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馬英九介入慶富聯貸案?週刊爆一封「關鍵信」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17-11-11 09:10 AM 解除置頂

台北耳語:國防自主成空談(郭淑敏)

承攬海軍獵雷艦案的慶富造船,不僅無力繳息違約,還涉及詐貸案,行政院前天發布調查報告,揭露國防部與第一銀行的嚴重缺失。令人訝異的是,獵雷艦從招標到聯貸過程,竟如此草率,各個環節的監控機制付諸闕如,讓慶富如入無人之境,若以如此工程品質,蔡政府力推的國防自主產業,全都成為空談。
依行政院報告,前年9月慶富曾為了獵雷艦資金問題,向總統馬英九陳情,府函轉給政院。之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為此召開2次會議,依簡說法,他沒指定承貸銀行,全由銀行自行評估。但黨政人士透露,簡召集會議時,慶富董事長陳慶男赫然在場,儼然是在開協調會。

中間沒鬼誰相信其次相關人士也比較馬政府與蔡政府收到慶富陳情函的作法。陳慶男今年4次發函向蔡總統陳情,內容主要是鑑於「國艦國造」為重大政策,盼府方能協助慶富與融資銀行的合約可以有所調整。府方第一次函轉政院,政院認為還是應依合約而行,給了軟釘子,慶富才一而再、再而三的發函,不過府方未再轉給政院。該人士說,當時慶富已傳出財務危機,政府不可能協助去改合約。
獵雷艦案若是政策,政院協調公股銀行聯貸,不能說不對。問題就在,慶富先天不足還可得標,要說中間沒鬼誰相信?

https://tw.news.appledaily.com/headline/daily/20171104/37835737/

TOP

指慶富案是世紀大弊案 學者:馬英九該向全民道歉!

2017-11-04 11:06〔即時新聞/綜合報導〕行政院調查慶富案,發現前總統馬英九曾檢附慶富的陳情信,發函行政院並用密件處理,此舉讓外界質疑馬也牽涉其中。對此,台師大政治所教授范世平在臉書表示,無論如何馬英九都該先向全民道個歉。
  • [url=][/url]前總統馬英九任內受理慶富的陳情信,當時總統府並以密件發函行政院,引發外界質疑,馬英九則強調「對自己的清白非常有信心」。(資料照,記者張嘉明攝)
「馬英九難道不該為慶富案,先向國人道個歉?」范世平表示,雖然慶富案還在調查,但從目前事證來看,根本是世紀大弊案。身為三軍統帥的馬英九,若是知情就是上下串通、圖利貪腐;若是被欺瞞,那就是顢頇無能、愚蠢昏君,因此「無論如何,他都該先向全民道個歉」。
范世平指出,慶富根本是詐騙集團,但卻能打通各種環節,「背後是盤根錯節的政商關係」,呼籲蔡政府要趁這個機會解構這幾十年來的「權錢交易結構」;若有綠營人士涉入其中,也希望賴揆能清理門戶不要寬貸。
此外,范世平也質疑,慶富與台船在審查時竟然同分,這根本是「奇蹟」,最後靠抽籤決定由誰得標就像把國家安全交給「天意」,「我真懷疑那個籤筒,好籤是否黏在籤筒某處,而慶富早知道了?」。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 ... 243030?utm_medium=P

TOP

蔡慶年歷任扁、馬時代要職 獵雷艦將究責一銀相關主管


遭撤職查辦的前第一金董事長蔡慶年。(資料照,記者盧冠誠攝)


2017-11-05 09:21〔記者盧冠誠/台北報導〕獵雷艦風暴持續延燒,主辦聯貸案的前第一金控暨第一銀行董事長蔡慶年遭撤職查辦。一位公股行庫高層認為,不只蔡慶年,一銀當初承辦這案子的相關人員都會被追究責任,後續發展至少還會再弄個半年。
  • [url=][/url]針對獵雷艦聯貸案,一位公股行庫高層認為,第一銀行當初承辦這案子的相關人員都會被追究責任,後續發展至少還會再弄個半年。(記者盧冠誠攝)
政府基層體系出身的蔡慶年,早在前總統李登輝時代就逐漸嶄露頭角,專業的文官背景,曾擔任財政部金融局副局長、財政部國庫署副署長及署長等要職,並在前總統陳水扁及馬英九任內,出任多家公股行庫董、總等職務。
與蔡慶年熟識的一位行庫高層表示,蔡慶年的個性雖然比較強勢,但人還不錯。另位一銀基層行員則說,蔡慶年2010年7月擔任第一金董座以來,7年多下來,確實看到第一金有許多改變及進步,獲利及績效更明顯成長,他原本明年就要屆齡退休,卻因慶富聯貸案提早下台,而且是為了配合政府「國艦國造」的政策,讓人不勝唏噓。
行政院上週四公布「獵雷艦專案調查報告」,直指慶富造船205億元聯貸主辦行一銀有5大缺失,同時宣布蔡慶年撤職查辦。行政院清查發現,慶富當初尋求聯貸主辦行,陸續遭到台灣銀行、兆豐商銀、台企銀、合作金庫銀行等多家公股行庫拒絕,最後才找上一銀;雖然蔡慶年始終以「沒有受到來自高層的壓力」回應,但從參貸行都是公股行庫、沒有一家民營銀行來看,不難發現該案除了配合政府政策,還有來自上級「特別關注」的可能。
蔡慶年表示,會靜待司法調查以釐清事實真相。行政院長賴清德日前亦指出,慶富案的調查務必全面,而且要徹底、沒有上限。外界同樣期盼,馬政府時代就捅出簍子的慶富案,能夠早日水落石出。

