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酒よ8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16-10-7 06:35 PM 設置高亮
您是本文第445個瀏覽者

酒よ8

我小學三年偷啉高粱酒,嚨喉燒遛(liù)一層皮起來,這是我和酒よ的初熟似;國中二年,我第一擺試著酒醉的滋味。

有一工中晝,阮阿母煮燒酒雞。燒燙燙、香貢貢,彼種氣味有夠讚,貪著好食,我一直啉一直啉,毋知啉幾碗燒酒雞湯落肚,才囥落碗箸,趖去睏晝。

半晡睏醒,頭竟然猶重重、楞楞(gông-gông),規身軀酒味,毋過無想欲睏矣,就行到門口埕。看著阮猶袂讀冊的叔伯小弟來阮的埕耍,我就參伊耍起來。耍到落尾,我手掠阮叔伯小弟的跤,將伊倒頭栽,而且踮埕像踅金龜磨一一線綁金龜跤,金龜拚命飛,只佇人的頭殼頂踅圓箍仔而已,無才調飛逃走一一。

我毋知將阮叔伯小弟踅幾輾金龜磨了,才放伊落來。伊落來了,一个面仔青恂恂,哭轉去投阮阿姆。阮阿姆出來,鼻著我一身軀酒味,罵我假酒痟。予罵應該,我惦惦予罵。

予罵了,我以為無代誌矣,想袂到隔工,阮叔伯小弟煞開始破病起來,人發燒、面色黃pi-pi、糜飯袂落,只好蹛入病院治療,有一段無算短的時間。好了出院,阮阿姆共我講,攏嘛因為我甲阮叔伯小弟倒頭栽、踅金龜磨,害伊蝒蟲走至肝去,毋才會破病。

「倒頭栽、踅金龜磨,蝒蟲走至肝去?」
我半信半疑。不過,阮叔伯小弟大漢以後,肝猶原無蓋好,連小啉一杯仔伊都毋敢是一个事實。敢倒頭栽、踅金龜磨,蝒蟲走至肝去引起的病母、所致的身命?我毋知影。這是我心肝頭一个永遠的羅生門。

不而過,我彼工的行為,佇頭重重、楞楞、規身軀酒味的時,比平時較在膽的行為,我永遠記牢牢。後來做兵、教冊、出社會,參人拚酒,愈是酒醉,我心頭愈定,這攏是國中二年啉傷濟燒酒雞,所得著的教訓。

TOP

回覆 1樓 巫火爐 的文章

好家在~~毋是學馮滬祥強姦菲傭,阿哪無、代誌的大條啊!

TOP

以前有段時間每天喝高粱加桔子汁或老椰汁
一段時間喉嚨燒壞了,講不出話
我忘了多久才痊癒,慢慢恢復大概半年後才痊癒吧。

TOP

回覆 2樓 恆愛台兄 的文章

馮滬祥案件,拖誠久!

陳鼓應、趙天儀等為伊付出代價。

強姦菲律賓女傭,哈哈,笑死人。

無民主自由思想的人,才會按呢做。

你歡我喜,你甘我願,無人像馮滬祥!!!

TOP

回覆 3樓 大車兄 的文章

酒,愛尊節,適合家己才會使。

有人8-90仔,啤酒上打;有人鼻麻油酒酒醉。

做酒神、酒鬼,攏看家己。

TOP

我酒量不錯,其實高粱不常喝,那陣子因為生意需要才喝高粱,我平常喝白蘭地和威士忌或啤酒,以前個人0.7L的白蘭地或威士忌每天大概得喝一瓶,要喝兩瓶才會有醉意,加上睡眠不足飲食無常長期下來身體搞壞了,我戒酒五年了。

TOP

回覆 6樓 大車兄 的文章

巫火爐不戒酒,酒量啤酒一瓶,就達啤酒眼狀態,老豬母賽貂蟬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