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高雄市府粗暴屠宰老樹紀錄!

本文已經被作者加入部落格
契約精神在雙方合議履約完成,市府毀約不建好新市場給西甲市場店舖攤商,回頭造謠已領補助金,欲圖掩飾自己無能,牽拖臨時安置的市場人員,想強行迫遷,自然引發眾怒!

TOP

市府是不是毀約,要看證據,這幾年來看太多自稱是弱勢的無賴,讓我學會了不再聽信片面之詞。

但是這整起事件如果有攤商所說的那樣強奪民地的事情,相關的市府官員早就被彈劾及移送法辦了,但是到目前為止都不曾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我選擇不相信這些攤商的一面之詞,因為是不是公有地,只要看地籍資料就知道了。

TOP

監察院已經彈劾過了啊~~但陳爛菊卻拿這當藉口,企圖不肯履約,又要強拆臨時市場!

打算以30萬驅趕店鋪攤販~~便宜行事!但這裡的地價~~目前隨便都2百萬起跳,人家又在這裡居住了70年以上,30萬買不到1/4坪地,搬去哪裡住?而當初很多店鋪攤商,賣了鄉下三分地,好不容易才得到一個黃金店鋪攤位!

中國國民黨以不准有民營市場,強迫店鋪攤販捐出土地房屋物權,吳敦義還承認菜市場的實質財產權,願意協商換地,蓋新市場交換地區繁榮,打通中華五路,店鋪攤商同意,市府以每戶如自行搬遷到現址,以2萬5到7萬5不等鼓勵,總數百餘戶僅幾百萬補貼地上權財產受損,到了陳爛菊府就耍賴說已給4千萬!這不是比蔣介石政權還土匪?

陳爛菊啥麼都沒做~被監察院彈劾,轉頭以此當藉口,除了不履約蓋新市場,又不讓臨時安置的攤商居住現址,強迫停業退場,球員兼裁判,然後馬上動用法制局公家資源,提告現有住商攤販,以不當得利,要求自始遵照市府安排的攤商用戶賠錢。。。既不履約,又想奪走兩塊新灣區黃金地段,近兩萬坪土地,這不是土匪~啥麼才叫土匪?

TOP

我在監察院網站上搜尋結果,並沒有監察院對本案彈核高雄市政府官員或進行糾舉與糾正的紀錄,倒是在司法院的網站上可以查到有關這個市場的最高行政法院判決,從判決中可以得知:這個市場最初是在1949年由前鎮區區長陳田涵興建,並和高雄市政府訂約由該府設計繪圖、派員監工,所需經費由承建人負擔,且約定建築後無償獻納該府管理。後來因施工時未依照設計興建,高雄市政府未予驗收,亦未依約收為公有,該建物因之未辦理保存登記,而原建商仍將所建攤舖位出售,致承買之攤商無法辦理營業登記而營業,招致警察取締,多位攤商乃向高雄市政府陳情,請求該府接管,並由市府取得所有權向攤商收取租金才得以合法成為「前鎮第一市場」,所以這個市場的所有權是歸高雄市政府無疑!

而攤商曾在中國國民黨時代向監察院陳情,然後高雄市政府才設立臨時市場的紀錄,而這個臨時市場也早就沒落了,只剩下二十幾個攤商繼續營業,市府準備將他們移到高雄其他公有市場空攤繼續營業,或比照「高雄市公有零售市場攤鋪位補償辦法」,給不願接受移置的攤商每攤特別救濟金30萬元,並將協助少數居住在市場弱勢攤商尋找非屬市場的合適居住地點。
http://jirs.judicial.gov.tw/FJUD/FJUDQRY03_1.aspx?id=1&v_court=KSB+%E9%AB%98%E9%9B%84%E9%AB%98%E7%AD%89%E8%A1%8C%E6%94%BF%E6%B3%95%E9%99%A2&v_sys=A&jud_year=89&jud_case=%E8%A8%B4&jud_no=834&jud_no_end=&jud_title=&keyword=&sdate=19110101&edate=99991231&page=&searchkw=&jmain=&JSTOCK=&JDG_COMMIS=&JDG_PRESID=&cw=1

【裁判字號】  89,訴,834
【裁判日期】  900531
【裁判案由】  有關營業事務
【裁判全文】  
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判決              八十九年度訴字第八三四號
               .
  原   告 甲○○
  訴訟代理人 丁○○律師
        丙○○律師
  被   告 高雄市政府建設局市場管理處
  代 表 人 乙○○處長
  訴訟代理人 戊○○
右當事人間因營業事務事件,原告不服經濟部中華民國八十九年六月九日經(八九)
內訴字第八九○八七三一二號再訴願決定,提起行政訴訟。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告之訴駁回。
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中略)