http://news.ltn.com.tw/news/business/breakingnews/2243776

TOP

獵雷艦案 擬重新建案或重新招標

2017-11-05與慶富解約可能性 愈來愈高〔記者涂鉅旻/台北報導〕慶富承攬獵雷艦案引發財務危機、履約問題,據了解,國軍原擬定繼續履約、其他船廠承接、解約、撤案等四大方案因應,但隨著案情進展,慶富「繼續履約」的可能性愈來愈低,「解約」的可能性已是最大。軍方人士表示,若國軍和慶富解約,將「重新招標」或「重新建案」,補足我國反水雷戰力空缺。
  • [url=][/url]國軍若與慶富解約,現有六艘永豐、永靖級獵雷艦性能提升,將是填補戰力空隙的備案。圖為永靖級獵雷艦。(資料照)
現有艦艇性能提升 列為選項據透露,如軍方和慶富解約,將有兩種方案可執行,第一案為「重新建案」,也就是「撤案」。國軍將自「提升現有六艘永豐、永靖級獵雷艦性能」及「其他替代作為」兩種方案擇一執行,不再執行「康平專案第二階段」獵雷艦案相關計畫;另一方案為「重新招標」,即依照現有的獵雷艦需求規格,重新向國內廠商招手。
若重新招標 恐延宕三至四年據了解,如國軍採取「重新招標」,須重估預算、蒐集商情、重擬標案與編列預算、規劃招標、公開閱覽,光這些行政程序,至少須花兩年時間;若再加上整合船廠意見、重新取得輸出許可,全案可能延宕三至四年。
至於其他船廠承接部分,國軍曾在上月底送立法院的專案報告提及,如國內其他船廠、法人願意承接慶富經營權,此方案有利於確保他國對我輸出許可不變,台船日前也表達欲承接此案的意願,但據了解,就慶富目前的財務狀況,其他船廠亦需評估自身財力能否負荷,機率並不高。
不過軍方人士也說,國防部欲與慶富解約,必須確認慶富有無破產、延宕合約或違法變造合約等情形,如無上述情形,軍方貿然和慶富解約,將「站不住腳」。因此,軍方仍靜觀其變,如被銀行團「抽銀根」的慶富正式聲請破產,軍方將立即解約。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1149286

TOP

獵雷艦案究責 海軍現役3上將遭點名!


獵雷艦案究責,主持標案的國防部副部長蒲澤春(時任海軍副司令)、執行專案管制會議的李喜明與黃曙光3名海軍上將恐怕難辭其咎。(慶富提供)


2017-11-05 09:55〔即時新聞/綜合報導〕行政院專案小組2日公布獵雷艦案調查報告,指出國防部有5大缺失,專案小組主要把矛頭指向履約未嚴加控管,媒體報導指出,主持標案的國防部副部長蒲澤春(時任海軍副司令)、執行專案管制會議的李喜明與黃曙光3名海軍上將恐怕難辭其咎。
獵雷案從2012年跨越4位海軍司令根據《上報》報導,行政院公布調查報告,主要針對修改招標規範不合理與履約未嚴加控管進行檢討,除上述3名海軍上將有督導不周責任外,另外由於獵雷案從2012年起跨越董翔龍(退役)、陳永康(退役)、李喜明(現任參謀總長)與現任的黃曙光等4位海軍司令,且參與此案人員多達百人以上,國防部需要時間釐清行政責任。
「籌建獵雷艦案」由董翔龍核定報導認為,「籌建獵雷艦案」是由已退役前海軍司令董翔龍核定,且獵雷案建案與確定以最有利標以及評選委員,都是在董翔龍任內確定,因此這部分董翔龍恐要負起最大責任。
至於確定慶富得標則是在前海軍司令陳永康任內,加上招標主要由時任副司令的現任國防部副部長蒲澤春進行,報導指陳永康與蒲澤春要負的行政督導責任不比董翔龍低。
目前立委已建議國防部對於行政疏失究責,外傳只要有蓋章的相關人員,無論階級高低,或是退役、現役都要究責到底,因此核定的前海軍司令董翔龍、陳永康以及現任副部長蒲澤春等人都將列入究責範圍。
此外報導提及,李喜明在海軍司令任內,對於專案管制中對專用造船廠進度大幅落後,卻未能積極有效改善與管控,恐應負起督導不周責任。至於現任海軍司令黃曙光雖是在慶富詐貸案發生後,但無論是行政責任或是履約督導的失能,都是要由現任司令概括承受,因此現役3位海軍上將蒲澤春、李喜明與黃曙光恐難辭其咎。



