村落,極少迷方向。然而在睢縣河堤鄉采訪的過程中,一個古村落不但讓筆者辨不清東西南北,而且三次探訪之後依然要靠指南針辨識方向,由此愈加感到坐落于平原地帶的該村布局之神秘。當地村民說,不僅僅筆者是這樣,凡是到村裏來的人,都會不辨東西南北。據說,穆桂英曾在這裏擺過“迷魂陣”,或是諸葛亮在此擺過“八卦陣”,才形成如此奇怪現象。而每年來該村考察的國內外探奇者不下于千人。這個村莊名“任莊”,人稱“迷人村”。
  更爲神奇的是,河堤至任莊一帶還流傳著一些讓人揣測不透的俗語典故,如“撐死馬六,餓死任莊”“南張莊,東集上”“東西伸地,地南頭”,這又是爲什麽呢?今天,筆者將與廣大讀者一起探訪睢縣幾個神秘的“迷人莊”。
  任莊村:進莊猶如迷魂陣不辨南北和西東
  河堤嶺寨南500米,有一個被稱作擺了“迷魂陣”的古村落任莊,當地村民俗稱“迷人莊”。得此名是因凡是出河堤嶺南門,經過任莊時,去西南小朱莊或去正南馬六村的外地人,全部迷轉方向。63歲的村民賈正義告訴筆者:“外面的人來到俺們村裏,沒有不迷方向的。有個賣雞的,在俺莊曾轉一天沒轉出去。俺莊稱‘迷人莊’方圓百十裏都知道。”
  爲什麽人們到了任莊多會迷轉方向呢?賈正義的妻子台景真快人快語接過丈夫的話茬說:“老輩人都說,穆桂英曾在此擺過迷魂陣。睢甯柘交界一帶,有72座營,那就是穆桂英在那安營紮寨留下的。俺莊就是戰場,她在此擺下‘迷魂陣’而戰勝了敵人。”而66歲的村民任洪立則是另一種說法:“在三國時期,諸葛亮與曹操打仗時,在此擺過八卦陣。把這裏的地形地勢擺布得斜斜歪歪,不東不西,不南不北的。所以,這裏容易迷人。”事實真的是這樣嗎?筆者經查閱史料,穆桂英本就是個文學傳奇人物,其原型爲明末戰功卓著的女性軍事統帥、民族英雄秦良玉。曆史上既然無穆桂英其人,那麽由她安營紮寨擺“迷魂陣”之說也就沒有了史實基礎。而關于諸葛亮在此擺八卦陣,當時豫東屬曹操管轄之腹地,自劉備請諸葛亮出山,只在長江流域、西南和西北地區征戰幾十年,從未來過這裏,所以此說也不可靠。
  那麽,任莊被稱爲“迷人莊”的原因到底是什麽呢?筆者進村後,即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平常村落的堂屋一般是坐北朝南,而任莊則是什麽朝向的都有,朝南的,朝西南的,朝西北的,朝東的等。57歲的村民任瑞民說:“俺莊的房屋朝向與地勁有關。自老輩以來,俺這裏的地勁都斜,所以房屋依地勁蓋的什麽朝向都有,道路也都是斜的,這也是到俺莊容易迷的原因。”任瑞民所說的“地勁”即是地勢。筆者對此深有同感,任莊橫向穿村的一道主街我認爲是東西方向,而實際上是東南、西北朝向。據《任氏族譜》載:“明初移民(專題)到河南,洪洞遷睢立家園。州城東南建宅舍,以姓名村遂家焉。”任氏于明初于此建村之時,這一帶河流縱橫交錯,嶺崗高地各抱地勢,並非平時的“十”字形正南正北方向,于是依斜地勢而修路蓋房建村,形成了至今的村落結構。
  已在河堤鄉工作26年的河堤宣統委員、副鄉長孫永振可謂是“河堤通”,在引領筆者前往探訪任莊時說:“我初到任莊,也是次次迷方向,後來來得多了,才不迷。”對于任莊容易“迷人”的原因,他認爲,該村的道路與房屋都斜是主要原因,該村中心點分出的向東、東南、西南、西北、東北幾條道路如風車形呈放射狀,且在外圍沒有形成循環圈,無論走哪條路如要返回,必須走原路回街中心。
  當地流傳的“撐死馬六,餓死任莊”頗耐人尋味的俗語,也與任莊的房屋朝向有關。任莊的一條主街非正東正西方向,而是東南、西北朝向,村裏的房屋也依主街而建,因此堂屋大多爲西南朝向,也就是我們平常所說的“主房朝陰”。過去沒有鍾表,看日頭定做飯吃飯時間,太陽正南即吃中午飯。任莊堂屋朝陰(偏西南),以其堂屋看太陽正南的時間已是下午三四點,中午飯吃得特別晚。而任莊南側的馬六村房屋因隨孔莊溝河流走向大多建得朝陽(偏東南),正午來得早,約十一點已吃中午飯。因此,當地人以此傳“撐死馬六,餓死任莊”。
  河堤集:崗嶺河流定村向漩渦地勢如迷宮
  任莊村“迷人”的地勢,最初是因依河堤的崗嶺走勢建村而造成,由此形成堂屋朝陰偏西30°的現狀。同是依據崗嶺建村的河堤集,按指南針(子午)方向論,也是朝陰偏西30°(朝西南),兩村朝向相同。在河堤集西南方向,有個村莊南張莊,與馬六村一樣,因隨村東孔莊溝河流西北、東南走向,房屋朝陽偏東20°(朝東南)。因此,引起了人們的錯覺:房屋朝陰的河堤集上的人們,看西南方向的張莊,就好像在河堤集的正南方向,稱之爲南張莊;而房屋朝陽的南張莊的人們,看東北方向的河堤集,就好像在南張莊的正東,所以稱之爲東集上。因此,才有當地廣泛流傳的“南張莊,東集上”這句不易理解繞人的俗語。
