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看看香港...想想台灣

您是本文第2989個瀏覽者

看看香港...想想台灣

《馬執政週年實錄》香港已經半倒 台灣步上後塵

穿上中國外衣 東方明珠褪色

記者蘇永耀/專題報導

馬政府快速傾斜中國,並先經後政,正中北京的下懷。因為,從中國九七接收香港,到控制香港的模式,與目前中國對台手法如出一轍。而香港經這十餘年發展,包括中港簽署CEPA,政經愈趨於內地化甚至邊陲化,正是對台灣最大的警示。

 

觀察香港,不僅是一國兩制的鳥籠政治,如立法會及特首普選承諾一延再延的跳票等。經濟軌跡,與南中國的緊密經貿連結,使香港陷入依賴中國的經濟困境。遇到中國一實施新勞動法規的衝擊,珠江三角的港商馬上倒一片。

 

過於依賴中國 政經陷入困境

中國對香港的磁吸,從八○年代香港確定要併歸中國,效應便逐漸出現。如同早年台商西進中國一樣,都是受惑低廉工資與租金,而舉廠遷往中國。對香港最明顯改變,就是原先最主要就業人口的製造業,快速下降。

 

根據統計,一九八六年製造業佔香港總就業人口的比重高達三十六%,近九十六萬人;一九九一年下降到廿八%;一九九六年佔十九%;到二○○五年剩下七%;去年則已跌破四%。

 

急速去工業化的經濟結構改變,服務業的比重提升到近九成,但並未因此帶來更大量的就業。失業率方面,一九九七年縱然經歷亞洲金融風暴,尚維持二.二%失業率,但也從此不復返,失業率逐年攀升,今年首季高達五.二%,香港學者更悲觀估計今年失業率為六.五%,明年首季達七%,已經逼近二○○三年SARS時的數字。

 

從失業率來看,CEPA並沒有帶給香港社會就業好處。即便在經濟成長率方面,簽署後的這幾年,也都沒有超過七%,並不比過去要好。如再看具體的工資結構,基層薪資是不增反減,貧富差距更為惡化。

 

「香港職工會聯盟」調查發現,每月就業收入少於五千港元的,由一九九七年的三十萬七千多人,大幅增加至二○○六年的五十二萬八千多人,增幅達七成二。佔勞動人口的比例,由一九九七的九.八%,增加至二○○六的十五.四%。

 

薪資不增反減 在職貧窮變多

至於每月就業收入少於三千港元的就業人口,則由一九九七年的五萬九千多人,大幅增加至二○○六年的十四萬一千多人,增幅高達一百三十八%;佔勞動人口比例,則由一九九七年的一.九%,增加至二○○六年的四.一%,增幅也達一百一十七%。

 

低工資比例的提高,產生另一問題,就是工時增加。說明香港「背靠」中國所導致經濟結構的改變,包括製造業釋出的勞動力,並沒有被充分吸納在服務業為主的新勞動結構。因供過於求,造成「在職貧窮」的無奈情況。

 

即便開放中國客自由行,也集中在旅館、餐飲等行業,多數產業受益有限,貧富差距仍然擴大。

 

另一個隱憂,隨著中國境內城市的發展,香港面臨繼製造業外移後,服務業也外移的現象。加上CEPA的補充協議擴大服務業待遇,等於加速融合,香港學者估計未來十年貿易及商業服務的持續外移,香港的大型企業將大量裁員,首當其衝會是中下層的技術及文職人員。

 

對照馬政府宣傳經貿依賴中國的好處,香港殷鑑不遠。馬政府打算與中國簽署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經濟層面與CEPA並無二致,都為融合成經濟一中。香港走過的路,台灣都將再走一遍。

 

新移民數增加 惡化貧富差距

中港逐漸融合,人口流動也引發關注。與台灣一樣有所謂的陸配現象,香港從一九八二年到二○○七年間,中國人民持「單程通行證」赴香港定居人數累積逾一百零六萬人,佔二○○七年底香港總人口的十五.二%。

 

二○○七年底香港區議會選舉,香港親中派大勝。香港大學地理系分析各選區人口結構與得票數後發現,在四個單程證「新移民」人口成長率最高的選區,泛民主派的得票數均較上一屆選舉明顯下降。

 

香港學者因而推斷,如果這些新移民充分利用投票權,可對選舉結果產生很大影響。加上持單程證的新移民因屬低教育程度及低收入階層,會加深香港的貧富兩極化,等於繼續惡化香港貧富差距,造成「兩個不同的世界」。

