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千萬不要小看香港人的【魚蛋革命】!

您是本文第3942個瀏覽者

千萬不要小看香港人的【魚蛋革命】!

因為毀了魚蛋、接下來~就是香港人的命根子也沒了...那是香港人最後一道防線!

TOP

這個低層傳統美食~如果沒了?香港人生活會出問題!

TOP

台灣人民就是在廉價實惠的魚丸魚蛋,安穩生活!^^

TOP

香港十大魚蛋食店 一碗約台幣100元





魚蛋雖不是甚麼名貴菜式,但這些Q彈的小球不知滿足了多少飢腸轆轆的香港人。無論您想來一串咖哩魚蛋,還是一碗白魚蛋,這些明星級的小吃店絕對可以滿足您對美食的欲望。
作者:Alex Ling

洪記:50年老字號
洪記的魚蛋粉享譽近50年。老板對魚蛋一往情深,整家店只賣魚蛋粉(港幣$23),沒別的了。雖然店面很小,但是這裡的魚蛋鮮美可口,有一種獨特的柔軟度和豆腐般的口感。一碗魚蛋粉有魚蛋、魚片和炸魚皮,即傳統的「魚蛋粉三寶」;還可點叫鴛鴦底,即河粉或米粉加麵。
地址:大埔鄉事會街8號大埔墟街市及熟食中心2樓CFS4鋪


想吃欽記,請趁早!
欽記粉麵是一家備受推崇的魚蛋粉老店,值得您長途跋涉到大埔走一趟。但您的動作得快——要在午餐時間之前到達,不然的話,一到中午,店裡就擠滿街坊老主顧和聞香而至的時髦老饕。一碗魚蛋粉賣港幣$26,可說是經濟實惠。這裡的魚蛋新鮮Q彈,湯頭濃郁,美味的炸魚皮更為魚蛋粉加分不少。
地址:大埔鄉事會街8號大埔墟街市及熟食中心2樓CFS36鋪


至高榮譽的德昌魚蛋
如果您身在銅鑼灣或北角區,稍有點餓,那麼來一碗德昌魚蛋粉絕對是明智的選擇。港幣$24一碗的魚蛋粉,口感紮實,帶有辛香餘韻;現做的鯪魚肉餅煎得略帶焦香,也很出色;再加上放了新鮮碎葱的湯頭,令人食指大動啊!此店曾獲「美食之最大賞」至高榮譽獎。
地址:北角電氣道75號地鋪
電話:+852 2510 8783


夏銘記:現打魚蛋Q彈
賣魚蛋超過30年的夏銘記麵家,堅守傳統作法,成為魚蛋粉老饕的最愛。店家的魚蛋每天新鮮現做,不加防腐劑,Q彈有勁,吃得到滿滿的門鱔鮮味。如果您想吃辣,可在湯裡加一點店家自製的辣椒油,又熱又辣的魚蛋絕對會讓您大呼過癮。
地址:油麻地新填地街151號A鋪
電話:+852 2713 4323


令人回味再三的南記粉麵
大家都知道南記粉麵的魚蛋好吃,但千萬不要錯過此店的魚肉春捲。就跟魚蛋、魚片頭一樣,它們也是炸好之後配著麵條,放入新鮮湯頭裡一起吃的。炸得金黃的腐皮包著鮮甜的魚肉餡料,此等好滋味,讓人一試入迷。
地址:(分店之一)中環士丹利街66-72號佳德商業大廈地下
電話:+852 2576 8007


時來食坊的大魚蛋
時來食坊的魚蛋跟別家不一樣,每個都像高爾夫球般大。雖然不見得大就一定好吃,但事實是,此店的魚蛋不論是咖哩、沙嗲和辛辣口味,都做得鮮美可口。這裡的炸魚蛋也很出色,而且可以預訂現做,超級新鮮。
地址:長洲新興後街150號地下
電話:+852 2986 9969


口味經典的潮興魚蛋粉
潮興魚蛋粉是一家連鎖食店,捧場客不少,這得要歸功於店家真材實料、彈性十足的經典魚蛋粉(港幣$24)。除了魚蛋,香氣十足、口味濃郁的魚湯也頗具人氣。在這裡,有多種麵條可供選擇,非常推薦細滑的河粉。
地址:灣仔軒尼詩道78-84號地下
電話:+852 2375 9229


