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酒よ4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16-9-19 09:02 PM 設置高亮
您是本文第383個瀏覽者

酒よ4

每一个人,絕對攏有參酒よ的第一次接觸。

我參酒よ的初熟似,源頭是阮彼个做兵、來自東北、漢草懸大的叔伯姊夫。阮叔伯姊夫久久仔來一改,每見來一定提伊對金門馬祖帶轉來的高粱酒,送阮阿公。阮阿公差不多中晝頓、暗頓,一定會啉一杯仔。

彼陣我撨(tshiâu)小學三年。有一工,我外口耍甲足喙焦,想欲啉茶,啉阮兜逐工透早就泡一大鈷的茶米仔茶(決名子)。彼工,毋知佗一條筋拐著,我走入灶跤,雄雄煞想講阮阿公常咧啉的酒,一定足好啉、足止喙焦。

因此,臨時轉念,我捎阮阿公咧啉的高粱酒,因為貧惰提杯仔,就將酒倒落酒窒仔蓋倒滇滇,無啥物想,一喙啉落一一一一
「俺娘喂!」
我強欲嗾著,強烈的酒精馬上四界tshuann3,面、腹肚、頭殼,攏隨燒滾滾起來,上嚴重的,我的嚨喉若有滾水流過,而且夭壽想欲啉水,連灌幾仔杯閣想欲啉的感覺。

我人較平靜以後,酒窒仔蓋好,將酒矸仔囥轉去原來的所在,我假做啥物攏無發生,無向任何人提起我偷啉久的代誌。

確實有影,一直到阮阿公、阿爸、阿母做仙去,我攏無向in講過這件代誌,毋過彼當時,我啉茶食飯,一直感覺嚨喉有一層皮,一片仔一片咧落,參茶水、參飯菜,做伙進入腹肚內,按呢至少有三四工以上的時間,這是我這世人永遠袂去予袂記得的。

[ 本文章最後由 巫火爐 於 2016-9-19 09:04 PM 編輯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