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

您是本文第3719個瀏覽者

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

大家的看法



維基百科的歸類
A government in exile is a political group that claims to be a country's legitimate government, but for various reasons is unable to exercise its legal power, and instead resides in a foreign country or foreign area.



蔣介石:ROC long dead


李敖:1949年,共產黨統一了中國,蔣介石兵敗山倒跑到台灣,連蔣介石自己都承認,「中華民國」早已亡國。



林志昇 、 何瑞元:讓臺灣回到歷史原點

太平洋戰區的開端

“ 昨天,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 這是一個令人感到邪惡的日子,美國被日本帝國以海空軍發動武力偷襲並攻擊…….” 美國羅斯福總統於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演說之後,隨即美國國會向日本正式宣戰, 接著十二月 九日中華民國的蔣介石也發表對日本宣戰的聲明。

臺灣(福爾摩莎)和 澎湖群島在一八九五年時,根據馬關條約已經割讓給日本。 在國際法中,日本於一八九五年以後擁有上述地區的主權是毫無疑問。在太平洋戰爭時期, 歷史記錄明確顯示, 所有軍事武力攻擊日本主要四座島嶼及臺灣(福爾摩莎)和 澎湖群島皆由美國軍事力量主導。同時,中華民國確實沒有參與這些軍事武力攻擊,因此,有一點非常重要的是 : 根據過去戰爭實例,美墨戰爭, 美西戰爭, 等等的事實,在交戰結束後,美國是這些地區的主要佔領權國。

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九日,美國在日本上空丟下兩顆原子彈, 八月十五日日本宣佈投降。之後,美國部隊即在臺灣駐軍,而且在九月一日美國海軍第38機動部隊船艦到臺灣等候,載送美軍戰俘一千名到馬尼拉。 九月二日,美軍麥克阿瑟將軍,指令所有在臺灣之日本陸海空軍與後備軍之高級將領,向蔣介石(指中華民國軍事武力) 投降 。

對臺灣(福爾摩莎)與澎湖群島 (下稱“臺灣”) 的軍事佔領,美國與中華民國之間的關係是很重要的。 美國是主要佔領權國,中國 (下稱 ROC 中華民國 ) 是次要佔領權國。 麥克阿瑟 將軍對蔣介石發出命令, 並且大元帥(指蔣介石)接受了命令, 這是一個主導者與代理者之間的關係。


美國犯下三大錯誤

中華民國軍事武力,於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五日,在台北接受了日本軍隊的投降。中華民國官方立即宣稱受降典禮這天為“台灣光復節”, 顯然這樣的宣告是違反戰爭法的。美國政府沒有努力及時糾正這個錯誤, 實在令人遺憾。 這是交戰結束後,美國政府處理臺灣事務時,犯下的第一個主要錯誤。

根據 一九零七年 海牙公約的規定,只能夠把 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五日的日期作為對台灣軍事佔領的開始,進一步說,軍事佔領的執行是由”軍事政府”主導,而美國正是委託ROC(中華民國) 對臺灣的軍事佔領,在臺灣的USMG (美國軍事政府) 於一九四五年十月 二十五日已經算是成立了。

一九四五年 十一月,ROC(中華民國)政府宣告台灣人集體歸化為“ 中華民國國籍” 。同時,對於臺灣人民男性的軍事徵召法令隨即生效。 片面宣告對佔領區人民的集體歸化與軍事徵召的作法,都是違反國際戰爭法的。美國政府沒有努力及時糾正這些錯誤,也是極為令人遺憾。這也是交戰結束後,美國政府處理臺灣事務時,犯下的第二個與第三個主要錯誤。


中華民國流亡政府霸佔臺灣

一九四九年末,由於在中國的國共戰爭激烈,潰散的ROC(中華民國)部隊和政府官員逃難到台灣。 一九五零年初 , 在臺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可說是”具有兩種不同身分”, 一為“擁有次要佔領權國身分” (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五日開始) , 在臺灣執行 “有效的領土控制”。同時它也是”流亡政府”(一九四九年十二月開始) 。 然而,關於對臺灣的主權之轉移必需是依據戰後的和平條約作決定, 所以, 一九五零年初 ,中華民國政府早已清楚它不擁有臺灣的主權。因為一九四三年的開羅新聞聲明以及一九四五年的波次坦宣言都是屬於戰爭結束前的「主張」,臺灣的最後處分決定,應該是依據一九五一年九月八日簽訂的舊金山和平條約為準。