「籌建獵雷艦案」是由已退役前海軍司令董翔龍核定,且獵雷案建案與確定以最有利標以及評選委員,都是在董翔龍任內確定,因此這部分董翔龍恐要負起最大責任。(資料照,記者羅沛德攝)


國防部副部長蒲澤春。(資料照,記者朱沛雄攝)


國防部軍政副部長李喜明。(資料照,記者朱沛雄攝)


海軍司令黃曙光。(資料照,記者張忠義攝)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2243765

TOP

獵雷艦風暴 李喜明等5海軍上將受追查


  • 2017/11/05 1752
  • 210

行政院專案小組,日前公布獵雷艦案調查報告,專案小組把矛頭,指向海軍沒有針對履約狀況,嚴加看管,這也意味著,主持標案的國防部副部長蒲澤春、執行專案管制的參謀總長李喜明和現任海軍司令黃曙光,加上退役的陳永康和董翔龍一共5名海軍上將,將被追查。

獵雷艦案,立委要海軍別亂開支票,因為可能讓面前這位負責核定標案的國防部副部長蒲澤春,下不了台。行政院大動作,徹查慶富獵雷風暴,更宣示調查無上限,這讓近5年的4名海軍司令,都難辭其咎!

首先是退役上將董翔龍,「籌建獵雷艦」的需求規範書,最有利標方式和評選委員,都在他任內確定;接任的陳永康,在任期間,完成獵雷艦的邀商、招標和決標。而當時的副司令蒲澤春,因為主持招標和修改規範,同樣脫不了關係。而簽約完成後,原本該在去年(2016年)完成的船廠,至今不見蹤影,嚴重違約,現任參謀總長李喜明,在接棒司令後,沒善盡監督,也被記上一筆。如今慶富詐貸,獵雷艦進度延宕,站在火線上的現任司令黃曙光,勢必概括承受,所有責任。加起來,一共5位海軍上將,被列入追查清單。

立委強調,就算得究責也別先亂扣帽子,但怪的是,蒲澤春還沒擺脫行政責任,卻身兼調查小組成員,外界難免質疑球員兼裁判。另一方面,立委黃國昌也在臉書上,痛罵前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為了幫財務狀況不佳的公司喬出無擔保貸款,竟濫用職權,施壓公股銀行董事長,同意放款,已經觸犯《貪汙治罪條例》;更指控一銀前董座蔡慶年是共犯,也違反金融法規。黃國昌放話,將在6日早上,去北檢告發兩人。中央和國會議員都出招,要讓獵雷艦弊案無所遁形。(民視新聞葉郁甫、簡士峰台北報導)

