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酒よ9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16-10-11 12:20 PM 設置高亮
您是本文第459個瀏覽者

酒よ9

囡仔疕(phí)偷啉酒,無算啉酒;毋捌世事的國中生,食麻油酒雞酒醉,無算酒醉,這是我的界定。

我第一改啉酒酒醉,是做兵自小金門移防山外彼當陣。當時,阮輔導長拄落部隊的預官,我是早伊一年的排長。有一工,部隊行軍出操,輪著阮兩人留守,無代誌做,就ho-lí-hō-sō行去營區邊仔的蚵仔麵線店瘦啉。

當然是一人一碗蚵仔麵線,叫一寡仔滷卵、小菜,一灌仔五加皮酒。燒酒落肚,話門一開,阮輔的講伊欲來金門前一暗,伊和伊的女朋友約會、看電影,看彼齣「往日情懷」的電影,情愛綿綿規暗,伊的女朋友欲獻予伊,伊講毋通,等咱結婚彼一暗才會使。

講咧,講咧,阮輔的目屎煞輾落來,兼閣吼起來。原來,伊意愛、疼惜的女朋友,自伊來金門以後,一工比一工疏遠、冷淡,最近已經無批無信矣。講咧,講咧,燒酒當然啉落啉落,捾來閣捾來。我猶真清醒,阮已經啉半打矣,細細罐、玻璃矸仔的五加皮半打,嘛是真濟呢。我看輔的已經足醉矣,就扶伊轉去營區。

行出蚵仔麵線店,行無50米,阮輔的開始吐,袂輸欲將規腹的怨慼、恨火、絕望攏吐吐出來彼一款。天已經暗矣,這條路,干焦阮兩人,艱苦扶,艱苦行,嘛是愛扶愛行。舞弄毋知偌久,我才送輔的入伊的房間,我嘛顛咧顛咧轉去我的房間。

行到我的房間門跤口,差一步就會當迒(hānn)入房間,毋過無才調就是無才調,我開始吐,吐甲連膽汁都吐出來彼一款的款式,吐甲連到門口以後的代誌攏無記持,只知影醒起來已經是隔工下晡矣。

講起來好笑,人失戀啉酒,酒醉應當,我是陪失戀的人啉酒,嘛醉甲連天。後來,阮輔的時常提當時軍中流行手捾電唱機,放彼條西洋歌----往日情懷,一遍閣一遍重複放,伊的情意,伊的苦戀,伊苦袂當化作一陣風飛轉去台灣問伊的女朋友「為啥物」的心思,規連的人,只有我知。

這,是我第一改正式酒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