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身為台灣人,你知道多少台灣歷史?

您是本文第5750個瀏覽者

身為台灣人,你知道多少台灣歷史?

 
身為台灣人..請問你瞭解多少台灣歷史?... 

1624(8月26日)...荷蘭人於台灣南部登陸(安平)...開始在台灣38年的殖民統治.. 
1624(8月27日)...鄭森(鄭成功)誕生於日本平戶...開始其38歲的生捱.. 

1662(2月17日)..荷蘭人被國姓爺(鄭成功)趕走,退出台灣結束38年的統治... 
1662(6月23日)..國姓爺(鄭成功)死於非命,死狀悽慘...結束其不到39歲的生命... 

想不到,鄭森(鄭成功)一生幾與荷蘭人統治台灣的歷史相重疊。這說明..歷史可以很奧妙,卻也可以很諷刺... 

看國姓爺(1662年1月)在荷蘭東印度公司一位日耳曼裔的中士士官Hans Jeuriaen Rade叛逃下,藉其提供的情報以及建議,1月25日開始展開對熱蘭遮城及其西南方的烏特勒支碉堡(現在安平第一公墓)的大規模砲擊(一天中打了近2500發砲彈),並使烏特勒支碉堡幾乎夷平(受擊1700發砲彈),這讓熱蘭遮城之破..也提早定局。 

荷蘭末代台灣長官揆一(Frederick Coyett,1615-1687)也許非常扼腕,38年台灣統治竟在其手中結束。但諷刺的是,國姓爺(鄭成功)並沒有十足享受到他趕走荷蘭人的成就,因為,荷蘭人走後四個月,他也走了..雖說病死...死狀卻很悽慘!...想來這四個月讓國姓爺(鄭成功)不止活得痛苦,而且還極其煎熬... 

因為,國姓爺(鄭成功)在死前四個月,得知清廷不止刨他家祖墳,並在北京殺害他的家人,包括他的父親鄭芝龍.. 

1662年5月19日,鄭成功雖然挾趕走荷蘭人餘威,命外交特使李科羅 Victorio Riccio神父,攜帶其信函至菲律賓馬尼拉,要求在馬尼拉的西班牙人必須向他臣服納貢。只是,西班牙人根本不甩其信,事後馬尼拉甚至爆發屠殺華人的大事件,讓國姓爺(鄭成功)為此咬牙切齒,差點當場氣死..。

法國史家曾引用文獻,描述當時國姓爺的反應:「驕傲的國姓爺立刻暴跳如雷。他那雙眼睛內的眼珠變成了獰猛的鎗彈;他用痙攣著的手,抓起他的軍刀立地發誓:他要把西班牙人擊成塵土,並將他們從地球的表面除去」;「這種可怕的暴怒,是那樣影響到國姓爺的健壯體格,以致幾小時後,他為一種可怖的瘋顛所襲擊。他在最劇烈的激怒中,抓著自己的肉,把嘴唇和舌頭咬得流血,任何走近的人都被他狂怒地槌打」。 

死前一個月,國姓(鄭成功)又接到兒子鄭經岳丈的投書告狀,指其子鄭經留守廈門,卻和其弟乳母私通產下一子(鄭克臧)。殊不知,向來制軍嚴厲,甚至六親不認的國姓爺(鄭成功)想當然爾是非常震怒,乃下令大將鄭泰至廈門斬殺自己的太太董夫人(教子不嚴)與兒子鄭經,卻引起留守金門、廈門諸將的抗命,同一時間,忽又傳來流亡緬甸的南明永曆帝在昆明被吳三桂縊死的消息,讓一向持著反清復明大旗,持續使用「永曆」年號的國姓爺,人生頓時如同行屍走肉般.. 

另據裨官野史記載,指國姓爺(鄭成功)愛將馬信在國姓爺死亡當天曾引荐一大夫幫其看病,但當晚國姓爺仍然駕崩...但奇怪的是,馬信沒幾天也無疾而終。有學者因此懷疑,馬信可能參與謀害國姓爺過程,事後被殺害滅口... 

是的,歷史很奧妙..卻也很諷刺... 1636年,外來統治者..荷蘭東印度公司派來的宣教師在新港社(今台南新市)開辦了第一所學校,這個學校不僅將宗教教育制度化,也導入西方的讀寫識字能力訓練。宣教師不止用羅馬字母教導西拉雅人拼寫自己的語言,習稱「新港文」,也讓「新港文」成為臺灣原住民最早使用的文字化語言,尤其..「新港文」在荷蘭人離開台灣後,繼續在南部原住民社會使用達一百六、七十年之久,直到另一個外來統治者~清朝統治中期被強制禁止為止(「新港文」~所謂西拉雅語在1830年代成為死語)。


 

  
是的,如果一代戰將國姓爺(鄭成功)並未善終,而是死於非命..,這讓歷史可以很奧妙,卻也非常諷刺,不是嗎?... 

尤其,即使是歷史,如果不被揭發,也可能充滿著無數令人無法相信的謊言... 

殊不知,寫「台灣通史」的連橫(雅堂),在他13歲時..其父親曾教他讀《臺灣府志》,並告誡他:「汝為臺灣人,不可不知臺灣事。」(臺灣事指的就是臺灣歷史)..但看連橫的子孫連戰者(被中國媒體尊稱為連爺爺),卻曾公開稱"Thank God, I am a pure-blooded Chinese" (感謝上帝,我是一個純種的中國人)? 

