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聯準會都升息3次了 疲弱美元為何仍沒有結束的訊號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17-9-12 06:33 PM 設置高亮
您是本文第51個瀏覽者

聯準會都升息3次了 疲弱美元為何仍沒有結束的訊號

聯準會都升息3次了 疲弱美元為何仍沒有結束的訊號
鉅亨網編譯陳又嘉2017/09/12 12:25
據《MarketWatch》報導,通常當央行調升利率的時候,貨幣即會以增強回應。這個穩固的邏輯背後是認為,外匯投機客將湧入利率較高國家,因為預期投資人也會很快受到高殖利率吸引而隨之投入。但自美國總統川普 (Donald Trump) 去年 11 月當選,聯準會 (Fed) 已經升息 3 回,美元指數卻滑落至 33個月新低,今年下跌幅度即已超過 10% ,更於上週觸及 2 年半來低點。
但紐約梅隆銀行 (BNY Mellon) 首席市場策略師 Simon Derrick 指出,傾向怪罪川普政策展望削弱而導致美元走弱的人,或許應看一眼某項特定指標,即是殖利率曲線。特別是 2 年期公債殖利率與 10 年期公債殖利率的利差,通常與美元走勢有關,利差規模可被視為債券市場評估未來通膨展望的測量標準。通常來說,曲線愈陡峭,殖利率溢酬投資人愈多,以反應對通膨的恐懼。


Derrick 以美元自 1995 年至 2002 年間的大漲,最終迅速滑落為例,指出聯準會 2001 年開始降息,刺激「貧血不振」經濟,當時通膨率接近 2.8% 基準聯邦利率卻開始下滑,預期應能引發美元下跌,但說來奇怪,「美元雖然陷入停滯但並未崩跌,因為長年期債券殖利率維持相對良好支撐。」
美元直到 2002 年第 2 季才開始走低,當時殖利率曲線的陡峭走勢,隨著通膨指標開始下滑而失去支撐。實際上, 2 年期公債與 10 年期公債殖利率利差,正以較緩慢步伐擴大。差距縮窄則代表,通膨預期趨軟正為長年期債券需求「加熱」,並壓低債券殖利率。 Derrick 指出,當有價值的殖利率對債券投資人來說愈來愈難找到的時候,美元就觸及到反折點,並開始多年的下滑走勢。


通膨預期自川普勝選後升溫,隨著殖利率曲線在所謂的「通貨再膨脹交易」之下趨於陡峭,而推動美元漲勢,投資人因為擔心川普的企業導向與財政擴張計畫可能引發通膨升溫,而賣出長年期公債。但儘管川普並未於執政初期,將這些大型政策執行列為主要優先,殖利率利差仍在消費物價於今年初攻上 2% 目標,而持續一整年位在高位。
不過在那之後,隨著通膨數據接連呈現趨緩,美國 10 年期公債殖利率翻落至 10 個月新低。再加上短期利率因預期聯準會將再升息而上升,殖利率曲線愈趨於平整,美元指數也跟著下跌。


Derrick 指出,僅因為美元可能跌過頭而對賭美元將反彈的外匯交易員,或許應該留意到曲線可能持續平緩的現象。而且若央行仍有意在通膨不見起色情況下升息,可能會導致市場參與人士認為聯準會存在失策風險,「由於聯準會仍難以說服市場,其升息週期內仍有超過一次的升息,再加上美國債券市場不像股市那樣歡騰,而是在正傳遞悲觀訊號,因此市場對美元的威脅顯然正在擴大。」
康和期貨 林瑋倫
專線:(02)5551-2585
手機:0936 033 07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