雞記:現炸魚片頭征服老饕
嚴格來說,雞記潮州麵食不算是一個專賣魚蛋的小店,它的招牌菜是炸魚片頭湯,但這個魚蛋變奏版實在好吃,讓人無法忽略它的存在。老板會等您下單後才炸,魚片頭外皮炸得酥脆,裡面則是略帶甜味的魚肉。湯頭雖然沒甚麼特別,但炸魚片頭的美味已足以把您征服。
地址:尖沙咀加拿分道15號C地下
電話:+852 2301 2099


再來一碗安利魚蛋粉!
對於眾多魚蛋「粉絲」來說,安利魚蛋粉麵堪稱香港的魚蛋王。姑且勿論大家贊同與否,這家茶餐廳的魚蛋粉(港幣$26)真的無可挑剔——口感極佳的魚蛋,配上令人垂涎、香氣四溢的湯頭。炸魚片也不容錯過——外面沾了濃濃的咖哩汁,裡面的魚肉滑嫩味美。請問,要不要再來一碗?
地址:筲箕灣筲箕灣東大街22號
電話:+852 2513 8398


佳記小食店:小心辣得發麻!
身處繁閙的旺角,佳記小食店是一家不起眼的小店,但它讓您見識到甚麼叫真正的辣魚蛋。各種讓舌頭辣得發麻的辛辣口味,再加上一點甜醬,就是您來香港必試的、最具標誌性的街頭美食。如果您不想吃勁辣,可以試試蒜香魚蛋,濃郁的醬汁雖然辛辣,但不至於讓您無法招架。
地址:旺角登打士街41號




Source: http://www.discoverhongkong.com/tc/dine-drink/whats-hot/hkmagazine/top-10-fish-ball-restaurants.jsp#ixzz3znYQd4Mq


http://www.discoverhongkong.com/ ... all-restaurants.jsp

TOP

外媒看「魚蛋革命」 香港年輕人怒火燒向傾中港府


香港旺角的抗議民眾向警方投擲磚塊、在垃圾桶放火。(美聯社)



2016-02-10  21:29
〔助理編譯周柏憲/綜合報導〕香港警方取締無照魚蛋攤販和客人,卻演變成嚴重警民流血衝突。衝突現場混亂,現場抗議者向警方投擲磚塊、警棍滿街揮舞。
衛報指出,雖然「魚蛋革命」和2014的「雨傘革命」都聽起來像個「笑話」,這些名字的背後,卻隱含著香港年輕人對西方民主社會的渴望,以及對香港政府日漸傾向中國的怒火。
  • 在香港旺角發生的警民衝突中,不斷有抗議民眾遭警方逮捕。(美聯社)



美食作家鄧福霞(Fuchsia Dunlop)向衛報表示,魚蛋平價又有趣,這些小攤販足以代表大部分的香港文化,卻因為城市發展和都更逐漸消失。香港餐廳業者丘德威說,魚蛋不僅代表勞工階級,也象徵企業家精神、資本主義以及自由民主的精神。丘德威:「從人類學的角度來看,魚蛋的意義不僅僅是一串沾著咖喱沙爹醬的魚丸。」
據報導,這場衝突也在抗爭「仕紳化」、「上流化」(gentrification),把土地重建後以更高的地價和租金吸引收入更多的階級進駐。街道狹小擁擠的旺角正在對抗挖土機,避免政府把市場變成辦公大樓和美輪美奐的公寓。

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1599940

TOP

香港旺角衝突 扣暴動罪抓學生

2016-02-11〔編譯顧佳欣/綜合報導〕香港旺角大年初一取締攤販衝突事件持續發酵,至十日共有六十四人遭警方逮捕,原擬前往台灣旅遊的學生團體「學民思潮」成員林淳軒,竟在機場遭警方攔截,且可能依「公安條例」中的「暴動罪」起訴,最高恐面臨十年徒刑。若經證實,將是香港警方四十多年來首度動用這項條例對付港人。香港大學學生會在聲明中引述台灣總統當選人蔡英文的談話,批評警方執法過當,強調將永遠站在反抗者一方。
  • 八日深夜至九日清晨,香港旺角爆發大規模警民衝突,警方十日持續逮捕相關參與者。原擬前往台灣旅遊的香港學生團體「學民思潮」成員林淳軒,在機場遭警方攔截,且可能依「公安條例」中的「暴動罪」起訴,最高恐面臨十年徒刑。 (取自網路)



