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馬英九真的在乎「關說」嗎?

您是本文第4349個瀏覽者

馬英九真的在乎「關說」嗎?

馬英九以「傷害司法公信力,重創國民黨形象」為由(註1),硬逼被特偵組指控涉及關說的前法務部長曾勇夫辭職,連日來已然成為另一波政治風暴。只不過,儘管馬英九逼退曾勇夫的理由說的冠冕堂皇,但是各界卻是噓聲不斷,甚至於連「美聯社」這一個外國媒體也在報導中認為這對馬政府將是再一次重大挫折,更稱「馬笨拙又與人民脫節的施政能力讓支持率降至新低。」(註2)

各界之所以如此對馬英九喝倒采,絕非是喜歡曾勇夫或是討厭馬英九,而是因為馬英九做出這一次的政治大動作之際,監察院剛好公佈了基隆市長張通榮去年為涉及酒駕的現行犯對基層員警關說,在遭到員警拒絕後張通榮並公然斥罵、拍桌及威脅調職方式施壓,導致員警涉縱放人犯的調查報告(註3),雖然監察院因為種種不足為外人道的因素未通過對張通榮的彈劾案,但是張通榮所涉教唆公務員縱放人犯罪,在一審卻已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8個月,緩刑5年,須繳交公庫2百萬元,並義務勞動服務2百小時(註4)。

對於這一個明顯會「傷害司法公信力,重創國民黨形象」個關說案,身兼中國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卻始終裝聾作啞,不曾對張通榮「曉以大義」的要他「知所進退」自行請辭,如今卻對於是否真的涉及關說的曾勇夫尚無明確鐵證的曾勇夫下如此重手,也難怪馬英九逼退曾勇夫的動機,要廣受世人的質疑了。

(註1)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30907/267323.htm

(註2)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30907/267388.htm
(註3)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309050059-1.aspx
(註4)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C%B5%E9%80%9A%E6%A6%AE




TOP

立委:馬特別費案 曾永權也曾銜命關說


馬英九特別費案VS.柯建銘背信案


二○○七年八月十六日,馬英九特別費案一審獲判無罪後兩天,時任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的曾永權(左)曾拜會當時的檢察總長陳聰明(右),表明要求檢方不要再對特別費案提上訴。綠營立委昨質疑,按照馬認定王金平案關說的標準,曾永權的行為同樣也是關說。(資料照,記者羅沛德攝)

託王金平請檢別上訴遭拒

〔記者李宇欣、陳慧萍、施曉光/台北報導〕馬英九總統嚴詞批評立法院長王金平涉嫌關說案,但民進黨立委昨質疑,馬當年身陷特別費案時,也傳出時任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的曾永權向王金平請託要檢察官侯寬仁不要上訴,曾永權還帶著黨內立委拜會當時的檢察總長陳聰明,直接表明要求檢方不要再對特別費案提上訴。

民進黨立委吳秉叡痛批,曾永權當年的行為若不是關說、那什麼才算是關說!馬英九不能只辦別人卻袒護自己人,應徹查曾永權的關說案。

還帶黨內立委拜會陳聰明

國民黨副主席兼秘書長曾永權昨澄清,絕無此事(向王金平請託要檢方勿上訴),強調此一不實傳聞當年早就澄清過了。至於拜會陳聰明一事,曾永權說,當時藍委是針對檢方筆錄不實等爭議,希望檢察單位公正處理,並未向檢方提出放棄上訴等情事。

不過,立委蔡煌瑯引述二○○七年八月十八日平面媒體報導指出,當時曾永權銜時任國民黨秘書長吳敦義之命,拜託王金平,盼王出面勸請有親戚關係的侯寬仁放棄再上訴,卻遭王一口回絕;王並坦言與侯寬仁是親戚,但關係疏遠,強調自己不能介入司法,這件事情不能做也沒有能力做。

