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1615年【真田丸】要塞 戰役(・ω・)/

本主題由 anpan4267 於 2017-4-27 08:07 PM 移動

回覆 10樓 anpan4267 的文章

難怪德川家康這戰役~被修理!

TOP

引用:
原文章由 恆愛台 於 2017-4-7 12:19 AM 發表
難怪德川家康這戰役~被修理!
後來德川家康雖然用計欺騙豐臣的家臣上當而拆除真田丸要塞,填平大坂城護城河,最後滅掉豐臣家族。

真田信繁也在1615年6月3日的大坂夏之陣戰役寡不敵眾後兵敗自殺。

德川家康也嚇到元氣大傷臥病,隔年2016年6月1日就葛屁了。

TOP



真田信繁的故鄉-長野縣上田駅(車站)前的真田信繁銅像。

圖片來源:フリー百科事典

TOP



大阪天王寺區區公所的真田丸模型。

不像。

圖片來源:フリー百科事典

TOP

完封

木津川口砦戰役、真田丸戰役。

TOP

真田丸戰役(後半)

TOP

我對於日本文化比較不欣賞的地方就是:
戰勝一方總是砍戰敗一方的頭。
男人頭被砍了,也就算了。
女人還得被人那個那個...
這太過分了吧。
Duajia E Gao~ Tiaopi E Gao~

TOP

古代的日本武士戰敗是被視為奇恥大辱,為了維護武士最後的尊嚴,戰敗的一方往往會選擇切腹自殺,而切腹是很痛苦的,這時就必須由另外一個介錯人來將切腹者的頭砍下,結束他們的痛苦。
介錯人通常是和切腹者關係密切的人,如果是由敵人來當介錯人,其實是對切腹者致敬的展現,而不是戰勝者對戰敗者的羞辱與懲罰。

TOP

引用:
原文章由 taiwanian 於 2017-4-7 11:23 PM 發表
我對於日本文化比較不欣賞的地方就是:
戰勝一方總是砍戰敗一方的頭。
男人頭被砍了,也就算了。
女人還得被人那個那個...
這太過分了吧。
日本沒有規定戰敗一方的女人一定要那個,那只是中國人自己常那樣,移花接木渲染成是日本人獨有。

在台灣很多人對日本人的印象都是在學生時代的時候中國式教育、報章雜誌和黨國捏造歷史所教育塑造出來的。

我在日本看學生、上班族、家庭主婦、老人,他們都不會談論哪個國家多糟或拿哪個國家的習俗當笑話。

但是瞧不起某國或拿哪個國家的習俗當笑話在台灣幾十年來卻很普遍,

因為戒嚴時期要發揚中華文化,貶低其他亞洲國家的言論就會受到教育體系鼓勵,看柯P最近自然而發的一些言行就知道。






http://www.books.com.tw/web/sys_ ... m=0010026474&page=2
百年家族:曾國藩
作者:董叢林
出版日期:1999/05/01
內容連載 頁數 2/2

屠夫們當然不會對任何一個太平軍戰士手軟。不過,這時城中的太平軍已經不多,大約只有萬把人,其中多半還是老弱病殘者,青壯年不過三、四千人。還有一些突圍出去。另有一些人充當了搶掠者搜尋財物的嚮導或役夫。被屠殺的大部分是平民百姓,特別是老幼之人。讓我們看看親眼目睹屠城慘況的湘軍人員的記述吧:

其老弱本地人民不能挑擔又無可窖可挖者,盡情殺死。沿街死屍十之九皆老者。其幼孩未滿二、三歲者亦斫戮以為戰,匍匐道上。婦女四十歲以下者一人俱無。老者無不負傷,或十餘刀,數十刀,哀號之聲達於四遠。其亂如此,可謂髮指!

作此言者是曾國藩的機要幕僚趙烈文。連他這類人物都覺得「可為髮指」,屠戮之慘,可想而知。多少天後,城中還是「屍骸塞路,臭不可聞」,「秦淮河屍首如麻」。

至於城中的大火,連綿不息竟至旬日,煙焰升騰在天空聚成黑絳交織的雲團,遮空蔽日。這時湘軍放火,不單單是與殺人並舉的一種肆虐手段,也是為掩蓋其恣意搶掠罪行的滅跡方法。

他們搶人宣淫。趙烈文說:「婦女四十歲以下者一人俱無」,主要便是被湘軍糟蹋擄掠的結果。暴徒們竟然可在光天化日之下強姦行樂,有的湘軍軍官竟因姦淫無度而致病斃命。大批婦女不光被就地糟蹋,還被作為掠獲物,與其他財物一同運往湘南。據說,湘軍攻陷天京後多日之間,長江上千船百舸,聯檣而上,滿載的是包括婦女在內的「戰利品」。

