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大日國協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16-12-5 12:07 AM 解除置頂
您是本文第1792個瀏覽者

大日國協

由於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宣布在他就職第一天就將會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使得與TPP存在著切身利害關係的亞洲各國都對於TPP今後該何去何從,以及亞洲今後的經濟發展前景普遍憂心忡忡。面對此一讓亞洲各國人心浮動的不確定的局面,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日前在參議院答詢時主動表態日本將主導TPP使其早日生效(註1),可說是讓所有已參與或正在爭取加入TPP的亞洲各國吃了一記定心丸。

這樣的情勢發展,讓許多人認為台灣尷尬處境終於有解套,因為以台、日近年來的友好關係來看,台灣要爭取加入由日本所主導的TPP將不再是難事,但少了美國這一個世界最大的經濟體,TPP所能發揮的成效恐怕大打折扣(註2)。而蔡英文總統也在十一月十四日表示,亞洲必須扮演經濟整合領導的角色,台灣會持續和各國拓展雙邊貿議協定(註3)。

如果從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亞洲的經濟發展過程來看,日本一直都是主導亞洲經濟發展的國家,一如為人所熟知的「雁行理論」:東亞國家的經濟發展型態是以日本為雁頭,日本先發展某一產業,當技術成熟生產要素也產生變化時,這些產品在日本的競爭力轉弱,其後包含韓國、台灣、香港、新加坡在內的「亞洲四小龍」便自日本移轉技術或產業轉移,開始發展此一產業,當日本產業結構升級到另一個新的層次,「亞洲四小龍」在該一產業發展成熟後,這些產品的生產又轉移到相對更落後的中國與東南亞國協各國「亞洲四小龍」的產業結構也相應升級,呈現出有先後秩序的發展(註4)。

然而,隨著美、蘇冷戰的結束與其後隨之而來蘇聯、東歐共產國加的解體,「全球化經濟」成為過去二十多年來的顯學,一直在戰後主導亞洲經濟發展的「雁行理論」一度被由美國所主導的「全球化經濟」所取代,造就了中國的崛起與日本「失落的二十年」,如今美國政局在川普當選總統後改朝換代,過去主導亞洲經濟發展長達二十餘年的「全球化經濟」眼看即將跟著退場,而日本則表態要接手主導TPP,似乎意味著過去造就「亞洲四小龍」經濟繁榮的「雁行理論」又將重新登上亞洲經濟舞台!

而在日本準備接棒主導TPP進行亞太地區經濟整合的同時,日、韓兩國也在11月14日草簽了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此一協定不但是兩國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簽署的第一份軍事合作協定,而且根據這協定,日、韓兩國將不必通過美國就可以雙邊共享安全領域機密情報,以共同抵禦日益增大的朝鮮核武與彈道彈威脅,但由於韓國總統朴槿惠正身陷「閨密干政」的政治風暴中,此一協定更無異於火上加油的增添韓國民眾的不滿,韓國反對派甚至於批評韓國與日本簽署此一協定形同「第二次日韓合併」(註5)。但朴槿惠仍然不為所動的在11月22日與日本正式簽署此一協定,引發中國和朝鮮的強烈反彈,譴責日韓簽署協定「將進一步擴大朝鮮半島爆發核戰的風險」。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也在11月23批評,此舉為「固守冷戰思維」,將加劇朝鮮半島對立(註6)。

事實上,如果從近代的歷史來看,當年大日本帝國勢力達到巔峰時,其版圖所涵括的正是包括了朝鮮半島、台灣與部分的亞太地區,在大日本帝國尚未與歐、美兵戎相向之前,日本可說是亞洲的實際盟主,除了透過「殖產興業」政策帶動亞洲地區的經濟發展外,在軍事上也有效的抵抗了共產勢力的擴張,直到日本戰敗後,整個亞洲局勢才急轉直下,造成中國、北朝鮮、越南等國先後遭到赤化,除了造成無數生靈在戰火遭到塗炭,整體亞洲的經濟也因而大幅滑落,進一步拉大了與西方先進國家的差距!

