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南京大屠殺?國共2黨捏造?

太好了,有人已翻譯好原文,看來我就不用再翻一次,省掉打字的時間了。以下先轉貼下篇

出處:
美國弄錯了真正的敵人,太平洋戰爭(下篇)
(太平洋戦争 與 種族平等的基礎)

譯自 Arimasa Kubo (久保有政) Pacific War and the Basis of Racial Equality

關於翻譯: 同上篇所記
  • 太平洋戦争打下種族平等的基礎
  • 關於日支戰爭以及隨後的美日戰爭

圖:日本兵平和對待支那民眾





日支戰爭1937年,日本與支那在上海發生戰鬥之後,日本國內「暴支膺懲」的一方、以及反對武力解決的一方,激烈爭論很長時間之後,「懲支」的主張獲勝。因此,日本無法繼續保持靜態,主張向支那軍隊開戰的壓力尋求向外釋放。戰爭啟動了,共產黨非常樂見日本正中圈套,因為:

  趁著日本與民族主義黨.蔣介石作戰,
  共慘黨便可以重建軍力。日本除了幫忙削減蔣黨的力量,
  也會引起美國唯恐日本佔有支那,於是挺身打倒日本。
  在這過程當中,我們獲得良機,把支那帶進共慘圈子。



這個謀略也不是秘密了。戰後,日本政界人物訪問支那,與支共大人物見面時,為戰爭在支那造成嚴重破壞而道歉。支共卻直言不必道歉,因為日本入侵,支共才能完成霸業,反倒感謝起日本了,認為虧欠日本一份情。


日本軍隊越過長城與支那軍隊作戰,我認為是錯誤。日本應該極力克制,無論受到多少挑釁,都不該越過底線。只要日本軍隊沒有闖入支那,美國就沒有責備日本的藉口。如果美國還是想給日本找麻煩,她倒有可能說,日本負有道義責任,應該設法消弭支那內戰以尋求和平。

圖:1938新年    
  日本兵與支那民眾同樂

圖:(1938)日本兵愛惜支那孩童


即使日本踏進支那,也是以終止內戰為目標,協助建立支那人為主體、並屬於支那人的現代化政府。那是道義介入而非侵略行動。事實上,日本從未圖謀攫取任何一片支那土地成為日本領土,更別說兼併整個支那。日本宣告的作戰目標是,為支那人保存完整的支那領土與文化。支那處在一片混亂與黑暗,日本不可能置之不顧,日本不希望支那出現共產政權。日本更希望與新的政權合作,共創繁榮的亞洲。

日本的作戰對象,主要是蔣介石的軍隊。毛澤東的軍隊大多置身事外,藏匿於偏遠內陸的山區,以便積蓄戰鬥力。日本一路擊敗支那軍隊,形成完全壓倒蔣軍的態勢。

日本兵士與支那人打仗時,看到支那軍隊的不正常情況,經常吃驚地同情敵兵的處境。支那軍隊的體制,與美軍或者日軍不同,前線部隊的後方,總是有督察隊在監視,他們會射殺敗退逃跑的軍人。亦即,支那人殺自己支那人,這正是支那人的戰爭傳統。關於自己人殺害的士兵數量,旅日的台灣學者黃文雄認為,恐怕比起死於日軍槍砲的還要多。

圖:(1938)習禮如儀。敵友勿論
反觀日本軍隊,他們有一點特色完全不見於支那軍隊。日軍每打完一仗,為了向亡魂致敬,除了我方,也為敵方立碑紀念。追悼會的憑弔對象也不分敵我,他們並非出自仇恨而與蔣、或毛的軍隊作戰,因此他們也祈禱戰死的敵軍亡魂安息。


所謂「南京大屠殺」─── 欲加之罪當時,蔣介石的國民政府設於南京。因此日軍以為,拿下南京,一切就結束了。但,蔣不願為了守住南京而耗損他的主力部隊,早已準備好向南撤退。1937年十二月,日軍開抵南京之前,蔣介石把南京託付給唐生智,然後便逃往重慶山區。

唐生智曾經因為反對蔣而失勢,自薦留守也是欲藉此機會重建地位。唐佈置了破釜沈舟的陣仗,並下令宋希溓的部隊把守唯一可以逃離南京的通路。南京並非容易攻陷的城市,日本軍隊艱辛進行圍攻,戰況變得激烈之後,唐生智竟然可恥的逃走並下令軍隊撤退。守軍倉皇湧向唯一通道撤退時,自亂陣腳造成嚴重的傷亡,守關的軍隊也沒有收到撤退令,以為戰敗的部隊企圖逃亡,於是向撤退中的軍隊開火。

日本軍隊在激戰之後佔領南京。消息到了歐美卻變成「南京大屠殺」。據說,日本軍隊屠殺了三十萬南京市民。但,這根本是共產黨捏造的假事件。

斥之為偽說是因為,日軍在1937年十二月十三日,佔領南京當天,百餘位新聞工作者也跟著進入南京。其中有日本的、以及歐洲的、美國的新聞社,包含〈路透社〉以及〈美聯社〉所派遣的採訪員以及攝影師。這些人當中,報導屠殺事件的一個都沒有。如果對這一點有所懷疑,儘管去尋找圖書館保存的、那段時間的報紙查核。
* 路透社: Reuters  / 美聯社: The Associated Press日軍佔領之前,南京人口大約二十萬,如何湊成三十萬的屠殺數目?佔領之後一個月,先前已經逃走的市民,聽說戰鬥平息,許多都返回了南京,人口回升到二十五萬。按當時日本軍隊配布糧食給市民的記錄,也差不多是這個人口數。大屠殺過後的城市,有人願意回去嗎?不可能吧!

圖:日本新聞。攝於佔領南京第五天
  右 日本兵向支那民眾購物  
 中上 返回南京耕作的農民   
 中下 返回南京的支那居民   
  左 街頭理髮        


那段期間,日本的大新聞社〈朝日新聞〉的報導裡,有許多南京的照片,目前仍保存在圖書館裡。例如,佔領後第五天,新聞出現南京的照片,並報導當地的祥和氣象。其中一張照片是沒有武裝的日本兵向支那人購買物品。

另一張照片中,返回南京的農民在他們的田地工作。其他照片中,有帶著行囊返回南京的市民人群、有人在路邊剪頭髮,附近老老少少的人們面帶笑容,膀上別著日本旗幟的臂章。其他日子的報導也相似地、報導著已經回歸祥和的南京生活。

我讀過許多、參與南京攻奪的士兵證言,沒有人指證確有大屠殺。有些證言,則提及處決支那士兵。這些士兵殺害市民,奪走死者的服裝,扮作平民混入西方人設立的安全區。因為他們在戰鬥當中企圖逃亡,唯恐被督戰人員殺死,所以假扮成平民。但,這些人是危險的,國際法也不認定這種情況的士兵應該視為俘虜,因此可以合法處決。這類的槍斃確實有,根本不是屠殺普通市民。

日本軍隊攻擊南京之時,沒有逃走的市民幾乎疏散進入安全區。日軍知道安全區的位置,戰火都在該區以外,裡面的市民都很安全。市民不完全是支那人,也有一些外國人。日軍佔領南京之後,安全區的負責人、德國商人 John Rabe 致信日軍指揮官,為『未受一槍一炮攻擊、也未發生劫掠、區內全員無恙』而表達感謝。

圖:新聞標題《友昨日之敵》附圖
  攝於佔領南京第八天    
 右上 支那傷兵接受醫療   
 左上 發放食品予支那兵   
  中 日本兵在商店購物   
 右下 山田長官與支人代表交談
 左下 安居南京城的支那民眾 



近來,華裔美國人 Iris Chang (張純如) 著作了 The Rape of Nanking (被遺忘的大屠殺) * 一部在美國暢銷的書,描繪了日軍在南京製造的大屠殺,在美國社會散佈這項謊言。但,稍後許多書籍裡面指出,她的書引用的許多圖片,與所謂的「南京大屠殺」根本沒有干係。這位小姐在2004年飲彈自殺,倫敦經濟學人雜誌報導說,她的死因,可能是無法承受各方對其著作的非難,導致嚴重的抑鬱症。
*哪裡有被遺忘呢?炒作得可厲害吧。*駁:南京大屠殺--- http://www2.biglobe.ne.jp/~remnant/nankingm.htm
攻佔南京的司令官 松井石根,他的私人翻譯 岡田尚 先生說,攻城戰當中,起火的某處傳出嬰兒哭聲,司令官請他去找出嬰兒。松井司令官抱著小嬰兒,給他洗澡,餵他喝奶。後來,這個小嬰兒就由 岡田尚 背著一起進城。

日本的戰爭史裡面,沒有屠城文化。反倒是支那的史書裡,充滿了攻佔城池之後,連帶屠殺城內平民的記載。日本平民不住在城裡面,日本的城,是支配者、亦即武士居住的地方,武士之間發生戰鬥,受屠戮者也是武士,不及於平民。屠殺平民不是日本文化,是支那文化。

