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馬英九到底在「改革」什麼?

引用:
原文章由 black69 於 2012-5-19 12:44 AM 發表
物價溫和上漲  企業獲利是會變好  一般經濟成長也都會使適度物價上漲
但是油電雙漲是供給面的衝擊  物價飆漲  產出又減少  那就是超級災難  
那是他的失策   你認為他跟那些博士內閣很行嗎?
老早就不該追求那種經濟 ...
現在他馬的就是自以為讓物價溫和上漲,才會在前幾天說出每個家庭一個月的電價只會漲一塊錢這種鳥話!

TOP

引用:
原文章由 八幡大菩薩 於 2012-5-19 12:24 AM 發表
馬英九的「改革」=台灣人的「業障」

菩薩不出則已

每次一開示便是智慧法語

弟子合十拜服

TOP

引用:
原文章由 NorthStar 於 2012-5-19 12:58 AM 發表 現在他馬的就是自以為讓物價溫和上漲,才會在前幾天說出每個家庭一個月的電價只會漲一塊錢這種鳥話!

依然是自我感覺良好的馬英九。。。

 

試想:弱勢家庭的小朋友~原本50元可以在學校活一天,但現在。。。

 

TOP

過去四年來他馬的執政下政府舉債的總額遠遠超過民進黨執政八年的總和,然而民進黨卻留給了台灣人中部科學園區、員山子分洪道、高速鐵路等能夠促進台灣經濟繁榮的政績,他馬的花的錢比民進黨執政八年下來還多,但是除了財政赤字大幅攀升外,可曾留下什麼真正有助於台灣經濟繁榮的具體建設?

這樣一個敗壞國家的混蛋集團,如今竟然大談「改革」,天子下大概沒有比這更荒謬的事情了!

TOP

「改革」通常是剝奪既得利益者的不正當或不合理的特權與福利,將社會資源更公平合理的運用,而不是讓社會資源的運用更加不合理,讓大家都承受更多的損失,那種根本不能夠稱之為「改革」而是暴政!

他馬的現在是拿「改革」當晃子,來強行推動他剝削人民的暴政,現在還在相信他馬的在「改革」的,若不是跟他一夥的共犯,就是搞不清楚狀況的白痴!

TOP

http://www.nownews.com/2012/05/22/11490-2816289_2.htm

名家論壇》黃創夏:馬非亡國君,民皆亡國奴?
2012年5月22日 09:48

分享 Ads by Google
蘿琳亞塑身衣 真實案例公開www.lolinya.com.tw
穿後腰圍34吋變28吋,有影片有真相立即前往觀看並免費索取精美目錄

資深媒體人黃創夏(記者林思慧攝)  文/黃創夏

西元一六四四年三月,大明王朝的思宗皇帝(崇禎)在上吊前留下遺言:「吾非亡國之君,臣皆亡國之臣」,直到覆滅,崇禎還是自我感覺超級良好,不知道自己的錯誤,自欺一切都是別人害他的。

所以崇禎聽不進任何異見,對於任何得到民心之人,如袁崇煥等更是猜疑,非除之而後快,讓滿朝都是唯唯諾諾,不會表達質問的奴才。

三百八十多年後,二○一二年五月,中華民國的馬英九總統,在噓聲中作完第一任,在嘆氣中恍神地接下連任的印信,淒風苦雨中,馬英九還是搞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在短短一百天內淪落到如此不堪,馬英九還依然堅持他自己是「改革」的,只是「溝通」不夠。

講白話點,馬英九的意思不是道歉,他也是和崇禎一樣,自我感覺依然良好,無奈人民跟不上他的腳步,所以他願意「恩賜」人民,宣布「願意用同理心」來進行決策。

天啊!原來同理心不是基本要求,而是要馬英九等菁英「恩賜」,還得看他們的臉色和心情,才來決定「願意」或「不願意」用同理心?