港生引蔡英文談話 批警這場被媒體和網友稱為「魚蛋革命」的衝突,肇因於警方取締無照攤販,與前來聲援的本土派人士對峙,警方對空鳴槍並動用胡椒噴霧,雙方爆發嚴重衝突。香港特首梁振英直指此事為「暴亂」,矢言緝捕「暴民」。「端傳媒」指出,這是香港一九九七年主權移交以來,港府首次將某一事件定調為「暴亂」,但報導也引述事件參與者的發言:「這次是第一次,但不會是最後一次。」
港生林淳軒昨來台前被抓香港警方十日持續搜捕相關參與者。林淳軒十日上午欲前往台北旅遊,準備離境時遭海關扣留,再被警方帶走。學民表示,林在八日當晚十點的確於旺角光顧攤販,隔日凌晨兩點十五分離開。學民召集人黃之鋒更踢爆,警方在尚未取得搜查令前,便將林押回家裡企圖進入搜查,幸好律師趕到,才未讓警方進入。但警方取得搜查令後,帶走包括筆記型電腦、衣物等四袋證物。
廿二歲的林淳軒為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學生,中大神學院發表聲明譴責警方濫權,要求立刻釋放林淳軒。
與此同時,參與旺角抗議行動的香港本土派組織「本土民主前線」,也透過「臉書」(Facebook)發表聲明,表示該組織正受到警方嚴厲打壓,大批組織成員被拘捕、圍堵及試圖強行入屋,並透露至今已有約廿名成員及義工被捕。
港府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十日表示,不排除此事為「有組織、有計畫」的暴力事件,並強調在「佔中」時,警方也未引用暴動罪拘控任何人,但旺角事件嚴重許多,若證據充足,不排除援引相關條例。
港大學生會︰3學生被捕港大學生會十日發表聲明,證實有至少三名港大學生被捕和受傷,指警方刻意造成民眾恐懼,並引述蔡英文在勝選之夜的談話:「天色漸漸光,這裡有一群人,為了守護我們的夢,變成更加勇敢的人(取自滅火器樂團創作歌曲「島嶼天光」歌詞)」聲援被捕學生,「港人忍無可忍,遂於雨傘革命奮起抗爭。今次旺角之役與雨傘革命一脈相承,示威者不再畏懼,勇往直前,掀起新式抗爭之序幕」。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957579

TOP

香港的228?