其實,歷史也許無法還原,但卻可以給後人一些殷鑑與態度面對,看2016台灣新政府蔡英文總統將在8月1日原住民族日兌現其競選承諾,為原住民經歷不同時期的統治者和外來移民,在經濟、教育、健康等統計指標上處於劣勢,以總統身分向原住民「道歉」.. 

是的,如果台灣特殊的地理位置,讓持著不同文化的族群都可以聚集在這個島嶼上,也造就出目前多元的台灣文化,是否不論先來或晚到,只要身為台灣人的一份子,我們都應該為我們台灣(人)的未來盡一份心力。因為,台灣須要的...不再是受什麼外來者的統治,而是擁有一個真正屬於台灣(人)的新國度(家),而這個新國度(家)的名稱就叫台灣~ TAIWAN~




我們搖籃的美麗島,是母親溫暖的懷抱 
驕傲的祖先們正視著,正視著我們的腳步 
他們一再重複的叮嚀,不要忘記,不要忘記 
他們一再重複的叮嚀,篳路藍縷,以啟山林 

婆娑無邊的太平洋,懷抱著自由的土地 
溫暖的陽光照耀著,照耀著高山和田園 
我們這裡有勇敢的人民,篳路藍縷,以啟山林 
我們這裡有無窮的生命,水牛、稻米、香蕉、玉蘭花 

 一首美麗島的歌詞,也許大家都可以有各自的表述意境,但絕對無法否定台灣這塊土地有著勇敢的人民,有著無窮的生命,有著共同的一體命運與未來(撥雲見日)...





TOP

2009 Taiwan Presentation (Taiwan History)

TOP

回覆 2樓 大車 的文章

捷克留學生介紹台灣的傑作
中華民國在台灣,新聞局要拍個宣傳片,動輒數百萬,招標個半天,拍出來不知所云?還不如這外國人...
讓人汗顏,老外可以很簡單在短短幾十秒描述出台灣,
大家天天喊「本土」、「愛台灣」,但多少人可以在短短幾十秒介紹出台灣?
花點時間看一看吧!
一群在捷克唸書的留學生 (University of Pardubice) ,
因為要在National Evening介紹台灣,齊力做出了這部好看的影片,
將台灣的歷史與面貌交代得清楚明瞭。
以後不用再費力向老外解釋半天了,謝謝這群捷克留學生的貢獻

TOP


南島語系分佈圖

引言回覆:
從〈台灣獻給世界的禮物〉的說起 / 陳其南


台灣是南島語系(Austronesians)及其族群遷移史上的「原鄉」(homeland)地位。目前稱為南島語族的族群分佈範圍,橫跨太平洋和印度洋兩大洋,從西邊的馬達加斯加(Madagascar)到東邊的復活節島(Easter Island)之間 26,000公里的區域,除了新幾內亞和澳洲大陸之外,都住著說南島語的南島民族。南島民族人口雖只有兩億多,但根據語言學家的調查,南島語言約可分為 1,200 種,而全世界的語言種類現在所知約 有 6,000 種,南島語顯然是全世界所有20個語系中的最大家族。

殊不知...在英國發行了四百多年的《自然》雜誌,在二○○○年四○三卷六七七一期就曾刊登了一篇文章,標題為「台灣獻給世界的禮物(Taiwan’s gift to the world)」,作者是當今名滿天下的加州大學教授戴蒙,出版過《第三種猩猩》、《槍砲.病菌與鋼鐵》和《大崩壞》等名著。然而,令人遺憾的是,這裡(台灣)大多數人並不知道台灣有什麼東西值得戴蒙在這頂尖的科學刊物上如此推崇(台灣)。

正確答案是台灣的南島原住民語言。南島語系的位階等同於印歐或漢藏語系,其分佈西從非洲馬達加斯加島,東到夏威夷、紐西蘭和復活節島,現有一千二百種不同語言,當然全都用羅馬字拼音。所有這些語言可再歸類為十大支,台灣以外的一千多種都只能算是其中一支,台灣原住民語雖然不到三十種卻佔了剩下的九大分支,不僅最多樣且最古老,這就是南島語族台灣「原鄉」論的根據。世界上主要的語系屈指可數,出自台灣的南島語是其中之一,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說是台灣獻給世界的禮物並不誇張,這也是上帝賜給台灣的禮物,是一級的世界文化遺產。





南島語族5200年來遷徙之旅

引言回覆:
南島語系: 台灣獻給世界的禮物



【結論】如果沒有台灣的南島民族和語言,那麼這人類世界將缺少了一個主要的語系,也可能少掉一千多種(1/5)語言


換句話說,台灣的原住民和其語言,其實是台灣獻給世界的禮物..只是,過去我們並沒有好好愛護他們。不過,至少小英政府在上台的第一天,卻願意以道歉的態度來面對台灣的原住民,願意代表政府讓台灣原住民擁有自治的道路...

希望,未來台灣原住民能代表台灣,把台灣原住民的語言及其文化特色發揚光大,並作為台灣多元文化中的一重要代表文化,就如紐西蘭原住民毛利人代表紐西蘭文化一樣。

殊不知,紐西蘭原住民毛利人其實就是4000年前從台灣移民出去的,紐西蘭原住民毛利人與台灣原住民的DNA至少有60%是相同的(尤其是與阿美族人最接近),包括語言、生活習慣及族群傳說都很雷同。

誠如蔡英文總統所強調表示的,520就職典禮刻意在國歌加入了排灣族古調,就讓很多人濕了眼眶。因為..排灣族語言就是台灣(獻)給世界最好的禮物...