曾澄清絕無向王請託情事

馬英九特別費案是在二○○六年八月,由時任民進黨立委謝欣霓向高檢署舉發,當年由檢察官侯寬仁負責調查,全案在○七年二月十三日起訴,同年八月十四日一審無罪判決出爐,○八年四月廿四日三審定讞,最高法院判馬英九無罪。

吳秉叡昨另引述媒體報導指出,馬英九特別費案一審無罪判決出爐的兩天後,曾永權帶著藍委潘維剛等人,赴最高檢察署拜會陳聰明,曾永權毫不避諱表明要求侯寬仁不要再上訴,潘維剛也搭腔認為侯不應該再上訴。

立委批曾行為不叫關說嗎

吳秉叡批評,曾永權當年親自並公然向侯的上司陳聰明「關說」,希望侯放棄再上訴;倘若馬認為柯建銘、王金平和曾勇夫三人的模糊通聯紀錄算是關說,曾永權當年大剌剌帶隊直搗最高檢的行為,難道不算關說嗎?他要求馬使用同樣標準檢視,先辦曾永權關說案,否則就是政治鬥爭、總統帶頭違法亂紀。

另外,民進黨立委潘孟安批評,馬大姊馬以南在任職中化製藥期間,承標台北市仁愛醫院採購案,被法院判違反利益衝突未迴避,難道此採購案不涉關說?馬英九永遠兩套標準,發生在自己身上就不是關說,別人就是關說,「這就是馬氏哲學」。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3/new/sep/10/today-t1.htm

TOP

馬特別費案 王當時證實 有人請託關說

多家媒體都有紀錄

〔記者陳慧萍/綜合報導〕綠營昨天質疑二○○七年八月,時任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的曾永權曾為馬特別費案關說,包括請託立法院長王金平找檢方關說及直接找當時檢察總長陳聰明關說,儘管曾永權否認,但根據當時電視新聞的報導,當場確有向陳聰明要求馬特別費案勿再上訴的情形;王金平當時也證實確實有人受託,請他勸承辦檢察官侯寬仁勿再上訴,至於受託、請託者是誰,王金平當時不願明說。

潘維剛︰不應再上訴

曾永權昨天辯稱,見陳聰明只是談檢方筆錄不實爭議,但根據TVBS二○○七年八月十六日的報導,曾永權率立委見陳聰明時,儘管開頭消毒說不是為了馬英九,但話才說沒幾句,還是當著鏡頭,直接向陳聰明提出要求,同行的立委潘維剛還說「侯寬仁檢察官不應該再上訴,是否上訴檢察總長應該負起整個法律見解,一致性的擔當」。

此外,曾永權昨也否認上述同一天傍晚,有銜時任黨秘書長吳敦義之命拜會王金平,希望王請有親戚關係的承辦檢察官侯寬仁勿再上訴馬特別費案的報導。

但根據多家媒體在二○○七年八月十八日向王金平求證的報導,王金平當時公開證實,確實「有人受託」請他勸侯寬仁放棄上訴,遭他拒絕,但王金平不願多談會面過程及內容。

誰請託?王笑而不答

對「有人」是否就是曾永權,王金平當時笑而不答。至於是哪位黨政高層請託,王也說對方確有提到,但他不願講;媒體追問是否時任國民黨主席的吳伯雄,王回答「他不會做這種事」;媒體再問是否吳敦義,王金平則說「我不想說」。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3/new/sep/10/today-fo1.htm

TOP

藍委公然關說 馬為何不吭聲

記者彭顯鈞/特稿

那一年,馬英九深陷特別費案,總統之路蒙上陰影,國民黨上下,忙著「營救」。那時候,曾永權帶著國民黨立委,公然要求檢方「不要上訴」,侵門踏戶「關說司法個案」,嚴重扭曲立法、司法之間的憲政分際,行徑惡劣萬分。

當時,馬英九急著捍衛自己的公平正義,對「關說司法個案」默不吭聲。然而,才剛說要「捍衛民主法治價值」的馬英九,面對這段踐踏司法的事實,沒有資格裝傻!