Jehn-Shan Yeh 貼上了 2016年2月9日

TOP

TOP

2016年2月11日
練乙錚


魚蛋革命防港變大陸 持續高壓壓出二二八
大陸10多年來的「群體性事件」日益激烈而數目急升,為剛性專政所難免;香港亦步亦趨,則是歷屆特府強推港陸融合的結果。然3年來香港此勢特急,已超越頭兩任特首治下所見。年初一旺角小販問題引出警民衝突,警方動用真槍實彈,標誌了鎮壓手段升級;抗爭者方面,亦全程勇武,突破了傳統範式。從中國邊域政治大角度觀察,繼藏、疆、蒙、台之後,香港如此發展,乃「黨道一以貫之」引致,合理而可預料。
小販與我:之一
七十年代初,筆者在天主教培聖中學任教,學校當時在九龍塘牛津道南端舊址,彼此毗連的還有好幾所其他中學,包括瑪利諾、模範、賽馬會工業、英華、東華三院黃笏南。由於學校密集,學生人數眾多,而且都是全日制的,中午吃飯問題難解決,熟食小販生意應運而生,攤檔都擺在培聖和瑪利諾兩校之間的一條後巷裏。上課天的中午時分,這裏熙熙攘攘人聲鼎沸,成百上千的學生圍在10多部小攤販的手推車旁邊大快朵頤,價廉物美品類繁多的「正餐」吃飽了還有大碗可口的紅豆綠豆芝麻糊腐竹白果雞蛋糖水。對適值發育年齡而家境不大富裕的那群學生而言,「後巷」便是天賜;在這裏吃午飯長大的培聖學生不計其數,僅筆者的學生便包括張文光、陳茂波、九十年代花旗銀行的兩個VP、好幾位現今的大專院校教授講師;早他們幾屆畢業的黃毓民,當時大概也是「後巷」常客。
如此在「後巷」經營的攤檔有幾個特點。一就是整潔:小販都自備清潔用水,營業時間一過,一個半個小時之內,那裏便打掃一空,完全乾淨,不用什麼食環署擔心。二就是高效益:幾所學校當然也有自己的食堂,但無論菜式和價格都差很遠,個別經營者(通常都是一些「關係戶」)甚至要串通校方於午膳時間關閉校門阻止學生到「後巷」,才夠生意,但幾乎搞出事件。三就是小販辛勞無與倫比:攤檔有大有小,有些是一人騷,有些一家老少合營,一年四季日曬雨淋風吹雨打不欺場;有人會說他們不納租,但其實他們付出的,不比校內食堂經營者少。四就是當時「後巷」小販的生意,多半只是幫補性質,中午一過,有的移地再戰,有的跟着幹別的。還記得筆者當時最愛光顧的糖水小販陳伯,是左派工會的死忠會員(筆者當時是毛派,與他十分友善);他家住九龍塘模範村農地旁邊的一間小木寮,每天午後推小車回去放下了還得種地,數口之家才可溫飽。那年頭沒什麼社會福利,罕見所謂的「養懶人」。
還有就是,當時政府的小販管理部門已經能夠體恤民情,大白天擺的攤檔,只要乾淨企理不擾人,便是明明犯法也絕少干預,1974年之後更沒有了派片收規的事;這無疑比起今天在大年初夜也「依法施政」掃蕩小販、終了還要增派警力踢檔的特府更近人情。
小販與我:之二
九十年代末,筆者在董建華政府的中央政策組當全職顧問。時值亞洲金融風暴不久,之後還遇上禽流感、沙士疫,人們盡量足不外出,市面蕭條,失業率高企。政府苦無對策,筆者於是上書,建議政府考慮對小販政策鬆綁;做的研究不僅參考西方大城市經驗,還就香港特殊情況適當放大推行,並計算出全港各處適宜小販擺賣的大小街道總長度,每隔若干距離X設立合適該處的行人道上Y個臨時擺賣點,然後算出可增加的就業數Z,並由此推算出能減少多少個失業率百分點W,以及可能需要的政府資助金額M。
很可惜,建議遭到不願共渡時艱的零售業商會和個別地產霸權強烈反對;一些政府部門亦以有礙觀瞻、乏人管理、易放難收、不走回頭路等「理由」諸多推搪,董先生因而作罷。其實,小販業的優點是便民、靈活、勞動密集、進場成本低,更是很多人創業的第一階梯,故就算是在一些世界第一流城市,也會得到政府適當重視,無奈此時此地是香港特區。
今年今月,香港再出現「小販問題」,但場景已經面目全非,不再是簡單的解決就業的經濟問題,而是包含了複雜的特區政治、本土文化、社運世代和派系之爭,以及梁政府與社運人特別是新世代社運人之間的多種深層矛盾,小販問題本身,相比反而顯得微不足道。年初一在旺角爆發的「魚蛋革命」,提出的尖銳問題就包括好幾個,下面逐一討論。
「魚蛋革命」:暴力抗赤的是與非
上周一(2月1日),筆者的本欄文章〈《十年》指着的,是香港2047 〉裏面提到,佔運之後,特區政府因為搞武力打壓開了戒,以後的鎮壓手段會更殘暴,而年輕抗命者因為受過暴力洗禮和鍛煉,會更多傾向勇武,故在今後的社運高點上,會不斷出現「暴力邊緣」;「公民抗命」之外,還會有「勇武抗命」、「暴力抗赤」。這將無情拷問30年來走上「和理非非」抗爭路而染有非暴力潔癖的大多數泛民黨派:和平抗爭求民主一事無成,「民主回歸」因而被中共過橋抽板,難道還不能接受「以武抗暴」、「勇武抗命」、「暴力抗赤」嗎(這當然不是說以後的社運要否「逢抗必暴」,而是問,未來的抗爭,原則上可否包含不和平、涉暴力的對策?)?
否定的理由有好幾個,主要是成功的印度獨立革命和美國民權運動,兩者提供了「依靠和平主義可以達致社會公義」的原則性例證。此外,還有一些權宜理由,不一定不重要:香港大多數市民害怕、抗拒任何方式和原因的暴力;社運領導本身也可能有此恐懼(評論員如筆者何嘗不是?);民眾暴力絕對不敵港警彈壓和解放軍坦克,硬碰輸硬。至於東歐國家的和平民主化,則是在以美國為主的NATO強大武力震懾之下實現的,不光靠那些國家自身的和平示威。
不過,上述兩個原則性例證對香港社運的意義不大,因為英國二十世紀中葉的殖民統治已經相對開明(很多英國殖民地已經在戰後和平獨立,香港也有戰後的港督楊慕琦本土民主化計劃);而美國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初的種族歧視儘管厲害,但有進步勢力襄助,包括當時的總統甘迺迪。但是,香港社運面對的,卻是幾十年來不斷動用而且不斷提示會堅決動用武力鎮壓的專制政權。
因此,港人剩下的可用的反對暴力原因,幾乎都是權宜原因。又因此,若要認真考慮原則的話,不能不考慮「勇武抗命」、「暴力抗赤」的正當性。支持暴力抗爭原則的因素,則起碼有下列幾個:
一、馬列毛是支持並歌頌暴力鎮壓原則的,而且不斷應用、實踐;因此,中共統治者及其在港代表所宣揚的和平非暴力主義不僅是權宜的,還是虛假的:政權可以無限暴力,人民卻完全沒有這個權利。接受這點,對抗爭者不一定最有利。
二、中國文化傳統裏,和平主義(以墨子思想為代表)不佔主流地位。事實上,儒學理論在源頭上便是兩次流血暴力事件:湯伐桀、武王伐紂。對這兩回事,儒家經典《易傳.革卦》這樣說:「天地革而四時成,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革之時義大矣哉。」孟子支持這個說法,出言捍衞:「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荀子也加一把,說:「能用天下之謂王。湯武非取天下也,修其道,行其義,興天下之同利,除天下之同害,而天下歸之也。」都是歌頌事件本質裏的正義性,而把手段裏的暴力略去不談。到了後來,因為有秦始皇迫害儒生,以致發生了如荊軻刺秦皇不遂、張良與刺客以大鐵椎狙擊之而誤中副車的帶有恐怖主義色彩的暴力事件,經太史公的幾筆白描,就變成儒教的驚天地泣鬼神的正義範例。如此,大中華論者實難以和平主義作為社會運動抗爭的基本原則。
三、耶教《新約》有相當強烈的和平主義提示,或可作為後世信仰者原則上反對暴力的支撐。但是,耶教國家的實踐,從十字軍東征到二十一世紀,都不曾支持過這個反暴力原則。和平主義只在一些現代西方國家裏作為反對死刑者的信念,或個別信仰人士拒絕服兵役為國作戰的一個理由。政黨的和平主義主張,亦只是在民主國家的政治體制內部的運作過程生效。領導極權體制裏的民主運動黨派,從耶教國家的實踐裏找不到和平主義綱領。
由此可見,香港的民主政黨儘管仍有權利主張自己的政黨奉行非暴力主義抗爭原則,卻沒有堅實的原則道理去批判、鄙夷別的民主抗爭者採取「勇武抗命」、「暴力抗赤」的手段策略,更沒有站在道德高地上與後者劃清界線的道德餘地。反而,由於非暴力主義抗爭路線30年成效不彰,就算不準備放棄自身的非暴力原則,也最低限度應該對勇武抗爭者的行動採取樂觀其成的態度,甚或給予某種程度的精神和道義支持,方為合理。
「魚蛋革命」:左右翼(膠)毋須對立
按筆者的有限觀察,自高永文日前聲稱會在新年加強對小販及攤檔執法之後,一直支持小販權益的抗爭左翼便準備行動,率先投入;其後當晚午夜之後勇武對抗「執法者」的,則主要是抗爭右翼(是否如此,歡迎大家指正)。因此,份屬「左膠」的「小麗老師」(理大傳意及社會科學學部講師劉小麗博士)是當晚第一批被捕者之一,而且很可能是事件裏唯一一位女性被捕者【註1】。然而,後來參與抗爭的右翼人士例如港大哲學系學生、2月底立法會新界東補選7位參選人之一的本土民主前線成員Edward梁天琦和他的同伴,受警察「招呼」的程度可能比劉及她的朋友受過的更嚴重【註2】。
兩組社運人士的立場和參與事件的主要原因不盡相同,劉可能首先是出於對小販們的「大愛」而投身,梁則或是為了對打擊小販的執法者特別是攜槍「黑警」的「大恨」而參與。然而,他們都被捕了,而其都很可能被起訴,須要承擔後果。兩位都是年輕人,卻都甘願為了抗爭而付出;因此,一切支持民主自由的人,無論平素抗爭觀點是左翼還是右翼,是和平還是勇武,在此事上也不應厚此薄彼,更不應該說是哪一派抽了另外哪一派的水,而應該都予以真心關懷及支持。爭取民主自由的戰場是開放的,不屬於任何人,卻屬於所有人。仁人志士,既未能相忘於江湖,亦必相呴以濕、相濡以沫!
關於梁特的陰謀論
所有筆者聽到過關於梁特幹壞事的陰謀論,以這次說他設計主導「魚蛋革命」者最似真,雖然筆者還是不相信,除非得到更多資料支持說法。此論認為,他今年春節打破慣常做法,留港度歲不外遊(多麼勤奮!),目的就是要坐鎮特府指點一切,包括先以苦肉計於數百名抗爭者集結之後只調入少數10多個員警到事發現場,讓他們在記者鏡頭前捱打(多麼夠義氣!),以取得不明真相的市民同情(多麼聰明!),然後抹黑整個事件(多麼成功!)。據此,不少人氣得七竅生煙,幾乎要馬上把梁特趕將下台甚或宰了,方才洩憤。不過,筆者一如既往,不寄望北京領導人會替香港幹些什麼好事,反正都是一丘之貉。
就像人的腳底下長了一顆偌大的膿瘡,怎麼辦?刮肉療瘡不一定是最好辦法,因為去毒不清的話,留下來的又會長出另一顆。倘若自信抗體足夠,倒不如就忍一下讓它爛下去,待到血腥膿臭都流盡了,抹一點酒精消毒,就很快痊癒(醫生可能反對我這個文學比喻!)。又例如古書上說的洪水,老天爺要讓它橫流8年的話,你三四年就要去堵它塞它,沒有用處,倒不如就讓它流個夠,借勢疏導一下就更好。壞人在台上做壞事,一時三分不會自動下台,大家若努力揭發、頑強抗爭,付出一定代價當然要,但就可以讓遠近的人都知道他如何的壞;多人知道了,他最後就沒戲,自必然要離場。大家相不相信香港有足夠抗體?筆者是完全相信的,只要能夠保持健康,多做「運動」,持之以恒。
練乙錚 特約評論員
註1:「小麗老師」劉小麗的CV在http://www.hkcc-polyu.edu.hk/staff_directory/social_communication/details.php?id=116&lang=chi;她的fb在https://www.facebook.com/小麗民主教室-359574464219603/info/?tab=page_info;她被捕後發表的一篇文章〈我擺街,但我沒犯罪!〉在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40488
註2:一則關於Edward梁天琦參與今月底立會補選的新聞在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111/19447103;「本土民主前線」(本民前)的fb網頁在https://www.facebook.com/hkindigenous?ref=ts&fref=ts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http://www1.hkej.com/dailynews/c ... C%E4%BA%8C%E5%85%AB