TOP

蔣介石殺害的支那人數以百萬計拿下南京之後幾天就是1938年,日軍仍然盯著蔣介石。一次會戰潰敗後,蔣的軍隊不顧百姓死活,當年六月九日,在鄰近鄭縣的花園口,炸黃河堤以大水阻滯追兵。

這時正逢暴雨,加劇河水氾濫造成的災難。受災區及於河南、安徽、江蘇三個省份,計五萬四千平方公里 (約台灣的一點五倍) 十一市以及大約四千個村,死亡平民八十九萬。黃河因此改道又使得六百萬人 * 成為難民。氾濫區域陷入慘烈的缺糧狀態,水禍殃及的支那軍隊也劫掠百姓,更惡化饑民的處境。
* 黃河改道造成的難民數
  • 河南省作家劉震雲指出,後遺症在1942〜43年,河南省發生「水旱蝗湯」之害,亦即:水災、旱災、蝗災、湯災。湯是指湯恩伯部隊的重稅造成三百萬人餓死。如此下去,河南省勢必人口死絕,但43年冬至44年春,日本軍隊在河南省發放糧食,解救了許多人命。河南人因此擁護日本軍,為日軍嚮導地形、為前線部隊分擔後勤。而所謂後勤,並不限於傷兵運送之類工作,隨軍行動、協助日軍進行解除支那部隊武裝的人數,也非常之多。
  • 據華裔美國人 Odoric Wou 的研究,死者三百萬人、流離失所三百萬人、亟待救援的饑民一千五百萬人。另也有,水患帶來的傳染病,沿著河南省的西、南、東部散播之被害者。日本軍在饑饉的數年間,均自各地糧倉配送食糧至災區,發放給捱餓的饑民。

這起人造災難沒有給日本軍隊造成太大傷害,反倒殺死許多支那民眾。對於這種害民戰術感到訝異的日本軍隊,開始救援倖存的人們,提供醫療以及傳染病的預防措施、並重建堤防。對照看支那蔣軍之危害百姓,幫忙支那民眾的反而是日本軍。

蔣也沒閒著,啟動宣傳說是日本軍製造了這起災難。後來,外國媒體發現那是謊言。況且,蔣介石本人也說,拖延了日軍的進度半年,他很滿意這項戰術的效果。他的心底根本不把同胞看作一回事。實在很納悶,民之死活都不顧,他到底是為誰打仗呢?當年羅斯福總統所支持的偉大支那領袖,竟是這麼個人。

蔣介石的部隊、毛澤東的部隊,他們習以為常的養兵之術,就是走到哪裡搶到哪裡,並且沿途破壞道路、工廠、水利設施…等等。所謂焦土政策,不留下來資敵。嚴重破壞支那的經濟,各地的農業與產業都受害,其中最慘的就是佔人口比例最大的農民。

相反的,日本軍隊進入支那以後,就忙於幫助農民以及重建當地經濟。日軍步入支那「侵略」一年半左右,就沒有顯著的戰鬥了。到那時為止,日軍已佔領之地的居民數,佔支那人口的四成,並囊括全國54%的可耕地。日本立即展開農業、道路、工廠以及水利等等設施的重建。支那的農民非常詫異,因為他們從來沒聽說過,兵也會幫百姓的忙。真正的人民解放軍,不是那種掛名號稱的軍隊,而是日本軍。

今日的支那政權實施反日政策,但是上了年紀的支那民眾,仍有許多人記得日軍的善行。這就是原因所在。

始於1938年,日本政府就提出支那農業的復原計畫,並付諸實行。日本佔領區因此迅速恢復、而且成長,同樣也著手復原輕重工業。1938ー45年間,為這些復原計畫,日本總共投入四十七億円。對照當時日本國家年度預算是二十億円,不算小數字。這些款項並未用在戰爭,而是用在扶助支那人民。


教宗支持日本的行動

圖: Pope Pius XI 教宗庇護十一世贊同日本
1937年十月,即日支戰爭開始那一年,教宗庇護十一世,著名的和平主義者,認為日軍的行動可以理解,並且號召所有天主教徒與日軍攜手:

  實際行動顯示,
  日軍不是侵略,而是保護支那。
  在當地,為清除共產主義而戰。
  共產主義從世上消失以前,
  所有天主教徒們,都應該毫無保留地與日本合作。

當時的日本新聞轉述了教宗的言論,日本人是多麼感到鼓舞!樂於看見知悉支那複雜情勢的大人物這番公道話。然而,教宗在十六個月後就逝世了。這項發言沒有產生太多影響,而且美國公眾似乎沒有太多人聽聞。

日本佔領了幾近一半支那,便在南京贊助汪精衛的新政府,並將佔領地的施政交付予新政府。汪曾是民族主義黨的二把手,亦曾與蔣介石共事。他認為,支那與日本合作才有前景,因而與蔣決裂,實踐自己的主張。汪推行新的政策,改善了支那民眾的生活。一旦新政府可以獨立運作,日本佔領地就會完全交付給他。

另一方,蔣介石統治之地,支那民眾陷入惡劣處境。蔣所考慮的範圍,不包含民眾的生活。他的部下只懂掠奪人民。事情很清楚,美援物資到了蔣軍手中就沒下文了,不會派送到民眾手上。活在蔣軍與日軍底下的人們,過著雲泥之別的生活。

我以為,與如此日本進入敵對狀態,不符合美利堅聯邦的國家利益。日本拯救支那的同時,難道幹了什麼好事而給美國造成傷害嗎?


騙子與凱子共譜的歷史有人說,支那的「史書」反映出來的,就是騙子與凱子的歷史。蔣介石努力欺騙美國提供物資來供養他的軍隊、欺騙美國相信日本是邪惡帝國。從那時起,美國的雜誌報章,開始成堆出現支那人捏造的偽宣傳。


圖:中傷日本的把戲
例如,《生活》雜誌曾刊登過支那攝影師的一幅大作,上海車站裡一位孤零零的小兒,在日本轟炸機摧殘過後的廢墟嚎啕大哭。這麼悲慘的景象,大大激起美國民眾的義憤,可恨的日本侵略者如此對待可憐的支那人!但這一幅圖,是按腳本演出的秀。還有同樣在那個場景拍攝的照片,一位成年男子蹲在主題小孩身兒。這張圖也是攝自製片現場,其中男子抱著小孩跑進鏡頭的一幕。

還有其他許多用來刺激美國人反日觀感的圖片。像是一張,穿著軍服的日本兵,拿著刀準備將一位受捆綁且遮罩雙眼的美國人斬首。奇怪的是,日本人舉刀斬首應該是雙手握而非照片中的單手握。單手握刀應該是支那的方式吧。當然這個圖,用來矇美國大眾是足夠的。

一部影片裡,穿上日本服飾看似日本人的兩位男子,把支那嬰兒當球玩耍,球擲出,另一方以尖銳的刺刀接球。像這樣侮辱敵人的玩法,支那史書裡,刺殺敵方孩童的記載屢見不鮮。日本人未曾想過這種無禮的點子,那是支那風俗,不屬於日本所有。

但美國的報章雜誌,由於支那人的詭計,這類報導與圖片氾濫成災。日本在戰場上可以打敗蔣軍以及毛軍,但是日本在對美宣傳方面,完完全全吃了大敗仗。

即使熟知支那情況的外交家們,努力揭露蔣介石是個不體恤人民的法西斯人物,他們的聲音還是穿不透美國群眾。美國的傳媒為蔣介石進行大放送,說他是為支那創造民主的希望,日本人則是陰謀併吞亞洲的邪惡族類。多數美國大眾聽信這些謠言,不曉得自己實在是被唬弄了。

TOP

支那的偽基督群
美國來到支那的傳教士圈子裡,很清楚知道當時的支那人,快速皈依基督的原因是,支那人發現信基督大有利。例如,軍閥馮玉祥發覺這一點,就讓他的兵列隊前進,通過消防車噴出的水,就當作「洗禮」全部成為基督徒。但爾後,他依舊玩弄陰謀、威脅等等、各種違背耶穌教誨的把戲。結果,傳教士也只好對他敬而遠之。

來自美國的 Rev. Diamond 是位受人敬重的傳教士領袖,為服務支那人不遺餘力。但是兩年後他離開了,因為受夠了支那人的謊言。多年後,有人問他:「支那有多少人皈依基督?」他沒好氣的回答:「掛名的很多,真正的信徒沒有。」

蔣介石也是速成基督、或者偽基督之一。美國人聽說他是基督徒,便以為是可信的人。但就在那些年頭,他手下的支那民族主義黨就謀害基督徒、洗劫並燒毀傳教士辦的學校。蔣那位英語頂呱呱的老婆,在美國到處作秀時,說了許多關於「苦難中國」的噴眼淚故事,為夫君蔣介石賺得無數的贊助捐款。

如果美國瞭解支那的真實情況,沒有為蔣黨法西斯提供支援,日本的行動,最終可能打通美國進入支那市場的大門,畢竟美國是帶領日本成為現代國家的啟蒙者,對於雙方來說,這也是更為有利的結果。