而今,在七十餘年過後,當年窮兵黷武的大日本帝國已經轉型成先進的民主國家,不太可能會再重蹈過去只想著以軍力進行對外擴張的覆轍,反倒是中國與朝鮮這兩個共產國家總是四處揚威耀武恫嚇鄰邦,隨著美國在川普上台後可能大幅重新調整美國的亞太戰略的情勢下,亞洲各國選擇讓日本再次成為新盟主,比照當年大英帝國瓦解後所成立的「大英國協」一般,在亞洲建立以日本為領導者「大日國協」,共同維護彼此的共同經濟利益與軍事安全,或許才是最符合現實利害所需的考量了!

(註1)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paper/1052242
(註2)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198627
(註3)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 ... ics/20161124/996387
(註4)https://zh.wikipedia.org/wiki/%E ... C%E7%90%86%E8%AE%BA
(註5) 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paper/1051957
(註6)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paper/1055278

TOP

北極星ㄚ,你這是...
Duajia E Gao~ Tiaopi E Gao~

TOP

日本的經濟實力是世界性的,過去冷戰時代一直都是由日本主導亞洲的經濟發展,亞洲開發銀行其實主要也是日本的資金在後面支持,加上自明治維新以來日本對亞洲地區深入的調查研究,日本對於亞洲地區的了解程度其實沒有其他國家能夠比得上。如果不是冷戰忽然結束,美國打出了全球化經濟來攪局,現在亞洲經濟的領導者仍然會是日本。如今美國既然打算退出TPP不再主導,那麼日本接手TPP,不過是恢復過去的情況罷了。

其實美國在近二十多年來一直在增強日本在亞洲地區所扮演的角色與地位,在第一次波斯灣戰爭時,美國國內就有不少人批評日本只會出錢讓美國人去打仗,一再要求日本必須承擔更多國際事務的責任,此後就不斷的敦促日本修改憲法,放寬日本對外派兵的限制,同時也一直在促成日、韓建立軍事合作,以分擔美軍在亞洲的防衛責任。現在美國如果真的要退出TPP,那麼由日本來接手,是最能讓美國放心的結果。

至於中國,只會出一張嘴打打嘴砲而已,根本沒有那個實力跟人家玩,連中國自認為最佔有優勢的軍事,他們都還得拉俄羅斯來壯膽了,在經濟方面就更不用提了。何況川普已經對俄羅斯釋出善意,準備在上台後改善與俄羅斯的關係,中國將會被邊緣化!

TOP

日本果然很照顧台灣,這樣的國家,一但建立國協,台灣絕對要加入!

至少,比起三不五時就靠夭說要棄台的美國,日本要有情有義的多了!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50116/452330.htm

日本外交文件解密 曾提「經濟援助」換取台灣留聯合國

2015年01月16日 13:18



▲日媒報導當年政府為了讓台灣留在聯合國,提出的表決記錄。(圖/翻攝自日本《時事通信》)

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日本15日公開一份外交文件,內容提及1971年台灣要退出聯合國時,日本政府用盡全力阻止,當時的首相佐藤榮作甚至對其他國家提出「經濟援助」為條件,換取支持台灣留在聯合國的票數。

據日本《產經新聞》報導,當時支持中共加入聯合國的國家越來越多,台灣是否要退出成為爭論焦點,日本政府則表態「不阻止中共加入,但反對台灣退出」,還提出要逼退台灣必須獲得三分之二國家同意的表決。

報導指出,當時的日本首相佐藤榮作為了讓台灣留在聯合國,和多個國家表示,願意提供經濟援助,只要他們投票反對台灣退出,最後表決結果,贊成台灣退出有59票,反對只有55票,「反對台灣退出」的提議還是被多數國否定。

TOP

首先我要說的是北極星大大很有創意。嘿嘿嘿
但是,
如果真的有這種東西成立的話,名稱應該會蠻避嫌的。
「大」,「日」,或是「日本」,都會被迴避掉。
作為鬆散的國際組織,上面三個引號內的字詞都太過敏感了。
Duajia E Gao~ Tiaopi E Gao~

TOP

沒啥好怕的,大英國協既然可以存在,那大日國協當然也一樣。

支那越賭爛大日這個名稱,日本就更要用這樣的名稱來以毒攻毒,最好支那在發生一次仇日示威暴動,看看支那共慘黨要鎮壓還是任由事態擴大到不可收拾,進而衝擊他們自己的政權?

