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惡魔島_Papillon

您是本文第5849個瀏覽者

惡魔島_Papillon

TOP

『惡魔島』(Papillon, 1973) by Apin

最近看了兩部與「監獄」有關的錄影帶,這兩部可都是「名片」,一部是知名影星保羅紐曼(Paul Newman)在1967的作品~【鐵窗喋血】/Cool Hand Luke ...。導演是 史都華羅森堡(Stuart Rosenberg),此片曾獲奧斯卡提名...但未得獎。但是片中另一知名影星喬治甘迺迪(George Kennedy)則因為精湛的演出,該年拿下一座奧斯卡最佳配角獎。


此片描述在獄中的保羅紐曼,如何以其不羈的個性贏得牢友敬重卻讓獄卒頭痛的故事。該片用現代的觀點來描述囚犯營的生活點滴。片中保羅紐曼吞雞蛋戲碼堪稱影史一大經典(聽說保羅紐曼為求戲劇寫實,真的吞了50 顆那麼多)!

片中主角路克(保羅紐曼飾)雖因為只有酒醉鬧事,即被判入獄兩年,而在當時的60年代,典獄長(史托特馬丁)會以嚴厲的管理方式來對待所有的犯人,這根本是稀鬆平常之事,只是典獄長卻發現路克根本不吃這一套。而獄中一幫惡棍老大卓格蘭(喬治甘迺迪飾),剛開始就是因為也看不順眼路克,所以便帶人處處與他作對,雖然路克被一干人圍毆卻仍然沒有屈服,從而因此贏得獄友們的尊敬與"硬漢"的稱號。路克頭腦靈活,能運用技巧,並懂得事半功倍的方法,常幫助獄友們提早完成工作,因此大家自然對路克非常敬愛。

後來路克因為母親去世為求回家探視而逃獄,不幸被捉回....後又逃了一次,卻還是被捉,很快地,他成了獄友心中的希望與反體制的象徵。片中雖然路克表現出他意志堅定的個性,但終究因為體力無法承受獄吏嚴酷的處罰而屈服,即使最後差點逃脫成功下,卻仍然寧願死在獄吏的槍口之下。看那電影結束前,射殺他的獄吏被他自己同伴揍拳後,那付代表高傲、『輕蔑』人的墨鏡被踩碎的畫面,事實上受到屈辱的是誰....觀眾應該已可以感受出來,不是嗎?



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

另一部則是以片尾男主角說的這句話:『我還在這裡,還沒死呢!你們這些混蛋...』("Hey,you bastards, i'm still here.")出名的『惡魔島』...。

『惡魔島』(Papillon, 1973)可說是影史上最經典的監獄電影。男主角是由巨星史提夫麥昆(Steve McQueen)和達斯汀霍夫曼(Dustin Hoffman)主演,導演是曾經導演大受好評傳記電影【巴頓將軍】(Patton, 1970)的大法蘭克林雪夫納(Franklin J. Schaffner)。他將真實的人物傳記,結合上監獄電影的元素,使這部『惡魔島』昇華成為另一篇對人性莊嚴的謳歌,讓人讚賞。

【惡魔島】係改編自真人所寫的回憶錄,片子一開始,就用鉅細靡遺的方式,展現出孤島監獄,天人永隔的氛圍,片頭一場犯人遊街的戲,更讓人產生了無比絕望之感!這是發生在法屬蓋亞那群島(Guyana)上一間名叫聖羅倫斯(Saint Laurent)監獄的故事。片中的典獄長在一開頭對剛剛抵達島上監獄囚犯的訓話中就挑明說:「你們今天會在這裡的原因,那是因為法國政府已經背棄你們了,你們已經沒有祖國了…」,這個被拋棄的意涵,象徵著罪犯已經進入一個沒有文明的世界,進入一個沒有未來的生命!

史提夫麥昆飾演的 Henri Charrière,胸前的蝴蝶刺青,象徵了對自由的渴望,對照達斯汀霍夫曼飾演的 Louis Dega 臉上掛著的那付重度近視眼鏡,對於自由與解放,想要卻不敢妄想,.......本片也是史提夫麥昆從影生涯最高的成就之一!

原片名中的「Papillon」這個字是一個法文,意思就是指「蝴蝶」,故事改編自法國人Henri Charrière 的自傳,他在一次世界大戰後被關在這個島上,胸前刺了一隻蝴蝶,被獄友稱為Papillon,Henri Charrière因為被誣告謀殺,被判終生監禁在島上,為了追求個人自由,他一次又一次越獄,試圖逃脫這個被惡水包圍的小島,屢敗屢戰。

史提夫麥昆飾演這個根據真實人物回憶所塑造的人物,與達斯汀霍夫曼飾演的Louis Dega互為對照。Henri不斷的逃跑,不斷被抓回來,卻依舊充滿對自由的渴望。而Dega卻因為被社會制度體制化,缺乏追求自由的自覺,即使機會在眼前也不輕易嘗試越獄,Henri在最後終於以垂垂老矣之齡衝出惡魔島,Dega卻因為畏懼改變而無法享受自由....