五一九到五二○的兩場記者會,馬英九想說的其實很簡單:「我不是亡國之君,奈何人民愚昧,全是亡國之奴,他們聽不懂我的改革,我教誨的不夠,真是不安!」

所以他「願意」低姿態敷衍一下?馬英九卻從來不願意面對他的「改革」根本空洞虛無的真相,只是粗暴與急就章,「信念」不清、「意志」不定,更不負責任去解決所引發的問題,直到人民百姓受不了,馬英九依然深恨人民不跟著他的「口號」前進,這才是未來四年最可怕的夢靨。

台灣的政客很奇怪,他們自己很笨,卻總把人民當白癡,老是以為搞幾句口號,喊喊改革就夠了。

口號政治痲痺了台灣多少年?在台灣,口號,從來就不缺貨自稱「改革」的人,滿馬路都是。金改、司改、教改、憲改、農改、土改、稅改、軍改‧‧‧二十多年以來,天花亂墜,全是屁話!

民主與改革的道路本就不是一條坦途,開放大師卡爾‧波柏(Karl Popper)在他的巨著《開放的社會及其敵人》早就已經說過,自由民主儘管有千般優點,但它的致命之處在於它的脆弱無比,須以時時刻刻的警戒來維護,不然,一旦失去了警戒,誰也難測在民主的縫隙中,會長出怎樣的壞果子來。

當代的學者彼得‧蓋(Peter Gay)、烏爾希利‧貝克(Ulrich Beck)等人也多次向世人警告:在民主的初始階段,世界上有太多的例子顯示,它並非以普遍的民主價值為基礎;從事民主運動的菁英,更傾向以尋找敵人,散布「憎恨」做為發展的動力。

要「憎恨」就要有「敵人」這樣子,對權奸之徒而言,宣稱「改革」就可以創造「敵人」,就可以發動「憎恨」。

良好的民主社會,選舉的程序往往有助於社會的凝聚,幫助建立國家穩固的根基。

不幸的是,台灣的民主化過程中,「憎恨」的無限放大,卻是愈選舉愈分裂。這是因為台灣的政治人物和政黨,缺乏了普世價值的認知,總是對自己一套,對別人又是另一套;在朝時是一套,在野時又是另一套。讓這個社會長期糾纏在這些顛顛倒倒的錯亂之中,國事亂如麻絮,社會當然也分崩離析如散沙。

在這些年以來,台灣盡是一些在過去台灣推翻威權時代沒有聲音、沒有貢獻之人,卻取得了不成比例的發言權。他們更發現:「改革是一門好生意」,以「改革」為名,就可以拉幫結派,發動「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憎恨」。

十七世紀,民主思潮在歐洲啟蒙的初期,當時的法國,有一位思想家就提醒世人,民主進化和社會進步過程中,打倒特權之後,未必就會讓社會與政治更清明,特權行徑因此變少。

這位思想家分析,在改革的過程中,那些反對特權的人,可以分為兩種心態:

第一種人,他們是真的基於理想和價值的原因,對於特權和不平等深惡痛絕。

第二種人,卻是基於羨慕和忌妒與覬覦之心,反特權的原因是因為他們不甘心自己享受不到。

沒有拿到權力之前,這兩種人反特權的語言往往一模一樣,所以難以分辯。但拿到權力之後,很快的會自動現形。

出於忌妒與覬覦之心者,在沒有拿到權力時,他們批評當權者吃鮑魚,拿到權力之後,則非要把全世界的鮑魚吃到絕種才會甘心,才能撫平他們無權無勢時那種失落的心情和委曲,世界上,太多的改革過程中,終會發現,太多的人喊改革,其實他們都是「第二種人」,權力到手後,馬上會現形,而且還會變本加厲。

如今在馬英九演完低頭「虧欠」的戲碼了,馬上看到更多的人拿著「改革」的假面具,痛責都是人民愚眛,不支持「改革」之「馬非亡國君,民皆亡國奴」的護馬大反撲,方興未艾。

接下來四年,領袖至上的「納粹」將會把一切質問都打成「民粹」,該戴好鋼盔的,不會是馬英九,必是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啊!

(本文作者黃創夏,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家,NOWnews《今日新聞網》名家專欄作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