TOP

引用:
原文章由 NorthStar 於 2016-11-29 08:42 PM 發表
沒啥好怕的,大英國協既然可以存在,那大日國協當然也一樣。

支那越賭爛大日這個名稱,日本就更要用這樣的名稱來以毒攻毒,最好支那在發生一次仇日示威暴動,看看支那共慘黨要鎮壓還是任由事態擴大到不可收拾,進而衝擊他們自己 ...
你... 這...
切!
Duajia E Gao~ Tiaopi E Gao~

TOP

TOP

引用:
原文章由 taiwanian 於 2016-11-29 09:48 PM 發表

你... 這...
切!
我只是引用中國旅日人士林思雲的說法而已,日本早就在玩以毒攻毒這一招來對付中國的仇日義和團了。

以前日本人對中國人發起仇日義和團行動通常都採取息事寧人的綏靖政策,結果中國食髓知味,三不五時就來一下仇日義和團暴動,讓日本不勝其擾。後來日本覺得不能再如此姑息養奸,於是改弦易轍跟中國硬碰硬,中國要玩仇日義和團暴動日本就陪他們玩到底,到最後中國自己受不了這種無法吳天的狀態持續下去,只好反過頭來鎮壓所有的仇日言行!

http://www.epochtimes.com/b5/4/10/21/n696537.htm



林思雲:理解日本對中外交的真意


更新: 2004-10-21 3:21 PM         
林思雲

大紀元10月21日訊】到日本的書市走一走,就會看到鋪天蓋地的有關中國的圖書,有歷史的有現代的,有政治的有經濟的,有嚴肅的有逗笑的,有讚揚中國的也有批評中國的……,日本對中國的分析和研究,可以說是相當深入和全面,讀過這些日本關於中國的圖書和論文,不由地感慨日本把中國和中國人“吃透了”。相反中國的書市呢?有關日本方面的圖書不僅寥寥可數,而且大多是有關抗戰、屠殺暴行之類的歷史問題,想要尋找一本詳細介紹現代日本的政治經濟文化生活方面的圖書,真如同大海撈針。


在世界已經到了地球村時代,與外國打交道時,不管是做政治搞外交,還是做買賣搞經濟,正確瞭解其他國家的國情,是走向勝利和成功的基本中的基本。中國先聖孫子雲:“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不知道是中國人忘記了老祖宗的教導,還是中國人的智力退化,居然對日本這個曾經侵佔過大半個中國的鄰國所知無幾。有人說二十一世紀的新戰場是“情報戰”,只要看一下中日兩國關於對方國家的圖書出版物,就不難明白中國在中日情報戰的戰場上已經先輸了。

看看中國少量的有關日本的圖書,竟然滿紙都是陳舊的觀點和過時的理論,什麽“日本正在走向軍國主義”、“日本亡我之心不死”等等,真讓人以爲是從棺材裏還魂爬出來的1930年代人物寫的文章。在中國提到日本,中國人似乎人人皆知“南京大屠殺”、“九一八事變”、“靖國神社”、“東條英機” 等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如果問中國人幾個關於現在日本情況,比如現在日本人在想些什麽?他們關注的是什麽問題?現在日本人怎樣看中國?……等等,能在這方面講出幾句所以然的中國人就寥寥無幾了

