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酒よ10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16-10-18 07:40 AM 設置高亮
您是本文第229個瀏覽者

酒よ10

往早的查甫人開始啉酒,袂少攏是對做兵開始,我嘛相款。

拄做兵的時,我猶癮頭癮頭,毋管啥物燒酒,我攏毋捌啉過。佇訓練中心,成功嶺三個月,步校三個月,我保持讀册彼當陣的思維習慣,袂去想著借啉酒人際、消遣,抑是止喙焦。

落野戰部隊以後,想袂到連長、副連長、輔導長是和三个排長以及炮組組長仝桌食飯,食飯的時無所不談,所以關係親密。頭起先是第三排彼个布農族的專修班田排長,伊三不五時仔會刣狗,見刣狗燖補(tīm póo),就會敲電話招我。

人欲請,半暝嘛答應。通常攏是暗頓以後,我tshuā傳令,兩人赴會。2-30分鐘的路草,彎彎曲曲、起起落落的單行山路,老實講,每改赴會,我心內攏膽膽。毋過,驚規驚,做照做。

去到人遐,食狗肉以外,難免高粱伺候。毋知是細漢偷啉高粱驚著,抑是我天生驚高粱,我差不多攏tap一下爾爾,毋敢啉濟。不而過,田排長另外閣會攢(tshuân) bih-luh。因為田排會曉彈吉他,愛唱歌,阮攏嘛一面食狗肉,一面話仙,一面唱歌。啊若啉bih-luh的時,定著會喝酒拳,阮的軍中酒拳有三種:台灣拳、蘇囉game和pha-拉game。拳聲若喝起來,絕對馬上熱場起來。

講真的,佇猶有砲擊的前線,彼種生活實在有夠享受。所以落部隊無偌久,我就略略仔會癮酒矣,睏晝醒,部隊欲tshuā出門進前,我每遍攏踮合作社買一罐26箍的bih-luh,做一遍栽落,才開始集合部隊。

後來退伍,我上數念的,就是參田排學啉酒、做伙啉酒彼段日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