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日本料理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17-3-29 11:40 PM 設置高亮
您是本文第694個瀏覽者

日本料理

我愛食日本料理。

日本料理清清啊,每一盤攏少少啊,食飽袂脹,真緊著消化;清酒閣是燒的,手提喙食,感覺溫暖溫暖;sa-si-mi鮮,好落喉,所以若我決定食的所在,我攏會提議來去日本料理店。

毋過,日本料理店三不等,臭屁講是當日空運來台的是貴參參。有一遍,我參阮會長專工選一間這款店,腹肚7-8分飽,一納錢,甲欲5000元,納著心肝頭實在足疼。

我嘛捌去過足豪華的日本料理店,捧出來的mi-so-si-lu湯,抑是蜊仔湯,竟然是塑膠碗,崁(khàm)塑膠蓋(kuà),啉也毋是,有塑化劑;毋啉也毋是,錢買的呢,只好喙齒筋咬咧,強迫家己將塑化劑攏甲啉啉落去。

最近,揣著一間頭家親身招呼人客的店,伊強調講伊的料理絕對是鮮的,是原味的,絕對無化學的添加物,但是欲鮮欲原味,袂使點菜,愛交予伊舖排。第一遍,著信任伊、據在伊,確實像伊講的,連wa-sa-bi嘛是山嵛菜(山葵)磨的,口感真好,二个人錢納1500,有滿足感。

第二遍閣去,相款信任伊、據在伊,予伊鼓舞食烏甕串的膁肚(liám-tóo)(應該著是日本人講的とろ),一塊300,伊款三塊,歡喜甘願的,這我無話講。毋過,最後一道菜----湯,竟然像原住民煮的,幾仔種魚肉濫濫煮煮做伙(原住民說,在水中,大家都是一家人,所以煮成湯還是一家人),上大塊彼塊,食著爛爛、烌烌(hu),明明是入貨冰真久、已經退鮮的魚貨。納錢,將近3000,起毛真袂婸,付了,手指食無了的湯,像頭家講,魚肉無鮮!頭家惦惦。

唉,愛食日本料理的我,從來毋捌做功課,佇這个資訊發達的時代,實在真害!學識欲飽,愛做功課;身體欲勇,愛做功課;數想食好料理,嘛愛做功課。日食三頓,食外口機率真大,常去的所在,揣幾間仔滿意的攤仔、店仔、餐廳,毋才袂對不住家己!

[ 本文章最後由 巫火爐 於 2015-7-19 05:29 PM 編輯 ]

TOP

何謂【三不等】?



TOP

自我小時候、來自長輩對話間~應該是東西好壞品質,人人見解不同,差強人意~~

但總是有一定的水準,不會失人客的禮!

TOP

這好像是台南七股,我認為"三不等"要用台語思維來解釋,台灣話說的"三不等"和北京話"三不等"完全不同含意,台灣話說"三不等"可以解釋為這家海產餐廳裡的鮮貨菜色很多樣話,但是隨季節、潮流等因素改變,鮮貨菜色和菜單也跟著變化。"三不等"的等是等級的等,不是等待的等,2個等用台語講有不同發音,很多人不知道"三不等"這句台語。

阿發:老闆,有沒有賣龍眼乾?
老闆:有啊。
阿發:龍眼乾一斤多少?
老闆:台南六甲的龍眼乾一斤400元,東山的350元,越南進口的250元,支那進口的200元。價格三不等。

這是"三不等"正確的用法範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