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橫眉冷對媒抗權力核心之政治與時事(一)

您是本文第192117個瀏覽者

橫眉冷對媒抗權力核心之政治與時事(一)

橫眉冷對媒抗權力核心之政治與時事﹝一﹞楔子

在一秒鐘內看到本質的人和花半輩子也看不清一件事本質的人,自然是不一樣的命運.。──電影"教父"的經典台詞



孫大砲曾云:政治乃管理眾人之事。對活生生的人而言,國家是甚麼概念?由一個群體內的所有人分成統治階層與被統治階層,或說管理階層與被管理階層,也就是政府與人民;「專制」或「民主」則是這個群體所選擇運行的制度。媒抗也是在相同概念下的網路虛擬團體,它包括兩個部份:媒抗經營團隊與媒抗網友。

媒抗與「無名小站」甚至「雅虎」,雖同屬網站,卻完全是不同概念下的產物。「無名小站」與「雅虎」是商業機制股份有限公司下轄商業獲利的網路平台,免費給消費者PO文或提供資訊,藉吸引更多網友消費大眾點閱來謀求商業廣告獲利。

媒抗是非商業平台的網站,它的產品是由媒抗網友無償提供的文章或資訊,甚至媒抗營運的財務資金也來自一般社會大眾與媒抗網友。所以從前面敘述的網站形態我們可以得知:「無名小站」與「雅虎」的獲利歸股東,再由股東集資擴大再投資擴充網站規模;而媒抗的捐款收入是提供媒抗營運,而非挹注媒抗經營團隊的私人口袋。

曾經中華民國接受美援的年代,美國捐贈物資與美金給中華民國改善這個國家的經濟條件,當時的美國總統杜魯門曾有一句名言:他們一家都是賊。來形容蔣介石把美國捐贈給中華民國的援助金錢中飽私囊,因為蔣介石認為中華民國就是他的!這個事實在媒抗曾有多少的網友對此事撻伐?有多少網友對國庫通黨庫,黨庫通私庫的聲討?他們一家都是賊!就是對蔣介石這個獨夫的註解。

批判的標準不會因被批判的主體是敵是友而有所不同,這個標準是單一而不會是雙重的,正如同正義女神Justitia右手持劍,左提天平,雙眼矇著,無懼權勢秉持公平彰顯正義,這也是西方文明先進國家作為法院司法公平正義的象徵。不管用什麼正義的標準批判?無論以什麼公平的態度批判?終究總離不開一個──「事實」!

謊言或許能蒙蔽一個人於一世,謊言或許能蒙蔽一群人於一時,但謊言無法欺騙所有人一輩子。該是揭開偽善者與說謊者神秘面紗的時刻了,讓我們瞧瞧那些把別人身家、名譽連同自己人格、信譽踩在腳底下賤踏,藉以墊高自己的身形高高在上,自以為高人一等媒抗經營權力核心的真面目。


﹝※續後﹞
無知是災難的根源
教育是問題的解答

TOP

橫眉冷對媒抗權力核心之政治與時事﹝二﹞烏雲蔽日

讓朋友低估你的優點,讓敵人高估你的缺點。──電影"教父"的經典台詞



● 2009年4月5日咱家在媒抗部落格的心情日記發表『媒抗再起,台灣需要您!』。
把時間拉回2009年4月初,一篇『媒抗再起,台灣需要您!』與網友的哈啦文,最後提及「我將發起召開力社臨時會員大會連署」,以喚起力社原應在3月初必須召開卻未召開的定期會員大會。

無意間竟然觸動媒抗權力核心,被認為召開力社會員大會是挑戰媒抗權力核心,企圖掀開媒抗權力核心的遮羞布,這完全出乎咱家意外!

●        2009年4月7日咱家在心情日記發表『給力社與媒抗經營的建議』。
身為力社會員與媒抗網友咱家給自己所屬團體善意建議且完全無任何批評,竟然被媒抗權力核心栽贓咱家要奪權!到底要奪什麼權?至今咱家依舊迷糊不解,一句完全沒有內涵的口號竟能讓一群網友耳語傳播,將謠言無限上綱讓咱家變成懷有陰毛詭計的陰謀家。

●        2009年4月12日阿君仔在他的心情日記發表『媒抗』。
開始以混淆視聽的不實訊息:『力社的成立,是為了有個社團法人,以便於替媒抗募集資金,維持網站硬體以及相關開銷』。
而且道聽塗說完全毫無證據:『losten你從來就不願意擔任媒抗網管,卻對媒抗網務經營指指點點。』、『在媒抗久一點的網友,應該對於恆愛台因為長期違反版規(謾罵等)而被封鎖ID一事有印象,也知道後來有台灣放送台,如果個人沒有記錯,losten也曾前往擔任網管。』
嘿嘿~~!指控不用提證,信口胡扯,拍拍屁股就走。

●        2009年4月12日咱家在自己的心情日記回應『Re:阿君仔媒抗』。
客氣答覆阿君仔的不實指控;敢情是媒抗權力核心看咱家老實好欺負?