理  由

一、按「凡欲承租公有零售市場固定攤位營業者,應先填具申請書呈請該管市政府或
    鄉鎮公所核准訂立租約繳納保證金,領取租賃許可證後,方准設攤營業。」臺灣
    省行政長官公署三十六年三月二十一日參陸寅馬署法字第二三七八五號公布之臺
    灣省公有市場管理規則第十七條第一項規定甚明;次按「申請使用公有市場攤(
    舖)位營業者,應填具申請書向當地市場主管機關提出申請,經核准並發給使用
    許可書後,始得進入市場營業。」及「公有市場攤(舖)位,以一戶申請使用一
    攤(舖)為限,並應自行經營,不得私自轉讓,違反者,終止其使用許可並加收
    五十個月之使用費。」六十四年三月二日修正臺灣省零售市場管理規則第十二條
    第一項、第十三條定有明文。又申請使用公有市場攤舖位者,須具有行為能力,
    且一人以申請使用一攤舖位為限。申請使用公有市場攤舖位者,須年滿二十歲或
    未成年已結婚者,並在本市設戶籍六個月以上。但本人、配偶或同一戶之親屬以
    申請使用一攤舖位為限。則分別為六十九年十月二十一日訂頒及八十七年四月二
    十三日修正高雄市零售市場管理規則第十七條第一項所明定。關於使用公有市場
    攤位營業,係採申請許可制,此觀諸前揭三十六年三月二十一日臺灣省公有市場
    管理規則第十七條第一項及六十四年三月二日修正臺灣省零售市場管理規則第十
    二條第一項規定即明。

二、查本件高雄市前鎮第一公有零售市場(原稱西甲市場)土地為公有,於三十八年
    經高雄市政府准由前任前鎮區區長陳田涵興建,並訂約由該府設計繪圖、派員監
    工,所需經費由承建人負擔,且約定建築後無償獻納該府管理。嗣因施工時未依
    照設計興建,高雄市政府未予驗收,亦未依約收為公有,該建物因之未辦理保存
    登記,而原建商仍將所建攤舖位出售,致承買之攤商無法辦理營業登記而營業,
    招致警察取締,多位攤商乃向高雄市政府陳情,請求該府接管,該府遂自四十年
    五月二十四日開始辦理捐獻,迄至六十八年捐獻完畢,六十九年完成整編,此為
    兩造所不爭執,洵堪認為真實。另原告於使用之舖位,原係位於系爭前鎮第一公
    有零售市場西面前、後二個舖位,前排舖位乃係原告於四十年五月二十四日捐獻
    高雄市政府,並向該府承租,經受編為乙字第八十八號舖位,後排舖位係原告於
    四十年七月二十九日向案外人吳直購買,未辦理捐獻,原告即以一間店舖位使用
    迄今。此亦為兩造所不爭執,並有相關令函、讓渡書及捐獻承租同意書影本資料
    附卷可稽,亦堪信實。由前揭讓渡書以觀,訴外人吳直與原告間之攤位讓售乙節
    ,固為屬實,然其法律關係僅存在於原告與吳直之間,在「使用公有市場」採申
    請許可之制度下,該讓渡行為尚不得直接拘束被告。原告所有前排舖位,係以捐
    獻承租方式,經由主管機關之許可,而取得前鎮第一公有零售市場乙字第八十八
    號舖位之承租權。然後排舖位部分,於高雄市政府六十八年間辦理捐獻承租及市
    場整編時,並未辦理捐獻,此為原告所自認,自無從依循該方式受配;且公有市
    場攤位自三十六年三月二十一日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令頒之臺灣省公有市場管理
    規則之後,即係採申請許可制度,原告與訴外人吳直之私經濟行為,既未能直接
    拘束被告,在原告或第三人吳直未辦理捐獻承租並申請分配攤位下,被告實無逕
    予分配之理由。