暴屠天京,應該說是湘軍特別是曾部湘軍戰史上的一次總結性的「傑作」。對於這場駭人聽聞的浩劫,曾國荃就是現場坐鎮的指揮官。而乃兄曾國藩做為做高統帥,他起碼也對湘軍的姦淫擄掠是採取了默許和蓄意掩飾的態度。他自己盡可不屑於親躬這種卑鄙齷齪的勾當,他有著更高遠的追求意境。可多年間出生入死的兵官士卒們是為了什麼呢?在取得最後勝利的這一天藉此「犒勞」一下他們,滿足一下他們的私慾,也不失為以小利來籠絡他們的手段吧?當曾國藩心中的小算盤打到這裡,肯定會三分得意七分嘲諷地暗笑了。

曾國藩的同黨摯友、同樣由詞臣文官轉作「職業殺手」的胡林翼,有一次給曾國藩寫信,戲言「我輩走錯路了」,說當年「若昔年閉門著書」如何如何,讓曾國藩「閱此當一噴飯」,語境是那麼的輕鬆瀟灑,大有走帶兵打仗之路捨我其誰的意態。而當年曾國藩則是有怨無悔地堅持做了下來。他所夢寐以求的不就是早早看到這一天嗎?而當這一天真正到來的時候,他的心情又如何?

曾國荃率軍攻破天京城的時候,曾國藩還在安慶兩江總督的臨時衙署裡。是在六月十八日的三更三點,他接到曾國荃的咨文,得知天京在兩天前被攻破的消息,「思前想後,喜懼悲歡,萬端交集,竟夕不復成寐」──這是他本人日記中所記,可見其當時激動而又複雜的心情。

不日,曾國藩赴金陵視察。

兄弟此時相見,久久對視,千言萬語盡在不言中。曾國藩看到弟弟面言憔悴,諸將形容枯瘠,神色非人。他完全可以想見,正值炎炎夏日,晝夜暴露於城下攻戰,半月之久未得休息,該是怎樣的艱苦啊!這使得曾國藩深感驚痛,對弟弟,對諸將,含淚連連撫慰。

這時候,曾國藩回想起圍取金陵兩年多的艱難歷程,或許比任何時候更欽佩和慶幸他這位老弟於此役的堅決果敢。

安慶之役結束後,曾國藩迫不及待地進圍金陵,同治元年(一八六二年)五月間,便兵臨城下。當時圍困金陵的湘軍水陸合計尚不滿二萬,他處的湘軍一時又不能前來增援,何況,曾國荃位壟斷這最後的收功,壓根兒也不願意讓他人染指。所部陸軍就紮壘於雨花台,這是江南大營屯守八年卒無寸功而遭覆亡的地方。

曾國荃孤軍深入,使一向用兵穩慎的曾國藩深感憂慮。做兄長的不會忘記,針對這位老弟躁急的毛病,往時就曾專寄贈這樣一副聯語來警戒他:

打仗不慌不忙,先求穩當,次求變化;辦事無聲無息,既要老道,又要精明。

這次可算是曾國荃帶兵打仗以來最為艱險的經歷。他孤軍陷入太平軍的反包圍之中長達四十多天,自己面受槍傷,險些喪命,而未病死戰死的部屬也到了「皮肉幾盡」的程度。

及至曾國荃克城前夕,李鴻章的淮軍拿下了常州,清廷命武器精良的李鴻章部前往會攻金陵,以求盡快奏捷。這是曾國荃所不願意的,大功垂成之時,他怎容別部染指分功?李鴻章當然知道曾國荃的心事,以「盛暑不利火器」的託辭故意延遲不至,以免惹曾國荃忌恨。

終於,靠他曾家兄弟的這支嫡系部隊,攻破了太平天國的都城。此時此刻,專程前來視察的曾國藩遍行營壘,巡視所開地道,觀覽戰爭遺跡,曾國荃和參戰的各主要將領,作為嚮導和陪同,前呼後擁,指指點點,激奮而沉痛地訴說著戰鬥歷程。

多少年的刀光劍影,多少場的血雨腥風,天京亡去,大功卒成。這個時候,曾家兄弟心中難道就只有慶幸和輕鬆了嗎?

TOP

真田信繁以外的五虎將


毛利勝永(もうり かつなが)(Mori Katsunaga)

岡本健一 :飾演

戰技、勇氣、韜略都數一數二的全能型將領。


後藤 又兵衛(ごとう またべえ)(Gotou matabe)

哀川 翔 :飾演

戰技、勇氣一流的猛將,軍師黑田官兵衛的兒時玩伴。


長宗我部 盛親(ちょうそかべ もりちか)(Chousokabe morichika)

阿南健治:飾演

外表威武,但缺乏作戰經驗,想復興自己家族。


明石全登(あかし てるずみ)(Akashi teruzumi)

小林顕作:飾演

原來是宇喜多 秀家的家臣,篤信天主教,典型基督的戰士。


塙 團右衛門(ばん だんえもん)(Ban danemon)

小手伸也:飾演

想獲取功名,見到人愛發名片。



圖片來源:
http://ameblo.jp/n2ob-u21/entry-12218630490.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