TOP

呼籲香港人堅持改變 魚蛋革命發起人: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呼籲香港人堅持改變 魚蛋革命發起人: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2016/02/11 1700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香港旺角於大年初一爆發「魚蛋革命」,被香港政府定調為「暴亂」,數十人遭到逮捕,發起此次行動的「本土民主前線」召集人黃台仰,今(11)日在臉書上PO出「給香港人的最後一段錄音」,送給香港人八個字,希望大家能夠相信及堅持「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黃台仰表示,因為不知道自己將會面對何事,所以才錄下這段錄音,而這可能會是他最後一段能夠和大家說的話。黃台仰說自己在香港土生土長,參加過數次社會運動,但都以失敗收場,讓他一度心灰意冷,直到雨傘革命爆發。

黃台仰,梁天琦 圖/翻攝自本土民主前線臉書

▲本土民主前線召集人黃台仰(左)。(圖/翻攝自本土民主前線臉書)

「那一刻,我真正見到香港人有當家作主的勇氣,我見到香港人有反抗的勇氣。」黃台仰說,雖然雨傘革命仍未能成功,但改變了他對香港的想法,「我認為香港可以改變。」

於是黃台仰成立了「本土民主前線」,並發起了第一個行動「光復行動」,但卻遭到政府、媒體、市民指責為暴徒,破壞社會秩序。不過黃台仰並未因此退縮,最終成功迫使政府取消一簽多行改為一周一行,改善走私水貨的問題。

黃台仰表示,這次「魚蛋革命」也是秉持著一樣的初衷,相信只要堅持理念就能帶來改變,「希望大家能回想光復行動的時候,我們就是因為沒有受到社會輿論及政府打壓而卻步,最後才能帶來改變。」

黃台仰最後也感性地呼籲香港民眾,2016年香港將會面對更嚴峻的問題,會有更多議題需要走上街頭抗爭,「但只要各位香港人能堅持,香港一定能夠改變。」黃台仰最後也送給香港人8個字,希望大家能夠相信並堅持「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黃台仰錄音:https://goo.gl/7fJFDR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123737&PageGroupID=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