三、茲據原告所述,其於八十一年十月二日始向被告提出分開辦理捐獻承租之申請,
    則其是否符合另受分配一舖位之資格,自應適用申請時之規定辦理,茲無疑義。
    按前揭臺灣省零售市場管理規則第十三條規定及六十九年十月二十一日發布實施
    、七十三年六月十五日、七十七年十一月十四日、八十六年五月十五日、八十七
    年四月二十三日歷次修正之高雄市零售市場管理規則,均有「申請使用公有市場
    攤舖位,以一戶申請使用一攤位為限,並應自行經營,不得私自轉讓,違反者,
    終止(或撤銷)其使用許可」之相類規定,則原告申請時,自應受相關規定之限
    制,被告依行為時(即申請時)之高雄市市場管理規則,以一戶申請使用一攤位
    之原則,否准原告之請求,即無違背「法律不溯及既往」之原則,原告主張不受
    該規則之規範乙節,委無足採。

四、系爭前鎮第一公有零售市場未辦理保存登記,致攤位無法辦理營業登記進而營業
    ,故高雄市政府於四十年應攤商之請求而進行接管,辦理捐獻承租,至六十八年
    完成整編,即為一○四間店鋪位及十六個攤位,已如前述,原告於四十年七月二
    十九日向吳直購買,未辦理捐獻承租,亦未辦理營業登記,長達二十八年。於六
    十九年完成整編後,已因未進行捐獻而喪失依捐獻承租方式取得西面後排舖位之
    使用權利,即無從依循舊有方式辦理。而前述管理規則(一戶一舖位)業已實施
    ,原告事後縱辦理後排舖位之捐獻,亦無法以其名義取得另一個舖位之使用權。
    準此,雖被告於六十八年辦理前鎮第一公有零售市場捐獻承租及市場整編當時,
    未經告知或處分程序逕將該部分未辦理捐獻之後排舖位面積,納入整編後之乙字
    第八十八號舖位之內,然對原告業已無從另取得其他之舖位而言,實乃兼顧原告
    之利益,又不違背前述規則之行為。再者,訴外人吳直攤位之受讓人為原告,倘
    有捐獻承租之意,則亦僅得以原告名義,仍無准予以原告之女駱鄭碧琴或女婿駱
    榮芳名義辦理捐獻,進而取得承租使用舖位之餘地,其結果亦惟有合併為一舖位
    一途,原告所請由其女駱鄭碧琴或女婿駱榮芳受配承租另一舖位,亦屬無據。

五、被告自六十九年十一月起,皆以二間店舖之總實際使用面積二八‧八六平方公尺
    計算原告之使用費,即從原為二百二十元,增為三百六十元,其增加之金額為一
    百四十元,幅度高達63%,不可謂不高,原告卻無異議的繳交使用費,實難推諉
    不知被告將其二個攤位合併之事實,原告陳稱因增加金額不多,收費單印刷形式
    又完全相同,收費單上又未註明係二間店舖合併坪數計算之金額,故原告誤以為
    係調整費率而增加收費金額,無從得知係增加一個店舖所致乙節,顯與情理不符
    ,難以置信。原告既以合併之一間店舖使用,期間長達數十年而無爭議,被告合
    併分配一舖位予原告之處分,應告確定,原告再予爭執,請求另配一店舖,自無
    可取。

六、末查,原告起訴請求將其所使用之高雄市第一公有零售市場乙字第八十八號舖位
    分為二個舖位,然系爭前鎮第一公有零售市場已於八十七年三月二十日被徵收拆
    除,更為前鎮第一臨時市場。原市場舖位已不復存在,原告之申請,已屬事實上
    不能。原告申請以未辦理捐獻之後排舖位以其女駱鄭碧琴或女婿駱榮芳名義辦理
    捐獻,進而取得前鎮第一公有臨時市場一個攤舖位之承租使用權,揆諸首揭說明
    ,洵屬無據,被告否准其請,並無違誤,一再訴願決定,予以維持,亦無不妥。
    原告所訴各節均無足採憑,其提起本件訴訟難謂為有理由,應予駁回。


七、據上論結,本件原告之訴為無理由,爰依行政訴訟法第一百九十五條第一項後段
    、第九十八條第三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61215005374-260405

自救會長趙廣榮指出,19年前市府為開通中華五路,未依法辦理徵收補償作業,還開支票說將於中華五路、復興三路口,4400多坪土地興建市場,但最後無疾而終,如今土地大幅增值,質疑背後有財團覬覦,攤商訴求是蓋新市場,並以「先遷後拆」方式進行,不願成為十全果菜市場翻版。

臨時市場位於中華五路、修文街口,一樓作為菜市場,二樓是住家,但隨著經濟型態改變,市場沒落僅剩零星攤位。78歲「香腸伯」王招陽死守臨時市場,靠老顧客苦撐,無奈盼了19個年頭,終究一場空。82歲黃張玉鶯痛斥陳菊蠻橫,一旦流離失所,將夜宿市長室抗議。