曾經,有法官私下拿出一疊公文,都是立委具名發函給「承審法官」,明確、具體針對某個司法個案,希望法官「如何如何」。其中,不乏現在貴為立院高層、國民黨副主席等黨政大員。

國民黨的立委們,有誰敢公開說,沒有發過這類的公文?試問,依照馬的標準,這樣算不算「關說司法個案」?說要捍衛民主法治的馬英九,要不要用相同的標準,好好查一查?

曾永權帶著藍營立委去找檢察總長,明確表明「不要上訴」,這不只「公然施壓」,更是踐踏、干預司法。如此明確扭曲憲政秩序的惡行,馬英九瞎了嗎?為何視而不見?

當特偵組爆發濫權監聽爭議,拿出有「程序瑕疵」的事證,違反常理的行徑,法界一片譁然。馬英九不但繼續裝聾作啞,漠視非法濫權對台灣民主法治的嚴重戕害,反而藉此大搞政治鬥爭,還能大言不慚痛批司法關說,顯然心中除了自我,毫無一點是非正義。

鬥爭政敵,不能拿國家機器當工具,不能放任濫權遂行一己之私,不能以破壞國家憲政體制為代價,更不能兩套標準。

為了「弄死」王金平,馬英九放任幕僚四處放話,以情緒性字眼亂批亂罵,水平之低落,行徑之離譜,令人搖頭嘆息。接近瘋狂的揮刀亂舞,能力與權力不成比例的荒謬鬧劇,莫過於此。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3/new/sep/10/today-fo1-2.htm

TOP

關說在各個民主國家中都存在,但不見得每一種關說都違法,所以才會制訂「遊說法」來加以規範。

曾勇夫與王金平究竟有沒有涉及柯建銘司法案件的關說,從目前特偵組所揭露的資訊來看,證據力仍然非常薄弱,倒是張通榮所涉及的替酒駕嫌犯違法關說及施壓基層員警事證明確,而且相關當事人在第一審都已經遭到判刑,如果馬英九真的在乎官員關說的話,那麼理當先拿張通榮開刀,才能顯示出他的確是玩真的。

結果對於張通榮的案子馬英九卻是不聞不問,任由張通榮繼續好官我自為之,反而對曾勇夫與王金平急著下重手,而其時機又正好在立法院即將對服貿協議進行逐條審查的前夕,要說馬英九不是在搞政治鬥爭,任誰都不可能會相信!

從馬英九舉行的記者會電視轉播,對於他馬的如此急著對王金平下毒手的猴急樣,可以更確加確信這一起關說案根本是他馬的為了進行鬥爭所砲製出來的「詔獄」!

因為他馬的三番兩次的信誓旦旦表示他不會干涉司法個案,既然特偵組都已經在辦這個案子了,那他馬的還舉行記者會針對人還在國外無法在第一時間回台進行辯駁的王金平進行批判,這不是公然的干預司法個案,要不然是什麼?

更嚴重的是:他馬的所針對的還是代表立法權的立法院長,這在民主政治體制中根本是天大的禁忌,但他馬的卻是肆無忌憚的胡作非為,想要以行政權凌駕司法權與立法權的獨裁心態可說是已經溢於言表!

TOP

馬英九最在乎這個啦~~藏鏡人殺氣騰騰!?

TOP

在馬桶和王聖人眼中,司法永遠是鬥爭的工具之一,雙重標準不足為奇。

TOP

王金平現在肯定是心有戚戚焉。

TOP

回覆 1樓 NorthStar 的文章

小題大做
嚴以待人

TOP

把王金平這位K黨本省派代表人物鬥掉  老K自此不更多吸一點支共的奶水應該是會有勢微及基層跑盤的可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