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馬英九真的在乎「關說」嗎?

您是本文第4351個瀏覽者

馬英九真的在乎「關說」嗎?

馬英九以「傷害司法公信力,重創國民黨形象」為由(註1),硬逼被特偵組指控涉及關說的前法務部長曾勇夫辭職,連日來已然成為另一波政治風暴。只不過,儘管馬英九逼退曾勇夫的理由說的冠冕堂皇,但是各界卻是噓聲不斷,甚至於連「美聯社」這一個外國媒體也在報導中認為這對馬政府將是再一次重大挫折,更稱「馬笨拙又與人民脫節的施政能力讓支持率降至新低。」(註2)

各界之所以如此對馬英九喝倒采,絕非是喜歡曾勇夫或是討厭馬英九,而是因為馬英九做出這一次的政治大動作之際,監察院剛好公佈了基隆市長張通榮去年為涉及酒駕的現行犯對基層員警關說,在遭到員警拒絕後張通榮並公然斥罵、拍桌及威脅調職方式施壓,導致員警涉縱放人犯的調查報告(註3),雖然監察院因為種種不足為外人道的因素未通過對張通榮的彈劾案,但是張通榮所涉教唆公務員縱放人犯罪,在一審卻已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8個月,緩刑5年,須繳交公庫2百萬元,並義務勞動服務2百小時(註4)。

對於這一個明顯會「傷害司法公信力,重創國民黨形象」個關說案,身兼中國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卻始終裝聾作啞,不曾對張通榮「曉以大義」的要他「知所進退」自行請辭,如今卻對於是否真的涉及關說的曾勇夫尚無明確鐵證的曾勇夫下如此重手,也難怪馬英九逼退曾勇夫的動機,要廣受世人的質疑了。

(註1)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30907/267323.htm

(註2)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30907/267388.htm
(註3)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309050059-1.aspx
(註4)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C%B5%E9%80%9A%E6%A6%AE




TOP

關說在各個民主國家中都存在,但不見得每一種關說都違法,所以才會制訂「遊說法」來加以規範。

曾勇夫與王金平究竟有沒有涉及柯建銘司法案件的關說,從目前特偵組所揭露的資訊來看,證據力仍然非常薄弱,倒是張通榮所涉及的替酒駕嫌犯違法關說及施壓基層員警事證明確,而且相關當事人在第一審都已經遭到判刑,如果馬英九真的在乎官員關說的話,那麼理當先拿張通榮開刀,才能顯示出他的確是玩真的。

結果對於張通榮的案子馬英九卻是不聞不問,任由張通榮繼續好官我自為之,反而對曾勇夫與王金平急著下重手,而其時機又正好在立法院即將對服貿協議進行逐條審查的前夕,要說馬英九不是在搞政治鬥爭,任誰都不可能會相信!

從馬英九舉行的記者會電視轉播,對於他馬的如此急著對王金平下毒手的猴急樣,可以更確加確信這一起關說案根本是他馬的為了進行鬥爭所砲製出來的「詔獄」!

因為他馬的三番兩次的信誓旦旦表示他不會干涉司法個案,既然特偵組都已經在辦這個案子了,那他馬的還舉行記者會針對人還在國外無法在第一時間回台進行辯駁的王金平進行批判,這不是公然的干預司法個案,要不然是什麼?

更嚴重的是:他馬的所針對的還是代表立法權的立法院長,這在民主政治體制中根本是天大的禁忌,但他馬的卻是肆無忌憚的胡作非為,想要以行政權凌駕司法權與立法權的獨裁心態可說是已經溢於言表!

