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酒よ5

您是本文第507個瀏覽者

酒よ5

有bih-luh眼,嘛有好膽酒。

有一遍,佇男女透濫做伙食飯、互相敬酒的酒宴中,我看著一个生做媠媠仔的夫人,頂半身一直蟯蟯旋(ngia̍uh-ngia̍uh-suan),斟酌一看,我發現過來敬酒、徛伊邊仔的查甫,那敬酒,那用無捧杯仔彼肢手的手指頭仔,偷偷仔擽(ngiau)媠夫人的尻脊骿仔。

就佇這當陣,伊的翁婿發現家己的牽手面色毋著,行倚身軀邊一問,隨知影原由,隨踏倚消磨伊的牽手查甫,出手就一拳!鬥陣食飯的人捎無摠,總是以和為貴,趕緊搝開兩人,徛踮in兩人中央排解。

當等逐家了解原因,彼个bih-luh眼、豬哥手的查甫人已經舒開、溜旋去矣。實在見笑,佇名流仕紳的團體,嬉弄朋友妻。講真的,愛啉兩杯仔的人,難免會有bih-luh眼,眼眼的,當作藝術品欣賞欣賞就好,千萬毋通跤來手來-------若準真正興彼味,加開一寡仔,去酒店消費較實在。

另外有一種人,每遍酒啉甲某一種程度,膽頭就在起來,東東西西胡亂批評,甚至當人的面譬相人。這種人,有的較知死,講了隨消毒隨注預防射,講啉酒講酒話,酒後攏無準算;有的是愈講愈大聲,愈講愈受氣,甚至家私捎咧,帶著酒膽,就欲去走揣所想所講惹著伊的人算數(siàu)。

唉,俗語人講的,有食著好膽藥這句話,無人咧講食著好膽酒這句話。毋過,佇常民的生活中,啉好膽酒了,敢做無啉酒的時毋敢做的代誌的人窒倒街,親像媒體不管時就咧報導的案件,真濟攏嘛啉好膽酒了的大膽行動,當等酒醒、後悔,已經袂赴矣。

90年代,阿猴縣予人講是烏道的故鄉,因為彼當時出現一个上大尾的議長,聽講不准任何人違反伊的意志,發現違反,絕對隨用伊的方式處理。後來,根據媒體報導,伊參伊的兄弟踮酒店啉好膽酒了,親身提銃殺人,當然伊嘛受著法律的制裁。

由此可見,啉bih-luh會當生bih-luh眼,袂當生豬哥手豬哥跤;啊若好膽酒,上好是就算仙欲請你啉,你嘛愛拒絕啉才著。

[ 本文章最後由 巫火爐 於 2016-9-20 04:12 PM 編輯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