如果台灣的美好是因為有值得不斷被發掘的台灣歷史與台灣文化,尤其...台灣的偉大就是因為我們這裡有勇敢的人民,篳路藍縷,以啟山林 ..有無窮的生命,水牛、稻米、香蕉、玉蘭花... 送給不論先到或晚來的所有台灣人..台灣(人)加油!...

TOP

1721年「朱一貴事件」造成後來台灣閩粵族群關係由合作變成互相排斥緣由探討








1)康熙60年(1721年)起事原因略...

2)當朱一貴(閩籍/福建省漳州長泰人)和杜君英(客籍/廣東省潮州府海陽縣人)兩軍攻下臺灣府城(今臺南市中西區)後,杜君英以其功勞較大而欲立其子杜會三為王,但起事集團以朱一貴為朱姓,未來可冒充明朝皇帝後裔來號召群眾,遂擁戴朱一貴為王。

後來朱一貴尊明為正朔,承襲明朝的制度,國號大明,年號永和,廢薙髮令,封諸將為官,佈告天下。只是杜君英事後雖受朱一貴封為二十七名國公之一,但心中對朱一貴仍然非常不服氣,也因而常與朱一貴發生爭執。

而朱一貴和杜君英二人的權力鬥爭也終於爆發在杜君英強娶婦女事件上。杜君英和朱一貴爭權失利後,行事頗多驕縱。朱一貴入府後,榜示禁止淫掠,想要整飭軍紀。杜君英則故意要朱一貴對立,所以刻意擄了七名女子,其中一女尚是朱一貴集團的核心成員吳外的親戚。吳外、朱一貴雖曾請杜君英放人,但卻為杜君英所拒。朱一貴於是密謀圍攻杜君英,兩方開始爆發激鬥。

由於朱一貴的部眾以閩籍漳、泉二府為主。而杜君英集團成員的組成則包括了閩籍漳、泉墾民和粵籍使用 潮州話的潮州潮陽、揭陽、海陽一地墾民與客籍傭工。所以..當杜君英和其所屬的粵籍將領以權力分配不公為由和朱一貴集團起爭執時,已被擁戴為王的朱一貴為鞏固地位,不得已以整飭紀律為由開始密謀剿滅杜君英,也造成雙方正式對立開始。

而雙方內鬨過程中,杜君英部眾卻發生閩、粵分裂,乃原杜君英集團的閩籍將領由於族群嫌隙和地緣認同,所以自然選擇倒戈..投向同為閩籍的朱一貴。至此,整個起事集團遂分裂成使用泉漳的閩籍墾民和使用潮汕的粵籍墾民二股勢力,也造成台灣閩、粵族群間的對立開始。

3)由於朱一貴和杜君英二人的權力鬥爭,逐漸演變成閩、粵族群的對立,反讓當時苦於無法平變的清廷找到利用機會。當戰亂常讓無辜平民百姓受難, 清廷適時成立一個臨時性的義民組織,由政府給予旗號,隨同官兵平亂。義首(義民領袖)通常是地方上有名望的人。義民的成員也都是殷實之人,但也有不少遊手好閒之徒。 由於義民協助清廷,讓朱一貴受到牽制,也影響事變發展,例如下淡水客家莊就曾打著「大清義民」的旗號,嚴守下淡水家園;而台南府城附近的義民後來更直接接引官軍登岸與諸羅縣溝尾莊民生擒朱一貴,義民對清廷平定亂事的確具有相當的影響。

4)例如..當時來臺平定朱一貴事件,後來升為台灣鎮總兵的藍廷珍在帶兵來台鎮壓時,他的堂弟藍鼎元亦隨軍來台,而且幫藍廷珍寫了一篇〈告台灣人民〉的檄文,要台灣人民不要依附盜賊,並要求人民在清朝官軍上岸之日,家家戶外書 寫「大清良民」以示合作,如此一來就不會被無辜殺害,若是能鳩集鄉壯殺賊來歸的話,就是「義民」,事後還可以論功行賞。這篇檄文在交戰時不僅發揮莫大的功效,也有效瓦解朱一貴陣營的士氣,可見清政府的確發揮了分化的作用。

只是,即使如此...清朝利用義民組織平亂卻產生許多不良作用。...例如朱一貴事件中,粵莊義首賴君奏就曾打著大清義民的旗幟,實際上卻恣意的殺害閩人,讓當時很多泉、漳無辜平民百姓遭到無辜殺害,種下爾後閩粵分類的禍根。百年後...(道光年間1820~),台灣貢生林師聖在調查當時閩人與粵人的關係時,就曾感慨說:「其禍自朱逆叛亂以至於今,仇日以結,怨日已深,治時閩欺粵,亂時粵侮閩,率以為常,冤冤相報無已時。」可見義民雖然助清平定朱一貴事變,但「朱一貴事變」對日後台灣社會的閩粵關係卻產生一定的後遺症。

綜觀朱一貴事件,最後會形成閩客之間的對決,清朝統治當局的的分化、威脅、利誘,讓客家人團體選擇靠官府邊站是關鍵。換言之,客家人表面上變成了「義民」,但實質上反而對往後台灣閩客之間的仇恨卻更為加深,影響所及..現在絕不能再以很難去說誰對誰錯論之,否則歷史將會重演..只是不知是何時會再發生?...