 

台灣最近打算全面放寬陸配工作權及身分取得,恐應先看看香港面臨的問題。

 

馬政府上台後押寶中國,香港政府及社會感到憂慮,害怕原先中介地位將不存。會有這種擔憂,恰是反映香港因過度依賴中國,不樂見中國重台輕港的心態。如台灣也循此傾中途徑,下場終將與港澳一樣,只能淪為乞求中國、爭寵北京的結局。

 

回顧香港的這段歷程,台灣民眾應該深思,照著馬政府這條路走下去,今天的香港就是明天的台灣,但這樣的生活是台灣人想要的嗎?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may/14/today-fo8.htm

TOP

《馬執政週年實錄》林保華︰快速傾中 台灣比香港危險

 

記者蘇永耀/專訪

曾旅居香港二十年,直到一九九七年不願見到中國接收香港而離開的著名政論家林保華,談到馬政府快速傾中,憂慮台灣不僅將淪為香港化,下場恐怕要比香港還不如,將徹徹底底地變成「中國化」。

 

已定居台灣的林保華觀察,香港雖主權移交中國近十二年,但受英國殖民一百五十餘年影響,香港至今仍保有不錯的法治基礎與守法文化,司法獨立性也較強。但在台灣,從扁案看到包括法務部長公開評論個案;特偵組召開記者會打包票;以及特定媒體大張旗鼓地公審等,這在香港是完全不可思議的。而且,國民黨返回執政,言論也快速在緊縮。

 

談到經濟層面,林保華聯繫到法治觀念說,雖然中資對香港的影響是愈來愈大,但有些法治界線還能守住。例如上個月初發生中資的「中信泰富」遭港警搜查,震驚中港兩地。他說,搜索前如通報北京,恐就無法這麼順利。

 

反觀台灣,林保華說,「中國移動」投資遠傳雙方簽署協議,明明偷跑;台灣的經濟部長卻不以為意,還說只要政府不通過,業者就不能做。違法偷跑就該取消協議、就應查辦,哪有這種似是而非的說法。

 

林保華質疑,馬政府最大的問題,就是每次遇到中國就不敢得罪。他進一步剖析,中國或能控制香港特區政府,但並無法一手掌控香港的法治。即使是港府,由於長期受到英國文化的影響,香港基層及多數公務人員還算是中立,甚至立場也較為反共。因此,之前董建華才設計「高官問責制」,開放高階文官從外找人,藉此來掌控中低階公務體系。

 

但台灣剛好相反,公家機關長期來還是受到國民黨比較大的影響,馬上任後底下人也更會揣摩上意。在這種趨勢下,馬英九只要傾向中國五十%,下面的公務員就會變成八十%、九十%,等於上下都一面倒。相較香港是上層親共、底層反共,台灣的傾中速度將會快很多,比香港要更危險。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may/14/today-fo8-2.htm

TOP

《馬執政週年實錄》宋治德︰CEPA 香港勞工更「薪」苦

 

記者彭顯鈞/專訪

香港和中國大陸簽署CEPA以後,香港的社會經濟未獲實益,勞工階層的感受比一般人更強烈。香港職工會聯盟組織幹事宋治德表示,簽了CEPA,香港的製造業沒有回流,離開香港的高階專業人士反而變多,例如法律、會計、醫務,而整個香港只剩下低階、低工資、條件差的工作。

 

宋治德說,還有一個根本的問題,CEPA讓港資和跨國企業更方便移動資金,香港本地服務業也空洞化了,工人除了低工資的工作之外別無選擇。而且這幾年,財團因為CEPA更容易融資,借了錢後,又把資金投資香港股市和房地產,結果有更多香港勞工在泡沫經濟下買不起房子!

 

宋治德強調,香港的貧富差距在回歸中國十年內,成為亞洲四小龍裡面最嚴重的地方。這十年,每月收入四千港元以下的家庭比例從六.七%增加為九.二%;每月收入四萬港元以上的家庭比例,卻從十五%增加到十七%。可以說,香港簽署CEPA以後,產業慢慢空洞化,香港勞工處境更糟糕,工資下跌,實質所得變低,貧富差距變大!

 

對於台灣的馬政府打算和中國洽簽ECFA,宋治德說,他不知道ECFA的內容是什麼,但是香港簽署CEPA以後的問題,例如勞工面臨的困境,也許可以讓台灣思考一下。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may/14/today-fo8-3.ht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