對現代日本,要不就是不知道,要不就是偏見。2003年11月西安大學生因爲日本留學生的下流短劇而上街抗議日本的事件發生後,日本人分析中國人抗日遊行的心理動機是:“現在不少中國人對中國政府有很大的不滿和怨言,西安大學生上街遊行的心理,一部分是借機發泄對中國現狀的不滿,不一定完全是針對日本人的。”我想很多中國人會認爲日本人對此事的分析頗有道理。而中國人對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又是怎樣分析的呢?中國人分析小泉參拜靖國神社的心理動機是“試圖爲日本侵略歷史翻案,爲復活軍國主義鋪路”。日本人看了中國人對此事的分析評論,大概會啞然失笑。因爲日本人認爲小泉參拜靖國神社的動機不過是爲了拉選票,樹立個人形象。日本人肯定非常奇怪中國人爲什麽會把小泉參拜靖國神社,和爲東條英機翻案,復活軍國主義聯繫到一起。

日本侵略過中國是事實,但因此推論日本還想重新武裝搞軍國主義,還想再次侵略中國,“亡華之心不死”,那就大錯特錯了。到今天爲止,日本仍然被美軍佔領,日本在政治上還不能完全擺脫美國的控制。一個在政治上還不能完全獨立的國家,居然會動起侵略滅亡他國的念頭,這不是太可笑了嗎?其實日本當前最大的政治願望,不是向外侵略擴張,而是如何擺脫美國的控制。由於日本國土狹小資源貧瘠的自然環境,決定了日本不可能單獨對抗美國,而需要一個大國的支援和幫助。在日本看來,地理人口資源大國的中國,無疑是一個幫助日本擺脫美國控制的極好候選人。

日本的最大政治願望是擺脫美國實現“政治獨立”,就不難理解日本有真心誠意想與中國搞好關係。因爲與中國的良好關係,有助於幫助日本實現 “政治獨立”的悲願。二戰以後,日本一直試圖接近中國,一直試圖和中國修好。毛澤東時代中國的立場是“反美”,團結日本共同反美也是毛澤東的戰略。儘管當時中日兩國沒有外交關係,由於在“反美”這個長遠的戰略意圖上,兩國驚人的一致,所以雙方表現出非常友好的態度。毛澤東在對日本人說 “中國要感謝日本皇軍的侵略”的同時,又說“我不相信日本這樣的偉大民族會長期被外國支配。”可見毛澤東“感謝日本侵略”真正用意是團結日本人共同反美。中日建交時中方放棄賠款要求,也有與日本擯棄前嫌之意,鋪墊“反美”的大戰略友好合作的基石。

最早和中國建立外交關係的西方國家之一,也是當時西方陣營中最“親中”的國家。中國改革開放後,日本是最積極對華援助的西方國家。日本對中國提供的借款、貸款和無償援助,都遠遠超過其他西方國家。自1979年到 2002年,日本政府對中國的無償援助累計54億人民幣,對中日元貸款更高達 1433億人民幣,比其他西方各國政府對中貸款加在一起的總額還多。在日本的對外援助中,中國占了總金額的60%以上,日本對中國提供了一種特殊待遇。日本爲什麽如此解囊援助中國?除了對中國放棄賠款的好意回報外,更重要的是適當強大的中國(不是超級強大的中國)符合日本的長遠戰略,對日本有益無害。因爲只有適當強大的中國,才有抗衡制約美國的力量,而與適當強大的中國聯手,才能幫助日本實現擺脫美國的政治獨立。

爲二戰後日本和中國在“反美”的內在因素上有一致的共識,所以日本政府一直是“親中”的,有時甚至達到對中國政府“點頭哈腰”的地步。1985 年中曾根首相正式參拜靖國神社時,原以爲這是日本國內的事,沒有想到會引起中國的強烈反對。在中方提出抗議後,中曾根意識到參拜靖國神社會對中日關係造成惡劣影響,爲了顧全中日關係的大局,中曾根主動停止了參拜靖國神社,這是中國對日外交的一個勝利。1989年六四事件,日本又是西方國家中唯一沒有對中國政府進行制裁的國家,這也是當時日本政府“親中”政策的表現。
1990年代前,中日關係都發展得不錯。沒想到1980年代末蘇聯東歐的共產黨政權垮臺,卻給中日關係造成了意外的影響。原來蘇聯東歐的共產黨政權垮臺後,中共感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意識形態上的孤立和危機感,以往的共産主義意識形態已不再能感召人民了,中共需要一種新的意識形態,於是中共找到了民族主義。本來靠近民族主義,搞愛國主義教育,並沒有什麽錯,可是中共卻把愛國主義教育搞成“仇恨式的愛國主義教育”,這就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