5)朱一貴(閩人)和杜君英(粵人)二人下場-

後來朱一貴(閩籍/福建省漳州長泰人)和自動投降清軍的杜君英(客籍/廣東省潮州府海陽縣人)都被解送北京。朱一貴被捕時面對平亂的福建水師提督施世驃(施琅之子)、清朝官員藍廷珍,猶昂然自立,自稱孤家,並斥清吏官員道:「我復興大明,怎麼可以說是造反?反而你們堂堂漢人,卻在清廷做官,才真的是造反。」康熙六十年(1721年)十月,杜君英和其子先被斬首。次年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二月,朱一貴等人則遭凌遲處死,親屬一同罹難。

6)由於朱一貴和杜君英二人的權力鬥爭,讓閩、粵族群由原本合作關係而逐漸演變成互相對立,到最後福、客兵戎相伐...導致爾後幾百年..福、客兩族群在台灣社會的關係更為隔閡..

當朱一貴、杜君英於府城發生「閩、粵相爭」之際,雖然下淡水溪居民大都不願附眾起事,但卻讓下淡水溪同樣來自粵屬潮州的客籍墾民產生重大危機感。是以,原籍潮州府之鎮平縣(今蕉嶺縣)、程鄉縣、平遠縣、大埔縣,和汀州府之永定縣、武平縣、上杭縣各縣的客家墾民,遂在下淡水溪(今高屏溪)流域以東聯合客家十三大庄與六十四小庄組成一個自衛的「六堆組織」,並以武力清除下淡水溪東岸漳州、泉州閩籍墾民的勢力,嚴防朱一貴南下追勦杜君英的勢力進犯。

(PS :高屏六堆-六堆始自臺灣朱一貴事件發生後,原籍潮州府之鎮平縣(今蕉嶺縣)、程鄉縣、平遠縣、大埔縣,和汀州府之永定縣、武平縣、上杭縣各縣的客家墾民,在下淡水溪(今高屏溪)流域以東聯合客家十三大庄與六十四小庄組成之自衛組織。)

而也就是如此,讓朱一貴在擊敗杜君英部後,乃派二萬餘兵將南下欲征伐屏東平原的客庄幫下淡水溪東岸漳州、泉州閩籍墾民討回公道。事情演變到此,朱一貴北上(雲林)追討杜君英的本質,由原本只是內部勢力的閩、粵權利爭奪,到南下(六堆)用兵反變質為福、客間的兵戎相伐。導致..福、客兩族群爾後在台灣社會的關係更為隔閡(單純的大型客籍村莊開始出現)..

即使,後來在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又爆發漫延全台灣的反清「林爽文事件」(林爽文與朱一貴都是閩籍/福建漳州人),但讓結怨已久的福、客關係反而更加抬面化...例如當時桃竹苗等地的客家居民以林爽文部眾軍紀不良,乃以鄉勇形式組織義民團練,以抵抗林爽文軍隊保衛自己的家鄉。在新竹地區,更有客首(義民領袖)陳紫雲,領導鄉勇轉戰新竹苗栗等地建立戰功。俟事件平定後,有鄉民撿集新竹死難客家鄉勇骨骸共二百多具,合葬於枋寮..即今新竹縣新埔褒忠亭義民廟由來。而福、客間的兵戎相伐讓福、客關係更加嚴峻隔閡..也促成其後..為何高雄六堆客家組織會反而協助清軍平定林爽文原因。(換言之,由於福、客結怨已久,讓高雄六堆客家組織會在林爽文事件以武力捍衛鄉土之際,也願意協助清朝平亂...所以過程中會發生對閩庄藉機報復事,也只能以遺憾形容..。)

**這說明..為何在經歷康熙(1721朱一貴事件)~雍正(1722)~乾隆(1786林爽文事件)~嘉慶(1796)~到道光(1820)的百年之後,當台灣貢生林師聖在回首調查當時閩人與粵人的關係時,會遺憾說出:「其禍自朱逆叛亂以至於今,仇日以結,怨日已深,治時閩欺粵,亂時粵侮閩,率以為常,冤冤相報無已時。」..而原因不都寫在歷史過程之中,不是嗎?...


是以,如果人類歷史往往會重覆不斷發生,就是因為後人無法從其中得到殷鑑所致....但看過去台灣人卻根本沒有機會了解台灣歷史,難怪無法從歷史殷鑑中學到教訓,何況自省?

其實,像1721年朱一貴事件造成後來台灣閩粵族群關係由合作變成互相排斥緣由探討,就是個讀台灣史過程中可以研究的議題。...雖然朱一貴事件的百年後(道光年間1820~),台灣貢生林師聖就曾在調查當時閩人與粵人間的關係時感慨地說:「其禍自朱逆叛亂以至於今,仇日以結,怨日已深,治時閩欺粵,亂時粵侮閩,率以為常,冤冤相報無已時。」...

換句話說,如果當時閩粵兩族群關係可以被形容是"",可見兩族群間的緊繃程度..即使到現在...這種"禍"端是否仍然在兩族群間的“意識上”繼續環繞著...而且很難化解...除非...事情的源頭及轉變過程可以被普遍知曉....而且提出的反省解決之道可以被兩族群普遍認同與接受...





