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劉邦友血案,李昌鈺說:“就是他幹的”

您是本文第2445個瀏覽者

劉邦友血案,李昌鈺說:“就是他幹的”

驚死郎~~真欸阿假欸?吳伯雄幹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1N3paAtGrE&feature=player_embedded

 

 

反白色恐怖聲援神探李昌鈺,請連署


台灣最大刑案劉邦友血案,李昌鈺博士有重大突破。馬英九執政後一再強調人權立國,而自由民主是台灣最引以為傲的價值。身為劉邦友血案重要線索,我是在政府保護下被警察挾持關進監獄迫害。在國際刑警調查,紐西蘭和澳洲總理來函致意,官員不理媒體不報.解嚴後20年要透過網路曝光,對台灣的民主是大大諷刺.我希望透過連署督促政府公開真相,同時嚴懲肇事者。
http://drhenrylee.blogspot.com/

我叫陳緩荷,資深新聞工作者,國立台灣大學畢業(1980),香港中文大學研究所,分別在台北 長庚醫院,臺大醫學院,世界衛生組織(WHO),台灣資策會(III)擔任工程師,曾經在香港信報,香港經濟日報,台灣時報週刊,工商時報,獨家報導,擔任專欄作家。

國民黨副主席吳伯雄涉嫌劉邦友血案,此事經由前法務部長廖正豪調查有案,因我是劉邦友 血案重大線索,據知情人士透露,吳伯雄派人追殺我.吳伯雄曾擔任內政部長十年,他利用在警政系統的良好關係對付我。

1997年5月和7月我分別向法務部長廖正豪陳情.法務部展開調查.調查顯示,我被追 殺的案子已成為劉邦友血案的重大線索.1996年11月21 日,桃園縣長劉邦友任內在官邸被 殺害,同時殺害的還有另外7人,此案至今懸而未破,根據1999年11月22日中國時報記者李作平報導,劉案的兇手是警察。國際知名刑事鑑識專家李昌鈺博士說"就是他(吳伯雄)幹的.".李昌鈺說李登輝不要破.

台灣總統李登輝關心劉邦友血案,將其列為最重大案件,本人也受到保護.但是1998年 7月,法務部長廖正豪卸任後,我的安全保障就沒有了.1998年8月初即有人找上住處,我在 住所天主教會險遭不幸;1998年8月11日,在台北榮民總醫院遭險境,得到蔣仲苓國防部長 協助,1998年8月15日我在北台聯合報被挾持;1998年8月19日我被跟蹤到台大宿舍 ,李鴻禧教授報警送我離開;1998年10月12日我到台南避難,接待我的友人王群光,蔡賽 美受到外界壓力,在連戰副總統官邸的警衛協助我離開.1998年10月16日我住處友人陳偉 德告知受到外界壓力,限我3日內離開;1998年12月5日我到信義分局筆錄說吳伯雄要追殺我,當天即有人到我住所以恐嚇語氣說話;1998年12月7日內政部長黃主文說他處理了。

2000年2月2日在立委施明德助理陳涓淇陪我同前往台北刑事警察局筆錄,被刑事警員挾持不讓我離開,並且由信義分局扣留準備遣送出境,後來由大馬友誼中心代表Dr.YusofAhmad協助,由友人王兆億交保離開。之後房東說警員多次到我住處找我,友人向我透露警員向 他們打聽我的行蹤,要通缉我,將我遣送出境.2000年3月7日友人告知警方到我住處要人, 我應找個地方避一避;2000年3月8日,我去世貿向波蘭駐台官員求助,我的行蹤明顯受到監視。

2000年3月底,我向內政部長黃主文投訴我的安全顧慮,黃主文對我說要我不要到處亂 跑就沒事.2000年4月18日我被台北信義分局警員楊培雄,Adam和黃美慧挾持(在台北 市敦化北路102號馬航公司前門,時間下午二時半)並拘留(沒有公文),根據台灣拘留法,任 何外國人被拘留15天即應有權免於繼續拘留,此外,在我被挾持之前,台北市警察局長王進旺也 已將我的陳情(吳伯雄涉嫌劉邦友血案),以公文函送台北市刑大和信義分局,但卻沒有受到重視。

2000年5月5日,大馬友誼中心高級官員Mr.Hashim到拘留所見我,他要我簽 收旅行文件,我說我的護照仍然有效,拒絕簽收.Mr.Hashim說我表弟從大馬寄機票, 我 說沒交代拒收.我說要見Dr.Yosuf,Dr.Yusof在2000年5月8日到拘留所見 我,說台北市警局長有公文在哪裡,我說公文可以查明,Mr.Yusof又問我楊培雄和Mr. Hashim說我的護照遺失,我說我的護照並未遺失,,2000年5月11日,大馬友誼中心 的一位職員到拘留所見我,並作筆錄(我沒有簽字),他說是奉Dr,Yusof之命,要協助我離開拘留所。