改革開放以來出現的嚴重貪污腐敗,引起國內民衆的極大不滿和怨恨。爲了不讓民衆的不滿和怨恨積累太多,中共想出一個“轉嫁危機”的計策:在愛國主義教育中樹立一個外國反面教員,給民衆一個發泄不滿和怨恨的渠道,把一部分怨恨轉移發泄到外國反面教員身上。這就像魯迅筆下的阿Q,被趙太爺欺負了不敢言語,於是去欺負比他更弱的小尼姑解氣。中共試圖讓日本扮演小尼姑的角色,讓民衆可以隨意大罵特罵日本,發泄一下心中的不滿。此後中共開始不斷提升南京大屠殺等日本侵華罪行的宣傳力度,試圖用“轉嫁危機”的方法,把國內老百姓的不滿和仇恨,轉移到國外的日本人身上。

為什麽把日本當作反面教員的靶子呢?毛澤東時代中共的反面教員是美帝蘇修,但和美國蘇聯這樣的大國搞對抗,中共都爲此付出過很大代價。所以這次選擇了日本充當反面教員。選擇日本一來是因爲日本曾經侵略過中國,很容易引發中國人對日本的仇恨;二來中共認爲日本是戰敗國,不敢和中國在政治上搞對抗;三來日本政府一直對中國點頭哈腰,中共誤認爲日本怕中共;四來中共認爲日本在侵略一事上理虧,不敢對中國的反日宣傳有所作爲。

以日本作爲反面教員來對中國人進行仇恨式愛國主義教育,是中國政府對日外交政策的重大失誤。隨著中國媒體對日本侵華罪行宣傳的升級,日本媒體的反華聲音也越來越強烈,中共完全低估日本方面的反應。日本右派批評日本政府對中國太軟弱,怒稱日本的對中外交是“磕頭外交”,強烈要求政府對中國強硬,但這並沒有引起中國政府的警覺。1998年江澤民訪日時,中國政府的智囊團錯誤地判斷了局勢,以爲日本政府還會和以前一樣對中國“點頭哈腰”,冒然提出了讓日本書面道歉的要求,這是造成近年來中日關係大幅度惡化的原點。

1991年蘇聯解體後,美國的政治軍事對手消失,日本在經濟上與美國的競爭就凸顯出來。在1990年代初日本的經濟尚有較大氣勢,很多美國人認爲今後日本將成爲美國的主要威脅。美國一方面猛擡日元價格,造成日本的出口困難,1995年春日元與美元的匯價曾達到登峰造極的79日元兌換1美元。另一方面美國高壓敲開日本市場,1995年克林頓總統親率美國汽車公司參加日美貿易談判,聲稱如果日本不讓步就要對日本轎車徵收高達100%的懲罰性關稅,一場日美貿易戰的硝煙燃起。這場日美貿易戰對中國政府的對日政策影響很大,不少智囊團紛紛向中國政府獻計,認爲日美關係會急遽惡化,中國今後應該聯合美國共同對付日本。