PS :貢生,俗稱「明經」。是指明清兩朝秀才(又稱生員)成績優異者,可入京師的國子監讀書,稱為貢生。貢士不同於貢生,舉人經會試而被錄取者稱貢士。至於貢士經過殿試錄取者為進士。

國子監是中國隋代以後的中央官學,為中國古代教育體系之最高學府;同時作為當時國家教育的主管機構,隸屬禮部。國子監具有一定程度的監國功能,可以彈劾官員和國政,儘管這功能自宋朝以後已不甚明顯,而國子監自創建以來最明顯的三個功能則是:㈠協助國家舉行科舉考核;㈡負責對國家最優秀學子的教育工作;㈢規管士子的德行、操守。

TOP


被遺誤的台灣 / 荷鄭台江決戰始末記(不用花錢,建議辦個借書證到各地圖書館去借來看..充實自己的歷史知識)

荷蘭東印度公司派任在台的末代官長揆一及其同僚,從自己的觀點,記敘1646年到1661年間,與鄭成功交手的過程。本書初版為1675年,荷人退出台灣才過10年,史料價值極高。作者託名C.E.S,根據考證,應為揆一及其同僚。一反官樣或中國民族主義版本的鄭成功故事,這次改從荷蘭人的觀點看待台灣易手的過程,更貼近歷史汩汩的脈搏。


本書特色


  350年前,台灣島上爆發首次政權攻防戰

  1661年4月底,中國國姓爺(鄭成功)在滿清朝廷重重剿殺下,率領兩萬五千大軍渡海襲台,荷蘭末代台灣長官揆一不甘屈服,憑藉手頭僅有的一千餘名荷蘭守軍,苦守熱蘭遮城(今安平古堡)頑抗,雙方激戰、談判又激戰,對峙了九個月,揆一才在必敗無疑的形勢下獻城投降,台灣從此脫離西方商業殖民勢力,被捲入至今難以拔脫的中國內戰漩渦。

  千夫所指的揆一,忍辱寫下這本台灣答辯書

  揆一率領部眾返回巴達維亞後,立即遭起訴,被判處死刑、財產充公,最後改判終身監禁在僻遠小島Ay,在島上度過八年悲苦的流放歲月後,才在親友奔走下獲得特赦,返國前夕(1675年),揆一以匿名形式出版本書,替自己背負的喪失台灣之罪名,提出最鏗鏘有力的答辯書,更為這場決定台灣命運的關鍵戰役,留下不朽的歷史見證。

  絕無僅有的珍貴文獻,再現荷蘭殖民當局的苦惱與應對

  本書是第一手文獻中唯一以這場戰役為主題的專著,從交戰一方荷蘭統帥揆一的角度,完整敘述戰爭爆發前夕的整體情勢,以及雙方交戰的實際經過,透過這一敘述,讀者不僅可以清楚瞭解島上荷蘭當局所面臨的困難與決策過程,也能跳脫習慣上從中國鄭成功角度所看到的「收復」台灣,改從島上荷蘭長官的立場來認識鄭成功「攻台」的始末。

  藉揆一之筆,我們窺見台灣先祖的隱約身影

  站在當時島上最高統帥揆一身旁,我們隨著他的眼光四下梭巡,看見早期台灣人的身影:兵荒馬亂下,富裕、有名望的漢人移民各自選邊站,有人向荷蘭長官密告,有人對國姓爺通風報信,沒錢沒勢的漢人移民則隨風飄蕩,或是逃回中國,或是留下來拚命保全畢生心血;原住民則在威脅利誘下,淪為島上強權的馬前卒,時而幫荷蘭人鎮壓漢人起義,時而替漢人攻打落難的荷蘭人,台灣最初主人的地位與尊嚴蕩然無存。

(Apin 附記:事實上,16世紀中葉以前..台灣原住民社會和文化仍然穩定地保有他們各自的特色。但隨著漢人、日本、西方人紛紛到台灣進行貿易,與台灣原住民有頻繁接觸後,對台灣原住民社會文化,當然也產生一定的衝擊與影響。然而台灣原住民與這些外來者之間的關係,基本上也都處在一個既合作又對抗的關係上來發展..包括原住民族群之間,由於獵場的重疊與爭奪,往往讓原住民族群之間形成所謂世仇,是以,當有強力外來者到來時,原住民族群也會藉與外來者的合作來對付其世仇。換句話說,與外來者既合作又對抗的關係,對於全世界各地的原住民而言,好像也都是如此。

當然..當合作與對抗無法拿捏平衡時,原住民最後會在對抗之餘,被強力外來者決定予以消滅(族)的例子也不少。以1878年台灣東部發生的加禮宛事件來說,台灣原住民噶瑪蘭族(平埔族)和撒奇萊雅族(高山族)兩族就是在清朝對台灣東部展開的開山撫番政策驅使下,導致漢人移民往往藉著官方兵力的支持,更加膽大妄為地進行拓墾..侵犯原住民剩餘不多的生活領域,而也就是在生活空間受壓縮而不得不選擇起來聯合反抗清國的無奈下,讓噶瑪蘭族和撒奇萊雅族在事件中幾乎被滅絕
..)



  歷久彌新的經典,唯一流通的漢文譯本

  本書目前有德、法、日、英、漢等語的譯本;其中,英譯本有三種,日譯本也有三種,漢譯本則有四種。今年適逢1662年荷蘭人撤離福爾摩沙、國姓爺攻佔台灣的350周年,前衛出版社特推出《被遺誤的台灣》的第五種最新漢譯本,並委請中央研究院台史所研究員許雪姬教授撰寫導讀,以彰顯本書的不朽經典地位,讓這本與台灣命運密切相關的書籍,得以漢譯本的面貌重新在島上流通。



作者簡介

C. E. S.

  學界認定係指Coyett et Socii,即揆一(Frederic Coyett, 1615-1687)及其同僚。


揆一是荷蘭東印度公司在台灣的最後一任長官,中文文獻稱作「揆一王」或「夷酋揆一」,出生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的貴族世家,另一說則謂出生於南尼德蘭(今荷蘭南部、比利時之間)。