TOP

王金平現在肯定是心有戚戚焉。

TOP

從目前的局勢來看,王金平被開除或撤銷黨籍同時失去立委及立法院長一職已經是無法避免了,王金平大概對此心知肚明所以也不急著趕回台灣。

既然他馬的都可以無情地選在他嫁女兒的大喜之日觸他楣頭下重手,那王金平自然也可以無義地不甩他馬的,一切按照既定的行程慢慢來,一方面挫一挫他馬的威信,另一方面讓台灣的輿論持續發酵朝向對他有利的方向發展,三方面則讓民進黨先去跟他馬的鬥,如此一來王金平將可不勞而獲的坐收漁翁之利。

TOP

支那豬是不可能容忍異族跟牠們共同享樂的,王金平在狗民黨打滾了那麼久,看盡支那豬醜惡嘴臉,卻不能在2000年連、馬逼走李登輝之後,果斷帶槍投靠台聯讓狗民黨泡沫化,如今被他馬的兔死狗烹,再來宣佈退黨已經是為時已晚。

  幕僚主戰 返國宣布退黨 王金平今回擊馬英九作者: 單厚之、林佩怡╱台北報導 | 中時電子報 – 2013年9月10日 上午5:30

中國時報【單厚之、林佩怡╱台北報導】
立法院長王金平今晚返國,立法院副院長洪秀柱將前往接機。據了解,王金平將在機場舉行記者會,立刻強硬回擊府方的種種指控,更有幕僚力陳當場宣布退出國民黨。

府方大動作出手,也讓與王金平交好的國民黨立委忿忿不平,黃昭順跳出來痛批,特偵組職務並非監聽政治人物,在看不到證據的情況下公布錄音內容,有點像「東廠」,「怎麼可以監聽到這種地步,簡直是民主倒退。」

黃昭順:特偵像東廠
府方昨晚再度通牒揚言拔掉王金平院長職務,王金平辦公室昨天籠罩在低氣壓之中,平日絡繹不絕的國會聯絡人,明顯少了許多。但仍有支持者主動送來花籃,表達力挺王金平的決心。

一位不願具名藍委為王金平喊冤,馬應先聽王說法後,再做後續處理;特偵組1周前就知道此事,卻趁王金平嫁女兒時公布,除不懂人情世故外,也非常不厚道,簡直是趁人之危,「這不是陰謀論,什麼才是陰謀論?」

挺王立委 轉趨保守
但有也部分挺王立委態度轉趨保守,翁重鈞前天才公開表示,王金平無人可取代,但昨天卻改口說,由於事情太過於敏感,在事情尚未明朗,不宜表達任何意見。

王金平昨已搭直昇機從女兒結婚的小島轉往吉隆坡,立院一度誤傳王金平將提前返台,媒體直奔機場守候,傍晚6點王金平辦公室發出通知,確認王金平今搭乘華航CI-722班機,晚間7點20分抵台。

機場記者會 與馬了斷
為避免仍可能被監聽,王金平昨天並未打電話進辦公室,但幕僚群從昨天下午密會至凌晨,沙盤推演王金平返台因計畫。據了解,幕僚規劃,王金平直接在機場舉行記者會對外回應。

由於府方步步進逼,早已設定開除王的黨籍,拔除院長職務,雙方關係已沒有任何轉圜空間。王金平不可能再到國民黨考紀會接受「凌辱」。除了會在機場強烈反擊近來府方的指控之外,也勢必會同時和馬英九做個了斷。

儘管王金平幕僚做出各種劇本因應,但幕僚不願對外說明。至於王金平政治實力該如何保存、是否延續政治生命,包括自立門戶或與其他政黨、政治人物結合,仍需待王金平返台後親自定奪。

TOP

當年他馬的叫曾永權請求王金平去向侯寬仁關說放棄上訴,現在他馬的竟厚顏無恥的指控別人關說。

真的是他馬的不知臉長。


TOP

依照這種趁人家出國參加女兒婚禮時,在半夜召開記者會把人家臭罵一頓的小人步數來看,十之八九是金小刀教的。

眷村的小流氓一向不都是這樣嗎?

TOP

統呆妓者已經開始造謠說王金平一回國就會立即發動罷免他馬的,甚至於還說他會加入台聯跟蔡英文一起搭檔參選2016年的正副總統,他馬的打王還真是按步就班。

倒是王金平仍是一派輕鬆,看樣子似乎已經胸有成竹。


TOP

自由時報這一篇評論將他馬的這一次政治暴衝剖析的很透徹,就是十足的「權力躁鬱症 」!

