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番亂」─ 談台灣歷史上的種族滅絕

你知道為什麼叫「八卦山」嗎?其實很不光彩

把這篇文章貼到Plurk噗浪
瀏覽:130,052 人氣
219

Posted on 十二月 31, 2014 by A-MO先生

事實上,八卦山得名是因為山上有座八角亭,這是個戰事紀念亭,紀念著:官逼民反的戰爭。當時統治者以強大武力平息民亂,為什麼還有臉耀武揚威的建亭紀念?

說起來,這場戰役,和現代的交通要道台一線有很大的關係。

八卦亭正式名稱為「鎮番亭」;原住民數百年來一直遭受不平等的對待,從明鄭時期、清朝、日據時代,一直到近代社會地位才逐漸提升,對於原住民族的鄙視,不知道是否是漢人的劣根性。
林修澈的族群發展觀
005

清朝統治時期,將台灣的百姓分為「民」和「番」,「番」泛指平埔族和高山族原住民,而在日據時代,則進一步將「番」分為「生番」和「熟番」,生番指的是高山族,熟番則為平埔族,平埔族生活在漢人與高山原住民之間,高度漢化導致族群的消失,現在一般人對於平埔族的認識幾乎是零,而知道自己有平埔族血緣的也所剩不多。
3665833_amq0onq_l

(圖/史料中英國攝影師拍下的平埔族婦女照片,可以看出她的五官和漢人很不同,很有原住民的味道)

八卦山的「鎮番亭」,鎮的「番」,是平埔族的多個反叛聚落,他們叛亂的原因是為了服務往來縱貫道的官員、糧食、建材運輸,無限制的勞役義務。

現今使用的台一線,大約200年前的清朝時期就有了雛型,不過,那時的道路當然無法像現在從南到北「一車通到底」,中間有很多段必須涉水過河,而在過河時,官員只要坐在竹筏上,就有好幾個人身子浸在水裡,推著竹筏走,其他人則將官員的行李頂在頭上,小心翼翼地運送到對岸,也有人負責牽牛過河,牛隻如此龐大,若鬧起脾氣來可不得了……這些幫忙渡河的「人」,就是清朝官員口中的「番」。
1640_Map_of_Formosa-Taiwan_by_Dutch_荷蘭人所繪福爾摩沙-臺灣

協助渡河只是「番」的其中一件苦差事,他們還要幫忙遞送公文、建築及修繕官署、殼倉、搬運貨物……等等;在清朝的統治,「民」要繳稅,「番」則要服勞役,但服勞役不但不給錢,還必須自備糧食趕往勞動現場,放著家裡農作物不管,一天到晚累得半死做沒有錢的差事,他們要靠什麼過生活?更妙的是,清朝官員抓人服勞役,抓的都是縱貫線這條官道沿途的番社,遠一點的就不會被徵召,所以離官道愈遠的番社反而愈富庶,嚴重的勞逸不均。


人家說「造反有理」,剛好用在這次的叛亂,不過,有理歸有理,畢竟贏不了武力強大的統治者。

事情發生在1731年12月24日,大甲西社受不了繁重勞役,放火燒衙門,還打傷兩名士兵,這雖然是個導火線,但並未一次點燃平埔族人長期隱忍的怒火,此時其他番社不但袖手旁觀,甚至還擔任清朝軍隊的後援,幫忙運輸糧草、供應牛車。

大甲西社的孤軍反叛,撐了幾個月,終於在4月下旬舉白旗投降。


番社叛亂原本應該就此畫上句點,沒想到的是,在大甲西社投降前10天,有5名其他番社的平埔族人在幫助官兵運送糧草時,被漢人設計殺害,並將屍首冒充大甲西社人到軍營邀功,彰化縣衙門最後竟然偏袒漢人,將謀殺嫌犯無罪開釋,這樣讓人無法接受的判決,終於激起大規模的番社叛亂。

1732年閏5月,南大肚、水裡、沙轆、牛罵等從今天的彰化到通霄的縱貫線沿線番社,串連起義,包圍彰化縣城,而彰化和竹塹(新竹)之間的交通、情報、物資流通都因此中斷。

鬧了2個月,清廷決定由福建陸路提督王郡帶領大軍到台灣平亂,7月6日,王郡抵台,從鹿港登陸後一路往北推進,勢如破竹,一直到越過大甲溪攻破大甲西社,9月份大勢底定,再加上後續的搜捕,王郡在11月5日宣佈戰爭結束。