  在河堤集一帶,還流傳一句“東西伸地,地南頭”讓人摸不著頭腦的俗語。這又是怎麽回事呢?爲什麽河堤和任莊稱爲東西方向伸的地段,而邵樓則稱爲南北方向伸的地呢?其實,這同樣與村莊的坐落朝向有關。在河堤集的東南,有個村莊邵樓,與南張莊、馬六村一樣,房屋朝陽偏東20°(朝東南)。因此,同樣引起了人們的錯覺:房屋朝陰的河堤集上的人們,看東南方向的地塊,就好像在河堤集的正東方向,稱爲東西向地伸;而房屋朝陽的邵莊的人們,看西北方向的地塊,就好像在邵莊的正北方向,所以稱之爲南北向地伸,邵莊居于地伸南頭。其實,正確的方向應是東南、西北地伸。
  更神奇的是,在任莊村東北角400米、邵樓村西北角的1000米、距河堤嶺寨東南角300米處,有一漩渦形地勢。人們若站在此地核心點上,發現各個方向的地壟均由腳下而生,延伸向四面八方,就像人頭頂上的“旋”一樣,又似一個光源點散發出無數射線。筆者身臨其境,仿佛進入迷宮一樣,在平原地帶實屬罕見。人們在此地段分不清東西南北。
  看來,都是方向惹的緣故。而南張莊、馬六、邵樓再往南的小朱莊、邢莊等村則恢複了正常的南北朝向,子午方向較爲正確。正因如此,河堤嶺一帶村莊的坐落朝向、地段方向別致情趣,村與村之間的道路方向交錯如蜘蛛網般,時至今日仍保留著原始走向,外地陌生人至此最容易迷失方向。這一特殊地貌約有兩平方公裏,時至今日,還保留著這一不可思議的景象。在1958年至1978年農村土地大規劃時,這一帶地域是沒有規劃的死角。當時規劃人員無從下手,只好作罷。何年才能規劃出東西南北方向來,有待時間來解決了。
  漫雪村: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路路通
  在河堤嶺西北,有一個村名富于詩意的古村落——漫雪村。據《河南省睢縣地名志》載:“明初,孫氏由安徽渦陽乞討至此,適大雪彌漫,落戶成村,故名。”其歸屬明代屬錦翠鄉,清代屬長崗社,民國屬四區長崗,1974年屬範窪公社、鄉,2005年屬匡城鄉。全村千余人,以孫姓爲主。
  漫雪,是一個村落道路布局十分奇怪的村落。上世紀90年代,妻子去睢縣漫雪村找同學,其同學帶著去她家裏,從村頭開始便迂回曲折,七拐八拐之後方到同學家。更令人驚奇的是,這個村的道路不但曲折,而且都是“?B”字形的路:走著走著,看見前面是堵牆,貌似無路可走了,可是走到牆前就會發現,牆的這側還有一條南北向或東西向的直路。順牆向左或向右拐沿路走,不久同樣會發現前面仍是一堵牆無路可走的情形,可走到牆前依然會發現“?B”字形的路。整個村落的道路如此交錯相通,猶如迷宮一般。初次進村的人,很容易迷路。加之每條道路又非常狹窄,易守難攻,據說抗戰時期村民曾利用此優勢,狠狠打擊了敵人的囂張氣焰。
  去年10月,筆者專程到漫雪村考察探訪。在60歲的村委委員孫志民的引領下,體驗了在村裏“柳暗花明又一路”的奇特現象。孫志民講,這些“斷頭路”的形成,與當初建村時的整體布局缺乏規劃有關。又有村民神秘地說,或許這就是老前輩因某種原因布下的“局”,要不怎麽會在初建村時就以“?`”形縱橫主街交于村北部呢?看來,漫雪神奇的村落布局還需繼續探討。
  王行村:村中道路如磨盤進村容易出村難
  在河堤嶺西北的後台崗有個王行村,也是一個“進得去,出不來”的“迷人莊”,頗具神秘色彩。據該村69歲的村民王國昌講,常有做買賣的外鄉人進入王行村迷路,在村裏來回繞圈子又回到原來位置,若沒熟人帶路很難出村。爲什麽會出現這種情況呢?王國昌說:“王行村的街道自古沒有正街,全部爲迂回之路,稱爲磨盤街。村裏的房子,原來都是依磨盤街道而建,不按豫東傳統的坐北朝南,只是近些年才改變過來。”
  有說法講,王行村落的布局與古夏王陵寢有關。王行,原名夏陵村,爲夏代國王守陵人聚落。明代,王氏族人更村名“夏陵”爲“王行”。整個村子按照八卦理論布局,村民所說的“磨盤”,是太極陰陽魚圖的圓周。夏陵居于中心,爲八卦陣的基點,以此爲中心,向外延伸的小巷縱橫相連,似通非通,猶如迷宮一般。外人進入小巷,往往好進難出,甚至迷失方向。而此背後蘊含的則是博大精深的八卦玄機,實乃豫東古村落中的奇景,具有較高的研究價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