為了迫使日本在貿易戰中做出更多讓步,美國又巧妙地打出“中國牌”,試圖讓日本感到中國的“威脅”,這樣日本必然求助於美國,在經濟上就不得不對美國讓步。美國利用中國國內掀起的反日情緒,從側面鼓動中國政府向日本發起外交攻勢,向日本討還歷史帳。那時美國克林頓政府不停發出“親中”信號,克林頓不僅完全接受了中國政府在臺灣問題上的“三不”要求(不支援臺灣獨立,不支援“一中一台”,不支援臺灣加入任何國際組織),而且一段時間內,克林頓還明顯擺出“親中冷日”的態度,甚至有意無意地重提二戰時中美兩國共同抗日的歷史。美國的熱情搞得中國人飄飄然起來,以爲美國要和中國交朋友了,有了美國的支援,還怕小日本嗎?和日本徹底清算歷史帳的時機來了。

1998年江澤民訪日時,向日本發起外交攻勢,大大咧咧地提出要求日本在歷史問題上作出書面道歉。當時中國智囊團錯誤地估計了形勢,以爲在中美兩國的壓力下,日本必然要對中國妥協,必然會對中國道歉,所以他們沒有預備任何“日本不道歉的話怎麽辦”的對策。日方拒絕道歉後,江澤民的尷尬態度和不知所措的行動,就看出了中方完全沒有日本拒絕道歉的心理準備。

結果沒有美國的支援,中國政府明白自己的實力,本來也不會冒然向日本提出書面道歉的要求。可是在美國與日本發生經濟戰而與中國關係升溫後,中國人飄飄然起來,以爲在日本道歉問題上,美國會站在中國一邊說話,所以不怕日本不道歉。沒想到山姆大叔看到中日吵翻以後,卻把中國抛開,又開始向日本抛熱臉,重提日美同盟重要性,和日本共同搞針對中國的“防衛大綱”。等中國意識到自己被美國當槍耍了的時候,爲時已晚。

日本不是不可以對中國書面道歉,日本可以對韓國進行書面道歉就是證明。日本政府爲什麽不肯對中國書面道歉呢?這裏有兩個問題:第一個是感情問題,第二個是戰略考慮。從感情上來講,日本政府對中共可謂恩情不薄。在經濟方面,日本政府一直給中國大量的援助,而援助中國,首先就是支援中共;在政治方面,日本又一貫聲援中共,在“六四”中共最困難的時候,日本沒有跟隨美國一起反中,給予中共難能可貴的外交支援。日本人看來,中共的此舉無疑是恩將仇報,中共不僅把日本當作愛國主義教育的反面教員靶子,還在日本最困難的時候落井下石,跟著美國壓日本。中共的這些舉動極大刺傷了日本政府裏“親中派”對中國的感情,對中國說“不”,反映出日方報復中方的氣憤心情。當時日本不答應向中國書面道歉,卻向韓國書面道歉,有意給中共政府難堪;在臺灣問題上,日本也和中共作對,甚至對美國已經答應的“三不”要求,日本也不肯答應。以往日本政府中“親中派”歷來占上風,可是 1998年江澤民訪日後,日本政府中的親中派被反中派代替。

中國書面道歉的第二個考慮是對中戰略。其實日本以前曾經對中國道過歉,但中國人並沒有重視或“珍惜”日本的道歉。日本“最高級”的道歉是 1995年日本首相村山富市的口頭道歉:“痛切反省由於我國的殖民統治和侵略對中國人民造成的巨大損害和痛苦,在此表示衷心的道歉。”村山富市的口頭道歉的結果怎樣呢?既沒有換來中日關係的改善,也沒有減緩中國人的反日情緒,甚至中國人的反日情緒還有升級的趨勢。所以這次日本不得不考慮:既然口頭道歉不能換來中日關係的改善和中國反日情緒的減緩,那麽可以預計書面道歉同樣不會有什麽效果。從1998年中國的情況來看,如果日本向中國書面道歉的話,中日友好就會近在眼前嗎?中國人對日本的反感就會有很大改變嗎?所以日方認爲既然書面道歉達不到改善中日關係和減緩中國反日情緒的效果,就沒有必要進行書面道歉。

