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香港新書:中國開國元勛周恩來「是同志」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17-10-13 02:17 PM 設置高亮
您是本文第60個瀏覽者

香港新書:中國開國元勛周恩來「是同志」



劉子維
BBC中文網記者
2015年 12月 30日


作家蔡詠梅所著《周恩來的秘密情感世界》圖片版權BBC CHINESE

《周恩來的秘密情感世界》一書在周恩來於2016年1月8日逝世滿40週年前夕出版。
作家蔡詠梅所著《周恩來的秘密情感世界》於周三(12月30日)在香港出版,書中指出中國開國元勛、前總理周恩來「是同性戀」。
蔡詠梅接受BBC中文網採訪時說,周恩來是「在當年中國社會及共產黨陣營對同性戀的迫害下的『悲劇人物』。」她認為「周恩來是同志」這一點,能夠解釋歷來研究者對周恩來「難以解答的謎題」,包括他幾乎零緋聞的婚姻、投身革命的原因,以及他在革命工作上的狂熱與對毛澤東的「恐懼」。
蔡詠梅歷時三年,查閱已出版的公開資料,推論出周恩來可能對小他兩歲的學弟李福景有同性戀情誼。她認為最有力的證據,是周恩來在1918年留學日本那一年中所寫的私密日記。這本《周恩來旅日日記》在1998年紀念周恩來百年誕辰出版。
「披露出來之後對中國的同性戀的權益會是正面的效應。」 蔡詠梅這麼看待她的著作。BBC中文網記者詢問她是否會擔心書出版之後,她與家人受到迫害?蔡詠梅認為不會,「因為寫的都是有根有據的,沒有造假、沒有造謠。」她說她寫的是幾乎一百年前的「歷史」,對於中共當代政權應該不會有太大影響。

同志運動

作家蔡詠梅接受BBC中文網採訪,談創作理念與研究發現。

北京促進婦女權利和性別平等團體「女權之聲」成員熊婧對BBC中文網表示,她認為「周恩來是同性戀者」這件事的真實與否,並不會對中國現在同性戀群體的生活帶來實質上的改變。一來「書肯定在中國出不了」,而她認為更重要的是:「性少數應得的權利不需要通過認證某個名人是同性戀而獲得合法性。
「中國官方對同性戀的態度是非常曖昧的。」熊婧說。「如果能出一個真的能保障同志權益的文件或政策,才是一個進步。」
英國諾丁漢大學中國政策研究所學者曾銳生向BBC說,他沒有讀過蔡詠梅的新書,因此不能對書中內容的可信度下評論。但他表示,如果此事為真,「將對現今中國的同性戀團體與同志歷史產生重大影響。」

「慧弟」李福景

周恩來(右)自稱在南開學堂讀書時與李福景(左)形影不離(照片攝於1915年)。

蔡詠梅指出,周恩來的戀愛對象是和他家有世交淵源的李福景。周恩來在15歲時與李福景相識。李福景,字新慧,兩人在南開學堂(現稱南開中學)同窗兩年,有半年多的時間住在同一間宿舍。
周恩來在日記第一篇即表明寫日記的目的是要為自己「留個紀念」,因此蔡詠梅認為日記中的周恩來「很真實、很有人性」。

蔡詠梅研究周恩來一年份的日記,發現他感受到「情」與情帶來的煩惱。並且在2月9日中寫到:「戀愛是由情生出來的。不分男女,不分萬物,凡一方面發出情來,那一方能感應的,這就可以算作戀愛。」周恩來否定夫妻關係之間有愛情成份,認為夫妻只是為了「組織家庭、留傳人種」。日記中也能解讀出他的「不婚主義」。


收錄在1998年周恩來出生百年紀念,中共當局出版的97萬字《周恩來早期文集》中的《周恩來旅日日記》,是蔡詠梅重要的研究資料。

周恩來原本期待李福景畢業後,能到日本一起繼續讀書,但在8月得知李福景轉往香港求學後,蔡詠梅觀察到周恩來「情緒崩潰」,日記結構突然變得散亂,甚至只得寥寥數語。而在日記中周恩來以「吾愛友」、「吾慧弟」來稱呼李福景,蔡詠梅認為這是周恩來與李福景交情親密的證據之一。