2000年6月信義分局拘留所主任李明前伸張正義,寫簽呈給楊培雄有關我的拘留,之前 李明前主任也曾告知該局外事科施科長和楊培雄有關台灣拘留法.而我在信義分局拘留50天內, 楊培雄不准我對外聯繫.2000年6月9日我被轉送到三峽外國人收容中心拘留,第二天即20 00年6月10日,拘留中心警員限制我20天不能對外打電話,當天拘留所新股長指示不讓我下樓或打飯,而當我去見張股長也不獲允許。

2000年6月24日我因細故被送到戒護所,張股長見了我說他們沒有理由這樣處罰我, 因為我沒有案子,按理3日後我應在2000年6月26日離開戒護所,但是當天值班女警員不讓 我離開,多拘留我一天,事實上2000年6月27日下午有國外重要人士到拘留所諮詢我的情況。

2000年6月29日友人王兆億在下午4點多非會客時間到拘留所見我說是奉楊培雄之命 ,他說要談條件.2000年7月9日,拘留所女分隊長說第二天,信義分局警員要帶我離境,, 當天晚上我的行蹤即受到監視.2000年7月10日早上六點多,拘留所女分隊長和一位女警親 自到拘留室帶我出去,我說身體不舒服,後來我由南非籍馬美玲編號(2698)陪我下去,信義 分局警員說我的case結束了,我說我要回台北,因為我有很多事情要處理.信義分局警員即告 訴三峽警員這件事(即遣送我)要謹慎,由於我拒絕被遣送,當天早上我回拘留室之後,女分隊長 和一位女警又到拘留室將我帶到戒護室女分隊長說這是長官吩咐的,我怕出狀況,只好順從之,後 來我對張股長說他們要將我遣送出境.張股長後來告知我將於2000年7月15日被護送出境. 張股長要分隊長讓我打電話求援,但是分隊長不允許,2000年7月15日,楊培雄和兩位拘留 所男警員到拘留室準備將我遣送,我拒絕在拘留公文上簽押,拘留所的一位男警員因此粗暴將我的 手扭傷.強行拖我下樓,當時Mr,Hashim已經在拘留所辦公室等候,我請他協助,Mr. Hashim說他無能為力,警員不會聽.事實上Mr.Hashim之前曾通知我的家人2000年7月10日到機場接我。

2000年7月15日我被遣送出境當天,楊培雄將我雙手扣上手銬,由黃美慧和一位警員 護送到機場,在機場的航警局,Mr.Hashim交一本台灣馬來西亞單程護照給我,並要我在 護照上簽字,Mr.Hashim跟航警局接洽,讓我快速通關,我就這樣被遣送出境,我抵達吉 隆坡國際機場,移民廳官員問我的新護照的來歷,我告知我的居民證和護照都留在台灣,我是被挾 持離開台灣的.移民廳官員收下我的新護照,並且開立一封公文,日期就是2000年7月15日 ,要我在一個月後向吉隆坡總局說明原委,我向大馬警方報案,希望大馬警方向台灣政府討回公道 ,同時追究相關失責人員的責任,我向大馬警方敘述我在台灣的遭遇;(1)我的安全受到威脅: 由於涉嫌劉邦友血案的吳伯雄現在台灣位居要職,我是血案的重要線索,對他造成壓力,因此被相 關人士以非正當手法遣送出境.(2)台灣的一些官員告訴我:我的拘留是不合法程序,我可以向 台灣當局申請國家賠償.(3)我被台灣警員非法居留將近3個月,並且在不公正被遣送出境.( 4)由於我被遣送出境,我的重要文件包括身分證,護照,銀行提款卡都在原住處,(已託人取回 )這對我的生活和工作都造成困擾。(5)前法務部長廖正豪曾告訴我說,我留在台灣比離開台灣安全,而Mr..Hashim卻沒有徵詢和調查這個案件下,強制安排我離境.Mr.Hashim作為一個大馬駐台官是否有責任保護國民?因為我不是在自由意願的情況下被押送離開台灣的.這是一種嚴重侵犯人權的做法。

2004年1月14日本人入境時,海關人員即詢問我是否是第一次到台灣,我告知曾久居 此,可見我的相關檔案已被消除。2004年1月27及28日分別有人到我住處找人,我慶幸脫 險。2005年3月4日下午,我現住處房東和一人突擊開啟我房門.我正巧在隔壁房,逃過一劫.

台灣知名記者張友驊曾找記者問李昌鈺博士得知“就是他(吳伯雄)幹的還有別人"
我希望台灣政府積極處理此案.