電腦版主東瓜於2009年4月19日再來參一腳,沒頭沒腦地天外飛身一踹,繼續抹黑。﹝已電腦照相,保留法律追訴權。﹞
http://www.socialforce.net/blog/東瓜/126689.html

外電副組頭ajen於2009年4月19日放煙幕暗指咱家「拿石頭砸樹」;掌鏡頭特寫司馬光砸破缸,完全忽略咱家「拿石頭砸樹」是對準樹上蛀蟲的可能。﹝願:你的上帝原諒你﹞
http://www.socialforce.net/blog/ajen/126701.html


● 2009年4月13日凌晨媒抗站長小敬在『Re:阿君仔媒抗』回應欄,反應恆愛台是因違反版規6被封ID;咱家引證反駁:恆愛台是質疑力社收支不對會員公開而遭封ID封口。
http://www.socialforce.net/blog/losten/126549.html


●        2009年4月13日中午12點多,媒抗第一次拔插頭。
台北媒抗網友不平路人與高雄媒抗網友江然不約而同,分別於當天下午透過網路搜尋媒抗IP,兩名網友沒有聯繫卻分別得到相同結果:媒抗租用主機在美國達拉斯,一切無恙,唯獨顯示「拒絕存取」。意味經營者有人故意拔掉「插頭」,轉移恆愛台被封ID乙案,蓄意製造網友恐慌。

●        2009年4月15日傍晚5點多,媒抗恢復連線。
站長小敬在媒抗問題反應欄:媒抗電腦主機遭駭客入侵,已修復。

●        2009年4月15日晚上10點多,咱家與小敬電話聯繫,詢問小敬聲稱已在籌備中的力社會員大會何時召開?小敬直說時間還沒訂,連召開的「大約」時間也不曉得。但小敬說溜嘴說:力社『新帳冊』已做好,屆時會在會員大會公佈。
咱家幾近哀求,請小敬不要幫助掩護力社權力核心觸法,他還年輕不要將一生的賭注葬送在貪贓枉法上。小敬表示力社的錢沒有絲毫流入自己口袋,他沒犯法。咱家接著向小敬說明:錢沒有流入自己口袋,但幫助流入第三者口袋,一樣有業務侵占罪之虞。小敬聽了不為所動。


● 2009年4月18日路犁在他的部落格心情日記發表:『你Losten吞得下媒抗或力社嗎?』這篇出自路犁的文章,究竟意味一連串造謠抹黑事件爭議的高潮?抑或透露路犁不學無術無法無天的結論?


●        2009年4月21日20:37咱家回應路犁『一道讓您路犁食不下嚥的大菜』。
咱家下最後通牒:「路犁,4月23日am10:00~pm10:00給咱家來電,咱家的電話您沒有,自個兒想辦法找!咱家會告訴您會談的見面時間地點,逾時不理,哼!一切後果自負」。

上述這篇文章,咱家4月21日凌晨3點多用Microsoft Office Word完成。
上來看看希望先睹為快,且幫咱家瞧瞧文章有無毀謗顧慮。2009年4月21日 下午 05:06:57 ‧ e-mail給上來看看;2009年4月21日 下午 05:07上來看看回覆:『力社為法人,不符合侵占罪之標的。所謂物,必須指有價值的財務』。咱家稍事於自己文中增加幾字,以符合法律用語,當天20:37在咱家心情日記正式PO文。
外界傳言咱家回應路犁『一道讓您路犁食不下嚥的大菜』與咱家4月16日已完成的『刑事告發狀』為上來看看草擬文案或捉刀代筆或潤飾修改,均非事實!上來看看在該兩篇文章無一字刪改。該兩篇文章字字句句皆出自咱家手筆,咱家文采豐富多姿,從不假手他人,以免壞了咱家信譽。
『一道讓您路犁食不下嚥的大菜』之前,上來看看與不平路人均不滿路犁等人作為,咸認為要狀告路犁侵占力社財物;咱家認為只要力社運作補正合法,事情圓滿就好,帶念同志之情不一定要提告,提告是犯罪集團冥頑不靈繼續續犯罪,最後非不得已的手段。當時這個包括上來看看、不平路人與咱家的「態度」,私下有熟知過程的數位網友皆可證明。
上來看看甚至與不平路人私下聯繫時,語出:Losten沒LP,不敢告啦~!這事兒是4月中旬我去不平路人店裡,不平路人藉以消遣聳恿咱家提告的激將之詞。咱家聽了哈哈大笑,不以為意,心忖:咱家行事細密,思慮周詳,獨斷獨行,豈會因他人聳恿激將而衝動行事。咱家的好朋友太不了解咱家的優點了~~!
同時媒抗權力核心也高估了咱家的缺點,以為咱家遭受鋪天蓋地抹黑,卻保持緘默不回應抹黑,媒抗權力核心5年多來故計重施得逞,造謠、抹黑打擊網友不遺餘力﹝註:這部分後續會提出具體證據引證﹞,初見戰果見效遂開始收編網友,擴大對咱家的打擊面,加重力道乘勝追擊。

﹝※續後﹞

[ 本文章最後由 losten 於 2009-6-6 03:17 PM 編輯 ]
無知是災難的根源
教育是問題的解答

TOP

橫眉冷對媒抗權力核心之政治與時事﹝三﹞硝煙瀰漫

親近你的朋友,但更要親近你的敵人。──電影"教父"的經典台詞



●        2009年4月22日下午3:15咱家打電話給不平路人,回報力社開會時間依舊沒確定且沒消息。不平路人說早上發表『老子都不老子』04/22/2009 08:09後,路犁打電話給他,希望私下單獨見他一面會談。不平路人請咱家到他的店裡商討如何因應。

半小時後咱家在不平路人店裡,閒聊間不平路人與我提及:媒抗資源很大網友眾多,可惜路犁看不到,不會利用藉以擴大發展,媒抗擁有很大的資源,你知道嗎?