  揆一在1643年以上席商務員身份來到東印度,1645年在巴達維亞(今雅加達)升為高級商務,同年,揆一與荷蘭世家出身的蘇珊娜(Susanna Boudaen)結婚,和第八任台灣長官卡隆(Francois Caron, 任期1644-1646年)成為連襟,似乎也因這層關係而被任命為台灣評議會議員。1647-48年及1652-53年,揆一兩度出任日本出島商館館長。1648-1652年,揆一來到台灣,任上席商務員兼副長官,期間與第十任台灣長官富爾堡(Nicolas Verburch, 任期1649-1653年)產生衝突。1654年,揆一被任命為本島地方官,1656年成為第十二任台灣長官。

  揆一在台灣長官任內,鄭成功攻台風聲不斷,為加強台灣防備,遂求助於巴達維亞總部,但遭時任東印度評議員的富爾堡不斷掣肘,讓他難以施展手腳。1661-62年間,大員的熱蘭遮城遭鄭成功圍攻,揆一在孤立無援下,苦守九個月後被迫投降。揆一回到巴達維亞後,立即遭起訴,被判處死刑、財產充公,但處死時刻遲遲未能決定,最後改判終身監禁在今印尼班達附近的一個叫Ay的小島,在島上度過八年。後來由於親友極力奔走,揆一才在荷蘭親王威廉三世特赦下,於1674年搭船返回荷蘭。

  1675年,揆一以匿名形式在阿姆斯特丹出版《被遺誤的台灣》,不僅替自己及大員評議會所背負的喪失台灣之罪名,提出最鏗鏘有力的答辯書,也為這場決定台灣命運的關鍵戰役,留下不朽的歷史見證。



譯者簡介

甘為霖牧師(Rev. William Campbell, 1841-1921)(英譯)


  蘇格蘭格拉斯哥人,隸屬於英國長老教會。甘牧師在台灣傳教長達46年(1871-1917年),是除了巴克禮牧師外,在台最久的傳教士。曾獲日本政府頒發「勳五等雙光旭章」、「勳四等瑞寶章」,以及加拿大多倫多納克斯(Knox)神學院授與名譽博士學位。

  宣教之外,甘牧師也潛心著述,出版眾多以台灣為主題的作品。在早期台灣史方面,有翻譯自荷蘭文的《荷據下的福爾摩沙》(本書即譯自其中的第三部份「中國人征服福爾摩沙」),重印荷治時期的《新港語馬太福音》、《虎尾壟基督教教導》,以及《台灣佈教之成功》。在教會羅馬字方面,有名著《廈門音新字典》(甘字典)、《聖詩歌》以及《治理教會》。在教會史料方面,則有經典的《台南教士會議事錄》。另有專著《中國的盲人》、《闢邪歸正》、《播道論》等。

林野文(漢譯)

  台灣雲林人,農村家庭出身。崙背國校、虎尾初中、虎尾高中,中興大學法商學院合作經濟系畢業。曾任高職教師,稅捐稽徵處稅務員,因不慣官場酬酢文化,也不想同流合污,自願去職,轉任某大紙廠業務開發經理,後自行經商,身經百戰。今已退休。自幼熱愛鄉俚野史,愛看布袋戲、歌仔戲、新劇、電影,也愛舞文弄墨,發抒所感,嘗自命「田庄郎君野文客」,平生記述觸景生情片斷,間續錄有《野文百感集》,準備帶往天國。著有《二十年台商一場夢》(前衛,2010),譯有《被遺誤的台灣》(前衛,2011)。



導讀者簡介

許雪姬博士


  國立臺灣大學歷史研究所博士。曾任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現任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研究員。

  著有專書《清代臺灣的綠營》、《龍井林家的歷史》、《板橋林家林平侯父子傳》及論文八十餘篇。

  口述歷史作品有《日治時期在「滿洲」的臺灣人》、《莊淑旂回憶錄》、《霧峰林家相關人物訪談紀錄》(頂厝篇、下厝篇)、《柯台山先生訪問紀錄》、《高雄市二二八相關人物訪問紀錄》(上、中、下)、《藍敏先生訪問紀錄》、《民營唐榮公司相關人物訪問紀錄,1940-1962 》、《林衡道先生訪問紀錄》、《二二八事件專號》等。

  曾修纂的方志包括《續修澎湖縣志》、《鹿港鎮志:宗教篇》、《續修臺南市志:卷七選舉志》、〈續修高雄市志卷——社會志二二八事件篇〉等。



引言回覆:
【民報專文】被遺誤的台灣:荷鄭台江決戰始末記


[ 本文章最後由 Apin 於 2016-6-9 03:50 PM 編輯 ]

TOP



決戰熱蘭遮:歐洲與中國的第一場戰爭
Lost Colony:The Untold Story of China's First Great Victory over the West
(不用花錢,建議辦個借書證到各地圖書館去借來看..充實自己的歷史知識)

作 者 簡 介

歐陽泰 Tonio Andrade


耶魯大學歷史學博士,師承西方漢學巨擘史景遷(Jonathan D. Spence)、十六到十七世紀歐洲史專家帕克(Geoffrey Parker)。現任埃默里大學(Emory University)歷史系副教授,主要研究領域為殖民主義比較研究及中國史。著有《福爾摩沙如何變成臺灣府?》(How Taiwan Became Chinese: Dutch, Spanish, and Han Colonization in the Seventeenth Century)。

譯 者 簡 介

陳信宏


專職譯者,國立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畢業,曾獲全國大專翻譯比賽文史組首獎、梁實秋文學獎及文建會文學翻譯獎等翻譯獎項,並曾以《好思辯的印度人》入圍第33屆金鼎獎最佳翻譯人獎。譯有《失落之城Z》、《胡若望的疑問》、《人口大震盪》、《宗教的慰藉》、《非商業旅人》等書。