假使美國沒有認錯敵人,歷史將走向另一條路。支那不會變成共產國家,美國也不需要艱苦惡戰日本,導致許多美國大兵死亡。與日本合作的汪精衛,在美國對日本的戰爭爆發時,說這場戰爭是天大的錯誤。他認為美國與日本不該兵戎相見。雙方應該合作對抗蘇聯才是。

但美國的想法完全不是這回事,美國當作日本是邪惡之敵,阻礙美國進入廣大的支那市場。為了摧毀日本在支那的軍力,美國增強給予蔣介石的援助。

1937年開始,日本向蔣介石發出至少十次和平提案,建議合作建設支那走向現代化。卻老是為蔣所拒,因為他知道毛澤東與身邊的一群毛蝶,絕不會讓他活著做成此事。汪精衛夫婦這兩位真正的愛國者,曾經冒死脫離共產黨的控制,蔣介石辦不到這一點。也因為他知道,一旦接受日本的提議,龐大的美援就從此斷絕。

美國實在是蔣介石的冤大頭提款機,只要美國如蔣介石所願,向日本開戰並且取勝,他就可以不花太多力氣而獲得整個支那。這是他的盤算,以及否定合作提案的原因。這件事也不是秘密了,1941年美國啟動對付日本之戰的消息傳來,美夢成真,蔣介石樂得簡直跳起來。所以,跟這樣一位先生提議和平也是太天真了。


火苗須得請日本引燃
富蘭克林.羅斯福向美國民眾吹噓『我不會讓各位的孩子當砲灰』而勝選取得寶座。1941年八月,就在英國最新、最強、號稱不沉的 HMS Prince of Wales 戰艦上,羅斯福總統與英國首相邱吉爾會談,研究如何將美國子弟兵推入戰場,解救英國以及歐洲。
* HMS Prince of Wales: 威爾斯親王號。 1941一月下水,同年十二月十日,亦即緊接著 真珠湾攻撃之後,遭遇日軍空襲,沉沒於南支那海。方法就是,請日本先打美國一巴掌。因為日本、德國互為盟友,美國打日本,順理成章也該打德國。這樣,美國就進入戰場了。

那個時代,大部分的美國群眾不希望介入歐洲以及支那的紛爭,因為那些都是當地的問題,無關美國。總統如何牽住大眾的鼻子把他們拉到戰場?美國人富於決鬥精神,好比電影裡面的牛仔那樣。如果對方先拔槍,我就有理由快槍反擊把他打死。

根據當時戰爭部長 Henry Stimson 的證言,1941年十一月二十五日,羅斯福總統與幾位政府首長 Hull, Knox, Stark 以及他本人秘密會談,當中,總統提到激怒日本先動武的可能性。總之,對於總統來說,誘使日本發難,便可以帶動美國民眾全面支持戰爭,即使造成我方一些損害仍然值得。

總統按照這個計策,取得英國、荷蘭合作,就 鐵原料、錫 以及 其他各類天然資源還有糧食,對日本實施禁運。並且凍結日本在美資產,最後又加上石油禁運。本身不產油的日本,一旦進口斷絕,所有工廠、車輛、船隻都將停擺。美國先勒住日本的脖子,然後加強力道。而且,總統再增援蔣介石,加劇日本的困境。這些都是激發日本怨氣的連環套。

根據國際法,對於交戰國的一方提供支援、或實行生存必需品禁運,均視同戰爭行為。故而,美國早已對日本採取戰爭行動。許多美國人學到的戰爭起因是,日本出其不意攻擊真珠湾。實際卻是,在那之前,美國已經向日本開戰。美國並且也支援蔣介石包含各類武器裝備,日本必定或早或晚攻擊美國,因為她是日本的交戰國。

你的脖子被人勒住了,你會不會在斷氣之前用盡力氣回擊對方的臉?日本的脖子已經被美國勒緊了,才回打一拳在美國臉上。之前,日本一直很克制。日本一方面必須籌備對美戰爭,但另一方面,日本還一直期待外交協商可以解決,直到完全無望。世代交替之後,新生代的歴史學者終於可以理解日本的誠意。

歷經數月交涉之後,美國傳達給日本大使的最終答案,竟然是抹煞先前的一切。就是那份、由總統身邊的共諜設計、令人讀之駭然的《赫爾備忘錄》最後通牒書,通知日本去死。所以,與其坐著等死,日本選擇奮戰至死。

TOP

東条英機之淚



1945東京審判中的東条英機
戰爭中,命令下屬救了數萬猶太人
以A級戰犯處刑,對猶太人而言,卻是A級善人。
美日開打當時,日本内閣総理大臣是東条英機。他是企求和平的裕仁天皇一位忠臣,天皇要求他,盡一切力迴避戰爭。東条謹遵天皇之命上任。他在陸軍體系擁有很大權限,天皇期待他能壓制任性的陸軍。然而,當《赫爾備忘錄》交到他的手上,極度失望使他感到天旋地轉。他瞭解到外交已經全面無望,唯一剩餘的路,只有與美國戰場見。

東条英機的夫人勝子記得,開戰前一天早晨,她、還有女兒醒來,聽見隔壁房的哭泣聲。他們透過門縫瞥見東条在窗前,以傳統的正坐姿勢,面向皇居方向獨自哭泣。那是歉疚的淚水,因為悲傷而流,為無法實現陛下的願望、以及爾後的災難感到自責。那不像是侵略者的形象,而是一位痛苦掙扎的男人。

戰爭的聲音,在美國前進亞洲的重要據點─── 海軍基地真珠湾響起。日本戰鬥機慎重地選出目標,只針對戰艦、軍事設施實行攻擊,市街只受到小小波及。

羅斯福總統事前就知道日本將攻撃真珠湾,因為當時美國已破譯日軍通訊暗號,從中得知真珠湾攻撃。美國海軍幾天以前亦已發現日本艦隊正往夏威夷航行。但總統沒有通知真珠湾的基地司令 Husband E. Kimmel 海軍上將、以及防衛司令 Walter Short 陸軍中將,兩位將軍在事件後,以怠職為由召回,後來離開軍隊,失望渡過餘生。
* Husband E. Kimmel: (1882-1968) 解職降階永久少將* Walter Campbell Short: (1880-1949) 解職降階永久少將不過,美國國會在2000年通過為二位將軍恢復名譽,因為過錯在於已知日本發動攻擊的政府沒有通知現場指揮官。但,兩位早已逝世。他們當了替罪羔羊,死後正義才來。
*譯註:1999年,參議院投票通過,為兩位將軍洗刷污名。 但有些歷史研究者,認為歷史材料顯示有怠職疑問。乃持異見。羅斯福總統的一位幕僚說,總統得知日本進攻真珠湾,顯出如釋重負的神情。就是那一刻,他多年的願望實現了。但,坐上廣播台,他隱藏心底的愉快,痛責日本「偷襲」並且提醒美國人「勿忘真珠湾!」然後接下來,總統可以開始號召美國人上戰場了。

日本與美國進入戰爭狀態,也等於向美國的盟友,亦即英國開戰。真珠湾攻擊之後第三天,日本戰鬥機群,把「不沉」的英國戰艦.威爾斯親王送入海底,也就是羅斯福與邱吉爾用來見面商談『如何讓日本先開槍』的那艘戰艦。


關於「丹巴死亡行軍」

之後,日本軍隊攻佔了菲律賓。可是眼見戰況失利,坐鎮指揮的麥帥,把戰場委任給部下,先行離去。當然了,大將先走的戰役不會勝利,不久全部投降。為數三萬的日軍大出意料地發現,他們得管理人數達到十萬之多的美軍戰俘。這絕非輕鬆的任務!

關於這件往事,美國人通常聽說的是,戰俘前往集中營的「巴丹行軍」路上,遭到日本軍的殘虐對待。然而,太平洋戦争期間的美軍,由於不願受到戰俘拖累,因而從未有過俘獲十萬敵人的經驗。一位知名的美國飛行員 Charles Lindburgh (林白) 的見聞記述指出,美國部隊偏好處決敗軍兵士,而非以戰俘處置,他們盡可能殺掉敵兵,以免戰俘隨行的麻煩。相反的,日本軍有意遵循國際法裡面、保護戰俘的規定。

日本部隊並無管理如此大量戰俘的經驗。何況,身處無法覓食的叢林,加上目的地遠在六十公里外,也沒有車輛可以運輸。熱帶豔陽之下徒步行進,而且缺乏食物以及水,大部分人又處於極度疲勞的狀態。日本兵也一樣走這段路,也有兵士見到虛弱的美國戰俘時,便將自己的水與食糧給他。由於疲勞以及瘧疾,抵達目的地之前,許多日本兵以及美國戰俘失去性命。

戰後,美國指控當時指揮官 Honma Masaharu 為「巴丹行軍」的禍首,處以死刑。但是這又怎能怪罪指揮官與他的部隊?立場互換的話,美軍也不可能有更好的作為。美國人與日本人其實一樣,都是戰爭的受害者。戰後審判的處刑,只關乎報復,無關正義。
* Honma Masaharu: 本間雅晴