從以往的經驗來看,賠禮道歉不能改變中日關係的現狀,那麽就不得不採取一個新的方法打開這個僵局,於是日本人想出一個“以毒攻毒”的計策,這就是 “不道歉”。有人以爲日本“不道歉”不是更加導致中日關係的惡化嗎?其實不然,認真分析一下就會發現:日本“不道歉”反而能導致中日關係的改善,能降低中國人的反日情緒,這就是“以毒攻毒”的效果。爲什麽這樣說呢?我們不妨分析一下日本人的想法。

日本認爲1990年代開始中國人出現的明顯反日情緒,是由於中共政府以日本爲反面教員進行愛國主義教育的結果。“解鈴還需系鈴人”,要想改變中日關係,首先要使中共改變把日本當作反面教員進行愛國主義教育的做法。因此日本試圖將中共點起的愛國主義烈火回燒到自己身上,迫使中共自己去撲滅自己點燃的反日烈火。日本不向中國道歉,在歷史問題上強硬不讓步,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共政府不能有所作爲的話,必然引起中國愛國者對政府的不滿和憤慨,甚至有可能引發反政府運動。面對日本在歷史問題上的不道歉和不讓步,中共沒有別的辦法,不得不主動淡化歷史問題,減少降低反日宣傳的力度和規模,把中國人的視線從日本問題上移開。隨著中共淡化降低反日宣傳的格調,中國人的反日情緒會逐漸降低,而中國人反日情緒的降低,就會導致中日關係的改善。這就是日本“以毒攻毒”的設想。

日本之所以敢對中國態度強硬,也是考慮到中國沒有報復日本的底牌。日本和美國有戰略同盟,還有駐日本的美軍,當然不怕中國的武力威脅。對中強硬最壞的結果就是打一場中日貿易戰。對於日本來說,貿易戰的最壞結果大不了是日本企業全部從中國撤回。然而日本在中國的企業主要是利用中國的廉價勞動力,從中國撤出了,他們還可以把工廠轉到越南、泰國等東南亞地區。而中國儘管有不少愛國者高喊“抵制日貨”,但中國政府明白中國更打不起中日貿易戰,因爲中國工業産品的很多關鍵技術和零部件都被日本壟斷(比如彩電晶片、DVD機芯等)。如果中國和日本斷絕經濟往來,中國的很多企業就會停産倒閉,中國經濟的發展會受到嚴酷打擊,引起嚴重的社會問題,而嚴重的社會問題又可能會危及中共政權本身的存亡。因此日方料想到中共不敢和日本直接對抗,放心打硬牌,

日本政府一直對中國持強硬態度,不僅在歷史問題上不再向中國妥協,甚至還發起主動進攻,比如李登輝訪日、歷史教科書,參拜靖國神社等問題,都是日方在歷史問題上主動發難。中國政府不是要用歷史牌壓日本嗎?日本就陪中國打歷史牌,甚至打得更起勁。從以後的事態發展來看,不能不說日本的 “以毒攻毒”計策發生了期待的效果。人們可以明顯感到,中國政府以日本爲反面教員的愛國主義教育開始縮水,更明顯的迹象就是出現了所謂的“對日關係新思維”。

“對日關係新思維”的骨子是:一、從戰略大局出發把歷史問題放一放,不要糾纏歷史;二、大致滿足於日本政府目前已達到的致歉程度,中國應該翻過道歉這一頁;三、中國教科書裏的抗日戰爭內容太多,應該增加一些日本戰後變化的內容;四、把日本當作政治大國看待,爭取建設適當程度的戰略互信。如果中國政府放棄以前的“對日關係舊思維”,轉而採取“對日關係新思維”,很顯然有助於發展中日友好關係。這正是日本人想要的東西。

為什麽會出現“對日關係新思維”?這顯然是被日本在歷史問題上的強硬態度給“壓”出來的。如果沒有小淵首相的拒絕書面道歉,沒有森首相的允許李登輝訪日,沒有小泉首相的參拜靖國神社,中國就不會改變“對日關係舊思維”,更不會出現“對日關係新思維”。當然日本人也明白,目前出現的“對日關係新思維”,馬立誠和時殷宏等人不過是中共抛出的幾粒“投石問路”的石子。中國政府借他們的手放出探空氣球,測試一下中國民間反日情緒的溫度。“對日關係新思維”引發的強烈反響,使中國政府感覺到“對日關係新思維”還需要緩行。