高市經發局駁斥指控並指出,前鎮第一公有臨時市場緊鄰好市多、家樂福等大型賣場,該市場營運不佳,在當地無競爭力,僅淪為純住家或倉庫違規使用,必須思考退場機制。

經發局承諾,協助市場尚營業20幾位攤商,移至高雄其他公有市場空攤繼續營業,倘若攤商不願接受,可比照「高雄市公有零售市場攤鋪位補償辦法」,每攤獲特別救濟金30萬元,另將協助少數居住在市場弱勢攤商尋找非屬市場的合適居住地點。

TOP

回覆 104樓 NorthStar 的文章

所以沒有資料顯示,市府被監院彈劾?我記得是臨時市場拖延19年,未依計畫6年完成新建市場,依規定不可對臨時市場課稅,導致市府負擔相關稅務數千萬,而被監院彈劾!這時市府開始積極奪地,準備強拆臨時市場,又不願興建新市場~想要一戶30萬解決!至於市府說要安置到其他市場,都是更沒落的偏遠地段,人家當然要留在新灣區,等市府履行蓋新市場,陳菊只是跑公文書後,說她有安置了!?

目前本案爭議在法院審理,我無法取得相關事證資料,現有臨時安置土地,為國宅預定地,另市場預定地,市府藉口無法招商,所以無法興建,擺明了就是不願意蓋,打算賣地賺取暴利啦~~但說這裡無法做生意是睜眼說瞎話!路邊隨便擺個攤,都要排隊買~~人潮商機極強!

對了~有找到經發局處長發給市場4千萬補助金的資料嗎?貴為陳爛菊政府一級處長,為了土地利益公然造謠,真是搖頭~~有機會拿到目前在審理的文件再來回覆!一個公開造謠的處長~給記者的資料,同樣是可疑的!?

TOP

身為局外人,對於高雄的情況我並不清楚,現有的資料都是我在網路上搜尋而來的,監察院如果有對高雄市政府的官員提出彈劾的話,那一定會有官員因此下台,那絕對是一件大新聞,不可能在網路上搜尋不到。

而有關對於市場的管理,監察院網站上只有對於雲林縣北港鎮第一、第二公有市場改建案閒置逾十餘年,監察院糾正雲林縣北港鎮公所,其他則都找不到跟高雄市政府對於市場管理有關的資料。

https://www.cy.gov.tw/sp.asp?xdU ... 903&msg_id=5313

標題        雲林縣北港鎮第一、第二公有市場改建案 閒置逾10餘載 監察院糾正雲林縣北港鎮公所        日期        104-08-06
內容       
雲林縣北港鎮公所(下稱北港鎮公所)辦理第一公有市場改建案,除有未依投標須知辦理招標外,且未依約向民間投標廠商收取土地租金,致近1,800萬元土地租金請求權罹於時效;另第二公有市場迄今未開幕營運,該公所除隱匿閒置情事未向上級機關陳報外,亦未依興建計畫辦理地下室產權之登記,損及市場承租人及該公所權益,監察院財政及經濟、內政及少數民族委員會聯席會議於本(6)日通過並公布陳委員小紅提案,糾正雲林縣北港鎮公所。