強 力 推 薦


翁佳音(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導讀
陳秋坤(台灣史專家)、蕭瓊瑞(國立成功大學歷史系教授)專文推薦
王浩一(文史工作者)、陳芳明(國立政治大學講座教授)、葉澤山(台南市文化局局長)推薦

本書可以當成一部精彩刺激的小說來讀,它充滿了海盜、血腥的斬首、同志之間的背叛,以及陸海之間的戰役,只不過這部小說恰好是真人實事。本書也可以當成一部充滿啟發性的著作來看,它探討中國與西方之間的第一場戰爭,並且探究世界史上一件最大的未解之謎:自從哥倫布的時代以來,為何是歐洲殖民了世界,而不是中國?──賈德.戴蒙


這本傑作重新界定了歷史學界長期的爭論,即歐洲在近代以來的支配地位,是否反映了歐洲在科技與軍事方面勝過亞洲?本書的分析不僅獨具創見,也深富說服力。──利伯曼(Victor Lieberman),密西根大學歷史系教授

奠基於對中國與荷蘭文獻的深入閱讀,本書檢視了一個令人著迷的議題,探討近代史中世界各地區不斷變化的軍力本質。這是一部論述堅實又重要的著作,講述了一個絕佳的故事。──魏而思(John E. Wills),《1688:從康熙皇帝到希臘浪人,那年的全世界》

作者──歐陽泰檢視亞洲與歐洲軍隊的一場關鍵衝突,窺探了荷蘭在亞洲的殖民活動,以及荷蘭與中國南方投機活動經常具備的共生關係,從而說明中國人如何藉由採用及反制敵人的軍事科技,在堅忍的氣勢與運氣的加持下取得了台灣。──拉方(Michael Laffan),普林斯頓大學歷史系教授

十七世紀的大員(今安平)港市,曾是如二十世紀紐約般的國際貿易中心;本書不僅刻畫出歐洲與中國的第一場戰役,也標誌著世界與台灣的第一次相遇。無論戰爭與和平,軍事和經濟,將本書與本市文物古蹟互相對照,歷史的實感也愈加立體、清晰。──葉澤山,台南市文化局長







TOP

以上介紹(建議)兩本值得閱讀的歷史書籍...

就是說,國姓爺(鄭成功)挾著何斌提供的地圖、情報資訊及滿滿自信,率領兩萬五千大軍渡海襲台,因此所帶糧草並不多...即使很快拿下普羅民遮城,但卻在攻打熱蘭遮城首日就踢到鐵板大敗。最重要因素在火砲與武器差異..

荷蘭人用的是長步槍、短手槍、手榴彈,大砲用的是會爆炸的榴彈。而鄭軍用的武器,說實在的跟兩百四十年後的義和團沒什麼兩樣,尤其..大砲用的還只是鐵彈。

以榴彈砲來說...由於具有精準的描準投射器,所以想讓榴彈打哪裡就落到哪裡,因此..鄭軍首日攻打熱蘭遮城,在熱蘭遮城堡壘凸出的稜堡所形成的交叉火網夾擊下,單日就犧牲掉上千人...

這不止讓國姓爺(鄭成功)震驚,也非常憂慮害怕。因為,如果繼續犧牲兵力,軍隊士氣將受嚴重打擊。尤其,如果再久攻不下,糧草不足恐引發軍隊叛變..

因此,國姓爺(鄭成功)乃決定將"攻城"策略改為"圍城",除讓愛將馬信率領五千軍隊繼續圍城外(馬信的「馬本督」(Bepontok)之名也因而流傳於荷蘭軍方)...其餘諸鎮兵力皆分屯墾南北二路,這就是在防止軍隊叛變所作的戰略考量..

而即使國姓爺(鄭成功)允許部下自行選地開墾,但不能侵犯原住民及漢人移民現有土地,但在軍隊需糧甚切情況下,不少士兵便因缺乏營養而生病,甚至有1天內即病死70-80人,以駐紮在大員街的5000千精銳部隊,健康的人也只有十分之三、四...飢荒還造成士兵逃亡,有些人乾脆逃往荷軍陣營。

當然在需糧甚切下,南北屯田自然與原住民產生激烈衝突...

TOP




大肚王國


殊不知,台灣在16世紀就曾出現一個準王國政權..史稱:「Tatutum(大肚)王國」。..

而大肚王在當時可是國際知名的,因為:

當時荷蘭人稱他為Keizer van Middag
英國人稱之為King of Middag
德國人稱之為Keiser von Mittag
福佬人稱之為Quata Ong
而原住民則稱之為Lelien,意思是白晝之王或太陽王。



為什麼1593年豐臣秀吉會派遣使者原田孫七郎前往臺灣(當時日本人稱為高山國)要求納貢...因為,他們認為當時台灣有個「高山國」,所以把台灣稱為「高山國」。..