「對啊~!」咱家說,內心暗忖:這不就是一年多前咱家跟你不平分析過的,善用媒抗資源,擴大台派影響力。你忘了是誰告訴你的,還回過頭教咱家哩~!呵呵~。

下午5點多,咱們從店外聊到廚房,不平路人邊熬高湯,邊與咱家繼續聊媒抗權力核心藉力社違法募款之事,此時路犁二度打電話給不平路人,不平比手勢要咱家噤聲,然後接起手機與路犁約當晚11:00在不平路人的店見面會談。

我提醒不平路人會談時,要把握兩個重點:力社財物誰在管?媒抗插頭在誰手上?以確認「路犁退隱完全不管事」是否為真。並請求不平路人會談過後,凌晨3點以前給咱家來電,咱家不睡請他回報會談內容。不平路人允諾並表示他不是三歲小孩,他知道該如何問話套出路犁是否退隱完全不管事。

6點多咱家要離去,不平路人還不忘提醒咱家:「嘎伊撞啦~!驚啥!」﹝告路犁啦~!怕什麼!﹞咱家大笑揮手與不平路人告別。當晚等到凌晨約4點多,不平路人沒來電,咱家敏感地警覺事有蹊翹,但不肯定到底發生什麼變故。


●        2009年4月23日早上9:45咱家被電話吵醒,網友A來電說路犁剛打過電話給他,尋求他的支持,網友A對路犁表示抱持中立不介入,並透露路犁不會打電話給咱家約見面。

中午12:40網友B來電告之,路犁早上打過電給他,希望尋求他的支持,並透露力社會員大會開會時間訂在5月初,網友B也在與路犁的談話中得知,路犁不會打電話給咱家約見面。

下午2:30咱家主動打電話給不平路人,想了解昨夜11:00與路犁會面是否釐清路犁不管事?不平路人開口就說:我們誤會路犁了,路犁真的不管事,力社財務是左家獨管的,媒抗完全由小敬掌管,路犁真的完全不管事。手機沒講幾句,不平手機沒電中斷通訊。

隨即上來看看來電氣急敗壞說:不平背骨啦!
咱家沒聽清楚:你說不平怎麼了?再說一遍。
上來看看清楚說:不平背骨!
咱家說:我知道了。我剛跟不平通話,他手機沒電了,我想他等會兒會打家用電話給我,我再跟他聊聊。

15分鐘後,不平路人真得如咱家所料打家用電話給咱。不平路人接著前面的話題繼續說:路犁管不住左家獨與小敬,左家獨管力社、小敬管媒抗,他們都背著路犁亂搞,路犁很無辜。
咱家問不平路人:這些話是路犁親口告訴你的嗎?
不平路人回答:不是!我看路犁講話很誠懇,不像假的,我相信路犁,我「認為」他真的不管事。
咱家續問:那我昨天教你問力社財務與媒抗插頭是誰掌管的,路犁怎麼說?
不平路人:這怎麼問啊?我又不是檢察官,怎麼可以問人家那麼敏感的問題!要不然醬子,你限定路犁今晚10:00之前打電話給你約見面,我看路犁是不會打電話給你,我出面幫你約路犁跟你見面會談,讓你們倆人去喬一喬。
咱家說:好啊~!就約到你店裡碰面,要有第三者在場見證,找文貝看看,路犁應信得過文貝。
不平路人說:好吧!我試看看,約路犁和文貝。我再跟你聯絡。


約過半小時,不平路人來電:與路犁約4月23日晚上7:00,文貝有事無法出席。
咱家請不平路人擔任第三者見證人,並告知將準時赴約。


不平路人對於路犁的態度前後180度急轉,也讓咱家納悶且耐人尋味,是達成利益交換?還是被恐嚇威脅?這在咱家與路犁即將見面的過程中,咱家基於對人性的深厚研究與極度興趣,也不免想要一探究竟!

同時4月23日下午4點半咱家以家用電話與上來看看聯繫告知當晚與路犁見面,正在講電話時從電話聽筒傳來上來看看的手機鈴響聲,上來看看說:路犁打手機給他,他要接路犁電話。而中斷咱家與上來看看的談話,掛上電話咱家心裡敏感地直覺,又一個威脅利誘豬羊變色要上演了嗎?

