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今不如昔


老一輩台灣婦女受日本文化影響流行學插花。


TOP

TOP

偷的偷、搶的搶,這才是台灣「光復」的真相⋯
生為台灣人,你不能不知道的國民黨黑歷史


劫收日產,二十億美金戰利品運往大陸
陳儀到任後,從中國大陸帶來一大批貪官汙吏統治臺灣,各地方首長、企業首長、學校校長,清一色由外省人包辦。可是因為語言障礙,無法直接統治地方基層,所以臺灣行政長官公署迅即於一九四五年十二月公布「臺灣省各級民意機關成立方案」。依此,全省各地成立村里民大會、縣市參議會,最後於一九四六年五月一日成立臺灣省參議會,做為臨時性地方自治組織。


(民 34 年 12 月,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部全體官兵合影 圖片來源:wikipedia)

縣市參議員和省參議員中,有很多人能夠盡忠職守,揭發時弊。最有名的案例是省參議員王添燈和林日高舉發臺糖公司由日本財產所接收的十五萬噸白糖,被行政長官公署以洗錢的方式,輾轉流落上海出售,售款則匯入孔、宋四大家族帳戶,致使臺灣白糖缺貨,造成糖價上漲。

王添燈又舉發專賣局長任維鈞,私吞鴉片七十公斤,私運香港變賣,貪汙不法。他的勇敢舉動和忠良表現,經過新聞界的忠實報導,臺灣人給予掌聲,可是八個月後爆發的二二八事件,卻為他惹來殺身之禍 。其他很多勇於質詢、舉發不法的省縣市參議員,或忠實報導的報社老闆和記者,也都在二二八事件的浩劫中,成為被殘害的地下冤魂。

世界大戰快結束的時候, 日軍在臺灣儲存有足供二十萬駐臺日軍食用兩年的軍糧,還有更多準備運往南洋戰場支援前線日軍的食糧、軍需品及軍火彈藥等,價值在二十億美金以上。顯然這是中國接收臺灣的最大戰利品 ,當時,陳儀喊出「愛國」和「為國軍反共保臺而輸糧」的美麗動聽口號,把這些戰利品運送到大陸去支援國共內戰。那時候,在碼頭和倉庫的工人日以繼夜,把這些物資裝船外運,很多人相信這些物資在運往大陸途中,曾經「繞道而行」,被中飽私囊。

其次 ,一九四六年時,駐臺國軍始終維持三萬左右的兵力。軍紀敗壞,造成民怨 ,尤其陳儀政府官員的貪汙惡行,早已是臺灣人茶餘飯後的指責話題。陳儀不知悔悟,突然於二月間發布命令,預定於九月間開始在臺灣徵兵,臺灣青年將被徵調到「祖國」大陸去鎮壓共匪黨徒。

此令一出,立刻引發臺灣人的憤怒吼聲,陳儀大驚失色。 臺灣人力斥陳儀在臺灣違法徵兵,因為戰後中、日兩國尚未簽訂和約,中國無權在臺灣徵兵,陳儀應將在臺灣的三萬國軍調到大陸去打國共內戰,才是名正言順。臺灣人願意自組「臺灣自治軍」保衛臺灣,不勞國軍好心保衛臺灣。

因為反對的聲浪振振有詞,句句有理,震撼全臺。陳儀知難而退,在臺灣的徵兵計畫胎死腹中, 直到一九五一年立法院通過「兵役法」,並經總統公布實施後,臺灣省政府才在同年七月依法發布接收臺灣以來的首次徵兵令,共有一萬五千人應徵入伍服役。

在日治末期,為達成臺灣「工業化及南進基地化」的政策目標,日本人在臺灣大力發展工業,支援戰爭需要。這些工業可分成三類: 一、屬於總督府的公營產業 ; 二、屬於日本企業家的私營產業 ; 三、日臺合資的私營產業 。

日本戰敗投降後,上述三類產業全部被視為「敵產」,由臺灣行政長官公署於一九四六年一月設立「日產處理委員會」,負責處理接受事宜。上述第三類的日臺合資私營產業,如臺資占半數以上股份者,可以出售,由臺資取回其應得款項;然後,剩餘款項加上第一類及第二類的所有公私產業,一律接收歸公。接收日產的總值約高達舊臺幣一百一十億元 。規模和金額之龐大,成為中國接收臺灣的另一個重大戰利品,這些戰利品全部收歸國有,轉化為國營或省營企業兩大類:

1. 國營企業:包括石油、電力、鋁業、糖業、肥料、鹼業、鹽業、機械等大產業。

2. 省營企業:包括銀行、人壽保險、產業保險、菸酒專賣局、樟腦局、交通、水泥、紙業、農林、公礦等產業。

在接收過程中,接收人員見錢眼開,貪汙舞弊的惡行惡狀,時有所聞,使「接收」變成「劫收」,與戰後國民政府在淪陷區「劫收」日產的情形一模一樣。中國記者唐賢龍在南京出版的《臺灣事變內幕記》一書裡,曾有一段描述:

自從國內的很多人員開始接管以後,便搶的搶,偷的偷,賣的賣,轉移的轉移,走私的走私,把在國內「劫收」時的那一套毛病,通通都搬到臺灣,使臺灣人非常看不起,以致很多貴重的東西大都喪失……臺灣在日本統治時代,本來確已進入「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法治境界,但自「劫收」官光顧臺灣以後,臺灣便彷彿一池澄清的秋水,忽然讓無數個巨大的石子,給擾亂得混沌不堪。
https://buzzorange.com/2016/01/1 ... -history-in-taiwan/

TOP


支那黨最拿手的歷史洗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