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中國為何害怕《賽德克.巴萊》?

引用:
原文章由 anpan4267 於 2011-9-7 09:55 AM 發表


  ...
好可愛的小mm

TOP

引用:
原文章由 海兒 於 2011-9-7 12:38 PM 發表


莫那魯道的歷史評價是可以被討論的,事實上,以他率眾殘殺老幼婦孺的行為,以今天的眼光來看的確和恐怖份子沒兩樣。

這一點我曾經在其他論壇和其他網友討論過,不過這並不是這部電影中所要討論的對象,所以導演也如實地呈 ...
這部電影裡過度膨脹莫那魯道的戰果,哪來真實呈現史實?

事實上只是剛開始在霧社公學校拿番刀砍小學生頭很成功,

官兵來討伐後就節節潰敗,最後上吊自殺、、

“史詩”和史實是有很大差距的。

TOP

魏德聖早就想拍這部片想了十幾年,只不過一直苦無資金,所以拖延到現在才能夠實現夢想。

從他上一部電影「海角七号」的內容是著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台灣人與日本人之間藕斷絲連的愛恨糾葛,這一部片則是著重在日本統治台灣全盛時期,台灣人與日本人之間的文化衝突。

對於許多台灣人而言,日本是引進現代文明的嚴師,但是對許多的賽德克族人而言,日本則是摧殘其傳統文化與尊嚴的壓迫者,這不是光靠日本人所引進的物質文明就能夠補償的,所以必須起而抗爭。

這一點對於中國來說,等於是踩到了痛腳,因為中國也常拿他們在新疆與西藏的現代化建設,來合理化他們對於維吾爾族與藏族在文化與尊嚴上的壓迫。

這也是對於老把「拼經濟」擺在第一,認為只要有錢賺就好的台灣人來說,一記當頭棒喝!

TOP

引用:
原文章由 海兒 於 2011-9-7 03:28 PM 發表
對於許多台灣人而言,日本是引進現代文明的嚴師,但是對許多的賽德克族人而言,日本則是摧殘其傳統文化與尊嚴的壓迫者,這不是光靠日本人所引進的物質文明就能夠補償的,所以必須起而抗爭。
...
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國民黨時代,就又是另一套說法了!

原住民的語言文化大部分是國民黨統治時代消失的,幾時抗爭過?

吳宇森監製的,抱歉!

沒興趣。

TOP

通常中國越吹捧的,台灣人就越討厭,搞不好是中國的苦肉技?

TOP

引用:
原文章由 anpan4267 於 2011-9-7 03:14 PM 發表


這部電影裡過度膨脹莫那魯道的戰果,哪來真實呈現史實?

事實上只是剛開始在霧社公學校拿番刀砍小學生頭很成功,

官兵來討伐後就節節潰敗,最後上吊自殺、、

“史詩”和史實是有很大差距的。 ...
所謂的呈現史實,是指這部電影並沒有去掩飾莫那魯道在公學校的屠殺行為。不過在別的論壇有網友指出:
引用:
http://www.news100.com.tw/viewtopic.php?t=22005&postdays=0&postorder=asc&start=30
也許有點離題
不過 確實操場那幕出草很難處理

以泰雅 塞德克 以及台灣許多過去有首彧 首-->獵頭風俗的原住民族而言(大概只有達悟族沒有出草, 阿美族不喜歡, 但也會在部落集會所放人頭骨)

霧社事件操場前後的行動
應該說是就是塞德克族--馬赫坡社與其友好部落一次空前規模的出草

"出草(獵首)的組識是由首謀獵首者先與族人商議後,招募參加者,之後經軍事統帥許可後,則由近鄰不拘其所屬氏族組成,人數足夠之後,定期召開出草會議,並決定出草領袖lavian;領袖除了要強壯.有聲望.勇猛"

出草對象是:敵對部落不分男女老幼青壯, 以取得首級為目標
已有出草經驗的成年人 , 會在包圍網(裡頭的人就是獵物)形成並且安全的狀況下, 讓沒有經驗的青年人取下首級, 完成年輕人的成年禮。出草成功之後, 進入落前會鳴信號, 部落婦女便會出迎....(這裡僅憑記憶, 其他有興趣者可補)

這樣行為也許很野蠻, 但是那是在叢林社會的法則下, 台灣各部落互相摸索出的相處(生存)之道, 各據一定識力範圍圈, 有友好部落與敵對部落。
連平埔族也是有出草風俗的, 在荷蘭人統治時就發展出對這個獵首文化的處理方式 (有些荷治時期法律 主權相關的學術書在研究....)