為亞洲人奪回亞洲之戰
既然日本被迫進入戰爭,日本也發現到,這場戰爭的意義不僅只是保衛本國,也是從歐美的束縛之下解放亞洲各國的戰爭。倘若亞洲各國繼續掌握於歐美手中,日本的國家安全根本不存在可能性。日本所以奮戰者,不是把亞洲各國納入日本的統治下,而是為了各國可以回到各自國人之手。戰爭期間,日本外務大臣 Shigemitsu Mamoru 就提出:

  日本的戰爭,是為東亞的解放、以及
  亞洲的復興。我們認識到,世界和平的根基在於
  東亞國家解脫出殖民狀態,各國立於同等地位。
  戰爭之目的,即促使之實現。如此,日本就完全滿足了。
* Shigemitsu Mamoru: 重光葵『使之實現,日本就完全滿足了』意味日本並無其他企圖。日本必須孤軍作戰,以取回亞洲交還給、包括日本在內的各國。日本在東亞進行戰爭,針對的是各地的西方勢力,並非當地人。為解放亞洲而戰,這關係到亞洲的未來。這就是為何日本佔領一地之後,就在當地普及教育、提供軍事訓練。例如在:印尼、菲律賓、支那、緬甸、以及其他日本佔領區,這些措施都產生了效果。

圖:戰時舉行的、具有歷史意義的會議
日本並於1943年的東京,集合東亞國家的領導人物:日本.東条英機/中華民國南京.汪精衛/滿洲國.張景惠/緬甸 Ba Maw /泰國 Whaiwhai Thayakone /菲律賓 Jose Laurel /印度 Chandra Bose 在溫和、諧調的氣氛下進行了歷史性的會議。

與會者同意,亞洲的苦難來自於白人的殖民統治、剝削以及種族歧視,亞洲國家必須攜手脫離這些限制。因此他們提出聲明,彼此應該合作解放美國與英國所束縛的亞洲,實現自我防衛以及共同打造大東亞,為創造世界和平的基礎貢獻力量。這正是日本進行戰爭的根本目的。

TOP

美軍殺害的平民
戰爭的前期,日軍似乎所向披靡,但後來美國展開反攻,日本漸漸愈戰愈退。到了美國拿下硫黄島 (位於東京南方一千二百公里) 當作轟炸機的據點,美軍飛機由此起飛,地毯式轟炸各個日本城市。首先投下燃燒彈形成一片片綿延五、六公里的火牆,接著是無數炸彈如暴雨般落下。城區的河流被焦屍堵塞、河水也變成血紅色。

這種作法,顯示美國無差別的、刻意大量殺害非武裝的平民,婦孺老幼都殺。這種轟炸違反國際法,但『殺日本崽不是殺人』或者『他們全都是軍隊幫凶,視同敵軍』…美軍的轟炸機飛行員說這些話欺騙自己的道德感。各城市、包含東京,經歷如此轟炸,總計大約六十萬平民橫受屠戮。

圖:存心屠殺的原子彈轟炸
最後的兩次轟炸,就是殺害広島以及長崎總計三十萬居民的原子彈。美國政府以『為了使戰爭提前結束』向民眾解釋原子彈轟炸的必要性。至今仍有許多美國人認同這個解釋,但其實那是完全的藉口。歷史學者已經瞭解,日本投降之前央請蘇聯居間協調,蘇聯拒絕,但是向美國透漏了這件事,美國所破譯的日本通信,也清楚顯示日本支撐不久了,傳統武器就足以逼得日本盡快投降。

結果美國依然實行了原子彈轟炸。基於三個理由:

 一、測試原子彈的實際效果。
   広島投擲的是鈾彈,長崎則是鈽彈。
   他們想要收集兩種原子彈殺人效果的各種數據。
   戰後,美國立即在兩個被炸城市設立醫院,
   非常便利的取得所需的研究資料。

 二、研發這種新武器的開銷非常之巨大,如果
   毫無發揮作用,國會可能責問巨大開銷的意義何在。
   故而,美國總統只能趕在日本投降之前,以『提前終戰』
   為公開的理由,趁早將原子彈投擲在敵人頭上。

 三、考慮到戰後情勢,美國欲展示強大的實力遏制蘇聯野心。

歐本海默,進行原子彈開發的 Manhattan Project (曼哈頓計畫) 科學事務主持人,後來說:『我的雙手沾上了血。』

圖:出擊前的神風特攻隊
  為保護國民願捐一命
  為日本、為亞洲而戰







為日本辯明的人士們
終於,太平洋戦争結束,日本在1945年八月十五日投降。但,蘇聯也趁著那段時間入侵日本勢力圈以及領土。日本投降前,蘇聯軍隊就闖入滿洲國與樺太,但是攻佔行動並未止於八月十五日,並在十八日入侵北海道上方的諸多島嶼。他們是趁火打劫的惡棍,利用混亂時刻搶奪戰利品。而且,蘇聯以戰後遣返的謊言,騙走滿洲國內六十萬日本人發配西伯利亞。在幾十年間的奴役勞動中,這些人大部分喪命。美國與歐洲國家都沒有譴責蘇聯此一非人道行為。

隨著太平洋戦争結束,美國在東京 (極東国際軍事裁判) 審判日本的高層人物。這場審判只追究戰敗者的戰爭罪行,勝利者的罪行免責。如此便不是真正的審判,而是私刑、復仇,以及向全世界展示日本之罪證的表演節目。法官全部來自戰勝國,包括蘇聯這個惡棍國家。
* 極東国際軍事裁判:  International Military Tribunal for the Far East
圖:東京審判。私刑與復仇
這是一場預下結論、目的明確之審判。其目的是,判決日本高層人物有罪並予以處刑,以證明美國之善以及日本之惡。就如同為了處死耶穌而進行的那場審判一樣。日本不是耶穌,只是受了相同的處置。

但,仍有那些令人激賞的辯護律師,勇敢地在庭上揭露有利於日本的事實。有些甚至因此遭到免職。其中之一是辯護團成員 Ben Bruce Blakeney 少校,他指出這場審判之謬誤,其中,實施無差別轟炸、原子彈轟炸而導致大屠殺效果的國家,本身違反國際法,不具備審判日本被告的資格。但,他的發言被庭上岔斷未果。
* Ben Bruce Blakeney: 美陸軍少校軍法官。  (1908 - 1963 死於空難)  審判時擔任  東郷茂徳 (外相) 、  梅津美治郎 (参謀総長) 、  豊田副武 (軍令部総長)  的辯護律師。還有 William L. Logan 也提出,歐洲與美國的刻意圍堵,造成日本的經濟困境,這本身已經是戰爭行為,加上軍事圍堵,將日本逼入存亡一線間的危機。他又指出,真珠湾攻撃之前有三十五之久,美國一直進行〈橘色計畫〉籌備戰爭對付日本,設想一旦拉垮日本,便能一手掌控支那利權,日本卻直到事件之前一年,才將美國看作敵人。接著 Logan 吼著說:『肇事者是誰?是誰放的火?很清楚,難道不是?這樣的國家絕對沒資格審判日本。』他完完全全指出了實情。
* William L. Logan: 擔任 木戸幸一 (内大臣) 辯護律師--- http://sinzitusikan.iza.ne.jp/blog/entry/271109/

圖:無畏的印度 Pal 法官
來自印度的 Radhabinod Pal 我們也不能忘記。他的專業是國際法,庭上其他法官都不是。僅有 Pal 法官一人,裁量日本被告全部無罪,並以千頁的篇幅陳述無罪的推定。他論證日本的戰爭是正當的自衛戰爭,然而審判團拒絕在庭上宣讀 Pal 的任何陳述。但至少,被判決有罪的日本高層們,執行死刑之前,允許閱讀這份陳述。

  東条英機 (戰時首相) 讀後說:
  『我以為如此的推定
   百年後才會出現,想不到此刻就能看見。』

  板垣征四郎 (陸軍大将) 說:
  『我用了三天時間閱讀這份文件,深受感動。』

  松井石根 (陸軍大将) 說:
  『寫得非常好,寫出了我們真正想說的。』

  木村兵太郎 (陸軍大将) 說:
  『這份文書,在黑暗中放出光明
   既已得拜讀,我可以泰然面對死亡了。』

東京審判庭、以及美國,對於 Pal 法官的判決書均予無視。但,多家歐洲報紙,在頭版報導了此事,多位律師以及學者發表意見贊同 Pal 法官的裁量。今天,聯合國的〈國際法委員會〉當中,普遍認為 Pal 法官的裁量正確。