糾正案文指出本案缺失如下:
一、        北港鎮公所辦理第一公有市場改建計畫,除未依「北港鎮第一公有零售市場獎勵民間投資興建住宅商業大樓實施計畫投標須知」程序辦理招標外,且於該市場辦理計畫重大修正後,未依規定重新辦理招標,顯有違失。
二、        北港鎮公所未依第一公有市場興建合約書之約定,竟將約定非屬「長展公司」之地上第2層建物所有權登記予該公司及其他第3人;且將應屬該公司經營管理36年,再歸還該公所之地下一、二樓及地上一樓建物,逕登記予該公所,致該公所未取得經營管理權益,反需繳納該等建物相關稅捐,均損害該公所權益,顯有違失;該公所除未依約向「長展公司」收取土地租金,並落實租金之催繳,致損失近1,800萬元之土地租金請求權外,另該市場基地設定地上權予朝天宮,亦未曾向該宮收取地上權租金,均有怠失。
三、        北港鎮公所為興建第二公有市場,由市場承租人負擔工程費,以預繳租金之方式抵繳工程款,然該公所與承租人簽訂合約書時,竟未顧及相關契約日期,致辦理契約簽訂時,已逾承租人應繳工程款日期之合約,肇致部分合約條文形同具文,嚴重影響該公所權益;另該市場近20年未開幕營運,除影響市場承租人應有權益外,亦因該公所未能收取應有之租金或扣抵預繳工程款,及每年需繳納100萬元以上之法定稅捐,影響該公所權益,顯有未當。
四、        北港鎮公所為與朝天宮簽訂第二公有市場合建合約書,復修訂該市場興建計畫,並經雲林縣政府核備,然該公所所簽訂之合約書與興建計畫所訂產權分配竟有不同,顯有違失;另朝天宮擁有該市場地下層50%及地上3樓以上建物所有權,然該基地係屬該公所所有,該宮未曾繳納土地使用之相關費用,損及該公所權益,顯未妥適。
五、        北港鎮公所對於第二公有市場承租人未能依約定繳清應負擔之工程款,長期怠於催繳,且該市場陷入進退維谷、無力處置之際,又未能主動請求上級主管機關協助處理,甚至於上級機關辦理閒置市場調查時,隱匿該市場閒置之情,顯有違失;另,該公所未能依據「經濟部中部辦公室督導閒置市場營運活化辦理機制」每月研議閒置市場活化事宜,核有未妥。

本案調查報告另指出,北港第一、第二公有市場閒置均已逾10餘載,經濟部及雲林縣政府未善盡上級機關業務監督及執行事項協調之權責,除應予檢討改進外,允應會同北港鎮公所於維護該公所權益下,再確實評估第二公有市場所提活化計畫之可行性、有效性及督導協助該計畫之執行;並於第一公有市場活化期間,謀求解決該公所面臨合約不合理之對策。

TOP

我也是聽市場轉訴~但感覺陳菊比歷任市長惡質!

陳菊市府歷次涉案官員,新聞及司法多是3天內不見彈!這點她很厲害~~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317757
慶富總部遭爆到處錄音 恐有陳菊、劉世芳「秘密檔案」?

2017/11/22 1300
[url=]友善列印[/url]

  


  • A-
  • A
  • A+





政治中心/綜合報導
慶富獵雷艦案風暴狂燒,日前一個錄音檔流出,讓政府各層、軍方心驚驚,高雄市海洋局長王瑞仁還因此閃辭,該錄音檔疑似就是從慶富流出的!有週刊爆料,慶富總部到處都有錄音,甚至董事長兒子陳偉志的助理也會隨身攜帶錄音筆,因此推測慶富可能有更多祕密檔案,包括與陳慶男交好的高雄市長陳菊及今年8、月9時曾與陳慶男見過面的民進黨立委劉世芳。


▲高雄市長陳菊。(圖/資料照)


據《壹週刊》報導,有離職員工爆料,慶富總部內各個辦公室、會議室疑似都有秘密錄音,剛進公司上班第一日就被人體醒「在辦公室內不要亂講話,要說公司的壞話,出去外面小聲講」,因此推測陳慶男父子手上,可能握有曾到訪過慶富總部的各界人士談話錄音。
週刊指出,與陳慶男交好的陳菊,多次到訪慶富總部,陳慶男也曾出入陳菊官邸,因此被點名。此外,劉世芳也曾自爆,今年8、9月時曾與陳慶男在咖啡廳見過,因此可能也有秘密錄音檔被掌握。


▲民進黨立委劉世芳。(圖/記者林敬旻攝)


慶富集團新聞聯絡人紀景朧則表示,無法回應老闆個人私事;對於公司內部是否有裝設錄音設備,紀景朧也說不方便回應。

TOP

只聽一方的片面之詞很危險,這幾年對於那些動不動就說自己是弱勢、哭天搶地激情演出的人我更是深懷戒心,畢竟,這世界上扮豬吃老虎的人真的太多了。

對於政治人物,從阿扁擺了獨派支持者一道之後,我就學會了把他們當作工具,所以對他們都不會有個人的主觀好惡,一切看證據來判斷是非對錯,以及是否支持他們,不再「跟著感覺走」而被任何人愚弄。

TOP

當然~如果你在現場看到市府推土機,直接推倒整排老樹!

親眼看到一株又一株~陪你長大的老樹,被當垃圾推倒載走,自然很幹!

TOP

台北、新北、台中以及桃園市要興建捷運系統,都必須先移植既有的老樹,如果高雄市民可以不要建設的話,就不必擔心老樹被移植,但市區如果要建設的話,老樹是免不了要移植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