美國握有臺灣的支配與處分權

一九五二 年四月二十八日舊金山和平條約 ( SFPT ) 開始生效。 條約裡第 2b條 ,明文規定:日本放棄對臺灣的主權,然而, 卻沒有指定一個接收國, 這是一種“ 懸空的割讓”。根據條約第 4b條:日本承認,臺灣的最後處置與支配由 USMG(美國軍事政府) 主導。根據條約第 23條:確認美國是主要戰勝國也是主要佔領權國。條約中第2條與3條提到的任何地區,美國軍事政府有權力對日本與日本國民財產(所謂”財產”property 在英文裡包含權狀即”主權”)處分權與支配權。

我們都知道,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中華民國是中國的合法政府。 然而, 中華民國政府沒能保住它的合法地位,而且在 一九四九年末流亡到台灣。一九五二年四月底 , SFPT 舊金山和平條約開始生效, 中華民國政府在台灣不是被國際間承認的合法政府,它僅僅是在法律上的次要佔領權國與流亡政府身份罷了。

基於這個認知, 自一九五二年四月底,直到現在依據國際法和美國憲法, 臺灣地位分析是可以直接整理,顯示出來,不容置疑。 美西戰爭以後, 波多黎各和古巴的情勢調查,提供了這個必要的法律背景,臺灣地位已是非常明顯,那就是美國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太平洋戰區美國軍事政府管轄下的未合併領土,換句話說,就是「臺灣等同美國屬地」。



http://pfge-pfge.blogspot.com/2010/05/blog-post_26.html

TOP

如果「中華民國不是流亡政府」?

..那麼過去香港、澳門為何沒回歸到「中華民國政府」轄下,而是回歸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TOP

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又哭輩苦母了~

蔡英文「流亡政府說」 藍綠互槓 2010/05/26  


民視:http://news.ftv.com.tw/Read.aspx?type=Air&sno=2010526P07M1

TOP

外銷中國貨品的ROC可是在馬英九政權推動ECFA後消失的喔!!!

TOP

號外~中國已經消滅R。O。C

馬英九你還在總統腐混啥米碗糕?


現在已被中國消滅,藍軍不敢放屁!

小英講出事實,藍軍又開始起肖~


http://www.mesotw.com/bbs/viewthread.php?tid=7031&extra=page%3D1

TOP

蔡英文講族群融合

 

蔡英文演講的全文文字稿

事實上,這個問題是我們必須要面對的。尤其是台灣主體意識不斷的成長....尤其是在民進黨執政的8年,台灣主體意識是快速的成長,而且在台灣是穩定的成長。目前在台灣已經是主流的思考。

我們必須在一個成長的台灣意識當中,來看「中華民國」這個問題。

我們在前階段看中華民國問題的時候....中華民國,究竟帶給我們這個社會甚麼衝擊?

它是一個流亡政府,在台灣進行統治。那麼,在台灣統治的這幾十年來,我們看到了一個現象,也就是所謂威權的統治跟中國性的合體。換句話說,因為「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統治,我們看到了兩件事情變成一件事情。也就是這種威權體制跟中國性。

這個中國性,是中國的思考、中國的文化甚至是中國的語言,在台灣都變成強勢的文化、強勢的語言。

這種情況之下,我們在民主剛開始發展的時候,我們反抗的是威權體制。但是在反抗威權體制的時候,我們也因為威權體制跟中華民國的聯結,過度到中國性的問題,使得整個社會對於中國性產生了對抗的心理。

在中華民國統治的期間,沒有錯,這種中國的文化、中國的語言,還有很多的中國的思考,在我們社會的發展過程中,曾經....到現在還有一定程度是一個「強勢的存在」。

可是我們現在也看到一個趨勢。就是說在台灣主體意識成長的過程中,還有再加上台灣民主的發展,我們發現這個中國性跟台灣性..或說是台灣主體意識,事實上已經發生了微妙的相對關係。