TOP

亞洲各國經由日本的戰爭而獲得獨立
日本的戰爭被美國擊敗了。但,日本為解放亞洲付出的努力在許多地方見到效果。日本戰敗撤出印尼,荷蘭人又回去了,打算恢復他們的殖民主地位。但此時的印尼,已有許多日本訓練出來的鬥士,願意為獨立自主奉獻自身。同時,志願留下來贊助印尼抵抗荷蘭的日本軍人,也有上千或兩千位左右。最後他們驅逐了荷蘭勢力,宣告印尼獨立。
* PETA: 1943年,日本指導成立。 印尼語 Pembela Tanah Air 之縮寫。 日語稱之:郷土防衛義勇軍。印度也有類似的進展。太平洋戦争的末尾,為解放英國束縛下的印度,日本發動英帕爾作戰。這不完全是日本的戰爭,脫離英國統治的印度人在 Chandra Bose 領導下,也參與其中。這場戰爭的結果輸了,死傷慘重。但是爾後,興起了「前賢之血不可輕忘」的鼓吹聲,整個印度掀起反對英國殖民的運動,聖雄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運動,在這樣的風氣下,也得以發揮作用,迫使英國不得不放手。終於,印度達成獨立,甩掉三百多年「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殖民枷鎖。
* Battle of Imphal: 1944年 三月~七月。
圖:舊.德里市 強德拉玻瑟公園 
  INA與日本軍協同作戰之塑像
  (INA:印度獨立義勇軍)

圖:泰國 Kukrit Pramoj (故) 首相
其他亞洲國家也狀況相似。日本人帶來的獨立能量,爾後轉變成亞洲人贏得獨立的動力。整個亞洲迅速脫離西方國家的殖民統治,一個一個成為獨立國家。回頭一看,太平洋戦争之前,亞洲只有日本、泰國兩個獨立國家。泰國巧妙操作英國、法國的勢力,維持著勉強的獨立狀態。支那則是半殖民地。亞洲其他各地都在殖民之下,日本的戰爭打破了那個局面。

曾任泰國首相的 Kukrit Pramoj 曾在泰國的報紙上發表:

  由於日本的行動,
  全部的亞洲國家贏得獨立。

  名叫「日本」的母親傷害了自己,
  但她的孩子們健康地成長。

  今天,東亞國家與歐美國家…
  可以平等往來,是誰創造了這個恩惠?
  是那位「日本」母親為了仁愛而自害其生。

  十二月八日,這一天,這位母親付出她的關愛,
  冒極大的生命危險開始行動。我們應當永遠記得這一天。
*  Kukrit Pramoj: (1911-1995) 泰國學者、政治家。* 真珠湾攻撃日。東亞時間十二月八日,美國時間為七日。亞洲的動態迅速在非洲大陸產生影響,爾後的幾十年中,非洲也逐漸形成許多獨立國家。長久以來遭受歧視的美國黑人,也獲得了完整的公民權利。歷史改變了,優秀的白人奴役有色人種的時代結束,新的時代,各色人種可以平等往來的時代開啟了。

如果沒有大東亞戰爭,這一切都不會發生,亞洲以及非洲仍將在殖民統治下。著名的英國歷史學者 Toynbee 的著作提到,日本驅使亞洲的殖民勢力崩解,對亞洲人來說是善事。
* Arnold J. Toynbee: 通常譯作:湯恩比日本是第一個在〈國聯〉提出種族平等案的國家,雖然在美、英等國強力阻撓下廢棄。但,戰後的聯合國憲章,明訂條文列入了。

圖: Peter Drucker 如是說
日本輸了戰爭,但她的戰爭目的依然實現了。這讓人想起 Clausewitz 有名的戰爭理論:『戰爭的勝負不在於戰役中的勝利,在於戰爭意圖的實現』。知名學者 Peter Drucker 曾表示,從這個角度來看,太平洋戦争的真正勝利者是日本。
* Carl von Clausewitz: 《戰爭論》作者,克勞塞維茨* Peter Drucker: 杜拉克。經濟學者,出身奧地利。 作有《不連續的時代》等許多名著。



轟炸日本的「第三枚原子彈」

然而,日本依舊籠罩在烏雲下,這片烏雲自從戰後就一直壓住日本。千餘位經歷戰爭、到戰敗的日本領導人物,全給美國安上A級戰犯、或B級、C級等罪名處死。其中包含許多優秀而完全無辜的人士,也成為那場私刑的受害者。由於損失了這些人,大部分日本人完全沒有機會從他們那裡聽聞那段歷史是怎麼回事。

戰後許多年,美國佔領軍對於日本的報紙、書籍、廣播、以及其他媒體,施以嚴厲的審查。過去的實際情況不允許傳述,違者處刑或受其他懲罰。只有佔領軍發表的版本可以通行。

更甚者,美國佔領軍強迫施行〈WGIP〉操作,亦即以非常手段灌輸給日本人、關於太平洋戦争乃是侵略他國的罪惡戰爭。為此,佔領軍把持NHK,藉以在東京審判期間、一年以上歲月中,於夜間的黃金時段播送〈眞相箱〉三十分鐘節目,包含重播幾乎等於天天播放。演出者都是日本人,但腳本全由佔領軍撰寫。這是為了將美國方面的觀點強加到日本人的腦袋裡,其主旨簡單說就是「善良的美國,邪惡的日本」。
* War Guilt Information Program--- http://ja.wikipedia.org/wiki/ウォー・ギルト・インフォメーション・プログラム
* 太平洋戦争,日本原來稱作「大東亜戦争」 佔領軍由美國觀點看,主戰場在太平洋 故稱作 Pacific War 並在佔領日本後的宣傳裡 刻意抹除「大東亜戦争」而稱「太平洋戦争」* NHK (日本放送協会) 日本的國營廣播公司* http://ja.wikipedia.org/wiki/眞相はかうだ
這個系列節目的內容宣傳這樣的看法:『日本民眾是無辜的,那些大人物們卻很邪惡,在支那以及亞洲到處發動侵略戰爭,美國打倒了邪惡高層,解救日本民眾於軍國主義的火焰中…』同時在所有學校講授如此內容。效果非常顯著,戰後的新生代就像佔領軍所希望的,普遍認為那場戰爭是侵略惡行。但,這種操作法等於剝奪歷史裡的某些事實,也等於剝奪日本人對自己族群的認同感,不但使得日本人變得軟弱,也是扼殺日本傳統精神的顛覆活動。可以稱之為、而且也真的是轟炸日本的第三枚原子彈。

日本的共產主義者以及親共人士,正好藉此局面,順水推舟實現其目的,他們的戰術之一就是,引導日本人將日本國家看作惡極之邦,因此必須改造成共產國家。所以他們散播歷史謊言以及虛構故事,以加深日本人的罪惡感。支那共產政府也幫他們的忙。美國在戰後扶植的韓國政府,同樣追隨美國的反日政策,努力擴大戰爭罪責。這些製造罪惡感的言論與著述,充塞於日本的教育體制裡。

我本人也在那樣的教育之下長大,曾經怨恨近代史裡面的日本,怨恨生為日本人。大部分日本人也都與我一樣上當了。後來瞭解到歷史的客觀事實、拋棄自虐史觀,是多年之後的事了。戰後五十年左右,日本總算出版了一些好書,幫助我爬出怨恨。然而,活在謬誤觀念的日本人仍有太多,日本在此情況下,形同壟罩於烏雲中。

兩個國家發生戰爭,絕不會有完全善的一方與完全惡的一方。戰爭的原因存在於雙方,責任也是在雙方。戰爭的罪責,也並存於兩國當中。



太平洋戦争是怎樣的戰爭?結束本文之前,再回顧一下太平洋戦争。日本在戰爭中犯了許多大錯。日本有些歷史學者認為踏入支那是一錯誤,無論怎樣受到支那軍隊挑釁,都應該保持最大的忍耐。這個意見可能合理。日本不踏入支那,或許就不至於發展成美日之戰。

而且日本不應該與德國、義大利締結軍事同盟。弄得看起來好像日本與希特勒、墨索里尼是一丘之貉。再者,那樣遙遠的盟友毫無助益。外務大臣松岡洋右病歿之前說,締結此約是他一生最大的失誤。

圖:韓戰。美軍的噩夢
另一方面,美國也犯下了一些大錯。

首先,美國簡直對於共產主義沒有警惕,還與蘇聯合作扳倒亞洲唯一的反共國家─── 日本,導致美國稍後為此付出沈重代價。美國在後來的兩場反共大戰:韓戰 (1950-1953) 以及越戰 (1959-1975) 當中,再度犧牲大量人命。如果沒有太平洋戦争,根本不會埋下韓戰與越戰的種子,太平洋戦争無數美國兵士戰死,結果卻是為下一批犧牲者挖掘墳墓。
*美軍死亡數 (約) --- 太平洋戦争: 11.1 萬--- 韓戰: 戰死 5.4 萬、失蹤 0.8 萬 (韓國軍陣亡 22.8 萬)--- 越戰: 戰死 5.8 萬 (南越軍陣亡 22 萬)戰勝日本之後的五十年間,美國苦於冷戰與蘇聯對峙。這場戰爭沒有給美國帶來任何利益。美國有大量的軍人喪生,又由於支那淪為共產國家,亦即美國為圖謀支那利權而打這場戰爭,結果還是失去了支那。唯一的從中得利者,是蘇聯,藉機擴張了領土,並且將支那轉變成共產國家。