當然, 在1910年代日本已經逐漸控制原民部落 , 出草習俗漸消失, 但原住民內在的文化緊張感更強...., 當然, 莫那也不是不知道, 在1930年代再度發動出草, 那會招來怎樣的後果, 所以 除了戰爭行動上是一次向傳統最後的致敬之外, 還有很多因素交相逼迫之下.....

採親日立場協助日軍追捕莫那族人的其他部落, 以及第二次霧社事件參與的部落, 在過去歷史脈絡也大多是和莫那的馬赫坡社是敵對部落

也就是他們本來就會互相獵首, 只是在霧社事件中, 莫那一族已經把友好部落的定義擴大-->連漢人都不殺, 只殺日本人, 也就是敵對部落只有日本人, 但過去和莫那敵對的那些人, 則沒有走出過去的恩怨, 因此受日人鼓動而投靠日人, 成為親日部落追捕起事原住民部落

這一段真的很複雜, 敘事上、情感上都複雜, 電影大概不會也無法談這麼深入了

總之, 沒有理解台灣原住民的出草文化, 很難去理解操場的出草殺戮
但是 魏德聖是理解的人
我相信他應該會處理得很好
從文化的層面來看就容易理解了,只不過以日本人的立場來看,這種不分男女老幼的「出草」行為,是無法被諒解的。但相對來看,日本後來透過親日的味方番,唆使敵對部落去屠殺反日的賽德克部落存者,其實也沒有文明到哪裡去,只不過日本人比較懂得「文明」之道,讓味方番去幹這種dirty jobs 以免髒了自己的手。

至於說這部電影有無過度膨脹戰果,我想那要看完整部電影才能下定論,從史料的記載來看,賽德克族在叢林戰當中的確是有局部優勢,讓日本的軍警幾度陷入苦戰,以至於不得不一再增援,並且出動飛機施放毒氣,才將賽德克族逼上絕路。

至於這一起衝突引發的原因,並不是只有敬酒遭拒那麼簡單,而是包括了當時的日本警察對賽德克族徵勞役時常不顧他們要收成小米的時節,導致農作荒廢,而勞役的工資也常發放不公,引發了賽德克族的不滿,另外,當時被分配到山地部落的日本警察素質良莠不齊,雖然有些日本警察對賽德克族很尊重,但是更多日本警察不賽德克族當成野蠻人恣意打罵,另外有些日本警察往往在娶了賽德克族女子為妻後,一但被調回日本內地,就將她們拋棄,凡此種種都是造成賽德克族在經濟上與文化上與日本磨擦加劇,進而引發衝突的主因。

TOP

引用:
原文章由 anpan4267 於 2011-9-7 03:31 PM 發表


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國民黨時代,就又是另一套說法了!

原住民的語言文化大部分是國民黨統治時代消失的,幾時抗爭過?
在「霧社事件」過後,台灣的原住民基本上都已經失去了抗爭能力與精神了,連曾經反抗過日本人的賽德克族部落的後裔,後來更紛紛加入高砂義勇隊以日本皇軍的身份出征去為日本帝國而戰了,更不要說其他早已被日本在精神上與物質上徹底征服的味方番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國民黨來台灣統治就非常方便了,別說是台灣原住民了,就連福佬人與客家人也被中國國民黨管的服服貼貼。

TOP

引用:
原文章由 海兒 於 2011-9-7 03:44 PM 發表

至於說這部電影有無過度膨脹戰果,我想那要看完整部電影才能下定論,從史料的記載來看,賽德克族在叢林戰當中的確是有局部優勢,讓日本的軍警幾度陷入苦戰,以至於不得不一再增援,並且出動飛機施放毒氣,才將賽德克族逼上絕路。
...
事實上日軍沒有“陷入苦戰”,整個事件只有22名士兵和6名警察陣亡足以證明!!

當時投下的是催淚彈,若在容易積蓄毒氣的山區和峽谷丟毒氣彈,馬赫波社早已死光,

也無須動用大量軍警。 ...

TOP

引用:
原文章由 ss20 於 2011-9-7 03:33 PM 發表
通常中國越吹捧的,台灣人就越討厭,搞不好是中國的苦肉技?
中國沒有必要搞這種苦肉計,對他們來說,任何可能危及政權穩定的因子都要及早撲滅,絕不手軟。

TOP

引用:
原文章由 海兒 於 2011-9-7 03:44 PM 發表


所謂的呈現史實,是指這部電影並沒有去掩飾莫那魯道在公學校的屠殺行為。不過在別的論壇有網友指出:

從文化的層面來看就容易理解了,只不過以日本人的立場來看,這種不分男女老幼的「出草」行為,是無法被諒解的。但相對來 ...
任何家有小孩被“出草”過的家族,都不會諒解。

TOP