在以前,我們因為看到中華民國統治台灣的關係,中國性好像是主體,台灣性好像是客體。在今天台灣主體意識成長的過程中,我們隱然看到主客是要易位的情況。

那麼,在這主客易位的關鍵時刻,其實我們要去處理一個更深層的問題。如果這個深層的問題沒有解決的話,台灣會變成另外一種中國性跟台灣性的對抗。

前一階段,我們看到的是中國性宰制台灣的狀況。下一個階段,如果我們沒有去處理那個深層的問題,我們下一個階段,可能是另一種倒過來的對抗。也就是說,如果我們沒有處理好我們族群的關係,我們沒有去認真的面對外省族群在台灣本土化的經驗、感情跟認同的話,那麼在下一個階段,當這個主客易位的時候,我們可能將面臨下一個階段的對抗和社會對立的問題,那...我們就更不能心平氣和地來看,所謂中華民國在台灣未來政治發展上,它索應該被定位的意義在哪裡。

其實民主進步黨也看到了這個問題。

在2004年....事實上在 2004年的總統大選完成之後,那個時候的台灣社會,在台灣主體意識高漲的情況下,很多民進黨的支持者和本土的支持者充滿著自信。

在那個自信的時刻,我們做了一個2004族群多元、國家一體的決議文。這個決議文在後來的幾年,沒有被拿出來再一次的強調。主要是因為在 2004年以後,民進黨的執政面臨比較困難的情境。

我在這裡,必須要在我們民進黨再起的過程中,當我們的本土的支持者再度恢復信心的時候,我們再來看看2004年的這個族群多元、國家一體決議文。其實它有它深刻的意義。

尤其它在這裡講...這個決議文具體定義了我們多元文化、憲政民主體制的價值和追求。我們也表達了對所謂外省族群歷史經驗的理解、尊重跟肯定

這使得我們提供了一個機會,也就是讓戰後以來在台灣演化的中國性,得以跟台灣性做一個調和,而成為一種動態的新台灣性的形成。

2004年這個決議文的論述形成的工程,其實是值得我們民進黨在跟本土支持者,再一次的檢視它,然後來開拓它。

如果在我們鞏固、深化民主的精神當中,在台灣的外省族群,對中國的想像、情感和認同,如果不能被理解、尊重跟接納,甚至於是被負面跟汙名化,持續被當成應該去除的干擾或是雜質的時候,我們將難以在這樣排斥性的台灣想像中,他們很難有一個安身立命的地方。

所以,我們面對這個主客易位的關鍵時刻,我們必須先要更深層的去思考、面對在台灣的外省族群、他們對中國的想像,以及他們在台灣安身立命 5,60年的所謂在地化的經驗

如果我們在60年來中華民國統治台灣的這種宰制性,我們可以在我們的思考裡面慢慢地去除,用我們的民主社會的基礎,來做一個思考的開始。

把中國性回歸成一種人文的價值,而且回歸它原始的...它是一個客體的地位,而不是主體的地位的時候,我們更能夠平心靜氣地、更冷靜地,而且能夠更深層地去思考,我們在共同往前走的這條路上,我們怎麼去建構一個共同的國家,跟一個共同的、新的台灣。這是我們在這個階段非常非常沉重,也是非常重要的責任

我們也非常感謝台灣教授協會,可以在這個關鍵的時刻,舉辦這個研討會,讓很多不同的學者再加上以不同的面向,來檢視「中華民國」的這個問題。

我相信台灣主體性的繼續成長跟茁壯,以及深化....以及它的包容性,將會使得我們在下一個階段,在面對「中華民國」這個客體的時候,我們能夠更冷靜地來觀察、定位它。也是我們在台灣未來的政治發展過程中,一個非常關鍵性的工作。謝謝!


參考閱讀
2004 年 民主進步黨「族群多元、國家一體決議文」



http://pfge-pfge.blogspot.com/2010/05/blog-post_26.html

[ 本文章最後由 pfge 於 2010-5-26 09:33 PM 編輯 ]

TOP

引用:
原文章由 pfge 於 2010-5-26 09:31 PM 發表


蔡英文演講的全文文字稿 事實上,這個問題是我們必須要面對的。尤其是台灣主體意識不斷的成長....尤其是在民進黨執政的8年,台灣主體意識是快速的成長,而且在台灣是穩定的成長。目前在台灣已經是主流的思考。 我 ...
標題要改為

蔡英文講「族群多元、國家一體」

TOP

引用:
原文章由 pfge 於 2010-5-27 12:12 AM 發表


標題要改為

蔡英文講「族群多元、國家一體」  
這一欄再改下去就會出現2個蔡英文講「族群多元、國家一體」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