第二,美國沒有認識到支那的複雜情勢,單純地幻想著支那的廣大市場。因此,支那民族主義黨以及共產主義者,能一直利用美國。她一點也不聽熟悉支那局面的人士發出的聲音。

第三,美國不公平地抵制日本。蘇聯最殷切的希望就是美日戰爭。擠滿羅斯福政府的蘇維埃間諜,將美國引向敵對日本並引發戰爭的路。如果沒有這些錯誤,歷史將截然不同。

然而,歴史無法倒轉重新來過,大概有一定的因素無可避免,結果就發生了現存的歷史。歷史長河裡,無可避免地流向這場戰爭。為打造新的世界,其中亞洲與歐美的平等地位,也無可避免地必須先走過這場災難。

戰後,美國環視亞洲,尋找可以信賴的良伴,並且發現那正是日本。要是早些發現這一點就太好了。美國迄今仍是全球的超級強權,我期待、並祈禱美國不再錯誤理解世界局勢,能為世界的未來旅程安全掌舵。
END

TOP

談一下關於支那人抹黑日本強姦殺害支那婦女的假圖
第一張圖支那人常用來強調日軍的強暴惡行及冷酷變態性格
但是仔細看這張圖不難發現許多疑點
1.下身的輪廓非常奇怪
2.女性器官不是長那樣的
3.右臀外側有類似刺刀刺破痕跡,但是並無血跡
4.女性被強姦或輪姦後,下身衣物不會在那個位置
5.成年人都知道,女性的私處插上類似樹枝的東西,
  樹枝不可能豎立,樹枝一定倒下,除非下身及雙腿彎曲朝上

第一張圖至少有以上疑點,而本人認為這是一張功力很差的人體鉛筆素描
第二張圖是"南京南京"的影片截圖,導演顯然看過第一張圖,並把小樹枝升級為大木棍。



TOP

出處:
太平洋戰爭(上) - 美國弄錯了真正的敵人
譯自 Kubo Arimasa (久保有政) Pacific War - USA Mistook the Enemy



CHINA幾乎全譯為「支那」。此名並非外來語
支那一名,古已有之,絕非謠傳的輕蔑貶低用語。
嫌惡中國的人來看,支那並無惡意,中國才是肉麻

  • 戰爭如何啟動?
  • 美國與日本之戰的背景
  • 美國真正的敵人並非日本

圖:真珠湾攻撃不是原因而是結果


美國與日本,在1941〜45年間的太平洋戦争,許多美國民眾學到的說法是,日本闖入支那胡作非為,美國投入反對日本的戰爭,係為正義之戰。然而,實際情況是另一回事。

對於當時的美國與全世界而言,真正的敵人並非日本,反而是日本一直戒備的共產主義。美國由於看走了眼,反倒尋求蘇聯結盟對付日本。


第二次世界大戰不是民主對法西斯
美國人學到的二戰是「民主對抗法西斯」的戰爭,但這說法完全錯誤了,美國為了打勝仗而尋求結盟的蘇聯,其領袖 史達林 就是個法西斯人物,獨裁的兇殘程度更勝 阿道夫.希特勒。史達林殺了二千萬自己的國人,並計畫共產征服全世界。

圖:美國的盟友,殺民二千萬的史達林
美國「制裁」的目標 日本 沒有獨裁體制,而是民主國家,實施選舉、經常更換國家領導人。在戰爭期間,日本憲法的功能運作如常,所有重要決策都經過國會討論,一如美國那樣。日本的高層決策者,包括裕仁天皇,都不能無視憲法以及國會而擅權。他們並未陰謀吞併亞洲或全世界,而是孤軍奮戰以求自衛與保護亞洲。

圖:「自衛戰爭」麥帥的證言
因此,二戰不是「民主對抗法西斯」的戰爭。這個概念是當時美國動員民意的廣告詞。美國對於亞洲的複雜局勢估計錯誤,認錯了敵人與盟友。太平洋戦争結束六年後,亦即1951年,麥帥在參議院,答覆這場戰爭的相關提問時,有這樣的證言:

  他們的戰爭目的,很大程度上是為國家安全不得不然。

麥帥,曾經非常努力地領軍擊敗日本,後來也瞭解到日本是為「國家安全」而戰,換言之,即他們打了一場自衛戰爭。他又附帶指出,二十世紀美國幹的最大冤枉事,就是為 共產主義 打開通路。



日露戦争與美國
美國與日本之間如何點燃戰火?雙方真有必要開打嗎?戰爭其實不是以突襲真珠湾為起點,而是數十年的悶燒狀態在真珠湾爆出大火。1904ー05年間,沙皇統治期間的俄羅斯 (日本稱之:露西亜) ,與日本發生「日露戦争」落敗,美國人開始對日本產生敵意。

日露戦争之前,美國人整體上友善日本人,日本人的眼裡,美國亦是帶領日本走向現代化的老大哥。即使日露戦争期間,美國的官方仍算友好。一旦日本扳倒了俄羅斯,美國人看到黃人小國竟然勝過白人大國,美國社會看待日本人的態度轉向疑慮。

日露戦争的起因是,沙俄 對於位在 支那之東、朝鮮以北 的 滿洲 採取侵略態勢。為了保障滿洲、朝鮮 乃至 日本自身 的安全,日本抗擊俄羅斯。

回溯歷史前因,1894ー95年間,日本與支那有過戰爭。統治支那的大清皇朝,欲掃除其藩屬國 朝鮮 的獨立態勢,另一邊,日本希望朝鮮成為獨立國家,與清軍開戰。日本戰勝,並透過戰後條約取得滿洲南端的遼東半島。

但,俄羅斯希望佔有遼東半島,因為那裡有幾個不凍港。於是聯合 德國、法國 向日本施加強大壓力,迫使日本歸還遼東半島。日本無力拒絕,結果不情不願地交還遼東半島予支那。

之後,俄羅斯 要求 支那 回報,也得到了 支那讓渡的 許多權益。更甚,俄羅斯 隨即進佔 遼東半島,不費任何代價!俄羅斯真是狡猾。這不是第一次,俄羅斯在許多地方,以類似的狡猾技倆與侵略行動,使其領土大為擴張。

不斷擴張的 俄羅斯 使得 日本 倍感威脅。這隻大怪獸正準備吞下 滿洲、支那 以及 朝鮮,接下來就是日本。這正是日本挑戰俄羅斯的原因。如果取勝,便可以保障 東亞 與 日本 不受侵吞。

世上的大多數人無法想像,日本小國能擊敗龐大的俄國。然而奇蹟似地,縱使其實只是 些微之差的 險勝,結果就是 日本 打贏了。日本的勝利有很大成份,是來自於 猶太裔 的 美國大銀行家 Jacob Shiff 給予援助,他為日本承擔了相當大的戰爭開銷。這是由於當時,俄國發生很多猶太人迫害事件,他盼望俄國受到懲罰。此外,美國 羅斯福總統 斡旋日、俄之間,促成戰爭落幕,當時的日本人因此,對於美國只有感謝與景仰。
*美國民意的轉變
日露戦争之後,美國開始流傳奇怪的謠言,報紙也出現許多荒誕的報導,例如:「日本輕易就能佔有菲律賓、夏威夷以及整個太平洋。」據云,這些謠言是俄羅斯政治家 Sergei Vitte 為戰敗的俄羅斯所設計的復仇計畫之一部份,意圖將日本描繪成世界之惡,誘使 美國人 以及 歐洲人 懷疑日本。
* Sergei Witte:--- http://en.wikipedia.org/wiki/Sergei_Witte
那時,一支巡航四海的美國艦隊,受總統羅斯福之令造訪日本,許多歐美人士、其中包含軍方首長推測,日本無疑將攻擊美國艦隊。結果不然,日本盛大歡迎美艦來訪,羅斯福總統因此大力讚揚,在艦隊巡航的旅途中,日本是特別值得一提的國度。

可惜,羅斯福總統的看法只在一時,美國官方旋即把日本看作敵手,並為了 駕馭 以及 壓抑 日本,制訂「橘色計畫」,名稱的來由是,在美國的戰略標示裡,日本是橘色。這個計畫在日露戦争後不久就著手策劃,並且逐年修訂,最終版本包含轟炸本土、清除日本文化以及日本人。太平洋戦争期間,如此計畫也真的實施了。
* War Plan Orange:--- http://en.wikipedia.org/wiki/War_Plan_Orange
直到開戰前一年左右,日本才把美國看作敵人。在那之前,一直蠢笨地信賴美國,努力對美國表達善意,根本沒設想動武的一天。反之,美國將日本視為對手,卻有三十五年之久,年復一年進行拉倒日本的準備。


美國的種族歧視
美國的倒日計畫,與那個時代盛行於美國的種族主義絕非毫無關係。不同於今日,在當時,有色人種是強烈偏見與歧視的對象。美國雖已廢止黑奴,然而餐館、衛生間、巴士等等,仍然把有色人種隔離到白人之外。排華已經在十九世紀開始,之後轉向針對日本人,有些美國人看到勤奮的日本移民事業有成,產生偏見與忌妒之情,迫害日本人的事就不免要發生了。