https://news.ftv.com.tw/news/detail/2017B05P03M1

TOP

《慶富案》說謊掩護上位濫權者? 黃國昌今告簡太郎

2017-11-06〔記者楊淳卉、陳鈺馥/台北報導〕獵雷艦案持續延燒,行政院上週公布調查報告,除第一金控董事長蔡慶年遭撤職,更直指時任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召開兩次會議協調聯貸案,引發質疑。對此,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今將赴台北地檢署,具狀告發簡太郎及蔡慶年,追究兩人刑責,「是不是要繼續撒謊掩護更上位的濫權者,讓他們自己在司法程序中好好想清楚」。簡太郎回應,他是依法行政、本於職權,尊重黃國昌要提告,「大家法院見」。
  • [url=][/url]獵雷艦案持續延燒,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今將赴台北地檢署,具狀告發簡太郎及蔡慶年,追究兩人刑責。(資料照)
指控簡違法 蔡慶年涉共犯關係黃國昌指出,簡太郎擔任行政院秘書長時,為幫財務狀況不佳的慶富公司喬出兩百多億元的無擔保貸款,違法濫用職權,傳呼公股行庫董事長至其辦公室,召開無記錄的秘密會議施壓,明顯觸犯「貪污治罪條例」第六條重罪;與簡太郎存在共犯關係的蔡慶年,也觸犯「金融控股公司法」、「證券交易法」特別背信罪等多項重罪。
黃國昌受訪質疑,當其他公股行庫紛紛拒絕慶富的貸款申請,為何總統府要求行政院處理慶富董事長陳慶男的陳情後,一銀突然決定主辦此超過兩百億元之無擔保聯貸案?
黃國昌指出,簡太郎把相關部會與公股行庫找來行政院辦公室,密室幫慶富喬貸款,甚至讓貸款當事人陳慶男大剌剌參與,「行政院秘書長可以做這種事嗎?」會議沒有開會通知和記錄,難道不是為了逃避日後的監督與舉發?而時任總統馬英九在九月初轉函,簡太郎九月十八日就召開第一次秘密會議喬貸款,這樣還可以說與馬英九的交辦沒有關係?
簡尊重黃提告 「大家法院見」對於相關質疑,簡太郎指出,真金不怕火煉,他一切做為均有所本,奉勸黃國昌不要在立法院言論免責權的保護傘下,「無中生有、無的放矢」。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1149552

TOP

獵雷艦案 海軍3上將恐遭懲處

2017-11-06李喜明、蒲澤春、黃曙光可能涉督導不周等責任〔記者羅添斌/台北報導〕行政院日前公佈獵雷艦案調查報告,並指國防部的懲處名單很快就會出爐,不過獵雷艦案從二○○八年涵蓋至今,包括參謀總長李喜明上將、國防部軍政副部長蒲澤春上將以及海軍司令黃曙光上將等三位現役海軍上將都曾參與,屆時恐因過程中涉及督導不周等不同事由,難逃被懲處的命運。
  • [url=][/url]蒲澤春(資料照)
  • [url=][/url]黃曙光(資料照)
  • [url=][/url]李喜明(資料照)
國防部發言人陳中吉昨天表示,國防部針對獵雷艦案成立專案小組,目前還在調查,由於期程涵蓋多年,需要一點時間還原過程,對於外界猜測的究責名單,不做評論。
軍方官員說,目前依各階段疏失進行檢討,已有初步的懲處建議名單,但仍需一點時間層層核定。他強調,中將層級以下的軍官懲處,由國防部核定,上將的獎懲是總統權責,屆時還要提報給總統核定,政院及軍方都希望儘快有個結果。
政府籌建新式獵雷艦案,在二○○八年至二○一三年間共舉行十四次邀商說明會,二○一一年完成建案,二○一三年至二○一四年辦理採購作業,二○一四年十月廿三日由慶富公司得標。
根據行政院公佈的調查報告,直指國防部有五大缺失。調查報告指出,獵雷艦案招標過程中,主持招標作業的是時任海軍副司令蒲澤春,蒲澤春目前為現任國防部主管軍政的上將副部長;簽約後執行專案管制會議的是前後任的海軍司令李喜明上將及黃曙光上將,李喜明現為參謀總長,黃曙光為現任海軍司令,恐都有督導不周的責任,黃曙光更因為是現任海軍首長,對獵雷艦案要負起概括的責任。
退將高廣圻、董翔龍也經手招標至於退役將領部分,針對獵雷艦案,前國防部長高廣圻在任職副部長期間,他曾在二○一三年六月主持召開准採最有利標案審定會議,會中決定採用「最有利標」的決標原則辦理。前退輔會主委董翔龍在海軍司令任內,曾在二○一三年六月就獵雷艦招標案成立評選委員會事宜,勾選暨排序外聘評委及內部評委名單。不過,高與董兩人均已退役,目前並無公職身分。
國防部說,了解外界希望國防部盡快提出懲處名單,但因為必須回頭找十年前的資料,且相關人員有些雖然是現役,但有些已經退役,必須花時間調查,還原過程。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1149546

TOP

獵雷艦案 週刊爆陳慶富動員「淡江幫」幫忙喬!