雖然我很不齒他馬的偽善的嘴臉,但是他對王金平下重手我卻不得不為他喝采,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所有對狗民黨心存幻想的台灣人驚醒-----搞了半天,這才是「溫、良、恭、儉、讓」他馬的真面目。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3/new/sep/11/today-s1.htm

權力躁鬱症

馬英九總統兼國民黨主席「整肅」立法院長兼國民黨副主席王金平的手法,在在凸顯台灣民主政治的畸形發展。在「關說案」各方適法性尚有待商榷之際,馬英九便對王金平進行類似中古時代的「宗教審判」,以教皇的口吻宣告違法證據夠了:「如果這不是關說,那什麼才是關說?」直接將王金平扣上「侵犯司法獨立」的罪名,甚至無限上綱到「台灣民主法治發展最恥辱的一天」。

這場「上面在亂」的「整肅」,馬英九先是以總統的高度,站上火線給王金平定罪,但他既然反對「侵犯司法獨立」,卻先是介入司法程序,繼之以「終極法院」審判長自居,不是指著自己罵別人嗎?更進一步,在案情尚未水落石出之前,馬英九又以主席之尊,「實質影響」考紀會「獨立行使職權」,擬將王金平黨紀處分到失去不分區立委資格,從而另行安排保證貫徹馬意的立法院長。

如果經過五年大家還不清楚甚麼叫做「本黨」(黨國體制)?為何馬英九被稱作黨國之子?那麼,這次的「整肅」就是很好的機會教育。馬英九連任總統後說:已經沒有選票壓力,戴著鋼盔也要往前衝。事實上,當時馬英九仍有陰影,那就是「三連任」黨主席。透過硬拗黨章規定,確定當選主席,馬英九才真的是戴上了鋼盔。此後他的心目中,馬意至高無上,民意不堪一擊,服貿協議犧牲台灣、服務中國也在所不惜。

馬英九的民意支持僅存十幾趴,為何還是可以像玩弄核四假公投那樣,把台灣人民玩得團團轉?眉角就在「黨主席」這個身分,讓他掌握全世界最富有的黨產,以及黨國體制殘遺的政治侍從組織、「獨立的」司法與「中立的」情治。有了這些法寶,他便可以牢牢控制住黨籍立委,五院更不用說;從而以一人之偏執傲慢,抗衡二三○○萬人的好惡。因為,民意必須透過民主程序才能伸張,而這個程序是由「黨主席」層層把關的。

最近,馬英九逆勢運作的核四續建、服貿協議等,遭到社會各界強烈質疑,連他的國策顧問都辭職抗議;同時,公民運動層出不窮,對馬英九延續黨國體制的獨裁決策模式,構成愈來愈大的挑戰。乃至,替馬英九在立法院充當馬前卒的馬意立委,正面臨來自公民運動的罷免危機。面對民意反對聲浪,馬英九當然不會低頭;相反的,一如「整肅」王金平,他決定與民意對幹,非讓立法院變成「總統府立法局」、「中央黨部立法會」不可!

也許,馬英九的現狀,可以用「權力躁鬱症」來形容。這位傲慢的公雞眼見民意基礎快速流失,經常躲到二線甚麼責任也不想承擔,讓國計民生像自由落體那樣不斷沉淪;但有時候,他又瘋狂亂抓權力的尾巴,把他想像中的敵人一掌劈死。此時,最可憐的,莫過於寄生在「本黨」而自得其樂的人。須知,馬英九除了自己之外,任何同志都可以犧牲;只有他可以「六三三」,別的同志不准「公信破產」,這就是馬式領導哲學。

「權力躁鬱症」在獨裁者的黃昏,就像地球溫室效應,病症會更加極端化。傲慢的公雞不僅恐懼跛腳,甚至將來還想垂簾聽政。王金平是第一個被整肅者,但絕對不會是最後一個。接下來,馬英九要把國民黨變成馬奮館,「整肅」的名單恐怕都已經列印好了,該監聽的大概也都錄音好了。中生代有誰,老生代有誰,是馬腳前的石頭,都是公開的秘密了。至於其他的石頭,恐怕要等到自己被搬起來,才會恍然大悟吧。

TOP

聽說狗民黨已經將王金平開除黨籍了,他馬的,幹得好!



[ 本文章最後由 NorthStar 於 2013-9-11 11:59 AM 編輯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