尤其是日本移民眾多的加利福尼亞州,車站、洗手間以及街角,常有「日奴滾蛋」或者「殺了日奴」之類塗鴉。理容店以「不剪獸毛」為由拒絕日本客,甚至不動產經紀人拒賣房產,說是「日本人進住,地價必下跌。」

緊接著日露戦争的1906年,發生了舊金山大地震,也發生了驅逐日本人運動,日本移民遭到攻擊與劫掠。但是,經常受害於地震的日本,撥款五十萬円慰問金,換算現在的幣值相當於一千萬美元,捐贈加利福尼亞州,贊助震後復興。結果,加州不僅沒有回報半句感謝,甚至這筆款項重建的校舍,也不准日本移民的小孩使用,即使教師們聲明這些小孩是好學生,也不起什麼作用,仍然被隔離到另外的茅舍上課。

TOP

共同經營滿洲鐵道建議案

圖:鐵道商人 Edward Harriman
本身是 鐵道專家 的 美國巨賈 Edward Harriman 在日露戦争結束,即訪問日本,拜會政治巨頭。當時日本戰勝俄羅斯,無疑將要繼承 滿洲的 鐵道權益,這位大人物以出資承擔為條件,提議 日、美共同經營 滿洲的 鐵道事業。

在那個年代,鐵道 乃是擴張影響力 極有效用的工具。倘若真的實現 美、日共管 滿洲鐵道,美國就可以相當輕鬆地,將其影響力延伸到 滿洲 以及 支那。

幾位會見 Harriman 的日本高層,對此提案很有興趣。因為取得這項權益的戰爭開銷龐大,日本已經不敷財力經營滿洲鐵道。並且,滿洲境內存在美國勢力,俄羅斯也不敢輕易進犯。日本方面立即表示,願意盡快簽約。

當時的外務大臣 小村寿太郎 不在國內,俟彼訪美歸國,卻認為「龐大的財務支出與無數兵士的犧牲所換來的權益,不可輕易讓與外國,戰後條約當中也沒有相關規定…」,大力反對本案。日本的確付出很大犧牲,美國從中取得權益實在便宜。最後,日本拒絕本案,決定獨自經營。但這件事,使得許多美國人極端失望之餘,指控日本人意圖獨吞滿洲。


日本的種族平等提案被埋葬
這一轉變確實是歷史的關頭。有些日本的歷史學者認為,如果日本接受美國的提議,由於利益均霑,爾後就不會發生兩國之間的戰爭。當然,如果真的共營滿鐵,歷史一定會有不同。

然而,諸如此類的假設,無疑都是想像而已。換作如今的 美國 與 日本,達成前述的共同經營並無困難,但是那個時代,美國的種族歧視還在風行之中。所以,亦有歷史學者認為,單憑此一合作事業恐怕不足以消除戰爭的火苗。

圖:要錢要命? 快!時間就是金錢
一艘英格蘭商船 Normanton 在 和歌山県 外海遇難,英籍船長 Drake 在救生艇上,向落水的日本乘客喊價、見死不救,結果日本與印度乘客皆溺斃海中。

ノルマントン号事件* http://ja.wikipedia.org/wiki/ノルマントン号事件
1886.10 Normanton Incident: British trade ship Normanton sinks off Kishuu:= 26 Brits escape, all 25 (23?) Japanese and 12 Indians drown: = Captain Drake sentenced by extra-territoriality court= to 3 months incarceration. = newspapers campaign for donations to families of deceased {Kitahara} * http://www4.ncsu.edu/~fljpm/chron/jc34.meiji.prm.html


美國亦然,同樣有種族偏見。第一次世界大戰後,1919年,簽署巴黎合約的會議上,日本提議*修訂國聯章程,附加種族平等條款,雖贊成十一票、反對六票、棄權兩票,身兼主席的美國總統 威爾遜,順應 英國 發出的大力反對,先予否決,再予抹煞,因為當代的 美國 與 英國,國內的種族歧視都相當猛烈。
*參考 Racial Equality Proposal, 1919--- http://en.wikipedia.org/wiki/Racial_Equality_Proposal,_1919

圖:提議種族平等條款的
  日本代表:牧野伸顕
事實上,史上正是日本第一個、在國際政治場合、提出撤廢種族歧視。討論《國聯章程》之際,日本提出本案,法國、義大利、巴西、中華民國 (北洋時代) 、希臘、塞爾維亞、捷克斯拉夫均表贊同。美國黑人協會就此提案,表示「全體黑人們,向日本致上最高敬意」。但,殖民地遍布世界的英國,由於「白澳政策」而極力反對。會議也因此陷入紛亂。

投票結果來看,似乎應該通過。但突然間,擔任主席的 威爾遜 總統 以「未一致通過,因此本案不成立」而否決。日本全權代表 Makino Nobuaki 質詢主席:「遊戲規則向來是多數決,怎麼可以忽然要求一致通過?」然而主席不採納,本案就此抹煞。美國尚且無法容許種族平等。
* Makino Nobuki: 牧野伸顕威爾遜總統是以提出「自決」而聞名,在歐洲造成極大影響,出現許多獨立國家,並因此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但他的種族概念,僅限於歐洲的族群,不包含亞洲、非洲。有色人種不受認可為人類的一種。當時,世界還在種族歧視的時代。

故而,假使美、日真的共營滿洲鐵道,那可就妙不可言了;但說回來,日本與這樣不願平等相待的國家共事恐怕有困難。看來,滿天星斗為國旗的美國、太陽為國旗的日本,似乎已註定要大打一場。

TOP

美國沒有意識到共產主義的危險
俄羅斯在1917年成為 共產國家,名稱也隨之變成 蘇維埃聯邦。之前帝國時代的擴張與侵略本質非特未改,反而更甚。實際上,蘇聯領導者們之所思,就是輸出共產主義,讓所有的國家都進入共產陣營。他們構思的方法是輸出戰爭,一國因戰亂而虛弱之際,就是共產主義滲入的良機。這個邏輯就是「只要他們大打群架,我們就可以趁亂得勢。」

於是他們組織了〈共產國際〉以實現其目的。總部設於莫斯科,開始向各國輸出戰爭的火苗。在當時的亞洲,日本是唯一洞悉共產主義的威脅、並及早展開對抗的唯一國家。可惜,美國除了少數人士以外,大多沒有看出此一危機。美國人認為,那些都是白人家族裡的紛爭,而且又遠在天外,一時之間影響不到自己身邊。

日本瞭解到共產主義是全球的重大威脅,日本當局一致的政策是,保護亞洲不落共產圈內。例如,1917年八月,美國、日本、大英帝國、法國、中華民國,還有義大利,聯合派兵前往西伯利亞、與 布爾什維克、即 當地的共產黨交戰。日本一受各國之邀出兵,二來也是因為明白共產主義的危險。

但美國一直以猜忌的角度看待日本出兵的動機,甚至還向布爾什維克傳達友善的信息。因為布爾什維克推翻了專制,就這個角度來看,美國人把他們想像成民主人士。美國認為日本出兵西伯利亞的動機可疑,比較起來,布爾什維克顯然不那麼壞。換言之,當時的美國人還沒有想像到共產主義的危險。

大致那個時期開始,日本已經多次體驗過共產黨的謊言、詐欺以及侵略,特別是發生在滿洲與支那的事情。例如1920年的 尼港事件 ( Nikou jiken; Nikolayevsk incident) 日本移民七百人以上,在鄰近樺太的城市 Nikolayevsk 遭受共產黨攻擊、殘忍殺害。以及蘇聯在1939年入侵滿洲,蘇軍與日本軍隊發生戰鬥。後來以兩敗俱傷收場,並簽訂停火協議,也再次提醒日本戒慎共產主義。
*樺太 (からふと) 即:庫頁島同年,蘇聯也在歐洲兼併了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芬蘭以及波蘭幾個區塊。蘇聯運用欺詐、威脅與武力併吞這些國家。當時,一些美國人指控蘇聯是狡詐的盜匪,但這些事卻沒有吹動美國的輿論,爾後美國政府甚至以為,蘇聯可以成為共同對付日本的戰友。



派往日本、支那的共諜
日本是亞洲唯一強力抗擊共產黨的國家,美國對於共產之邪惡的理解卻緩不濟急。在蘇聯的角度看來,日本是赤化亞洲的最大障礙。這就是蘇聯欲借美國之刀來殺日本的緣故。因此,蘇聯派遣許多共產國際的特工進入支那、美國以及日本。

日本警察雷厲風行掃蕩共諜。在日本頗為知名的一位德籍共諜 佐爾格 (Richard Sorge) 曾經成功地送出日本政策的秘密文件,蘇聯後來戰勝德國以及日本軍,這些資料很有幫助。根據佐爾格送達的情報,可以判斷日本不會協同納粹夾擊蘇聯,因此蘇聯可以等到美國在1945擊倒日本,再趁勢追打日本。太平洋戦争爆發之前,佐爾格以間諜嫌疑被捕,之後處以死刑。