﹝※續後﹞
無知是災難的根源
教育是問題的解答

TOP

橫眉冷對媒抗權力核心之政治與時事﹝四﹞暗藏玄機

不要憎恨你的敵人,那會影響你的判斷力。──電影"教父"的經典台詞



●        2009年4月23日下午7:10咱家到不平路人的店赴約,7:15與不平路人在店門抽菸聊天邊等路犁,不平路人提到:沙拉跟我說過左家獨跟他講,左家獨用力社的錢幫自己買一台筆記型電腦。
咱家聽了:哦~!呵呵~。﹝當下OS:不合邏輯,這種拿公家錢幫自己買東西的私事,一般人不會主動大辣辣地宣傳,不合常情常理,左家獨又不是笨蛋!﹞

﹝隔天早上咱家與沙拉求證:左家獨是否有跟他說用力社的錢買筆電供左家獨私人用。沙拉說沒有!問咱家是誰說的,咱家是誠實的人,實話實說不平路人講的。﹞


7:30路犁到現場,飯後約8點開始導入正式會談。

咱家開門見山請教路犁:力社財務存摺印鑑是誰保管?

路犁回答:我完全沒經手,是左家獨管的。

咱家拿出力社收據出示,上面財務「經辦人」是路犁本人的印章﹝蓋印﹞。
「既沒經手,為何力社財務「經辦人」是您路犁本人的印章﹝蓋印﹞?」

路犁:事情過了那麼久﹝才2年﹞我忘了。

咱家:哦~!你的私人印章蓋在力社財務收據「經辦人」上,只有兩種可能,一是你交付印章給左家獨,二是左家獨盜用你的印章,你認為是哪一種可能?

路犁:印象中我應該沒有交付印章給左家獨吧!

咱家﹝笑﹞:照你這麼說,是左家獨盜用你的印章囉~?我幫你告他!

路犁﹝怒﹞:左家獨是我帶出來的人,你不可以告他‧‧‧。
﹝以上情節,蠻可惜錄音筆無法錄像錄影,要不然拍到的畫面表情應很有趣。﹞

路犁:不談這個了,還有沒其他問題?

咱家:誰有權限可以拔媒抗插頭?

路犁:‧‧‧,我、還有小敬,‧‧‧。

咱家:你知不知道力社刊登在媒抗首頁與開欄募款是未經登記許可的違法募款?

路犁:今天早上我請假﹝沒上班﹞去問律師了,律師說「確實違法」!﹝4月23日早上路犁確定律師告知募款已違法。當晚不平路人在現場坐咱家旁邊,也應聽到了﹞

路犁:現在你想要怎麼解決?

咱家:不!你的問題你自己要去解決,我沒任何意見更不會要你怎麼解決,這種話明天給傳出去,變成好像我威脅你要怎麼解決!我不會這麼做。

路犁:那要怎麼辦?

咱家:我建議,這個建議你聽聽就算了,沒強制力,後續你做不做或怎麼做,我完全不過問、不干預、不介入。現在完全不談力社或媒抗。我舉個例子:假如我是一個社團的社長,這是我自己私家車「賓士500」﹝一包硬盒長壽菸啪~!輕拍在桌上當比喻道具﹞,社團成立兩年多,我拿社團公家的錢用在我私人的車:換配備、保養、稅金、加油‧‧‧等等私家車的花費上,結果被其他社員發現了,這種假公濟私有觸犯業務侵占罪之虞。

我為了除罪,我會將我的賓士500贈予我的社團,連同所有這部車兩年來的所有的開銷單據也一併附上,讓這部車變成社團財產的公務車;理監事會都是我的人,只要把贈予書面文件簽屬時間訂在2年前,所有這部車兩年來發生的開銷都變合法了。

路犁:我了解了,我去問問律師,再看看可行性如何。

﹝別急~~!那個建議看似好主意。咱家挖坑給路犁跳,想引蛇出洞,看看理監事會哪些人是協助路犁可能犯罪的幫兇。現在簽署2年前的贈予文件有觸犯偽造文書之虞,刑期1年以上~7年以下﹞。


與路犁的會面談話差不多近尾聲,咱家建議路犁隔天請媒抗站長小敬發表簡要聲明,表示咱家與路犁已見過面會談,力社或媒抗紛爭已結束,請諸多不知內情的網友勿妄加揣測延燒話題,事件已落幕。

路犁不同意,要咱家自己在媒抗發表聲明,表明咱家與路犁已達成協議,誤會已澄清。嘿~!來這套!咱家問路犁:今晚我與你有達成什麼協議?我們之間有什麼誤會?你澄清什麼誤會了?我願意說與你會談後,我完全澄清我心中的疑慮﹝OS:整個晚上避重就輕,什麼退居幕後完全不管事,全是假的!﹞。

路犁無從正面回答咱家上述三個問題:要不兩人各發表一篇聲明,但發表前先e-mail給對方看過且對方同意才發表,你先把你要發表的聲明e-mail給我。

咱家﹝笑﹞:好吧!就這麼辦!﹝OS:怎辦?誰理你啊~!欺人太甚!發表聲明讓力社媒抗爭議平息,還要先將聲明給路犁看過批准?咱家有這義務嗎?﹞

末了,咱家問路犁力社會員大會何時召開,路犁堅說不知道,不平路人是力社會員也在旁邊坐陪,應聽到路犁的回答:不知道力社會員大會何時召開!