對於平埔族人為何反叛,為何僅有縱貫線沿線番社叛亂,地方官員心知肚明,甚至連率軍前來討伐的王郡也十分清楚,但事後福建總督(當時台灣在行政上是劃歸福建省管轄)給皇帝的奏摺只輕描淡寫地說這是極少數匪類滋擾,番民非常感恩朝廷派兵除惡,讓他們能平安地生活,他還睜眼說瞎話,說因為這份對皇上的感恩之情,只要需要勞役,番人們一定「踴躍向前」。

一場流血戰役之後,縱貫線沿線番社大家死了親人朋友,但元氣大傷之後,一樣必須無償提供勞役;事實上,在明鄭統治時期番社也曾經反抗,結果招致大屠殺,先祖有過這段慘痛經歷,可以想見,平埔族人若非被逼到絕境,不太可能再興叛變。

平埔族已幾乎從當代人認知的歷史中抹去,更別談這段平埔族人為爭取自身權利而引發的內亂會有幾個人知道;大甲西社發動的叛亂,什麼都沒改變,只留下了一座八卦型的「鎮番亭」,是清朝成功的剿滅行動的紀念,但經過200多年,八卦亭也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可循,而命名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八卦山,或許算是讓後世追問這段被遺忘的辛酸血淚的線索。


上圖引用[PeoPo 公民新聞圖片|平埔族遺址是沉默的歷史] 是輔助說名歷史演進至今的可能樣貌, 圖說文字僅供思辨,非絕對正確的觀念引導
2015/6/25補充:歌仔戲是台灣戲曲之一,雖然吸收頗多京劇或各種戲曲的內涵,但在藝術上這樣兼容並蓄與多元正是它的優點。
思辨的目的是在學習新知識後, 不拘溺於原先的觀念,可以從學習中判斷並做出選擇。


http://info.hibarn.com/2014/12/31/%E4%BD%A0%E7%9F%A5%E9%81%93%E7%82%BA%E4%BB%80%E9%BA%BC%E5%8F%AB%E3%80%8C%E5%85%AB%E5%8D%A6%E5%B1%B1%E3%80%8D%E5%97%8E%EF%BC%9F%E5%85%B6%E5%AF%A6%E5%BE%88%E4%B8%8D%E5%85%89%E5%BD%A9/

TOP

確實是如此,看看戴潮春所率領的八卦會曾經用大砲轟彰化縣城的情況,當時台灣私人武力比起清國駐台的正規軍還要強大很多!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 ... 5%E4%BA%8B%E4%BB%B6


戴潮春,表字萬生,祖籍福建漳州府龍溪縣,原為臺灣清治時期四張犁(今台中市北屯區)一帶的地主,曾擔任北路協稿書等職務,但因被長官勒索未果,而被辭退職位,並繼承兄長的當主地位,以及其所成立輪祀土地神的「土地公會」和鄉勇團練「八卦會」,同時加以擴張成為天地會的分支,同時協助官府緝捕盜匪而得到官方認同,使其成為戴家擁有的私人武力。


但戴潮春勢力發展過於快速,且成員四處滋事,因而令官府決定鎮壓戴潮春勢力。1862年4月3日,按察使銜臺灣兵備道員孔昭慈抵達彰化,捕殺八卦會總理洪氏,並命曾任彰化知縣的淡水廳同知秋曰覲前來協助掃蕩,於是秋曰覲帶領600名官兵之外,另外招募林奠國與四塊厝林日成各率400人支援掃蕩,並有北路協副將林得成跟隨,然而4月15日掃蕩部隊在大墩與數千天地會黨人作戰時,未料林日成竟臨陣倒戈,擊殺秋曰靚,而林奠國見局勢不利,決定退回阿罩霧莊(今臺中市霧峰區),林得成則被林日成拘於家中。


於是,八卦會頓時坐大,身為會首的戴潮春騎虎難下,只得於4月16日率八卦會黨人圍攻彰化縣城,並從八卦山以大砲轟城。這時城內僅有都司胡松齡、千總呂騰蛟所率三百多名老弱兵,而勇首施九挺前往鹿港徵召鄉勇失利,城內從此無援可求。4月18日,城內奸細王萬打開城門,戴氏於鼓樂之中騎馬入城,道員孔昭慈則因外援始終未到,旋即服毒自殺,前北路協副將夏汝賢等大小官員則紛紛被殺。

[ 本文章最後由 NorthStar 於 2016-2-17 12:46 PM 編輯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