片尾的高潮,垂垂老矣的二人因為精神疾病,被關押在與世隔絕的無人島上自生自滅,年老的麥昆依舊渴望自由,不顧性命跳入礁岩求生,而霍夫曼已經習慣了隔絕生活,沒有勇氣與麥昆一起衝出重圍,以怕死的心情回絕了共赴自由的渴求,結尾在史提夫麥昆一句『我還在這裡,還沒死呢!你們這些混蛋...』告終,讓人低迴不已!

當年【惡魔島】在台灣上映,賣座成績相當驚人,這可能是因為1970年代早期,台灣社會依舊停留在令人無法喘息的白色恐怖年代,台灣人渴望自由、衝出體制的理想,就這樣反映在當時電影的票房上面,令人訝異的是,這種會讓人產生自由理想的電影竟然可以逃避當年黨化電檢體系而公開上映。



=============================

看目前台灣扭曲的社會發展,和扭曲的資源配置,造成社會諸多不合理的現象。而如果要檢討今天的台灣為何會集許多矛盾體制於一身的背景,當然與昔日「兩蔣」獨裁政權脫不了關係。換句話說,目前台灣所有的矛盾體制其實都淵源於過去在台「中國人」的「大中國沙文主義」。

雖然我們已經走過兩蔣恐怖時代.....但是觀察目前台灣社會的一些不正常的狀況,是否『跟過去批判政府就得坐牢或槍斃的言論自由程度,可能僅是五十與百步之差』...否則像最近新聞局因為進行媒體改革所引發的衛星電視頻道換照事件,這位即將上任的國民黨黨主席,也是台北市市長的馬英九今天會這麼明白的指出「民進黨並不尊重新聞自由」,並認為此舉會造成媒體的「寒蟬效應」...,只是在政黨輪替已堂堂進入第五年階段,像馬英九這種指控是否代表是「事實真相」,還是馬英九又在耍「中國式」的「鬼扯邏輯」?

殊不知,過去為反抗兩蔣獨裁時代,那種白色恐怖對言論自由的箝制,就是一些不惜犧牲生命的台灣民主前輩們,他們以前仆後繼、赴湯蹈火的精神才能突破。事實上,他們堅強的意志力是否就如同保羅紐曼在【鐵窗喋血】一片中所表現的意志力是一樣的。也許他們身驅因為受到當時警總的嚴厲處罰而不得不屈服,但是在內心之中,是否他們一樣抱著即使最後寧願讓身體走向子彈,但是那堅決的意志力仍然是沒有屈服的。

台灣目前因為國家認同以及意識形態的矛盾作祟,有多少人像【惡魔島】一片中的達斯汀霍夫曼一般,因為被社會制度體制化,而缺乏對追求自由民主的自覺,即使機會在眼前也寧願選擇維持什麼現狀...不敢輕易嘗試突破,以讓台灣得進行正名...。看到達斯汀霍夫曼最後終究因為畏懼改變而無法享受自由....這些高唱維持什麼現狀的人是否能夠因此有所覺醒。像保羅紐曼、史提夫麥昆和達斯汀霍夫曼在影片中的表現,是否也能讓目前所有台灣人有一個省思呢?

http://taiwanbbs.org/cgi/index.pl?b=col,m=1123261754

==========================

其實我想給Apin兄的建言如下:

我寧可欣賞您對有價值的電影或生活評訴,發揮您個人對自由民主、人生浩瀚無窮無盡的哲思飛揚,遠勝於您反覆偏執在【中國人鬼扯懶蛋】的無意義重複囈語,來得有意義和價值!因為生命著重在成長。。。恕我直言、我沒看到您成長!?一如我看到自己的反複重訴,共勉之~~

就像我當今如此不屑於南嘉生這位昔日好友戰友,生死至交同志。。。竟沉溺在無可救藥的窗內視野、反覆再三~被特定支八毛民族有計畫的灌養偏執偏見,而不自知!?遺忘生命生活責任與成長的初始良知,那扛起台派十字架的既定實現道德目標,今安在?

TOP

TOP

TOP

TOP

這一段劇情也是我的最愛~

 

『我還在這裡,還沒死呢!你們這些混蛋...』

("Hey,you bastards, i'm still here.")

 

 

其實這部片自年少感動我至今的是。。。11分20秒後~的對話!

 

主人翁自認自己受司法冤屈,並沒有罪!但法官和眾陪審團,卻直言~

 

你有罪!你的罪名是:"浪擲生命!~~~

 

主人翁無從抉擇下,被迫承受後續漫長抗爭索求自由。。。的強制罪名!

TOP

 

TOP

TOP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