「同志情」與革命之路
蔡詠梅認為原本認同溫和的中間路線,且對封建的原生家庭懷有深厚情感的周恩來,會加入共產黨成為革命先鋒,「主要是性傾向得不到社會認同」,她指周恩來「在與李福景關係破裂後,思想就突然變得激進。」

1920年,留學日本不順利的周恩來,與放棄香港學業的李福景,兩人以「勤工儉學」的名義赴法國,但目的是在英國讀書。蔡詠梅寫到,李福景成功在英國入學,但周恩來沒能留下,這是周恩來希望的再次破滅。

1913年,周恩來將自己小學時的照片送給李福景。1958年周恩來60歲生日時,李福景將照片加洗擴印,回贈給周恩來,並在背後題稱「恩來七哥」。作者蔡詠梅認為,以兩人當時懸殊的政治身分地位,李福景如此稱呼周恩來是不尋常的。但蔡詠梅在研究中沒有找到直接證明李福景也對周恩來具有同性戀感情的證據。


1913年,周恩來將自己小學時的照片送給李福景。1958年周恩來60歲生日時,李福景將照片加洗擴印,回贈給周恩來,並在背後題稱「恩來七哥」。作者蔡詠梅認為,以兩人當時懸殊的政治身分地位,李福景如此稱呼周恩來是不尋常的。但蔡詠梅在研究中沒有找到直接證明李福景也對周恩來具有同性戀感情的證據。

周恩來轉赴法國期間,受到共產國際資助,1921年在法國加入中國共產黨。1923年,他突然從法國寄信向鄧穎超求婚。鄧穎超是周恩來在中學時代學運團體「覺悟社」的社友,不過連鄧穎超自己也曾表示,對周恩來突然的追求感到很意外。

蔡詠梅形容周恩來夫婦是「相敬如賓」但如「空殼一般」的夫妻。周恩來婚後積極投身共產黨工作,鮮少有兩人時間。從鄧穎超的回憶錄和其他史料中看來,周恩來並沒有對鄧穎超有「愛情」的表現。
「證據支持」?


周恩來與鄧穎超在學生時代交情淡泊,1923年周恩來突然向鄧穎超求婚,兩人於1925年在廣州結婚。


周恩來早年喜歡戲劇,甚至自編自演,1915年他在南開學堂新劇團以女裝(左一)亮相。

蔡詠梅認為,周恩來身為在毛澤東主政時期實際享有權力,甚至在形像、威望上超越毛澤東的人物,對毛澤東的態度卻是「卑躬屈膝、逆來順受」,邏輯上難以解釋。

「那是因為周恩來有個秘密」,蔡詠梅說。周恩來對毛澤東懷有恐懼,深怕毛澤東知道自己是同志,因為同性戀在當時的共產黨會被視為犯下「流氓罪」。蔡詠梅認為,這是解開重視自我形像的周恩來,對毛澤東採順從態度的秘密鑰匙。

學者曾銳生向BBC表示,周恩來身為同性戀與否,並不影響他投身革命、成為總理。而周恩來對於毛澤東的態度,他認為蔡詠梅的推論「只能是個臆測,並沒有強有力的證據支持。」

寫作動機


周恩來與李福景(右一)的情誼維持了一生,照片於1959年攝於中南海,隔年李福景去世,身後事也由周恩來打點。

作者蔡詠梅出生於四川成都,1980年代移居香港,從事新聞工作,曾擔任香港政論雜誌《開放》的編輯。

在三年前一場與朋友的聚會中,蔡詠梅「拿到非常權威可靠的消息說周恩來是同性戀,但沒有任何資料可以顯示」,身為新聞工作者,蔡詠梅著手查閱一些公開資料。一開始她沒有把握能查到,但她很驚訝能夠發現一些足夠有力的資料。

她認為這些公開資料中「暗藏秘密」,卻一直沒有研究人員發現的原因有三個層面,一是周恩來自己極力掩飾,二是中共官方對周恩來「聖人形像」的維護,三是中國民間社會「對同性戀知識的缺乏」,因此沒有往這方面研究的想法。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 ... u_enlai_secret_boo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