且把時間回溯,當天﹝4月23日﹞早上路犁打電話給力社會員挺台灣,告之挺台灣三件事:早上問過律師力社募款『沒有』違法。力社會員大會開會時間在5月初。請挺台灣要站在他那邊支持他。挺台灣中午打電話給咱家,告之前述路犁三項說法。

當天﹝4月23日﹞下午與力社會員老貓聯繫,老貓告知有內線消息得知力社會員大會將於5月3日召開。也就是說,咱家4月23日晚上與路犁會面前,已得知力社開會時間,只差沒跟路犁親口證實而已,當晚路犁的:『不知道力社會員大會何時召開!』是擺明說謊,撇清自己在力社中扮演主導的角色,以延續聲稱不管事的表相。

見面會談結束約晚上11點多,路犁先行離去。留下咱家與不平路人聊聊天,咱家與不平路人說:一整個晚上你聽錄犁講的話,你還能相信路犁不管事?什麼我們誤會路犁了?什麼我們冤枉路犁了?這種鬼話你能相信嗎?不平路人聽了默默尷尬苦笑。

錄音筆很實用。果然與路犁見面收穫豐碩,「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咱家心中的疑慮完全澄清了,呵呵呵呵~~。


﹝※續後﹞
無知是災難的根源
教育是問題的解答

TOP

橫眉冷對媒抗權力核心之政治與時事﹝五﹞逆潮洶湧

知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孔丘‧論語子罕篇。



●        5月3日下午2:00力社召開第一次臨時會員大會。
咱家西裝筆挺皮鞋雪亮盛裝出席,帶了自行列印好的力社組織章程與下載的力社收支明細與會。下午1:50分到開會現場,會議室門口邊站著兩名非會員穿著便服彪形大漢的不明人士,在週日無人上班的商業辦公大樓21樓出現,顯得格外突兀,還瞪著咱家瞧,流露似乎沒看過徐志摩留鬍子的好奇表情。

2:20會員未到齊,會議還沒開始,咱家走出會議室越過該兩名彪形大漢,到「回」字型商業大樓開放性走廊的另一頭獨自抽菸,路犁與左家獨先後從會議室出來與該兩名彪形大漢,對相距10幾公尺遠的咱家指指點點,咱家聽不到他們說些甚麼,猜想可能是對咱家一身光鮮亮麗打扮品頭論足讚美吧~~!

2:30會議正式開始,三支錄音機或錄音筆啟動﹝分別是大會的、文貝的與咱家的﹞。社長左家獨提議由阿君仔擔任會議主席,接著問:有沒有人反對?沒人反對!阿君仔正式擔任此次會議主席。

咱家心裡在納悶﹝OS﹞:依議事規則,左家獨不是該問有沒有人附議?怎麼會問有沒有人反對?看在會議室門外兩名不明人士彪形大漢辛苦地站崗的份上,誰敢反對啊!?

出席簽到與會有30人另10份會員委託書,共計40人。除了咱家自行攜帶列印資料,其餘與會人員全帶兩串蕉,大會竟然不提供任何會議討論書面資料,而且主席規定與會會員發言1次1分鐘為限,先前幾名會員提出發言,主席未依規定執行處理,等到咱家舉手經主席同意發言,話說不到幾句,左家獨即按碼表說一分鐘到了,制止咱家發言,咱家老實依指示停止發言坐下,可是奇怪的是!接下來人人皆可暢所欲言,毫無時間限制且未曾給左家獨制止發言。嘿~!這可有趣了~~!

常務理事小敬報告財務收支,有兩名會員先後提問力社負責財務的會計是誰?小敬與路犁先後回答力社兩年多來沒有會計。其他與會會員沒人提出任何質疑或發言,咱家按耐不住,第二度發言:我手上這份力社收支明細與小敬手上那分同樣的力社收支明細,在力社兩年多來沒有會計的情況下,請問是從哪裡變出來的?﹝沒犯規~!1分鐘內清楚完整表達,嘿嘿~~﹞。

這會兒路犁與小敬愣住了,雙方尷尬互看後,路犁說是請外面的會計事務所作帳的。有會員提出:請問是哪家會計事務所做的收支明細?路犁回答:不方便透露哪家,有義務要保護該會計事務所的隱私,除非是經過那家會計事務所同意才能透露。天啊~!這又是怎麼回事?隱私權可以濫用到這種地步喔?台灣快變成超現代的保護隱私權國家了。

在財務報告不清不楚的當下,主席宣佈如果沒異議,接下來要舉手表決議決全體會員同意通過財務明細沒問題,救都媽爹!咱家迅速舉手請求發言:力社監事會﹝1名常務監事、2名監事,共計3人﹞是否在此次會議前,已開會審核過力社這份財務收支明細,並同意沒問題且具名簽署。

力社監事布萊克萊恩隨即起身回答:我看過且同意沒問題,但沒簽署。

主席馬上逕付表決,同意力社財務收支沒問題的舉手!除了剛才有發言提問的咱家與3名會員共計4人,其餘與會者除主席幾乎全都不發一語面色凝重舉手,幸好站在會議室門口站崗的兩名彪形大漢沒衝進來舉手湊熱鬧,在精神病院掃地的,頭腦果然比較清楚。

接下來會議又有重頭戲,路犁舉手發言臨時提案,發表10餘分鐘演說,最後提案力社解散付諸議決,口才結巴,詞不達意,不清不楚,侃侃而談,咱家心裡不免犯滴咕:不是規定提案發言限時1分鐘嗎?主席阿君仔與計時左家獨睡著了嗎?還是碼表破表故障了?