週刊報導指出,慶富董事長陳慶男在洽詢聯貸時,曾動員他的「淡江幫」出面幫忙喬,牽涉藍綠政治人物。(資料照,慶富提供)


2017-11-08 08:13〔即時新聞/綜合報導〕獵雷艦案調查持續,週刊報導指出,慶富董事長陳慶男在洽詢聯貸時,曾動員他的「淡江幫」出面幫忙喬,牽涉藍綠政治人物,包括前財政部長李述德、綠營立委劉世芳、邱志偉也都曾提案開協調會,被認為在此案有給予慶富協助。
《壹週刊》報導,陳慶男為了避免獵雷艦聯貸案功虧一簣,由於他是淡江大學董事及菁英校友會會長,因此以「大學長」身分動員「淡江幫」藍綠政治人物幫忙喬,當中包括被立委黃國昌點名、和陳慶男很要好的李述德,李幫忙慶富與第一銀行董座蔡慶年喬聯貸案。
報導指出,李述德在當財政部長時一路提攜蔡慶年,讓蔡在兩年內一路順利升官,可能是這層關係,讓第一銀行最終同意承辦獵雷艦案聯貸。隨後其他公股銀行提出疑慮,因此當時的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跳出來幫忙,二次出面幫慶富找公股銀行代表開說明會,簡太郎在聯貸案中扮演關鍵重要角色。
至於綠委劉世芳曾提案要求國防部「應盡一切可能措施,讓此案首艦之產權歸屬,屬於中華民國海軍」,劉世芳還要求海軍,不應輕易放棄獵雷艦,此舉引發海軍反彈,也讓外界質疑在幫慶富解套;邱志偉也曾要求農委會同意興達港促參案,並因慶富請託,針對獵雷艦技術性問題找來海軍和台銀開協調會。
針對週刊報導,劉世芳表示,提案原意是為了保障國家利益,討論過程有修改很正常,慶富是選區的大型企業,提出屢約爭議陳情,有聯絡軍方和工程會進行協調,最後她建議慶富自請律師以法律途徑解決。
邱志偉則說,興達港促參案是他支持朝觀光發展,反對慶富設造船廠,另外2015年7月31日慶富表示希望和軍方、台銀討論技術性問題,才由助理召開協調,席間有徵詢台銀聯貸的意願,最後台銀拒絕承接。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2246688

TOP

獵雷艦案 馬吳後援會要角簡良鑑列被告

2017-11-08〔記者涂鉅旻、楊淳卉、黃建華、黃旭磊/綜合報導〕獵雷艦案風波未息,行政院前秘書長簡太郎在二○一五年九月、十二月召集銀行團開協調會,聯貸案在翌年二月通過,其角色被外界質疑,簡在六日接受政論節目「Call Out」時坦言,慶富前執行長簡良鑑在銀行團會議前和他見過一次面。
  • [url=][/url]慶富造船205億元獵雷艦聯貸案,主辦行第一銀行昨天與參貸行舉行第二次會議。(記者盧冠誠攝)
慶富前執行長簡良鑑 曾任黨工民進黨立委王定宇質疑,簡良鑑為獵雷艦案利害關係人,見簡太郎是否和聯貸案有關?簡太郎應誠實說出實情。
高雄地檢署偵辦獵雷艦詐貸弊案,雄檢襄閱主任檢察官葛光輝昨證實,檢方已將簡良鑑限制出境、出海,改列「被告」。據悉,檢方將深入查明簡良鑑在協助慶富取得獵雷艦合約中扮演的角色,是否涉及不法?
簡良鑑曾任國民黨文宣部副主任,馬英九參選二○○八年總統時,簡良鑑為馬蕭全台學術教育界後援總會執行長;二○一二年馬英九和吳敦義搭檔爭取連任,簡良鑑擔任馬吳全國青年後援會副總會長,慶富董事長陳慶男在簡的牽線下,參與台灣造船業馬吳後援會運作。
簡太郎開協調會前 兩人見過面簡太郎曾於政院秘書長任內召開兩次會議,協調慶富聯貸案,遭疑馬政府施壓公股銀行聯貸給慶富,如今又傳出,正因有與馬英九關係良好的簡良鑑穿針引線,協助陳慶男聯貸事宜,才讓一度受挫的慶富打開局面,簡良鑑甚至曾赴政院向簡太郎報告慶富與獵雷艦案。
民進黨立委莊瑞雄六日透過政論節目「Call Out」給簡太郎時詢問,是否認識簡良鑑?簡太郎坦承「我認識」,但沒有很熟,他不知道陳慶男和簡良鑑之間的金錢協議,簡良鑑亦未拜託他任何事。但簡太郎隨後坦承,簡良鑑在協調會前,有到行政院和他見過一次面。
王定宇質疑,簡太郎說明處理聯貸案經過時,為何不第一時間說出簡良鑑這件事,「是否自己就不誠實?」假如簡良鑑是代表業者遊說,應留下相關紀錄,但他調閱相關資料,尚未看到相關說明。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115015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