共產國際也派遣大量特工到支那,協助支共,後來支那亦落入共產政權的統治下。蘇維埃特工不但大力扶助支共頭目毛澤東,也在蔣介石身邊密佈眼線。蔣介石本身不是共產黨,但也脫不出身旁的共產臥底層層包圍的牽引力。

共產黨最大要務就是拉美國下海對付日本,因為日本是赤化支那的絆腳石,而且只有美國的力量足以摧毀日本。只要驅使美、日對決,共產中國就有很大的機會成真。1935年七月十九日,美國駐蘇大使 W. Bullitt 曾經通報華府,蘇聯亟欲動員美國對日本開戰。為達成目的,蘇聯用盡各種手段煽動美國敵視日本。



炮製《田中奏摺》
手段之一是透過支共偽造《田中奏摺》作為證據。這項「證據」指出,日本在1927年已經由當時的 内閣総理大臣 田中義一 擬具奪取全世界的戰略計畫,並呈 裕仁天皇 裁奪。

但這份文件找不到日文原件,只有漢文寫成的資料,並出現日期錯誤、以及其他細節上的矛盾錯漏,明顯是假造的文件。然而其英譯本,美國的大多參議員與國會議員都看到了,美國人早已懷疑日本圖謀吞併亞洲、然後稱霸全球,這份文件一出,成為日本邪惡動機的証物。他們不去考慮那是支那共產黨捏造的文件。

圖:美國駐上海副領事     
  認為日本可以成為美國的良伴
同時,各種美國報紙也大篇幅地、報導日本是世界之惡,特別是業界泰斗 William Randolf Hearst 的報紙,據說這位仁兄曾表示:『只要能賣出更多報紙,打仗都可以…』 他寫下了各種煽動文章以及無法求證的謠言,指稱:『邪惡且好戰的日本人,打算征服美國…』 其他報紙也跟進刊載類似報導,等於攜手煽動美國民眾。

在具體事務方面瞭解日本與支那的人,比如太平洋戦争前,曾經在多年間,擔任美國駐上海副領事的 Ralph Townsend 以及其他一些人,時常為此辯明,指出美國的真正敵人是,躲在傳媒身後操弄的共產國際主義者、而非日本。 Townsend 認為日本可以成為美國的良伴,並且,關於支那問題,美國不須介入,美國可以放心交由日本解決支那問題。然而,他的聲音並未透入美國大眾。 Townsend 回國之後,繼續鼓吹美國信賴、而非刁難日本。這位勇敢的先生忠實表達自己的意見,真珠湾事件爆發後,政府逮捕了他,送去吃了一年牢飯,指控他動搖民心、從事反美活動。

可謂史不絕書,為製造迫害猶太的藉口,俄羅斯在1903年出現了《錫安長老協議書》這份四百餘頁的偽書,這份文件廣為流傳,許多國家視之為猶太陰謀的證據。人們則輕易相信、並且認為,猶太人活該受到屠戮。同樣的,為了將日本塑造成世界公敵,便捏造了《田中奏摺》。有識者如 Ralph Townsend 這樣的人們,多次指陳《奏摺》為假造,也無法阻擋洪水般的謊言,西方世界的民眾很多信其為真。



三百位共諜包圍的羅斯福

圖:羅斯福總統 
  身邊群諜亂舞
共產國際的特工除了派往支那,也派往美國,特別是、太平洋戦争前已經在任的羅斯福總統身邊。今天已經很清楚了,當時總統身邊的共諜多得嚇人,達到三百位以上,散佈在總統所屬的民主黨內、白宮內部、國家機構、軍方以及其他政府部門。不過,共和黨卻幾乎沒有。

1995至96年間,美國的歷史研究者們,到 俄羅斯 國家檔案館 搜尋 共產國際 的相關檔案,在文書堆裡發現名為 《VENONA》 的檔案,裡面列出蘇聯的合作對象。其中顯示當時美國的民主黨裡成堆的共諜,都是與 羅斯福總統 共同研擬政策的人物。

關於此事,羅斯福總統的一位女婿 Curtis Dall 以身邊人的角度,在他的著作裡詳實記述,稱 羅斯福總統是 共產國際 的傀儡,刻意促成美、日戰爭也是迎合蘇聯之需。美國政府裡面的共產代理人太多了,這也導致美國人在戰爭結束後,發動了一場「獵紅」運動*掃除政府裡面的共產分子。
* Red Scare:--- http://en.wikipedia.org/wiki/Red_Scare
《赫爾備忘錄》共諜執筆


圖:哈喔備忘錄作者 Harry White 是共諜
1941年十月二十六日、羅斯福總統 以及 國務卿 赫爾 向日本發出的《赫爾備忘錄》是姿態強硬的最後通牒,也是美國政府裡的共諜做成的大事之一。這份文書迫使日本決心攻撃真珠湾。《赫爾備忘錄》並非赫爾親作,而是另一位高階官員 Harry White 所作,戰後才曉得,他是為蘇聯辦事的共諜。
* Harry White--- http://en.wikipedia.org/wiki/Harry_Dexter_White
《赫爾備忘錄》遞給日本以前,為圖美、日之間的和平,曾有長達數月的外交協商,日本準備盡力做出最大讓步,然而《赫爾備忘錄》漠視先前的外交協商,突兀地回絕日本一切努力。其意味幾近於通知日本:『去死吧!』… 由於過於嚴苛,根本沒有接受的可能,除非日本這個國家打算自殺。如果收到如此通牒:『美國必須立刻倒退回到僅有13州的草創狀態!』…美國政府會怎麼反應呢? 日本接獲的《赫爾備忘錄》當中的主張就與此類似。

戰後,來自印度的 Radhabinod Pal 在 東京裁判 (極東国際軍事裁判) 擔任法官,對於《赫爾備忘錄》他的評論很有名:

  況且現代的歴史學者也能想像
  就算是 摩洛哥 (面積不足二平方公里)
  盧森堡 (接近兩千六百平方公里) 那樣的小國
  收到如此備忘錄也必然拿起武器抵抗美國的意志。

事實上,原始的、亦即赫爾一開始所設想的《赫爾備忘錄》柔軟多了,不是那麼強硬。如果遞出的是柔軟版本,日本有可能接受、並且撤軍。也不會有艦隊航向真珠湾展開攻擊了。但是新的強硬草案得到總統的贊同,要求按此方針完稿,於是強硬版的《赫爾備忘錄》便出爐遞交給了日本。

收到如此通牒,日本才發現以往數月的外交努力全然徒勞,並發覺唯一辦法只有與美國打仗了。與其坐以待斃,不如誓死戰鬥。

《赫爾備忘錄》是影響重大的外交文書,理當由國會討論通過才遞交,然而,參議員、國會議員,還有美國民眾,無人知道這樣一份文書存在。《赫爾備忘錄》悄悄遞交日本,刻意隱瞞美國公眾。知情者只有羅斯福總統、赫爾,以及包含作者 Harry White 的幾個人。爾後,參議員與國會議員察覺此事,由於戰爭已經開始,雖然憤怒異常也無濟於事了。

戰後得知 Harry White 是蘇維埃間諜,被捕的其他特工們指認他是同夥。他在1948年八月十三日,追查共諜的聽證會後,離奇的發作心臟病多次,三天後死去。在羅斯福主政時,他頗受信賴而且得到高評價,然而他卻巧妙地操弄美國政策迎合蘇聯。他身為共諜的代號是「法學家」而 莫斯科 根據其姓氏、稱呼他的任務為「白雪作戰」。他們的工作是牽引美國參戰,以對付共產黨在亞洲的敵人,而且也成功了。


羅斯福總統對亞洲人的偏見
太平洋戦争還有另一些原因,是出自羅斯福總統對於蘇聯、支那以及日本的偏差認識。由於他被三百多位共諜包圍,受到共諜的很大影響,使他對於蘇聯的看法非常寬容。例如他說過,只要滿足蘇聯的需要,他們就不會染指或者干涉美國的政策。他對於共產主義缺乏戒備,對那個共產國家有不恰當的幻想。

至於支那人,總統羅斯福經常說,『我一直對他們一見如故…』,因為他的祖父在支那銷售鴉片大發利市,家庭也因而非常富裕。另外,即使蔣介石為了抓權而殺害數百萬支那同胞,羅斯福總統仍信賴蔣,並讚譽蔣是:支那的偉大領袖。

另一面,羅斯福相信日本是邪惡帝國。因為他年少時,讀過一篇類似《田中奏摺》的煽動故事,並且堅信日本人是壞蛋族群,陰謀征服世界。事實上,他曾經跟隨一位任職於 Smithsonian Museum 的教授,研究「日本人為何生性匪類」,並且對於「因為日本人的頭顱發育比我們遲滯兩千年…」的結論感到滿意。羅斯福總統公開演講時,曾經以病毒比喻日本人,並提到了「消滅日本人」。

因此,我們不能排除太平洋戦争的起因當中,羅斯福總統的偏差想法產生了強烈影響。他很不幸的沒有瞭解到,美國的真正敵人是蘇聯,不是日本。至於支那的困難,美國與日本應該協力共同解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