路犁辛苦地演說完,咱家舉手請求發言,經主席同意後,咱家說:為什麼會議全程到現在為止只對本人限制發言1分鐘?本人要求比照路犁能充分表達本人意見。在主席與計時目瞪口呆之際,咱家繼續發言:

依據力社組織章程第8條:會員(會員代表)有表決權、選舉權、被選舉權與免
權。
第9條:會員(會員代表)有遵守本社章程、決議及繳納會費的義務。

又依據力社收支明細:2009年只有1名會員於1月10日有繳交會費,可以履行力社會員第8條規定的4項權利。力社成立以來邁入第三年,理監事會成員只在第一年有繳交會費,第二年後無繳交會費記錄,竟然能行使理監事職權到今天!在場無論出席或委託書出席會員今年度均無繳交會費紀錄。沒盡到繳會費義務,如何能行使會員4項權力?如何能對解散力社議題行使表決權?

再來,依據人團法,社團解散屬於重大議題,召開會員大會的會議通知書,會議內容必須載明:討論社團解散。不得未經載明而以臨時動議解散,主管機關內政部將不予承認。

監事不萊克萊恩反唇相譏:法律不是你說了算!沒繳會費可以先行使權利,事後再補繳。﹝咱家OS:萬一力社通過議決都給解散了,啊~錢要繳給誰來補正現在行使的權利有效性呢?我的邏輯大師啊~~!﹞

民進黨是同樣受到人團法規範的政治團體,黨內初選樁腳底下比如有100名人頭黨員,黨內初選投票前,樁腳再怎麼沒念書,好歹還知道要幫人頭黨員繳黨費才能行使投票權。5月3日力社開大會,與會所有會員幾乎都大學畢業學歷,甚至一堆碩士、博士,平均的學歷絕對在大學畢業以上!

接下來,主席不理會會員有無表決權,也未做任何答覆說明,又馬上逕付表決,贊成力社解散的舉手!又是原班人馬咱家與3名會員之外,其餘會員全部不發一語面色凝重舉手,果然是化悲憤為力量用力舉!

在左家獨統計清點人數後,主席繼續:反對力社解散的舉手!沒人舉手,0票反對。咱家舉手發言:我們4名會員深知我們沒有表決權,所以沒舉手,無從表達贊成或反對,請將本人此次發言列入會議紀錄。

主席宣布:贊成力社解散35票,反對0票,超過會員總數2/3,通過力社解散!接下來我們進行下面一個議題,‧‧‧。

咱家收拾好資料起身說:前一秒主席已宣布力社通過解散,在那一刻力社已解散消失,哪還來『接下來我們進行下面一個議題』,別逗了~~!

主席一愣,不知所措,然後宣佈散會!搞了3個多小時的會議,敢情是咱家參加啟智學校的班會?還是精神病院的院民大會?會員的平均學歷絕對在大學畢業以上,連基本的民權初步開會都開成這副德行,還在媒抗大言不慚奢談民主,教育台灣人民追求民主,嚴詞批判政府不民主。把民主當口號、玩弄民主而未落實民主在平常的生活中,看來台灣的民主之路還是很遙遠的‧‧‧。

開玩笑,不!開完會,那兩名彪形大漢還堅守崗位,站了近4個小時,咱家忘了謝謝他們的辛勞,心中有些過意不去。咱家回到家馬上聯絡沒與會的會員老貓,告知開會經過,才剛說到出席開會,到達會場遇到兩名不名人士‧‧‧,話沒說完,老貓即打岔:你今天才遇到算你好運,我上禮拜就被電話恐嚇威脅了!咱家聽到這句話,剛好目光停留在院子地上的鳥糞,熊熊大吃一斤!

力社並沒有解散,民主的表決,少數服從多數並不能違反法律而否決法律,除非力社是如立法院一般的立法機關。解散社團前必須先處理社團財產處分議決,會員大會必須先決議通過社團財產處分的議決,才能表決社團解散事宜。開會是溝通的最佳管道,不是咱家有理說不清,而是咱家說理沒人聽,咱家雖長期對教育工作頗有心得,但對啟智教育卻完全不內行。


﹝※續後﹞
無知是災難的根源
教育是問題的解答

TOP

http://www.socialforce.net/blog/野侍一郎/127379.html

又再發起捐錢?先搞清楚事實再說吧!

﹝註:媒抗連結已被媒抗經營團隊搞亂,以模糊證據﹞
無知是災難的根源
教育是問題的解答

TOP

媒抗經營團隊的左家獨在轉移焦點,明明咱家告發錄犁、左家獨等人在力社涉嫌侵占、詐欺、背信等。怎麼變成有人告「媒抗」詐欺?

還「想」「呼籲」發起募款打官司?再斂一次財嗎?一群人腦袋不清楚,光會起鬨?難怪給媒抗權力核心耍著玩?為虎作倀乎?

媒抗網友在配合轉移焦點,明明咱家告發錄犁、左家獨等人在力社涉嫌侵占、詐欺、背信等。怎麼變成有人告「媒抗」詐欺?

網友現在可能又要發起募款?又是怎麼回事?募款給誰?錢進入誰的戶頭?