2004年1月1日,日本首相小泉第四次參拜靖國神社。由於正月初一參拜在日本是一個特別的祭拜日子,可以說這次小泉參拜靖國神社的“規格”比以前提高了一級,說不定下次小泉就要在8月15日參拜靖國神社了。當記者問小泉參拜靖國神社會不會影響日中關係時,小泉平淡地說:“我想中國方面會逐漸理解的。”中國政府對小泉參拜靖國神社批判的調子越來越低,態度越來越平靜,和中國民間的反日強烈呼聲顯出明顯的溫度差。中國政府發表的抗議聲明,與其說是給日本政府看,不如說是給中國老百姓看,是爲了安撫中國民間的強烈反日呼聲。

從大戰略的角度來看,日本出於擺脫美國實現政治獨立的願望,有誠心搞好中日關係,也有誠意看到中國適當的強大。有人認爲:日本是狹小島國,必然有向外侵略擴張的野心,因此日本強大起來必然侵略中國。這種看法是很膚淺的。當年日本之所以侵略中國,是因爲亞洲除了中國以外,全部淪爲歐美的殖民地,侵佔中國比從西方列強手中爭奪殖民地代價小得多。因此日本首先選擇中國這個最弱的對手侵略。如果當時亞洲不是中國最弱,日本就會去侵略其他最弱的國家。即使日本將來有對外擴張的實力,而中國又不是亞洲最弱的國家,日本自然會去尋找其他更弱的國家侵略,比如印度印尼什麽的,亞洲很大,日本沒有必要非侵略中國不可。

東亞地區,一旦中國和日本兩個大國聯手起來,美國勢力就不得不退出東亞甚至東南亞,因此美國很高興看到中日關係交惡。中日相爭,結果是兩敗俱傷,美國卻收漁翁之利。只要中日兩國關係緊張,美國在東亞就高枕無憂了。因此美國不時拉攏一下中國,不時拉攏一下日本,讓兩國圍著美國轉。日本本來想聯合中國對抗美國,可是中共“轉嫁國內危機”的反日政策,讓日本的戰略設想落空。近年日本愛國者代表石原慎太郎提出“前拒美國虎,後拒中國狼”,也反映出日本政界的一種無可奈何心情。

歷史問題這場外交戰中,應該承認日方打得比中方高明許多。這與其說日本人比中國人聰明,不如說日本人認真研究吃透了中國,而中國人卻很少瞭解日本。中國今後要想在對付日本時占上風,首先要作的事情是:認真研究日本,瞭解日本,特別應該瞭解日本人的優點。因爲對手的缺點並沒有什麽可怕,而對手的優點對我們來說,卻是最有威脅最可怕的事。只有充分瞭解對手的優點,才能找到對付他們的辦法。在這方面,西方人做得很好,美國學者在二戰與日本人作戰期間,不感情用事,不寫什麽痛駡日本的抗日檄文,而是寫《菊花與刀》那樣認真分析日本人個性特點的文章。美國政府在戰後處理日本問題搞得比較好,這和美國認真研究了日本有很大關係。

一貫感情用事,缺乏理性的思考。中國人現在的對日思維是:不分青紅皂白地罵日本就是愛國,正面評價日本就是賣國。希望中國人今後在對日問題上少一點感情,多幾分理性。首先要理解日本對中外交的真意,日本對中國真正的意圖。理解了日本的真正意圖就會明白:日本還是很希望搞好中日關係的,現在日本在歷史問題上的強硬態度,不過是日本政府爲了改善中日關係的 “以毒攻毒”計策而已。

2004年1月14日寫於日本’

TOP

您看我這種無釐頭的答法,
讓這欄增加了不少對話。
Duajia E Gao~ Tiaopi E Ga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