馬英九哈佛大學老師孔傑榮憂心台灣司法不公,馬政府辦綠不辦藍,其來有自。本該是階下囚的吳伯雄扶搖貴為國民黨主席之後,不但公然嗆總統有種抓他,並且挑釁司法用軍法審判他,請問特偵組在那裡?

本人作為劉邦友血案重大線索,多年來生命一直受到威脅,生活在恐懼之中,連最基本的活動自由都失去了。政府保護受害人的識責何在?馬英九所謂捍衛司法人權從何說起?

馬英九當選之後,我向法務部長王清峰及總統馬英九陳情,結果完全沒有回應,而且也沒有保障我的安全。
2009一月9日,有人膽敢到我的住處來,所幸被我撞見,才逃過一劫。之前吳伯雄請友人轉告:「給一億,不要住台灣。」

劉邦友血案案發至今已經十二年了,你聽過劉邦友血案嗎?你知道嗎?兇手已經找到了,卻沒有繩之於法,這個懸而未決的案子在旅美刑事鑑識專家李昌鈺博士和國內相關單位鍥而不捨的努力下,案情已經明朗。李昌鈺博士斷口直言:「就是他幹的」,知名記者張友驊向李博士求證過:「就是他幹的,還有別人。」我請內政部長蘇嘉全向李昌鈺博士求證結果:有新方向(刊登在2005年11月21日聯合報頭版)。

2006年8月,阿扁恩師李鴻禧教授對我說;"小心他們會幹掉妳。"2007年五月,李昌鈺接受媒體公開表示,劉案人證、物證放在一起就可以破案.劉案唯一生還者鄧文昌議員已經恢復記憶.劉邦友血案發生於1996年11月21日,桃園縣長劉邦友任內在官邸被殺害,同時遇害的還有七人,根據1999年11月22日中國時報記者李作平報導,劉案的兇手是警察。

李昌鈺透露李登輝不要破,李登輝要求"他"退出政壇搬離台北,並且保護我這個重大線索(法務部調查有案),資深記者遭迫害

前法務部長廖正豪下臺一個月,我的安全保障就沒有了, 1998年8月初即有人找上住處,我在住所天主教會險遭不幸;之後我四處逃難,慶幸獲得連戰蔣仲苓國防部長李鴻禧教授及友人的協助,安全脫險。1998年12月5日我到信義分局筆錄未果,當天即有人到我住所以恐嚇語氣說話;1998年12月7日內政部長黃主文說他處理了。

2000年2月2日我前往台北刑事警察局筆錄,被刑事警員挾持不讓我離開,並且由信義分局扣留準備遣送出境,由友人王兆億交保離開。之後房東說警員多次到我住處找我,我的行蹤明顯受到監視。

2000年3月底,我向內政部長黃主文投訴我的安全顧慮,黃主文對我說我不要到處亂跑就沒事.2000年4月18日我被台北信義分局警員楊培雄,Adam和黃美慧挾持(在台北市敦化北路102號馬航公司前門,時間下午二時半)並拘留(沒有公文).在我被挾持之前,台北市警察局長王進旺也已將我的陳情,以公文(吳伯雄涉嫌劉邦友血案)函送台北市刑大和信義分局,但卻沒有受到重視。

我被拘留期間,向李昌鈺博士求助,國際刑警曾派人前來查問,但無後續回應,最後被遣送離境。2004年我返台入境時,個人相關資料已被消除。兩週後分別有人找到我的住所(政大對面),我慶幸脫險。2005年3月,又有人強行闖入我房內(台大旁),我及時逃脫。2004年及2006年李昌鈺博士返台鑑識319槍擊案,我請他把陳情資料轉交陳水扁總統,但迄今沒有具體處理。

 

 

[資料來源]:

http://taiwanyes.ning.com/profiles/blogs/liu-bang-you-xue-an-li-chang?xgs=1&xg_source=msg_share_url

 

【用心顧台灣_台灣小站】

TOP

坦白說~~這件血案,慘絕人寰!連續七條命案,都單發集中腦部致命...僅一人倖存!

還牽連鄰居善良無辜婦人,兇手完整處理七條命案後,冷靜從容離場,並挾持在鄧文昌議員車坐等待的秘書離去,席間台語音對話,毫無恐懼倉皇神色聲影,冷靜到只能以[ 超職業水準殺手 ]來形容?並載挾持秘書[ 放生 ]到野外放置,再朝逃逸路線走.....漫長的全國指紋比對,毫無進展!一度被猜測是中國公安行刑隊職業殺手所為,所以才習慣性擊發目標頭部?亦無從比對全國指紋資料庫?

這篇轉貼文很怪?

人時地,甚至物,都很清楚交代,就是[ 事 ]的部份,毫無相對實質證據?僅有單方說法!我想任何標準檢察官作業程序,都不會為該記者片面之詞,發動調查!
【用心顧台灣_台灣小站】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