呵呵~!越來越有趣了。
無知是災難的根源
教育是問題的解答

TOP

我的聲明:

1.力社是合法成立的社團法人,本人為力社會員。力社不屬於媒抗,更不屬於私人所擁有。

2.力社2007年3月17日正式於內政部合法登記成立。力社是社團法人,在法律上不屬於任何一個自然人而可被納為私有。如果力社成立只屬於自然人或第三人,在法律上的意義是:力社是非法組織。可是明顯的事實:力社是合法成立的社團法人。所以『如果』一旦有人把力社納為己有或納為第三人所有且有侵占力社財物的「事實」,即構成犯罪要件。

3.兩年多來,本人n次「私下善意」向力社理事長左家獨溫和親切反應提醒,會務決議要依法向會員公告,收支應依法向會員公佈,捐款要依法公告徵信,捐款收據要依實開立,左家獨均拒絕。

4.兩年多來,媒抗經營團隊核心﹝也是力社經營團隊核心,同一批人﹞,不斷地放出不實謠言,企圖摧毀本人網路人格,破壞本人信譽,讓網友與社會大眾誤信本人言論不具公信力,實令本人深感遺憾。

5.本人不了解為何力社應開收據漏開,收支不向會員公佈,而遭受到會員私下詢問,竟能引起媒抗核心放話與網友質疑:「這是搞倒媒抗的陰謀」!?
其中關聯性為何?力社會員監督質疑力社的財務,怎會搞倒媒抗?媒抗的插頭不是在路犁手上嗎?他愛插愛拔誰能奈他何?

6.當所有不實傳聞,被惡意引導對本人與家人生命已遭受威脅的現在,本人自不能以合為貴,被誣衊而保持緘默!讓事實證據說話吧!

7.本人是最清楚力社事件過程且掌握一手證據的唯一一人。原想息事寧人,豈知我不犯人,別人卻不饒我,士可忍,孰不可忍?

8.接下來本人會把這些日子以來,關心這些事的網友疑慮,用事實證據一一說明清楚,請註意:口說無憑,我會讓證據說話,說實話!
無知是災難的根源
教育是問題的解答

TOP

http://www.socialforce.net/blog/左家獨/127373.html

一堆媒抗網友去左家獨部落格心情日記「我的,被告」留言回應支持左家獨或媒抗,請他們來看看下面這篇:刑事告發狀。

看看他們還支持得下去嗎?


刑事告發狀

告 訴 人 : Losten﹝詳細資料略﹞

被 告 : XXX﹝網名:左家獨﹞,OOO﹝網名:路犁﹞,小敬
﹝網名﹞年籍地址等均不詳

為被告涉嫌:
刑法第221條偽造文書
刑法第335條普通侵占罪
刑法第336條公務公益侵占罪、業務侵占罪
刑法第339條普通詐欺罪
刑法第342條背信罪

依法提出告發事:

壹、案情概要:

一、告訴人於民國95年底與『與媒體對抗』﹝以下簡稱:媒抗﹞網站結識之網友共計34人,籌組『台灣社會力會社』﹝以下簡稱:力社﹞社團。經向內政部社會司送件報備,民國96年3月17日召開第一次會員大會,正式由內政部登記合法成立力社。


二、被告路犁為「媒抗」創辦人且為當時「媒抗」網站站長;被告左家獨、小敬當時為「媒抗」網站經營團隊幹部。力社成立,第一次「會員大會」﹝力社最高權力機構﹞,選舉12席理、監事﹝理事會9席,監事會3席﹞為力社社務執行機構。「媒抗」經營團隊成員囊括12席理、監事,當選率100%。被告左家獨為當時會議主席且當選為「力社」理事長,被告小敬當選為「力社」常務理事,被告路犁當選為「力社」理事。被告左家獨於「力社」第一次會員大會又身兼會議紀錄,涉嫌偽造會員大會理、監事當選會議紀錄。此涉嫌偽造當選會議紀錄未經全體會員追認,經整理後逕送內政部報存。﹝見證據附件一﹞


三、「力社」理事會於內政部登記合法成立後,被告路犁於民國96年5月25日在自己私人經營的「媒抗」網站上,刊登「力社」募款帳號,未依法向主管機關內政部申請許可,打著力社的名號,違法公開向社會不特定人士勸募。且同時私下解除由第一次會員大會與會全體會員決議通過的力社財務會計﹝力社會員:AAA﹞,然後被告未公告會員大會全體會員或追認,私下實質控管社團財務,被告路犁負責收會員會費及捐款,左家獨負責開立收據,小敬負責媒抗的經營。涉嫌侵占「力社」財務。﹝見證據附件二、附件三、附件四。﹞


四、力社自創社以來,歷次理、監事會議決議或社務從未向會員公佈;所有收支帳目都拒絕向會員公開,且勸募所得皆未曾公開徵信,同時還惡意漏開收據。經會員多人多次反應提醒,皆不予理會,一意孤行。甚且理、監事會任期兩年期間,以不合法定的程序造成一年一度定期會員大會無法召開,迴避會員大會監督。﹝力社第二次會員大會開會通知,未依人團法郵寄通知書送達全體會員,僅以「媒抗」網站網友留言版留言通知。證據存檔於「媒抗」網站電腦資料庫中﹞


