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酒よ 2

您是本文第616個瀏覽者

酒よ 2

人,毋知當時開始會曉做酒?嘛毋知當時開始會曉啉酒?

稽考(khé- khó)這,我真無興趣,這就親像我無興趣稽考莎士比亞到底捌字抑是毋捌字相款。不而過,我有一塊鼻空屎地,有種二欉仔仙桃,仙桃收成,拄拄好到熟,真好食;袂到熟的,隱起來,等黃,時常隱甲袂記得,提出來的時傷黃,秉著抾食的習慣,毋甘㧒捔,開喙食看覓?哇,袂輸啉酒咧,酒精味有夠重。我想,人類會曉做酒,應該是大自然教導的。

我佇原住民學校服務的時,有一个原住民老師共我講,伊細漢彼當陣,上驚的一項工課,就是被爸母要求做酒。原來,原住民酒的製造,是靠囡仔人將米飯哺予爛,呸入去甕仔內底發酵(kà)產生的,因為喙瀾是頂級的酒母,做出來的酒一粒一。阮同事講伊每改哺飯,攏愛哺足濟,哺甲下頦痠痠痠,所以伊足驚被要求做酒。

這號代誌,我講予朋友聽,閣請in食原住民酒,in無人敢啉:
「驚死人,人的喙哺過做的酒?!」
就算我講安啦,代先啉,示範啉,in嘛猶驚驚袂安心。

其實,古早人就是這號步數做酒的,這無啥。想看覓,男女kiss,甚至比kiss閣較無衛生的接觸攏嘛有,喙瀾做酒,經過發酵殺菌,菌殺不成,酒就做袂成,絕對臭koonn7- koonn7,著無?

會記得80年代初,我看過一部世界民族大觀,紹介中南美洲的印地安人做酒,嘛是靠喙哺煮熟的五榖類做的呢。

對酒,咱發現人類的行為,毋管距離若迢遠,攏差不多差不多,講白人智慧較懸,抑是漢民族彼種無理由的優越感,實在攏是嘐潲的。

現在咧,我想全球各角落攏無無仝,改用酒母做酒矣,用喙瀾哺飯做酒的時代,可能永遠袂閣倒轉來矣,所以請安心買飲原住民所做的酒。

[ 本文章最後由 巫火爐 於 2016-9-12 08:55 PM 編輯 ]

TOP

喙瀾是頂級的酒母?
應該是兩回事吧(?)

TOP

回覆 2樓 大車兄 的文章

喙瀾=酒母=酒麴=發酵的原料

不是這樣嗎?

哺飯造酒是確定的。

TOP

感覺怪怪的,咀嚼米飯可以讓米飯轉換成澱粉酶和葡萄糖
但是和釀酒的酒母應該是兩回事(?)
我猜他們"哺飯造酒"應該有添加其他可以讓澱粉糖化發酵的東西
應該不是經過咀嚼的米飯就能發酵變成酒
以前家裡釀葡萄酒,沒有放酒母,但是會倒一些米酒下去和葡萄以及糖混合。

TOP

回覆 4樓 大車 兄的文章

哦,我的資訊是千真萬確的,無記持問題的煩惱。

世界民族大觀,我看濟改,所以我常講:師法原住民,人類才會當揣著真正的「人的生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