《豐臣秀吉高山國招諭文書》-文書現藏於日本加賀前田家之尊經閣文庫。

《豐臣秀吉高山國招諭文書》內文「夫日輪所照臨,至海岳山川草木禽蟲,莫希不受此恩光也。予際欲楚慈母胞胎之時,有瑞夢,其夜已日光滿室,室中如晝,諸人不勝驚懼,相士相聚占巫之曰,吉壯年,輝德色於四海,發威光於萬方之奇異也,故不初十年中,而誅不義,立有功,平定海內,異邦遐陬嚮風者,忽出鄉國,遠泛滄海,冠蓋相望,結轍餘道,爭先而服從矣,

朝鮮國者自往代,於本朝友牛耳之盟,久背期約,況又予欲征大明之日,有反,此故命諸侯將伐之,國王出奔,國府付一炬也,聞事已急,大明出數十萬援兵,雖及戰鬥終依不得其利,來敕使於本邦肥之前州,面乞降,搖之築數十個格城營,收兵於朝鮮域中慶尚道,而屢決真偽也,

如南蠻琉球者,年年獻土宜,海陸通舟車,而仰我德光,其國未入幕中,不進庭,罪彌天。雖然不知四方來享,分為其地疏志,故原田氏(注:原田孫七郎),奉使命而發船,若是不來朝,可令諸將征伐之,生長萬物者日也,枯竭萬物者亦日也,思之,不具。

文祿歲集 十一月初五日
日本國 前關白 豐臣印
高山國


換句話說,日本在豐臣秀吉時代,在意識上已將台灣視為其「屬國」。(PS:屬國觀念並非在戰領該地,而是征服後受保護的商業考量)..


雖然原田孫七郎因找不到可以傳遞國書給高山國的人而無功而返。(其實寫漢文,在沒有文字的大肚王國眼中..根本看不懂)

但是豐臣秀吉準備征服台灣的計畫因此洩密,也讓當時中國明朝與在菲律賓的西班牙對東亞的局勢感到緊張。

尤其是西班牙,因為西班牙菲律賓高層一直開會,甚至想組織台灣遠征軍準備率先攻占臺灣,以防日本南下,明朝廷也加強防禦澎湖,以防日本由臺灣侵擾沿海。

台灣在西元1624年荷蘭入台後才開始有歷史記載,後世才知當時台灣已有個(準)王國,這個王國以拍瀑拉平埔族(沙鹿、龍井、清水、大肚Tatutum)為首,史家稱為「大肚王」(King of Middag),原住民則稱之為Lelien,意思是「白晝之王」或「太陽王」,勢力涵蓋中彰投的貓霧拺族(Babuza)、雲嘉的洪雅族(Hoanya)、豐原、東勢的巴宰海族(Pazeh)及竹苗的道卡斯族(Taokas)等。

也就是說,大肚王國勢力範圍從新竹到嘉義的平地,而這很可能就是豐臣秀吉想招諭的「高山國」..只是,當時豐臣秀吉派遣的使者到台灣不得其門而入罷!





其實,根據由荷蘭東印度公司資料編撰的《熱蘭遮城日誌》及蘇格蘭人David Wright的記載,1630年代在台灣中部曾出現一跨族群的領導者,外文資料稱其為King of Middag(大肚王)。

1650年代 John Struys 遊記則記錄:「Formosa 是個非常富庶之島…最富庶的地方現由大肚王所統轄」。

1722年(清康熙六十一年)巡台御史黃叔璥寫了一本《台海使槎錄》,書中說:「大肚山形,遠望如百雉高城,昔有番長名大眉」,這裡所說的番長即是「大肚王」。

而Middag王外出時會有一兩位隨行者,他不允許基督徒住在他轄區或逗留,包括任何一位通譯學習其人民的語言,但准許他們通行。

而17世紀的大肚王已統治中台灣15至27個社,出入皆有人為他抬轎,不同於一般部落的地方領袖。

根據中村孝志和許賢瑤以及翁佳音的研究,「大肚王國」統治的範圍除了拍瀑拉族的Sada(沙轆,今之沙鹿)、Boedor(水裡,今之龍井)、Derdonsel、Goema(牛罵,今之清水)及Middag(大肚)等社群外,還有巴布薩(Babuza)、洪雅(Hoanya)、巴則海(Pazehhe)及道卡斯(Taokas)等平埔族的社群。

大肚Middag是其中最大且最好的社,也是王國首府。

王國的轄區在現今大肚溪以北、大甲溪以南的台中沙鹿、梧棲和清水一帶,即台中、彰化、南投一帶

荷蘭人在1638年就知道台灣中部有個大肚王,但因拍瀑拉是一強大的族群,對荷蘭人的反抗相當頑強而激烈,故荷蘭人無法順利地由南往北拓展。

1644年9月荷蘭上尉匹德澎 (Piter Boon) 奉命率兵遠征基隆、淡水,因遭遇拍瀑拉族的強烈反擊而未果。

1645年1月匹德澎再度率兵前往征戰,大肚王Quata Ong不敵,乃在荷蘭牧師的居中協調下臣服於荷蘭東印度公司。

同年4月7日荷人召開南部的地方會議,大肚王Quata Ong也前往,與東印度公司訂約,表示臣服。

大肚王國自此進入半獨立狀態,直到西元1662年荷人離台為止。

TOP




1644年9月荷蘭上尉匹德澎 (Piter Boon) 奉命率兵遠征基隆、淡水,因遭遇拍瀑拉族的強烈反擊而未果。

1645年1月匹德澎再度率兵前往征戰,大肚王Quata Ong不敵,乃在荷蘭牧師的居中協調下臣服於荷蘭東印度公司。



地方會議實況圖,長官與議員坐在上方有士兵護衛的亭子內,而原住民代表在長桌前的席位並排就坐


同年4月7日荷人召開南部的地方會議(地方會議-荷蘭語:Landdag 是荷蘭東印度公司統治台灣的期間,導入歐洲封建政治制度,召集台灣各地原住民村社代表的會議。荷蘭人透過定期召開的地方會議,維繫雙方的封建關係,以協助荷蘭人推行政令。),大肚王Quata Ong也前往,與東印度公司訂約,表示臣服。

大肚王國自此進入半獨立狀態,直到西元1662年荷人離台為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