五、力社成立兩年後,幾經會員反應催促,民國98年4月18日才在媒抗版面公開刊登力社收支明細,公佈內容所有力社財產幾近為被告路犁等人掏空侵占,財物完全流向被告路犁等人私人所有與經營之媒抗。﹝見證據附件五、附件六。﹞




貳、犯罪理由:

一、刑法第221條(偽造文書):
偽造、變造公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
下有期徒刑。


被告左家獨為「力社」理事長,涉嫌變造「力社」第一次會員大會選
舉紀錄。﹝證據附件一。﹞
聲請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以下簡稱地檢署﹞,調查歷次理、監事會
議紀錄決議有無變造、偽造之嫌。



二、刑法第335條(普通侵占罪)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侵占自己持有他人之物者,處五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聲請調查前項:民國98年4月18日在媒抗版面公開刊登力社收支明細,公佈內容所有力社財產幾近為被告路犁等人掏空侵占,財物完全流向被告路犁等人私人所有與經營之媒抗。﹝見證據附件五、附件六。﹞



三、刑法第336條(公務公益侵占罪、業務侵占罪)
對於公務上或因公益所持有之物,犯前條第一項之罪者,處一年以上
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五千元以下罰金。
對於業務上所持有之物,犯前條第一項之罪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
有期徒刑,得併科三千元以下罰金。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聲請調查前項: 打著力社的名號,違法公開向社會不特定人士勸募。私下實質控管社團財務,被告路犁負責收會員會費及捐款,左家獨負責開立收據,小敬負責媒抗的經營。涉嫌侵占「力社」財務。﹝見證據附件二、附件三、附件四。﹞

被告路犁為「力社」理事也為媒抗所有人,未經合法程序取得
力社財務管理人,明顯有故意侵占力社財務之意圖與事證。﹝證據
附件四:「力社」收據正本。財務經手人為:OOO。附件七:被告OOO﹝路犁﹞公開放話力社屬於他的財產﹞

民國98年4月18日才在媒抗版面公開刊登力社收支明細,公佈內容
所有力社財產幾近為被告路犁等人掏空侵占,財物完全流向被告路犁等人私人所有與經營之媒抗。﹝見證據附件五、附件六。﹞



四、刑法第339條(普通詐欺罪)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
付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

以前項方法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或使第三人得之者,亦同。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聲請調查前項:被告路犁於民國96年5月25日在自己私人經營的「媒抗」網站上,刊登「力社」募款帳號,未依法向主管機關內政部申請許可,打著力社的名號,違法公開向社會不特定人士勸募。﹝證據附件二、附件三:媒抗首頁「經費籌措公告」及媒抗「經費籌措公告欄」。﹞



五、刑法第342條(背信罪)
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
益,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者,
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聲請調查前項:力社自創社以來,歷次理、監事會議決議或社務從未
向會員公佈;所有收支帳目都拒絕向會員公開,且勸募所得皆未曾公
開徵信,未曾呈報內政部主管機關,同時還惡意漏開收據。經會員兩
年來多人多次反應提醒,皆不予理會,一意孤行。甚且理、監事會任
期兩年期間,以不合法定的程序造成一年一度定期會員大會無法召
開,迴避會員大會監督。

被告左家獨為「力社」理事長亦為私人網站「媒抗」經營團隊幹
部;被告路犁為「力社」理事亦為私人網站「媒抗」所有人;
被告小敬為「力社」常務理事亦為「媒抗」網站站長。
三名被告掌控「力社」理、監事會,會務幾乎停擺,架空會員大
會,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損害本「力社」全體會員之利
益與交付之信賴關係,而為違背其「力社」理事會任務之行為,至為
明顯。



被告到案後,亦聲請 地檢署能協助促成本案追討力社財務事宜,實為感德。


證據:

附件一:「力社第一次會員大會及理監事名單」原始紀錄。﹝原始記
錄存檔於「媒抗」網站電腦資料庫中﹞

附件二:媒抗網站首頁照相列印資料。﹝原始記錄存檔於「媒抗」網
站電腦資料庫中﹞

附件三:媒抗網頁照相列印資料「媒抗經費籌措公告欄」。﹝原始記
錄存檔於「媒抗」網站電腦資料庫中﹞

附件四:「力社」收據正本。

附件五:媒抗網頁力社收支明細欄﹝原始記錄存檔於「媒抗」網站電
腦資料庫中﹞

附件六:力社收支明細

附件七:被告OOO﹝路犁﹞公開放話力社屬於他的財產




此 致

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 公鑑
中 華 民 國 98 年 5 月 15 日
具狀告發人:Losten (蓋章)

.....................................................................................................................
引用:
原文章由 losten 於 2009-6-6 03:28 PM 發表
我的聲明:
6.當所有不實傳聞,被惡意引導對本人與家人生命已遭受威脅的現在 ,本人自不能以和為貴,被誣衊而保持緘默!讓事實證據說話吧!   
本人與家人生命已被恐嚇!
無知是災難的根源
教育是問題的解答

TOP

請相互參考南方論壇的說明:
http://www.news100.com.tw/viewtopic.php?t=12077
無知是災難的根源
教育是問題的解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